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扒开她的腿下面直流白浆 (全篇纯肉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遥远的极北冰原腹地,夜色如墨,却有一片地域被延绵如火龙的炬把照亮,火光照亮了一座古老的庙宇,它的墙体结着厚厚的冰霜,没有任何可以辨别的牌匾,只有经历漫长风雪交加后散发出的辽远气息,犹如一只横卧在冰原上的怪物。

    此时,大量人群聚集在古庙之外,整齐的诵咏声在寒风中回荡,他们跪俯在地上,声音中充满了对于所诵咏对象的尊敬,诵咏者的虔诚,每咏唱一句,便向着古庙朝拜一次。

    风雪中,一支队伍向着古庙走来,为首者是朱庇特,跟在身后的正是鬼面和几名轮回者。    扒开她的腿下面直流白浆 (全篇纯肉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轮回者们穿过人群时,警惕地打量着这些虔诚的诵咏者,从充满蛮族特征的面容和衣物来看,他们毫无疑问都是六王遗民,每个人脖子上都有图腾刺青。

    那种图腾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形态,看上去既像是一只扭曲着身体的章鱼,再看时却又似带着鳞片的某种不知名动物,从不同角度看会有微妙的变化感,就像一只会拟态的活物。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样的图腾不仅以刺青形式存在于诵咏者身上,古庙内部的地面,墙体,柱子上到处都是这样的图腾。

    轮回者们在朱庇特的带领下走进庙内部,这里的人数相比外面少了很多,只有八个高大的人影站在这里,他们身穿红衣罩袍,颜色像是浸透了猩红而温热的液体,镶边纹路斑驳扭曲,随着衣服褶皱不停断裂破碎,仿若某种不可名状的生物。

    偶然间,轮回者们对上那些红衣人的视线,当看到那一双双眼中若隐若现的寒芒,他们恍惚间有一种错觉,自己似乎是在和某种可憎的野兽对视,而非人类。

    统一六王遗民百千部族、已是万人之上的朱庇特,此时就像谦卑的信徒,在红衣人面前双膝跪了下去,声色狂热地说:“我,曾经的剑齿虎部族酋长,现在的北域之王朱庇特,为祂带来几位强大的信徒!”

    轮回者们下意识看了过去,古庙内的墙壁上悬挂着燃烧的火炬,但因为面积宽敞,光线依旧比较昏暗,整体结构都显得诡邃而朦胧,红衣人身后的末端区域更是毫无光亮,犹如被浓郁的黑暗所吞噬,一片漆黑,只能看到黑暗中似乎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蠕动着。

    一名轮回者小心翼翼打量着,却因为离得远,加上光线过暗,什么都没看清。

    “没关系。”朱庇特阴森地低笑着,倒映着炬把的眼睛闪耀着狂热的光,“你可以走近一点。”

    那名轮回者和同伴们交换眼色,鬼面也昂了昂下巴,示意他走过去。

    轮回者稳了稳心神,缓缓走上前,当他步入那片浓郁的黑暗,接近到某个足以看清那东西的距离时,身体突然像凝固般僵在原地。

    “笃,笃笃笃”微弱又短促的声音响起,那是上下牙齿战栗碰撞的声音,他的身体也随之颤抖,呼吸紊乱得像是毫无规律运作的汽笛。

    紧接着,他发出恐惧的尖叫,几乎是吓得瘫倒在地,手脚并用爬了回来,眼中的惊慌与恐惧之色犹如决堤般溢出,手足无措地喊道:“那是什么东西??!!”

    红衣人没有理会轮回者的惊愕,仿佛当他是不存在的,紧接着,为首的红衣人取出一支空的注射器,用小刀割开自己的手腕,鲜血汩汩流了进去。

    很快,他手腕的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拢,血流量快速变少,注射器被灌满的时候,伤口刚好也愈合完毕。

    这名红衣人向轮回者们缓缓走来,鬼面等人这才发现,他的后背插置着一根根输血管,一直延伸到那可怖的黑暗中,输血管中的液体非常粘稠,看上去应该是血,却呈现着石油般的黑色。

    更诡异的是,那些黑血像是会呼吸的生命,在输血管中流淌时会莫名扭曲起伏,或是延伸出细密的触角,让人看着就头皮发麻。

    面对递过来的注射器,那名之前被吓到的轮回者不自觉往后退去,惊恐地问:“喂,鬼面,我们真的要注射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

    眼看鬼面有些沉默,朱庇特桀桀笑了起来:“你想要力量,我如约为你带来了力量,怎么,最后一步不敢了?”

    鬼面思索许久,最后什么都没说,接过注射器放在掌中,眼里满是对力量的渴望,他猛地将注射器刺进胳膊,将里面的血液全部推进体内。

    “嗯?!”刹那间,鬼面的身体极度紧绷,嘴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眼珠疯狂转动着,皮肤下方的血管像蚯蚓般凸显,在血压飙升的冲击下不停扭动。

    就在轮回者们不知所措时,黑暗中传来某种未知生物的怪异鸣叫,无数血肉触手冲出,猛地扎进鬼面的脊椎,他的身体不停抽颤着,头部和四肢不可控制地朝后仰起,关节破碎的声音像炒豆子般作响,全身扭曲成了人类不可能达成的生理弧度,像是被活生生折断。

    眼前这一幕冲破了轮回者的心防,其中一人抽出武器怒吼道:“鬼面被杀了!这是个陷阱!”

    朱庇特并没有理会紧张的轮回者们,他呆呆地注视着鬼面,嘀咕道:“这个人的身体和祂产生了共鸣他正在获得前所未有的恩赐”

    关节全部折断的鬼面突然猛地睁开眼,刺进颈椎的那根触手变得更加粗壮,似乎源源不断有新血液注入其体内,他的手指末端长出了尖锐的指甲,双眼处一片猩红,张大的嘴巴不停低吼着,不时有带着血丝的津液从嘴角流出。

    当触手输血完毕,从鬼面颈椎里抽出来时,他的身体完成了最后的畸变,所有扭曲的关节恢复原状,他抬起头,眼睛像染血般泛着红光。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72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