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受被一群渣攻lj,你的甜甜圈是不是痒了

    赛师师挨打了也不敢有丝毫的不快,反而舔着脸往前靠,跟一直猫一样蹭来蹭去的。

    “爷……太子爷……打的真好……打的真爽快……再赏几个脆的吧……”

    澄贝勒这肾火让这蹄子一下子就又给勾引起来了,他抡圆了巴掌啪啪两个耳光,然后又冲着屁股啪啪啪打了三四下。  受被一群渣攻lj,你的甜甜圈是不是痒了    

    那赛师师吃不住疼反而哼哼了起来,可是越哼哼越往前靠,真如一直猫一样黏在澄贝勒身上了。

    “好好好……你个小蹄子等着……再给爷一碗鹿血……”

    后院就有一群梅花鹿,这都是载澄从皇宫鹿苑里面带出来的,几个面目凶恶的厨娘,拎着尖刀冲进鹿群,吓的这群梅花鹿赶紧躲闪。

    就不大一个小院子能躲到那里去,两个厨娘放到了梅花鹿,一个厨娘冲着脖子就是一刀,紧接着一个巨大的海碗摆在下面,溪水一样的鹿血流到了海碗里面,热气腾腾的。

    “快……快点……趁热把鹿血给太子爷进上去……”

    “马上剥皮,割最新鲜的黄瓜条……准备炭火烤肉……”

    “把鞭留下来……给太子爷泡酒……”

    “剩下的下水、骨架、肉都收好了……太子爷走了,咱们再打打牙祭……赶紧的,马上鹿血就要凉了!”

    一碗热气腾腾的鹿血送了进去,澄贝勒也不嫌腥,咕咚咕咚仰头就是一大碗,嘴角鲜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撒的榻榻米上到处都是。

    赛师师和几个小丫头身上也都是殷红的鹿血,一朵朵如同桃花开一样!

    载澄把空碗一丢,又是鏖战三百回合,等到日落西山,屋子里开始点上了红烛,这载澄才算是罢兵休战!

    不过这时候的贝勒爷,已经是彻底掏空了,他的眼睛也花了,耳朵都有了嗡嗡的杂音,看东西都已经是双影的了。

    载澄感觉自己整条脊梁骨都已经空了一样,心脏如同敲鼓一样咚咚咚的乱响!

    他躺在榻榻米上脑袋枕在赛师师的腿上,就感觉房顶都在不停的旋转,赛师师在他眼里已经变成了一只看不清楚样子的白羊了。

    赛师师笑着给载澄点了一个泡“太子爷您也乏了,抽一口上好的印度马蹄土……给您珍藏的好货!”

    几口马蹄土抽下去,载澄眼前的精致这才清楚了起来,他整个人又活过来了,靠着马蹄土的麻醉效果,他此刻是别提有多舒坦了。

    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就好像躺在天上的云彩里一样,浑身上下都是软的!

    “好宝贝啊……你可真是爷的好宝贝……有了你那是千金万金都不换……我得弄个金屋子把你给藏起来……”

    “诶呦……奴家可没有这个福气,太子爷您是早晚要入驻紫禁城的!您是天上的真龙,我们是浅水池塘里的一条小鱼……”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搭边的,能伺候太子爷几天,已经是我几辈子的福了,就这么露水夫妻,几面的缘分也就知足了!”

    说到这里,赛师师还流下了几滴眼泪,那表情真是万人怜爱!

    载澄可是舒坦死了,脑子一热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妈的……哭什么……大不了爷把你也带到宫里去,封赏你个妃子!”

    “我那媳妇,身子骨不好……等她那天走了,我就把你给扶正了!哈哈哈……让你当正宫的娘娘去!”

    “真的……”赛师师眼睛一亮,但是很快又黯淡了下来“别戏耍奴家了……我一个青楼女子,怎么敢进皇宫大内啊!”

    “别说什么名分了,哪怕能走进去看几眼……知道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都已经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

    “呵呵……你就看着吧,本王通天的本事,还圆满不了你这点愿望?”

    “这大清国万里江山,将来都是我的,谁敢不服?谁敢不从?你就擎等着好吧!”

    “记住了,要成大事儿就不能心慈手软,城外的那些脏货赶紧弄死……千万不能让任何人怀疑到我的头上!”

    “爷我还要青史留名呢!”

    赛师师抿嘴笑道“晓得晓得……保证给爷办好了!一个活口都不留,保证让爷以后青史留名,留下的都是尧舜禹汤的好名声!”

    哈哈哈……二人大笑了起来,这一夜那是别提多快乐了!

    事实已经水落石出,赛师师身边的那几个得花柳病的女子,其实都是载澄偷偷安排的,目的就是给同治帝下毒!

    这个毒计就连鬼子六都没有想到,结果让载澄给办成了,等到事情办成之后,载澄给老爹交代实底儿,奕听了都愣了半晌。

    他没想到自己儿子手段也如此毒辣,虽说是个吃喝嫖赌,眠花宿柳的货,可是他居然也能从下三滥里找到了克敌制胜的办法。

    到最后鬼子六就说了一句话“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成害啊!”

    载澄再傻也知道阿玛说的意思,赶紧下令赛师师打扫干净收尾,京城外的庄子里一群可怜的女人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几杯鸩酒,几个黄土堆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

    在赛师师和载澄这些人的眼里,几个贱民的生死根本不值一提,只不过是随意下个令罢了。

    赛师师随意下了个令,自然有人去办这个脏活,随后赛师师忧心的问道“你放心,我肯定把首尾给打扫干净,但是我也害怕啊……”

    “那个小昏君可是肖乐天的徒弟,回头肖乐天回来了,要是往死里调查……哎呦,这可太吓人了,华族那些人手眼通天,就怕咱们瞒不住啊!”

    提到肖乐天的名字,载澄刚刚玩出来的好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他皱着眉把大烟枪丢在一旁“呵呵……他?你以为他还能活着回来吗?”

    “实话告诉你,英国人已经放出消息了,肖乐天已经消失在印度洋的风暴区里面了!眼下华族群龙无首,不得已开始推福隐儿那个小崽子了!”

    “你怕什么?英国舰队已经出发,等到了亚洲就会剿灭华族,他们自身都难保了,还顾得上载淳那个小昏君?”

    “呵呵……你就跟着本王享福去吧!这个天下,永远都是大清国的!”

    “只要大清国和英国联手,天下还有谁敢造次?”

    赛师师一听这个终于放下心来,手捂着胸口“哎呦……阿弥陀佛……这可是大大的好消息啊!”

    “只要肖乐天不给那个昏君出头了,只要华族不报复了!那咱们还怕什么啊……”

    别看载澄就是个酒色之徒,但是他毕竟也是鬼子六的儿子,看大局还是很准确的,英国一旦出手确实如风雷一般。

    此刻英国和华族还没有正式宣战,但是在众人看不见的角落里,暗战已经爆发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91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