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清纯短裙h(紫色蘑菇头)最新章节列表

   吃过早餐,张宣跟老邓去了趟钱世立那里。

    碰头商议一番,张宣把160万转给钱世立,签好协议书,顺便舒舒服服地吃个中饭。

    新成立的公司,张宣暂时占股80%,钱世立占股20%,

    张宣跟钱世立挑明,自己只提供初始资金,后面要是想继续扩大经营,可以让钱世立拉人入伙  清纯短裙h(紫色蘑菇头)最新章节列表      。

    毕竟民航这行业,是重资产行业,没有一个关系背景的合伙人,够呛。

    回来的路上,张宣试探问:“老邓,我们的新公司需要多少资金?”

    老邓想了想说:“你的项目那么吃钱,先等会儿吧,我目前对国内的股市不看好。

    我对国内的实业投资也不是很清楚,我需要时间摸摸情况,不急,来年再说。”

    “行,等你确定方向了就告诉我。”张宣觉得在理。

    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有这1500多万作为缓冲,西塔楼总算可以动工了。

    不过他还是有紧迫感,心里想着还是得先把“发条女孩”写出来才行

    李梅去俄罗斯了。

    张宣回了宿舍。

    一个月没回来,他心里竟然还有几分想念。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矫情,稀里糊涂的,大学四年就这么过了一年有多。

    重生回来都两年多了,时间可是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转瞬即逝啊。

    这两年自己好像干了很多大事。

    比如老张家脱贫了,老张家建了别墅,老张家在十里八乡成了香饽饽。

    那些贼心不死、想着吃天鹅肉的人,总是不遗余力地在阮秀琴耳边吹嘘自己某某亲戚的女儿如何漂亮,如何乖巧,是哪个名牌大学毕业的,目前在哪个单位工作。

    阮秀琴虽然很满意杜双伶,也只认杜双伶。

    但她毕竟是女人啊,在这山坳坳里一呆就是几十年旳女人啊,穷酸了几十年,被人背后说叨了几十年,一朝翻身,非常乐意听别人的奉承话。

    说句不好听,自从下乡以后,她最远的地方就去过省城一次,那还是大女儿张萍在湘雅医院住院的原因,平日里都是龟缩在上村不动,连镇上集市都去的少。

    为什么这么近的集市都去的少?

    毕竟你去赶集总得买点东西吧?

    不然两手空空去,两手空空回,那多难看?

    说出去都丢人。

    这还真不是胡编乱造,村里就有几个赶集专业户,每逢5天一次的赶集,人家那是刮风下雨都要去的,雷打不动。

    关键是,人家还经常不买东西,就这里看看热闹,那里看看稀奇。

    走路去,走路回,一年五分之一的时间就浪费在了赶集上。

    都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兴了。

    阮秀琴好歹曾经也是城里人,是个要面子的,当然不想因为这事情让大家取笑。

    既然买不起东西,花不起钱,那镇上能不去就不去,少去为妙。

    曾经苦了几十年,如今阮秀琴算是彻底翻身了。

    现在敢跟她吹耳边风、说亲的,那女娃子的条件都是顶个顶个好。

    女方没有正经工作,女方不是中专以上文凭,人家提都不敢跟她提说亲的事。

    甚至隔壁镇还有人专门拿了一张彩色照片过来说亲。

    那照片上的姑娘大大方方、亭亭玉立,真是水灵灵的不错,一问,是湖大毕业的本科生,目前在市税务局上班。

    说这门亲事的人是女孩的姑姑,是经过女孩同意后,才敢来试试的。

    要说人家也是有底气,人家女孩的父亲是县城国土局的一把手,母亲是也是挂职单位吃饷的,论家势不比杜克栋弱,不然也不敢做出挖墙角的事来。

    不过好在阮秀荣虚荣心归虚荣心,但在原则问题上一点不含糊,拒绝地干脆利落,不想落人口实。

    只是拒绝过后,阮秀琴又禁不住想,要不是真的欢喜双伶这闺女,不然凭她和艾青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恩怨怨,说不得就恶心一回艾青了。

    说到恶心人,阮秀琴就忽然想起了莉莉丝。

    满崽跟她说过,莉莉丝母亲是邵市一家银行的高层。

    莉莉丝爸爸就更厉害了,报纸上经常能看到,逢年过节偶尔也能在本地电视台上看到。

    想到莉莉丝的家庭背景,想到莉莉丝看满崽的眼神,阮秀荣心里没有欢喜,只有忧愁。

    只寄希望于满崽能自觉,远离一点莉莉丝才好

    303宿舍。

    张宣进去时,宿舍就魏子森和沈凡在。

    嘴里哼着小调的魏子森正在骚包地打理头发,梳分头,抹啫喱膏,一看就是要出去约会了。

    见到张宣进来,魏子森调头吹個口哨:“呀,稀客回来了。”

    听到声音,正在给幺妹儿写家书的沈凡关心问:

    “宣哥,导员说你家里有事,事情好了吧?”

    张宣点点头,拉个凳子挨着沈凡坐下,瞟一眼字正方圆的家书,回答道:“好了。”

    随后张宣问:“他们几个呢,去哪了?”

    魏子森欢乐地说:“还能去哪了,当然都是鬼混去了。

    老李在图书馆纠缠董子喻,老万带着百色老板娘跳霹雳舞去了,痴心的老欧又去等学妹了。”

    张宣好奇:“老欧的学妹你们见到过没?好看不好看?”

    魏子森也拉个凳子坐过来:“这回老欧的眼光算是有提升,那妹子大眼睛,圆圆脸蛋,掐一下都能掐出水来,笑起来很可爱,就是娇小了点。”

    说着,魏子森挤眉弄眼,双手比划比划,夸张地说:“估计只有156、157的样子,可以抱着咪西咪西。”

    张宣:“”

    沈凡:“”

    说曹操,曹操就到。

    几人背后议论欧明的爱情时,欧明推门进来了。

    张宣转头问:“老欧,情况明朗没?”

    欧明微笑说:“明朗,我欧明出马,必须滴明朗呀。”

    说罢,欧明拿出粉笔在床头写下第五个名字:魏幽溪。

    魏子森拍手掌叫好:“可以啊,老欧,这名字真不错,曲径通幽,有活水来,形象,有意境。”

    张宣被这活宝弄无语了。

    沈凡也再一次无语。

    欧明不乐意了:“老魏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去告诉柳思茗。”

    魏子森假装没听到,答非所问:“这魏幽溪都上你床头了,你们这是牵手接吻了?”

    欧明得瑟地批评他:“你们呐,不要满脑子污秽思想,我欧明可是个好同志,对待每段感情都是百分百真心,牵手啊,接吻啊,都不是我的主攻目标。”

    懒得听他吹逼,张宣直接问欧明:“这段感情你打算谈多久?”

    欧明摸摸心口虔诚地说:“说了啊,我是用心的,当然是谈一辈子了。”

    魏子森不信,掏出30块钱:“老欧,上次小丁我打赌输了2块,我一直不服气,这次我们再来赌一把。”

    见到钱,欧明就两眼放光,兴致勃勃地问:“说吧,怎么赌?”

    魏子森说:“三个月为期限,你这段感情能坚持3个月,这30块钱就归你了。输了你给我30。”

    “老魏啊,你这是不看好我啊,既然你执意要送钱,那我也不好意思不接受。”

    欧明满是信心地接过钱,随后问张宣和沈凡:“人多热闹,宣哥来不来,老沈来不来?”

    三个月?

    也太看得起这光头了。

    没得说,张宣也是麻麻利利地掏出了30。

    沈凡没钱,但也没扫兴,跟了1块。

    把钱递给欧明,沈凡就拿出一本杂志对欧明说:

    “老欧,你过来看看。这上面有一则信息,征笔友的信息,也是来自沪市,也叫余润,是不是你的第四任?”

    欧明现在对余韵这个名字很敏感,只要听到这个名字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沪市噩梦般的经历。

    一把夺过杂志,欧明只看一眼,刚才还充满欢心笑语的脸,瞬间比死了妈还难看。

    魏子森欠扁地问:“是不是你前任?这是要给你带绿帽子?而且还是全国范围的带?”

    欧明沉默了,马脸拉得好长好长,许久才抬头问张宣:

    “宣哥,给一张照片我,我要复仇。”

    张宣白一眼:“我是有女朋友的人,我的照片你想都别想。

    用老李的吧,他那么闷骚,那么多情,肯定不会介意的。”

    欧明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那等老李回来,我问问他。”

    魏子森唆使他,“老李抽屉里就有证件照,我曾看老李拿过,有12张,你偷偷拿一张他不知道的,现在就复仇啊,我好喜欢看你复仇。”

    欧明拒绝了:“那不行,这事情还得老李同意。”

    接下来,几人围绕“余润”这个名字开了个座谈会,怎样布局,怎样骗取对方信任,怎么样才不让对方怀疑,怎么样把对方忽悠到羊城来,闲的蛋疼的一一做了详细推敲。

    后面万军回来,身上还有香水味。

    魏子森羡慕地问万军:“这是搂了?还是抱了?还是吃到肉了?”

    万军砸吧嘴:“我们那是纯洁的革命友谊,你们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切!”魏子森明显不信。

    张宣几人也明显不信,不过面对既定的事实,几人都选择嘴下留情。

    万军换身衣服坐下,对欧明说:“我们要换工地了,老欧你还打临工么?”

    欧明问:“你们的新工地在哪?”

    万军说:“我表姐夫告诉我,在天河区天河路那边,听说那边有个大老板要建几十亿的大项目,我们老大竞标去了,应该问题不大。”

    一直不怎么出声的沈凡惊吓到了:“几、几十亿的大项目?老万,我们国家有人这么有钱了吗?”

    万军也是泛着迷糊:“那个层次太高,我也不懂。

    我只是听我表姐夫说项目很大,第一期工程是建一家超大型商场来着,传闻设计师都是外国请来的,想来应该是有钱了。”

    这不是说我么?

    这么巧,难道老万以后要去自己工地上做事了?

    张宣心思一动,选择不做声,安心听他们夸自己。

    几人聊着聊着,大美男李正回来了。

    万军问李正:“你追求董子喻都一年多了,有点进展没?”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刚才还春风满面的李正拿个镜子照了照脸蛋,自怨自艾地说:

    “妈的,我可能和管院的风水相克。文慧我追不到就算了,毕竟那骨头一开始我就不怎么抱希望。

    而小十一也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非喜欢我们宣哥不可,我也只能看看。

    至于这董子喻,我相信野百合一定有春天,我再坚持试试。”

    欧明问李正:“你和张素芳试吃了没?”

    李正义正严词地说:“怎么可能呢,你这话问的太没水准了。

    在董子喻没有明确拒绝我之前,其他女人我只看看,不碰不吃,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大局为重。”

    张宣听笑了,“要是董子喻拒绝你呢,会怎么样?”

    李正把镜子放下,手往脖子上一横:“那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吹吹水,和几人在食堂吃过晚餐,张宣去了管院教学楼。

    去找主任。

    由于大一新生有早晚自习,主任和导员星期天晚上都会在办公室。

    二楼,主任办公室。

    敲门,等待

    “进来!”里面传来主任的声音。

    闻言,张宣推门进去时,发现办公室挤满了人,打眼一瞧,都是院学生会的几个头头。

    意外地是,小十一也在。

    “老师。”张宣笑着喊。

    “你回来了,来,这边坐。”见到是张宣,刚才还一脸严肃训话的主任很是自然地起身,拉着他到旁边的一张太师椅上坐好。

    临了亲切对张宣说:“你先等下,我把会开完。”

    面对十来双齐齐盯着自己的眼睛,张宣很是给面子,一副乖巧的样子坐在那旁听。

    听了一阵,他终于听出了名堂。这是院学生会的新管理层,原先的管院学生会长和几个部长已经到了大四,换了新人。

    张宣有些惊讶,小十一竟然成了文娱部部长。

    见他看过来,正在做笔记的小十一对他隐晦地抛了记眉眼。

    张宣整个人都不好了。

    恰巧看到这一幕的主任跟着凌乱了下,不着痕迹扫一眼张宣,继续讲话。

    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多分钟,主任长话短说,然后挥手让他们走人。

    等到人走了,主任十分关切地问:“你这趟英国之旅的收获怎么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86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