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孽欲大炕上的孽欲(紧窄粉嫩饱满)最新章节列表

  孙处突然急道:“大石头,且慢,不要真旳伤了他啊。”

    胡老六不满地勾了勾嘴角:“他可是叛徒啊,还亲手杀了阿福兄弟,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就算是给什么药物控制了,也得偿命。”

    【推荐下,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周围的骑兵们也纷纷应和:“是的,杀人偿命啊,没的说呢。”  孽欲大炕上的孽欲(紧窄粉嫩饱满)最新章节列表      

    “就是,为阿福哥报仇。杀了他!”

    朱龄石的手很稳,静静地瞄准了四十步外的王猛子,那个铁塔般的身躯,渐行渐远,大斧扛在他的肩头,而慕于刚的首级,就插在斧首,还摆出了一副诧异的表情,那是死前他的表情的定格,看起来,格外地诡异。

    而王猛子的座骑,则一步一步,呼哧不已,似乎王猛子的重量,远远超过常人,让俱装甲骑的这些千里挑一的良驹宝马, 也难以承受了,甚至可以很明显地看到, 马腿每迈一步, 都在微微地颤抖。

    朱龄石的眼睛, 微微地眯了起来,他的手拿着强弩, 脸侧紧紧地贴在弩臂之上,睁开的半只眼睛,通过望山, 直视远处的王猛子,孙处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大石头,千万要冷静啊,这可是阿寿哥的生死兄弟,爱将啊, 要是真的给药物控制, 那可就冤杀好人啦。”

    胡老六厉声道:“我不管他是谁的生死兄弟, 我只知道他是敌人, 是亲手杀了我们好兄弟的敌人, 朱将军,你要是下不了手,我来射这一弩, 要是阿寿哥要人抵命,我这条命抵给他就是!”

    朱龄石平静地说道:“都别说了,这一箭,为了死去的兄弟, 我必须射,所有的后果, 由我朱龄石一人承担!”

    他说着, 稳稳地扣下了弩机。

    “呜”地一声破空尖啸,这一弩矢,擦着火花, 从弩臂上激弹而出, 撕裂长空,直奔王猛子而去。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胡老六的眼中泪光闪闪, 喃喃道:“阿福兄弟,你的大仇, 就要报了!”而他的身边,早已经是欢呼声一片。

    而孙处则长叹一声, 闭上了眼睛,他不忍心看接下来的一幕。

    “噗”地一声,弩矢重重地击中肉体的声音,在四十多步外传来,可是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刚才弩机击发时,那万众欢呼的声音,已经嘎然而止,所有人都张着嘴,似乎给施了大禁言术,哪还发得出半点声音?

    这一箭,不偏不倚,从那战马的马毛之下透入,穿过菊花,直入腹肠,继而射透心脏,一股鲜血,从入体之处喷溅而出,很快就把那一大串甩来甩去的马尾,染成了大红花,而这座骑也顿时摔倒在地,把王猛子摔得仰天而倒,肩扛的巨斧也摔到了一边,连同那慕于刚的首级,也是散落在地。

    朱龄石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强弩,微微一笑:“看来,这马好像没有吃那邪药, 不至于刀枪不入啊。嗯,果然是王猛子, 他的腰上, 怎么还系着一个小孩啊。”

    王猛子这一摔,腰间系着的那小刘义真, 皮带扯断,婴儿连同襁褓,横着滚出去三四步远,不知是给摔疼了还是药效到了,从睡梦中醒来,哇哇大哭起来,而那婴儿的啼哭之声,隔了四十多步,顺风而来。

    朱龄石的脸色一变:“不对劲,王猛子这时候带着个孩子冲出城,还是个婴儿,此子身份必然非同一般,三蛋哥,你们擒敌的本事何在?”

    孙处飞快地看向了略带失望之色的胡老说,沉声道:“快,上前用千丝网擒住这王猛子,其他的事,交给寄奴哥定夺。”

    胡老六咬了咬牙:“就这么放过这个叛徒了?”

    朱龄石沉声道:“六子,王猛子为何会这样,需要后续详细查问清楚,现在军情紧急,敌军试探北门突围不成,转而向城西而去,我刚才已经下令贵子哥他们追击而去了,北门应该暂时无事,但西城那里可能还会有恶战,你迅速地拿下王猛子,不要伤他,至于那个孩子,更不可以伤害,明白吗?”

    胡老六恨恨地说道:“那阿福兄弟的仇,这么多兄弟的仇,就不报了吗?”

    朱龄石摇了摇头:“六子,你现在是军人,还是快意恩仇的大侠?”

    胡老六的嘴唇微微地哆嗦了一下,还是咬牙道:“我是军人,是北府兵!”

    朱龄石厉声道:“是兵就得听令!如果寄奴哥,阿寿哥他们事后审出王猛子当斩,我必让你亲自行刑,这样可以了吗?”

    胡老六长叹一声,以手按胸:“遵令!”

    朱龄石看着胡老六,点了点头:“这才是寄奴哥的好兵,才是我大晋的军人,这一战,是国战,是公战,不是私怨。记住,多备网,防止王猛子挣脱,就当他现在是一个猛虎,缚虎不得不紧!”

    胡老六咬了咬牙:“要是他象长生怪物一样,破网而出,伤及兄弟们,那怎么办?”

    朱龄石沉声道:“要是他破网而出,那就往他身上扔火罐,将之焚烧,在擒获一个可疑的敌人和保护我军将士的性命相比,我选后一个!”

    胡老六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之色:“多谢大石哥,还想着咱们兄弟的性命安全,我胡老六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说着,从马鞍那里拿起了套索,对着周围的十余骑沉声道:“都打起精神,两人一网,我先套住他的手脚,你们再上网,记住,不缠上三道网,不许拉他起来,一遇他攻击,不要还手,马上走,听到了吗?”

    众人齐声应诺,胡老六扭头看着身边的一个持着长杆,上面系着套马索的亲卫:“李平,一会儿我们去擒那王猛子,你先把孩子套走,带到安全的地方,记住,这孩子非常重要,不得有半点闪失,他的命就是你的命,明白吗?”

    李平戴上了面当,眼洞之后,精芒闪闪:“遵命!”

    胡老六环视四周,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家伙,而远处的王猛子,仍然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向前一挥手:“兄弟们,开工干活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96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