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餐桌下 腿张开一点*强开小嫩苞又嫩又紧

   “重案组的各位,你们都下去吧!”

    随着倪秋萍挥手打发,林若男等人都离开了法庭。

    唯有夏千月留在了听证席前面,坐在肖百合的隔壁专座。

    全场的目光,也从这位“娇小瘦弱”的重案组实习生的身上收回。    餐桌下 腿张开一点*强开小嫩苞又嫩又紧      

    不过他们看向证人席的目光,就不那么友善了。

    好你个梁灿光,这是真会找借口,指谁不好,居然指一个弱女子。

    你丫的摆明了是说谎!

    同样的,倪秋萍也很不高兴。

    这梁灿光当真是不给自己面子,当着法庭的面还“乱指证”。

    作为法官,岂能忍他?

    咚!

    一阵敲锤之下,倪法官当庭宣布:“证人梁灿光,本庭认为你的指控与事实严重不符,存在作伪证可能!现在本庭宣布,将你定为控方的「敌意证人」!”

    这句话,听证席倒是没多大反应。

    但控方席,却有两人变了脸色。

    “糟糕了,这蠢蛋指认谁不好,非要指认一个一看就没战斗力的实习干员,这不是给法官发飙的机会!”

    胡耀德脸色剧变,因为一旦将梁灿光定为敌意证人,那么对庭审的影响,将是非常恐怖的。

    同样的,听证席前。

    “肖百合,什么是敌意证人呀?”

    夏千月可不懂庭审上的那些事,自然要询问身边的专业人士。

    “憨憨果然是憨憨,连这个都不懂!”

    肖百合翻了翻白眼,但看到后者求知欲爆棚的眼神后,还是忍不住。

    “敌意证人,就是指证言对提问方不利,所以允许提问方使用诱导性发言的证人!”

    “什么是诱导性发言?”

    好家伙,没完了是吧?

    肖百合已经有些受不了身边人的愚蠢了,她又不是法学老师,没责任给身边人科普这些。

    “你瞪大眼睛,看着法庭上,莹莹接下来会问出很多诱导性提问,就算她不会,张伟也会告诉她怎么做!”

    “哦,知道啦!”

    夏千月点了点头,乖巧的坐在了位置上,不吱声了。

    但这也让肖百合一阵无语,她心中嘀咕,一般人是怎么忍受得了这个蠢货的。

    她都有些同情张伟了,对方的忍耐力也是够可以的。

    同样的,法庭上。

    随着法官宣布将梁灿光定为敌意证人。

    现在张伟就在和谭莹莹沟通中。

    因为现在,他们可以对梁灿光提出诱导性问题,而辩方不能反对。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你听懂了没?”

    “嗯嗯,懂了!”

    见谭莹莹点头,张伟挥了挥手,让其可以自由发挥了。

    “法官大人,控方准备就绪!”

    “那就麻溜的,等你们半天了!”

    倪秋萍挥了挥手,示意庭审继续。

    谭莹莹走到证人席前,不过这一次,她看向梁灿光的目光,就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她的双眼中,多了一丝怜悯,一丝同情……

    “咳咳,梁灿光先生,那么我要开始提问了……”

    就在梁灿光的注视下,谭莹莹终于发问。

    “请问,你和被告朱天颖,是否发生了关系,你们是否做过了?”

    这问题一出口,全场愕然。

    卧槽!

    第一个问题就这么劲爆吗?

    这是不是不合适啊?

    你就没有前戏吗,一开始就这么直接,单刀直入?

    哪怕是男女约会,不也要吃个饭、拉个手、看个电影什么的,然后再去酒店旅馆……

    你上来就直接跳过了前面的步骤,直接问papapa,这是否有些……

    不过这个提问,也足够吸引注意力。

    全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梁灿光身上。

    后者被这么多人盯着,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他求助似的看向辩方席,可惜只看到了胡耀德和蒋凤珍冰冷的眼神。

    他张了张嘴,想要问一句,可谭莹莹立马挡在了他和辩方席的中间。

    这一招也是张伟传授的,利用法庭上的合理行动,阻挡证人与辩方的视线接触,可以阻断一些对方的手段。

    “梁灿光,你还没有回答问题呢?”

    “你到底有没有和被告朱天颖发生关系,你们到底有没有睡过觉?”

    谭莹莹挡在证人席前,配合上质问的语气,倒是产生了一丝压迫感。

    “我……”

    梁灿光顿时感觉压力山大。

    辩方席。

    朱天颖虽然面无表情,但双手五指紧握,显然心中有些不自在。

    一旁的蒋凤珍想要起身,提出异议,但却被胡耀德眼神制止了

    “没用的,你现在提出反对也没用,这就是敌意证人的弊端,那检控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充满诱导性,你还没办法阻止!”

    因为他知道,提出反对也没用。

    蒋凤珍作为初级合伙人,如何不知这一点。

    但她却忍不下这口气,因为自己居然被一个一看就是新人的检控给拿捏住了。

    庭上,提问还在继续。

    “我没有,我没有和被告发生关系,我没有……”

    梁灿光居然否认了,哪怕事实并非如此,但他依旧否认。

    “梁灿光,你知道作伪证的代价吗,你知道在法庭上说谎,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我……”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否和被告朱天颖在别墅二楼的房间里发生过关系,你是否在死者任新伟不在别墅的日子内,多次来到别墅与被告偷情?”

    “我……”

    “如果你说谎,并且被鉴证组发现证据,能够指认你说谎,那么你将被判监禁10年!”

    谭莹莹此时此刻,说话居然硬气了起来。

    “你知道吗,你就算承认了这件事,也不需要去坐牢;因为你和一个有夫之妇偷情,并不会触犯任何刑事法律,最多就是被旁人指指点点,听到一些闲言碎语而已。”

    “但如果你当庭说谎,那可是10年牢饭,你自己想一想,这样做是否值得?”

    梁灿光的眼神顿时慌乱了起来,他想看辩方席,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同样的,辩方席的蒋凤珍几次想要起身,可最后都没有行动起来。

    “梁灿光,我们控方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能够坦白。”

    “不然你知道的,现在是高科技时代了,只要是你做过的事,就不可能不留下证据,如果让鉴证科在现场真找到了一些痕迹的话,你到时候想否认也否认不了了。”

    “所以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否和被告朱天颖发生过关系,是否和她在别墅内偷情,是否……”

    “我交代,我坦白,我确实和她做了!”

    在谭莹莹的步步紧逼下,梁灿光终于是扛不住压力,心理防线崩溃,选择了交代。

    “对,我是和朱天颖偷情了,我们不仅在二楼的房间,还有浴室、卫生间、厨房、甚至是一楼的客厅、办公室,只要是那栋别墅里,就没有我们没试过的地方……”

    “每次保姆走了之后,我们就……我们就……”

    梁灿光彻底交代了,甚至捅出了一个大料。

    “哇哦,厉害了呀!”

    控方席上,张伟面露笑意。

    证人的这个回答,他非常满意。

    有了这份证人的证词,起码对于继承权这一块,他也有了可以借题发挥的点。

    听证席上,丁总也笑了。

    这下子,法庭上的那个女人就有麻烦了,对方居然在婚内出轨,做出对不起任董的事。

    那么依靠婚前协议还有道德方面的约束,对方要继承任氏影业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陪审席上,陪审员们看向朱天颖的目光,也全都变了。

    好家伙!

    亏得他们来法庭前,听了不知道多少围观群众的口号声,还以为被告真的无辜呢。

    没想到啊,没想到……

    你居然背着老公出轨,而且做的这么过分,这怕是偷情了不下几十次吧!

    过分,太过分了!

    12位陪审员,几乎都对控方席的被告充满着敌视。

    但张伟知道,这一招还没有彻底杀死对方的反击念头。

    “咳咳……”

    张伟又咳嗽了一下,并且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辩方席。

    谭莹莹立即会意,这是要让自己封死对方的反击策略。

    “请问证人,既然你承认你与被告偷情,那么请你告诉大家,你们一开始是谁先勾引谁的?我怕等会辩方发言提问时,会污蔑是你勾引或者说强迫被告发生的关系!”

    “这怎么可能,都是她勾引我的!”

    梁灿光指着辩方席上的朱天颖,忍不住道:“第一次就是她主动,我还记得那天的细节呢,她作为客户第一次来我们养心堂,当时师傅在一众弟子中挑中了我,让作为大师兄的我负责带她,那天……”

    法庭现场,梁灿光开始讲述起了“小故事”,全场所有人都竖起耳朵。

    5分钟后……

    “……所以啊,前面几次,都是她主动勾引的我,并且每次我们完事之后,她都会向我诉苦,说她老公如何如何虐待她,如何如何殴打她,我听着也难受,也同情她。她还说从我这里找到了温暖,和我在一起,她很快乐呢!”

    “感谢证人的证词,我相信辩方听了你的证词之后,应该也不会颠倒是非来污蔑你了。”

    谭莹莹对于梁灿光的证词,当然是十分满意,甚至还在张伟的示意下diss了辩方一句。

    “法官大人,针对反驳证人梁灿光,控方没有其他问题了!”

    谭莹莹收获满满,结束了提问。

    不过当她回到控方席之上,却看到张伟的脸色并不好看。

    “张伟,你怎么了?”

    “你应该打断的,在朱天颖向梁灿光‘自曝家丑’的时候,你应该打断他,让辩方捕捉不到那个点!”

    “哪个点?”

    “你段位太低,我也懒得和你解释了,因为胡耀德应该不是傻子,他肯定会发现这至关重要的一点!”

    张伟摇了摇头,已经不打算和谭莹莹解释了。

    反正解释也没用,辩方还是会当庭指出来。

    控方席上。

    朱天颖十分面色难看。

    她如何看不出来,庭审的优势已经不在自己这边了。

    “蒋律师,胡律师,你们难道不想想办法,任由这帮人诋毁我,污蔑我,用那种让我恶心的眼神看着我?”

    “朱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的,接下来就让我……”

    蒋凤珍刚要承诺写什么,但胡耀德却比她先一步站了起来。

    “胡律师,你……”

    “别废话,让我来!”

    胡耀德丢下一句话,人已经走到了证人席前。

    “证人,你说每一次出轨,都是我方当事人勾引你的?”

    “对,要不是她勾引我,我怎么可能……”

    “真的吗?”

    胡耀德冷笑一声,指了指辩方席上,“在我看来,这种事都是男女双方自愿的,你要是真不想做的话,完全可以拒绝啊!”

    “这……”

    梁灿光也无语了,这送上门的好事,为什么要拒绝呢?

    “你不否认,就表明你其实也对这种事不排斥吧?”

    “这……我不能否认,事实也是你说的那样。”

    见梁灿光不否认,胡耀德也没有继续提问,而是走到了陪审席前面。

    他看着12位陪审员,抬手一指辩方席上的朱天颖,大声问道:“虽然我当事人出轨在先,这一点我们也不想否认,但各位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要出轨呢?”

    此时此刻,陪审团们都在想一件事,辩方律师你够了啊,出轨还有理由了?

    “各位陪审员,还有法庭上的大家,不知道你们刚才听到了一件事没有?”

    控方席上,张伟暗道一声果然。

    胡耀德果真把握到了那一点,这也是谭莹莹没有打断的后果。

    “你们应该都听到证人上一轮的证词了吧,他说了什么,你们应该都还记得吧?”

    所有人都在想,梁灿光刚才说什么了?

    “证人指证我的当事人与其发生关系,但我的当事人也告诉证人,与对方发生关系是因为死者任新伟打了她!”

    全场都反应过来,原来说的是这事。

    “证人,请问你与我的当事人发生关系时,是否在她的身上看到一些伤痕?”

    “你说的这一点,我倒是有印象!”梁灿光点了点头。

    “那么我的当事人是否告诉了你,她来养心堂的目的?”

    “她说了,好像是因为丈夫一直胁迫她,还家暴了她,所以她才来我们养心堂调理。”

    “那么我的当事人……”

    胡耀德开始连番提问,而围绕的点,都是关于任新伟家暴朱天颖的事。

    控方席上。

    张伟又一次用手肘碰了碰谭莹莹,后者立马反应过来。

    “反对,传闻证据,同时辩方律师在引导证人推测!”

    “公诉人,下一次请你自己反应快一点,我都等你很久了!”

    倪法官瞪了谭莹莹一点,颇有些警告意味。

    接着,她有对法庭上的胡耀德警告道:“控方反对有效,辩方律师请不要提问这些无端猜测的问题,死者是否家暴了被告,除非你方能够提供决定性证据,否则本庭概不受理!”

    “抱歉,倪法官,我收回刚才的话!”

    胡耀德连忙道歉,态度倒是很不错。

    “证人,那我换一个说法,当你第一次与我的当事人发生关系时,是否是因为她受了伤,楚楚可怜的姿态,让你动了同情之心?”

    “这……”梁灿光回忆了一下后,忍不住点头。

    “好像是的……她还说和我在一起,有安全感……”

    “那么就是说,就算我们不能判定是任新伟家暴了我的当事人,她也在什么地方受了伤,所以需要一个男人来慰藉?”

    “对,她身上一直有伤,大部分都是擦伤和跌打伤,一定是被人打了,要不是我们养心堂精通中医的话,可能都会留下一些疤痕呢。”

    “多谢你的回答,我没有问题了!”

    见梁灿光的提问很符合自己的目的,胡耀德终于忍不住笑了。

    而因为他的一连串提问,陪审团看向朱天颖的目光,也从刚才的敌意满满,变得有些许同情。

    他们觉得,这女人好像出轨也情有可原啊。

    因为她长期遭受家暴,所以才和养心堂的大师兄勾搭上,后者能够给她缺少的安全感。

    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安全感,并且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那确实非常值得同情。

    胡耀德见自己的目的达到,终于是笑着走回辩方席。

    “谢谢你,胡律师!”

    朱天颖也察觉到了法庭风向终于改变,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对胡耀德表示感谢。

    一旁的蒋凤珍也是如此,心道胡耀德不愧是被老板看中的人,否则为什么他能晋升高级合伙人呢。

    张伟也察觉到了现场的气氛变化,但他却不想搭理这些。

    “小谭,乘着证人没走,你赶紧替我追问一句!”

    他立马吩咐谭莹莹,让后者准备。

    庭上。

    既然控辩双方对苏灿光的提问都结束了,那么他也可以离开。

    “证人,你可以……”

    “法官大人,控方要追加提问!”

    但就在倪秋萍准备让证人离席时,谭莹莹却在张伟的授意下,又一次起身。

    “请问证人,你说你在师傅的授意下,负责帮被告调理身体,同时你还是被告的老师,请问你都教了被告什么?”

    “哦,这个啊,我教了她一些中医调理的知识,还有我们养心堂的基本防身术,以及一些……”

    对于这一点,苏灿光倒是没有隐瞒,将自己教授朱天颖的知识都透露了出来。

    “感谢证人的回答,控方也没有问题了。”

    直到此时,苏灿光才终于离开了证人席,并且离开了法庭。

    “控方,之前的证人徐女士,你们是否还要继续传唤?”

    “不用了,法官大人!”

    既然都证明朱天颖出轨了,那么继续传唤徐阿姨也没有意义。

    “辩方呢?”

    “我方也放弃交叉质询徐阿姨!”

    “明白了!”

    倪秋萍心中有数,当庭敲锤宣布:

    “既然控辩双方都这么有默契,那么本庭宣布,今天的庭审结束!”

    法官宣布后,又看了一下日程表哦,“周四下午2点继续开庭,希望你们双方都不要给我迟到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8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