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两腿之间流出白浆(握住夫郎硕大)最新章节列表

 “你见过那位管理者了?”

    “是旳。”

    西洲市北部的荒原,远处隐隐约约能够听见几声狼嚎。

    站在简易搭建的帐篷旁边,泽维尔手中捧着电话,神态写满了恭敬。      两腿之间流出白浆(握住夫郎硕大)最新章节列表    

    此刻与他通话的人,正是布格拉自由邦的无冕之王、火石集团的总裁兼董事长西格玛。

    简单的询问过那个管理者的情况之后,西格玛继续问起了他最关心的事情。

    “迪隆呢。”

    泽维尔语气沉重道。

    “迪隆……死了。”

    通讯频道短暂的沉默。

    西格玛缓缓问道。

    “怎么死的?”

    泽维尔如实回答道。

    “新联盟的人说,他死在了战场上,就地埋在了松林附近的战壕……”

    说这些话的时候,泽维尔的心情充满了紧张。

    虽然大裂谷是布格拉自由邦的宗主,但军团却是火石集团的主要贸易伙伴。

    他并不知道老板和军团达成了什么协议,但直觉告诉他,那个迪隆的身份应该不简单。

    不过幸好老板是个明事理的人,并没有将气撒在他的头上。

    花了一点时间平复情绪,通讯频道那头的声音继续问道。

    “……贸易协定?”

    泽维尔惭愧地说道。

    “没谈拢……他们仅同意在关税上给我们一定的优惠,而且只针对非军火产。至于勘探权和采矿权,他们不打算和我们谈。”

    “他们的实力如何?”

    那声音中带上了一丝锐利,就像露出锋芒的刀刃。

    泽维尔心中微微一颤,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谨慎地说道。

    “他们大概有两只千人队,人数不多,但个体实力很强。再一个就是武器,他们的装备虽然谈不上先进,但数量充足,而且设计很特别……牙氏族输的不冤。”

    通讯频道的那头沉默了一会。

    似乎陷入了沉思。

    良久之后,他的老板缓缓开口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来,我有其他任务要交给你。”

    泽维尔心中松了口气,恭敬说道。

    “遵命。”

    ……

    距离拍卖会结束已经过去了三天。

    现实世界。

    华科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某间实验室里正在加班。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图片,刘亿平院士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一张厚度不到100纳米、柔软的人工seI薄膜,就仿佛一道魔法构筑的屏障。

    是的。

    那一系列神奇的特性,简直就像是魔法。

    它的机械强度超乎寻常,而且有着高稳定性和单一离子通道。

    配位聚合物通道中开放的金属点位上的高负电性和亲硫性高氯酸根,能够有效改善复合材料膜中Li+的转移数,以及单个离子通道的导电率。

    而这一系列精妙绝伦的设计,使得它能够有效抑制副反应的产生、调节Li+在负极上的沉积规律,有效抑制锂枝晶的生长,从而保持电池正负极的稳定。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教授,充放电循环组那边的数据分析出结果了。”一名戴着眼镜的研究员走了过来,那挂着黑眼圈的脸上同样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从屏幕上收回了视线,刘亿平教授看向了自己的学生,立刻说道。

    “快拿来我看看!”

    “在这里……”那研究员递出了u盘。

    三天的时间,当然不足以整个研究团队将所有的件看完。

    不过却完全足够他们用最先进的设备,在实验室里将那张404号人工seI膜,按照资料中给出的方法还原出来。

    将膜制作出来之后,接着就是测试膜的性能了。

    项目组里的科研狗们,很快制作了一套简单的锂电池模型,用锂片做负极。

    这些材料都不难搞,整个实验室里最不缺的就是电化学相关的东西。

    将循环结束的袋装电池拆解,通过原位转移盒在非空气条件下转移到观测区域之后,他们很快得到了扫描电子显微镜下的样表面3D图像,和透射电镜下的2D投影。

    而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关于那张膜的信息。

    这些工作说起来似乎很简单,但事实上却花了他们不少时间。

    这三天的时间里,他的研究团队什么都没做,将全部的精力都扑在了那10个g的资料上了。

    事实上,在得到了这样的结果之后,他们以前做的那个项目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将u盘插在电脑上,看着屏幕上的图像,刘亿平院士的脸上忽然浮起一丝苦笑。

    捏了捏有些发酸的眉心,坐在办公椅上的他嘴里反复嘀咕着重复那句话。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站在一旁的研究员没有说话,但很明显他也想问这个问题。

    三天前,他们刚拿到那份资料的时候,整个项目组的所有人都以为这份资料是在开玩笑。

    一个在学术界悬而未决的问题。

    甚至于上一次学术会议,他们还在讨论可能行得通的方向,以及锂电这条路还值不值得继续走下去。

    结果现在,突然有人宣称自己找到了标准答案。

    而且用的还是大家都没尝试过的方向。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不管怎么想都像是个愚人节玩笑。

    这都不是可不可能的问题了,而是从逻辑上就很难成立。

    如果是用现有的技术,根据特定的需要设计一样产,不管做的是武器还是水杯,想保密都不难。

    然而前沿领域的研究完全不同。

    这根本都不是公不公开的问题,而是关着门根本就没法做。

    进入20世纪之后,科研就已经变成一个成体系的东西了。

    个人在体系中的作用,比起Pu,更像是Pu上的“晶圆”。

    除了数学领域偶尔还能诞生一两个“闭门造车、出门合辙”的天才,大多数领域的研究都已经是“军团作战”。

    虽然也有团队会为了在自己的研究方向上拔得头筹,压着阶段性成果不发,憋个大招放核弹,但同行们各自在做什么事儿,基本上是瞒不住的。

    “……在13号件第27页有详细的反应机理表述,不过我们在设备上没有观测到。”

    “是观测不到,还是没有观测到。”老先生措辞严谨地问道。

    那研究员犹豫了,缓缓开口道。

    “准确的说……是前者。我们的设备能够观测到锂枝晶在对照组上的沉积过程,但Li+是如何穿过那层膜的……我们没办法捕捉它的路径,可能需要针对这种膜材料重新设计一套实验方法。”

    “只靠我们,这恐怕得花上很久……除非我们能找到拿出这些成果的研究团队。”

    “不过太奇怪了,我刚才翻了一下最近两次学术会议的记录,根本没有找到关于这条研究方向的讨论,唯一几个相似的……细看的话也是天差地别。”

    这时候,坐旁边桌上的研究员忽然感慨了一声。

    “不知道是哪位大佬突然放的核弹。”

    “材料学领域还有这样的牛人吗?”

    “我扳着指头数了一下,横竖想不出来是谁……”

    “话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之前的项目还继续做吗?”

    “估计换方向……产业界把这东西完全消化都得用一会儿,更别说提出新的问题了。”

    “哎……三年,白忙活了,还好老子的毕业论几年前就写完了。”

    “也不能完全算白忙活,一些阶段性的成果还是很有意思的。不过seI膜这块……确实没有路可以走了。”

    听着学生们的讨论,刘亿平教授没有说话,他的心里同样在思考着很多东西。

    这时候,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

    他拿起手机,走去了外面。

    电话接通,火急火燎的声音立刻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老刘,结果怎么样了?”

    刘亿平说道。

    “那个膜,已经做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多了一分激动。

    “好不好用?”

    刘亿平感慨道:“何止是好用……简直让我大受震撼。”

    严格意义上来讲,即使是现在市面上流行的锂离子电池,也能从这项技术中获益。

    而如果是针对纯锂负极设计一套全新的电池,技术上也不会很难。

    电解液和正极材料以及隔膜,这些组件的产业链都是现成的。

    相当于在原有产业链的基础上,把电池正极的产业链改一下,额外增加一条“涂料”的生产线,立刻就能让这项技术派上用场。

    他甚至已经能想象到,产业界的朋友们在了解到这项技术之后,脸上会出现怎样疯狂的表情。

    那一定很精彩。

    电话那头的老人继续追问道:“成本呢?产业化的难度大不大?”

    刘亿平很快回答道。

    “具体的成本,那就是产业界的问题了,实验室制备和工业制备是两回事儿。不过我看了一下资料上给出的工艺流程,根据我对产业界的了解,做出来应该不会很难。”

    “太好了!哈哈哈,这次真是辛苦您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喜悦。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停顿了片刻,刘院士忽然开口道,“对了……我有个请求,不知道提出来合不合适。”

    电话那头的老人立刻说道。

    “您请讲!能帮上忙的莪一定帮!”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见一见研究出那些资料的团队,或者见一见他们的负责人也行,”顿了顿,刘院士简略掉了那些复杂的技术细节,继续说道,“有很多东西,我想向他请教。”

    产业界感兴趣的是那张膜,而他感兴趣的是这张膜是怎么做出来的,以及怎么想到这么做的。

    知其然也,得知其所以然。

    抄个作业用不了多少时间,但想把作业弄懂,再把解题思路也吃透就没那么容易了。

    对于一名探寻真理的科研人员而言,结果、方法、思路此三者缺一不可。

    三天的时间,他们只弄懂了那份资料中的一半。

    而剩下的那一半,也许得用三个月,甚至是三年才能完全吃透。

    学术的进步不只是成果的累积,更是在获得成果的同时,对工具和方法进行改进。

    他想和那个打败他们的人好好聊一聊。

    谷龥/span>  学术上达者为师,他相信这会受益匪浅。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老刘……如果是别的事就算了,这事儿我恐怕没法帮你。”

    刘院士迟疑了下,严肃说道。

    “可以给我个理由吗?”

    电话那头叹了口气。

    “……看过了那些资料之后,你有什么感觉?”

    刘院士直截了当道。

    “不可思议。”

    老人追问道。

    “不可思议到了什么程度?”

    刘院士沉默了一会儿,轻咳了声说道。

    “……我说出来你别笑话我。”

    老人笑着说。

    “说,你的看法对我们也很重要。”

    犹豫了片刻,刘院士最终还是把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虽然用的是开玩笑的口吻。

    “……简直像是外星人弄出来的。”

    电话沉默了一会儿。

    刘院士有些微妙的尴尬。

    就在他打算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尴尬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轻叹。

    “……电话里说不清楚,正好我也打算过来一趟,你等我一会儿。”

    说完,电话那头传来忙音。

    握着手机的刘院士愣了下,表情渐渐古怪了起来。

    难道还真是外星人?

    不至于这么扯……

    ……

    “……看来不只是我们这么觉得!刘院士那边也觉得,这些技术不像是地球上的研究团队搞出来的。”

    “说起来,上一次我们咨询的高院士好像是这么说的。”

    “看来我们最初的推测是正确的。”

    “没想到第三类接触会以这样的形式展开,太不可思议了!”

    某地方,办公室里,讨论的声音正热烈。

    刚才专案组的组长接到了刘院士的电话,现在已经去了华科院那边。

    听老组长的说法,那个什么膜材料的“逆向工作”进行的相当顺利,成本也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到产。

    听到这个消息,专案组的大伙们都很高兴,这说明他们的工作产生了成效。

    “对了,高院士那边有消息没?”一名同事忽然开口道。

    坐旁边的同事接话道。

    “高院士?你是说我们之前咨询的那位矿业领域的专家?”

    “对啊,老李不是把网站给他了吗?不知道他上去看了没有。”

    “我没问,这事儿也不好问。”

    这时候,一名工作人员开口说道。

    “我觉得我们的策略还是太保守了,应该向上级提议,把玩家们控制起来。”

    这确实是选项之一。

    不过他的提议,并没有得到很多人的支持。

    很快有人说道。

    “我反对,风险呢?你考虑过吗?”

    “把工作做到位了,能有什么风险?”那人反驳道,“而且你不觉得这样更有效率吗?”

    “我一点也不觉得,你以为的效率只是你以为。而且人民信任自己的组织,组织信任自己的人民,把人控制起来是什么意思?你是不信任组织,还是不信任人民?这种思想就有大问题!”

    何止大问题,简直是反动!

    不过考虑到这位同志也是出于好意,只是心急了点儿才这么说的,所以那个持反对意见的同事,也就没把话说那么重。

    眼看着办公室里又要争论那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国字脸男人轻咳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争执。

    “……好了,已经讨论过的事情,就不要再讨论了。上面的意思是保持谨慎,维持现状。我和组长也是这个想法。”

    “贸然插手游戏进程,不但犯了外行指导内行和干涉主_义的错误,而且容易带来不可控的结果。”

    “既然当前的规则对我们是有利的,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改变规则,掀自家的桌子,而是维护规则,保持优势。”

    环视了在座的同事们一眼,国字脸男人继续说道。

    “说点实际的话题,这次‘技术引进’其实暴露出了我们准备不足的问题。”

    “购汇的平台很早之前就开放了,对方其实给了我们很长的准备时间,但当时谁都没有拿出足够的重视,以至于赶在最后一天集中采购,结果尴尬的买不进去,反而让提前入场的投机客趁机赚了一笔。”

    本来这项交易应该交给国资背景的央企去完成,这样引进了技术之后便可以立刻开始技术的转化。

    然而时间上太仓促了。

    这么短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对接到具体的企业。

    他们只能急事从权,先把技术买回来,再决定怎么用,具体到哪个单位和哪个负责人。

    这背后的牵扯到的东西太多了。

    戴着眼镜的男人点了点头。

    “确实……我们不能每一次都临时抱佛脚。尤其是有了这次先例,下一次再有消息放出来,活跃在交易平台上的投机客肯定会把价格拉高上去。”

    先前提议把玩家们控制起来的那个工作人员,叹了口气说道。

    “如果只是价格贵点也就算了,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就怕像上次那样临时停牌,有钱都买不进去。”

    之前操盘的交易员也点着头说道。

    “没错,而且就那种赶鸭子上架的增持方式,瞎子都能看得出来是谁在买。我要是投机客,都忍不住上来割一茬。”

    如果是缓慢增持的话,根本看不出来是谁在买。

    但就昨天那种架势,他们甚至不用拿笔算,都能算出对方手上有多少张牌。

    “……我们现在的银币储备还有200万,这点储备量还是太低了。我的建议是可以成立一个‘技术引进基金’,从金融系统那边抽调几个专业的操盘手,长期稳定的增持。”

    “就是要建立外汇储备吗?”坐旁边办公桌上的同事开玩笑道。

    交易员笑着说道。

    “为什么不呢?虽然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但他们有我们需要的技术。你如果把玩家理解成劳务出口,我们也应该给那些帮我们赚取‘外汇’的工人支付报酬。”

    国字脸男人眼睛一亮。

    “有道理,这个建议不错,我会写在报告里向上级反映!”

    见自己的意见得到重视,那交易员也是打开了话匣子,继续说了起来。

    “……再说说好了,不只是建立常态化的购汇机制,我们还得明确购汇的方式。比如引进技术的钱,不可能总是走国家经费。我们得鼓励那些从技术中获益的企业,将一部分利润拿出来购买技术,这样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表面上,他们购买银币的那些钱是发给了玩家,但实际上补贴的却是获得技术的企业。

    一次两次可以这么搞,但长期这么搞下去肯定会出问题。

    频繁的微操,不但上面会有意见,下面同样会有意见。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出谋划策,国字脸男人一丝不苟地记着笔记,没多久就写满了好几页纸,笔都快冒烟了。

    这个“地外明技术引进基金”的具体细节,还得和其他部门详细沟通之后再做决定,但大体的方向已经可以确定。

    望着那满满一本笔记,国字脸男人心生感慨之余,忽然产生了个奇怪的念头。

    话说阿光平时的工作是不是也像这样?

    一边盯着论坛,一边做笔记,然后一边做游戏。

    如果真是这样,看来这《废土oL》的策划,确实不是那么好当的……

    ……

    就在各国有关部门开会商量对策的时候,《废土oL》的官网论坛正热闹的不行。

    “呜呜呜,阿光哥哥,你的银交所什么时候才开门啊?”

    “淦!都锁三天了,网络波动不至于这么久?”

    “哭了,再不开盘,家里要揭不开锅了!QaQ”

    “笑死,爷差点就信了!”

    之前资料片刚结束那天,但凡是兜里有银币的玩家,只要不是太贪心压着不卖的,或者非要手痒学别人高抛低吸、反复横跳赚那个差价的憨憨,基本都靠着那一波赚疯了。

    揭不开锅了?

    不存在的。

    即使是刚进游戏不久,兜里只有几百银币的萌新,也趁着涨价赚了个一两万。

    虽然这意味着又得去游戏里辛苦搬砖了,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战争结束,百业待兴,正是艰苦奋斗搞生产、巩固胜利果实的时候,怎能把钱花在享乐上?

    为了联盟!

    奥利给!

    浏览着官网论坛,楚光很欣慰地看见,他的小玩家们刚从前线下来,又马不停蹄地跑去了工地。

    还炫耀似的把干活儿的体验分享到了论坛上。

    这确实值得炫耀。

    以前封测资格不值钱,现在一个头盔往少了说也值一百万,往多了说那更是没边了。

    当然了,“去工地”只是个形象的说法。

    废土oL赚钱的途径还是很多的。

    虽然在工地上搬砖的力量系玩家不少,但更多的玩家还是带着战利去了红河镇这类临近的幸存者聚居地跑商。

    为了让自己的小玩家们有事情可做,楚光还力排众议,在老查理、卢卡等一众后勤官员们诧异目光的注视下,批准了一项预算2亿银币的基建计划!

    这项计划涵盖了新联盟的铁路,以及黎明城的建设。相关资源会优先向玩家们经营的企业倾斜,其次才是nP经营的企业。

    相信小玩家们一定会感谢自己的慷慨!

    至于因为“网络波动”而停牌的银币交易平台,楚光并没有急着打开。

    一方面是玩家们现在兜里没有多余的闲钱,这时候参与交易的都是投机客。

    一方面是现实中的“大户”们还在研究下一个阶段的策略,新的资金进场得等一段时间。

    这时候开盘除了让那些投机客们割韭菜,没有一点儿意义。

    无论是云玩家还是玩家,都需要时间。

    而且楚光这边也在等待一个时机。

    他在等待游戏里的技术投射到现实,等他播下去的种子长出一缕嫩芽。

    这应该用不了多久。

    毕竟那可是他根据现实需要,亲自挑选出来的技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85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