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卫粗大的满足了我(我和少妇们)最新章节列表

    “他又变强了!”

    阴沉着一张脸,庞斑着实想不通田昊修炼的到底是什么绝学。

    虽说战神图录能够操控雷电之力,可他听师父蒙赤行说过传鹰和战神图录的事情,田昊的表现与之完全是两种画风,所修也肯定不是战神图录。

    最让他想不通的是,那小子怎么能将区区后天真气修炼到那种程度,而且身体力道和武道意志也强的可怕。    老卫粗大的满足了我(我和少妇们)最新章节列表      

    三者相合,绝非叠加那么简单,而是相乘的。

    那小子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奇功?

    还有,那一身宝甲和雷枪到底是用什么材料打造的,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你们又在谋划着什么?”

    暂时放下那糟糕的思绪,庞斑扭头望向北明国京城方位,思索着那位洪武大帝到底在谋划什么。

    恩师蒙赤行曾告诫过他,绝对不能去北明国京城,言语中有着明显的忌惮,显然北明国的京城中有大凶险。

    “也许可以将那小子引过去试探一二。”

    立马想到一条计策,庞斑感觉还是让田昊过去试探一波比较好,朱元璋等人的大秘密他同样好奇得很。

    “你很适合修炼道心种魔大法!”

    再次收敛思绪,庞斑看向身侧的男子,对之无比的满意。

    当初他拼着重伤之身返回清国将此人救出,传其正统的道心种魔大法,此人也没让他失望,道心种魔大法的修炼可谓一日千里,进境神速!

    “我只要他死!”

    带着斗笠的男子恨声道,他当初就知道那家伙不是良人,之后果然应验了。

    这一年来清国境内被那个男人和南明国残害屠杀了不知道多少人,与当年侵占东明国时的清廷没有任何区别。

    他要报仇,更要为清国铲除掉那一祸患,不能让其再作恶下去了。

    “他现在还不能死,不过未来的他会生不如死!”

    负手而立,庞斑有着绝对的信心,对自身魔种和言静庵的信心。

    道心种魔大法神秘莫测,言静庵又是人间绝色,心性信念更无可挑剔,是如同仙子一般的完美存在。

    当年连自己都为之迷恋,那小子更为好色,肯定难以抵挡静儿的魅力。

    到时那小贼的一切都将是自己的!

    “那也得他能活过这次才行。”

    遮挡在斗笠下的面容狰狞阴狠,有着毫不掩饰的恨意杀机。

    “活不过去只能说天命如此!”

    庞斑对此到不在意,因为他对田昊同样有着一份信心,毕竟那可是让他魔师庞斑多次品尝到失败滋味的男人。

    就在庞斑等人耐心等待时机的时候,一个人进入了边关城,利用绝顶轻功来到田昊所居住的院落。

    “言静庵?”

    瞅着踏着月色飘飞而来的绝美女子,尤其是对方那种宛若谪仙一般的气质魅力,田昊猜到了来人身份。

    有这种如仙气质的强者可不多,在北明国那边数来数去也就慈航静斋那一群人了,能这般过来,又拥有如此修为实力的只有言静庵一人。

    “见过田将军!”

    淡然的点点头,言静庵很自来熟的坐到其面前石墩上。

    “你该不会是过来劝我退兵的吧?”

    古怪的打量一番眼前的绝代仙子,田昊不由想起大唐那边的两个二货主角。

    这位阿姨该不会将自己当成徐子陵和寇仲那种见色忘义的玩意了吧?

    “没有缚束的野心只会走向灭亡。”

    言静庵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早年她游走天下,提出自身理念的时候被不少人无视轻视,甚至是鄙夷过,不差田昊一个。

    “你认为我做这些是为了野心?”

    好笑的摇了摇头,田昊觉得慈航静斋的人脑子都有问题,看事情太片面了,性子也太过偏执了。

    “愿闻其详!”

    看出田昊似乎与自己以往所见过的人有着本质的不同,言静庵想听听其本身的理念。

    “说的太过高大上,以你的智商肯定不好理解,我就说一说我的经历吧!”

    田昊对言静庵还是很重视的,毕竟其本身修炼的是四大奇书之一,甚至他有一些大胆的想法需要一个慈航静斋的妹子阿姨来实验,心甘情愿的配合做研究。

    不过这话却让言静庵黛眉微微一抖,什么叫做以我的智商?

    老娘的智商咋了?

    压下那一丝丝的恼意,言静庵静待田昊诉说自身的过往。

    虽说她看过此人的诸多情报,但由其口述出来的肯定不一般。

    “我出身于一个平民家庭,小时候……”

    田昊也不拖沓,将自身的过往坦然相告,让言静庵听得有些入迷,神情也止不住的变幻不定。

    尤其当听到田昊在关家堡要被当做兔儿爷养着时,神情分外的精彩。

    她自然听说过龙y之好,可人家看上的都是那种男生女相的阴柔男子,而田昊……

    这都已经不是人了吧?

    那个关家堡少主口味这么重的吗?

    “过往的经历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以及那深沉的黑暗绝望,我想改变这个世界,也不得不改变。

    就算我不打别人,别人也会打我的。

    就如元国清国两次入侵过来的灭国之战,还有这次北明国也是主动入侵的一方,我只不过是先行一步,占下这里取得战略上的优势,将战火阻截在国门之外罢了!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说服你,而是要让你明白,吾之英雄敌之仇寇,大家只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并没有对错之分,所以你不用扯那些大道理大义名分之类的来忽悠我,徒增笑料。”

    说到最后,田昊倒下一杯茶水推过去,然后自己将茶壶中的茶水牛饮而尽。

    他不喜欢品茶,只喜欢喝茶,这样喝才会爽快。

    “你真的不想做皇帝?”

    沉默良久,言静庵问道。

    田昊之前说的很详细,结合她得到的那些情报,对南明国现今的政体结构有了一定的了解。

    那边竟然不是帝制,即便南明女帝云罗也只是一个象征意义的存在,并无太大的权力,至少所拥有的权力远远不如他国皇帝。

    而田昊在南明国中的权力也不大,甚至都不直接插手国家政权的管理运作,着实奇怪。

    她很清楚那个位子的诱惑有多大,足以让兄弟反目,父子相残,历史上类似的例子多不胜数。

    除此之外,历代开国大帝大都有诛杀开国元勋的例子,那便是权力之争。

    那东西足以腐蚀任何人,任何意志,没人能抵挡得了那份诱惑。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95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