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客厅丝袜麻麻被进进出出(扖灰短篇)最新章节列表

 高不宜抛出诱饵,果然让老鳖妖、狗仙和曲中元都变了面色,眸中不可遏制的浮现出渴望之色来。

    修炼为何?

    无他,长生久视尔。

    没有哪一个散修,能拒绝踏足极乐境的诱惑。

    但他们也不蠢,此方修行界就没有天上掉馅饼之事。  客厅丝袜麻麻被进进出出(扖灰短篇)最新章节列表    

    若有,也必是钓鱼,必是陷阱。

    包括陶潜扮作的“五通真人”在内,四魔皆未应答,只沉默思量。

    高不宜好似早晓得会如此,呵呵一笑,索性全盘托出道:

    “那域外至宝,以及获得机缘条件,高某本不该泄露。”

    “但四位皆我好友,便提前说了,只四位若不愿的话,也不可外**去,否则我族中长辈的怒火,四位必是承受不住的。”

    “那宝,唤作【万妙通天宝幢】,乃一镌刻了域外万妙通天神咒的经幢,可在源海中镇诸异化。”

    “宝幢内,共有三十六个尊位,每百年可动用一次。”

    “我高家人,已占十二位,余二十四位,在高家客卿供奉中拔选。”

    “四位入我麾下后,只要贡献足够,高某可担保能夺来至少四个尊位。”

    这番话,终于让四魔来了兴致。

    老鳖妖邓血巢最急切,快速问道:“哦?如何便算贡献足够?”

    紧跟着曲中元也收敛起轻蔑面色,迫切问道:“高城主在高家地位真这般高?须知这可是破境机缘,这般轻易可得?”

    察觉出四怪魔心念松动,高不宜自觉胜券在握,朗声大笑便一一解答。

    “好叫四位晓得,高某曾祖,乃是【百魔真君】,高家四位极乐真君,以吾曾祖为首。”

    “高某在省城**我姨母,照样未被杀死,只装个样子被贬来这广平城,缘由为何?正是我祖最是宠我,谁也杀不得我,我只要能立功,麾下能出强人,区区四个尊位,吾祖必是会给我的。”

    “至于说立何功勋?”

    说到此处,高不宜顿了顿,给四魔消化的时间。

    而陶潜怀中,适时传来袁公传音。

    声音内,满是鄙夷。

    “百魔真君高洋,此人最是荒唐,眼中几无任何规矩道理,尤其将人伦之类视若无物。”

    “不过他这性情倒是意外契合其所修炼的《百魔疯神经》,真让他炼出了名堂来。”

    “这小子没说谎,高家四尊极乐真君,以高洋为首。”

    “不过那所谓的万妙通天宝幢必有蹊跷,呵,便是你灵宝宗都没什么保证谁能踏足极乐境的宝物,何况区区一个高家,即便真都能成,出来后也必要成为高家的狗。”

    袁公解陶潜疑惑时,高不宜也继续诱惑四怪。

    而接下来,他一番话也完全印证先前陶潜的预感和猜测。

    只见他满脸神秘兮兮道:“四位,可曾听过那妖妃元明真之名?”

    老鳖妖闻言,顿时露出淫邪猥琐之色,接口道:

    “听过听过,听闻被观音寺调教出来的顶级女菩萨,身具天凤妙体,加之那女帝命格,谁若是能与之相合,立刻就能得天大的好处,说是一步登天也不为过。”

    “这些还就罢了,真正诱人的是此女称得上真正的美若天仙,妖娆绝世,若能得她的身子……啧啧,必是妙极妙极。”

    这老妖,一边说话,一边涎水横流。

    光秃秃头顶,猩红寄生虫摇曳的愈加欢畅,且口吐恶心粘液,直将他端坐区域变得黏糊糊。

    有个捧哏,高不宜谈性愈浓。

    也是嘿嘿一笑,继续道:

    “邓道友所说,元明真此女,乃天底下一等一的尤物。”

    “若非如此,怎能入我曾祖的法眼?”

    “过去此女执掌帝都,得了朱氏王朝的部分遗产,还有谢家、观音寺的庇护,便是我祖也奈何不得。”

    “可前些日子,诸军阀攻入帝都,这只尤物凤凰啊,落难咯。”

    “吾祖传来密信,此女借着那祖神异宝【春秋辇】之威逃离,不日将抵邻省钱塘。”

    “天下群魔,大势力,大军阀,皆欲连人带宝抢过来。”

    “吾祖亦有此念,便命我等子孙招募人马,只待时机一至,起天南全省之兵,征伐钱塘,引开其余势力,再由我等洞玄修士作奇兵,持异宝,以雷霆之势将那妖妃掳走,献于我祖,得全好事。”

    “有此功勋,万妙尊位唾手可得矣。”

    说到此处,高不宜很是得意。

    又细说了一番他那曾祖百魔真君高洋的计划,不得不说,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就是陶潜也承认,高洋有很大可能得逞。

    其余三怪魔,也是这般判断。

    一时间,俱都心动不已。

    若非理智尚存一丝,只怕都已纳头就拜。

    高不宜的确再不催促,他只盯着四怪魔,阴恻恻一笑,假意和善道:

    “四位道友!”

    “我高家秘策,已尽数告知你们,盼今夜给高某回复。”

    “慢慢考虑,多喝几杯水酒。”

    “高某心急洞房,少陪了。”

    说罢,这禽兽也不等四人回答,也不撤去那禁法阵势。

    只是抬手,唤来一群人模狗样的子嗣,要他们陪四位叔叔喝酒。

    他自己则大笑着,去寻那海外女仙段玉虹洞房去了。

    陶潜与三怪魔对视一眼,都瞧出对方眸中的无奈之色。

    一不小心,都中计了。

    如今这情势,他们便是不答应也不行。

    已经听过百魔真君高洋的计划,若不从之,岂非有泄密之嫌?

    “看来今夜过后,你我四人便都要变作高家人了。”

    “倒也没什么不好,若真能立功,借那【万妙通天宝幢】踏足极乐境,这买卖很值当。”

    “散修,终不是长久之计,给谁当狗不是当,高家也不差。”

    “高不宜也是阴险的,我等已很是小心,却还是中招。”

    “来来来,我等敬四位叔叔一杯,恭贺叔叔们加入高家。”

    “李奉仙叔叔,听闻您最喜犬类灵物,也是正好,晚辈近日得了一只【九尾灵犬】,身具上古狐族血脉,若能用上等化生丹将之度化为人,必也是一位艳绝天下的大美人,今夜晚辈便将她与丹药送入您的房中。”

    ……

    旁人瞧来,那内殿主宴,一群高家子嗣,正与周遭四尊洞玄妖魔饮宴高乐,好不快活。

    却是无人知晓,四怪魔中的五通真人,早施了个障眼法,以那【虹骨舍利】为媒,捏了一具空壳傀儡应付诸人。

    他的真身,则是先高不宜一步,出现在了那洞房之中。

    房内,一身新娘嫁衣,盖着红盖头的段玉虹,正忐忑不安的等着。

    忽然其脑海中,那唤作红姑子的小女魔蓦地跳起,雀跃喊道:

    “我家主人来了。”

    “女娃娃,你有救咯。”

    话音未落,段玉虹面前盖头顿时掀开。

    眼前竟不知何时,站了一位俊俏非常,道韵天成的年轻道人。

    这海外来的天真女仙,连日来被高不宜这禽兽言语折磨,加之惊惧颇多,早已有些心神恍惚。

    骤见这么一位极美貌又如神人般的道士,一时竟有些失态。

    虽口不能言,面上却飞起酡红,元神也呢喃道:“若是这位道友要娶我的话,却也不是不能接受。”

    一说完,她便惊醒过来。

    不待她羞惭,门外不远处忽然传来脚步声。

    高不宜来了!

    意识到这点,段玉虹顿生担忧。

    她此时倒是忘记担忧自己性命,只忧心这欲搭救自己的道人,是否会因自己而丢了命去。

    这念头刚生,就见眼前这道人对她露齿一笑,柔声道:

    “段道友无需惊慌!”

    “且瞧我施为便是,陶某保管你不会丢了完璧之身,性命也自无忧。”

    “倒是高不宜这禽兽,须好生惩戒。”

    陶潜说罢,身躯顿时隐没,那红盖头无风自起,飘回段玉虹头上。

    下一刻!

    房门推开,满脸淫邪笑意的高不宜走入。

    这人,自是个急色禽兽。

    刚入房中便开始脱衣服,嫌一件件脱麻烦,干脆掐个印诀唤来魔焰,将自己的外衣焚个干净,只余下一件拥有护体效用的法器单衣。

    而后搓着手上前,颇有仪式感的用一柄玉如意挑开段玉虹的红盖头。

    颇为痴迷,满脸变态,欣赏片刻后便急吼吼要动手。

    到头才又想起什么,抬手解了段玉虹身上一重秘术封禁,令其能开口说话。

    “洞房花烛之夜,怎少得了些许情趣?”

    “玉虹你现下便可开始咒骂、哀嚎了,你喊的越欢,夫君便愈加畅快。”

    “快快,开始吧。”

    说罢,这禽兽便欺身上来。

    他以为段玉虹会如往日般疯狂咒骂,可令人意外的是,那景象并未发生。

    相反,段玉虹似有了异样变化。

    她先是定定看着高不宜,眸中满是羞恼与愤怒之色,那一张俏丽美艳的面上则先是绝望,继而又好似接受了这悲惨命运。

    高不宜修为比段玉虹强大,感知也自敏锐。

    见此,不由欣喜若狂,暗自道:“莫非,玉虹愿接受我了?”

    这念头刚生出,段玉虹终于开口。

    果真如高不宜所想,惊喜到来。

    只见段玉虹一脸复杂盯着他,叹了口气,而后道:

    “事到如今,我段玉虹想是无力反抗嫁给你这禽兽。”

    “我虽万般不愿,但也难逆命数。”

    “不过我仍要问你一句,高不宜你是想得一具无魂空壳,还是想真正得我段玉虹的心。”

    “若是后者,你需答应我一个条件。”

    “只要你愿应,我段玉虹嫁与你之后便会学那凡俗女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一心做你高家人,不再生有二心,为你出谋划策可,为你生儿育女也可。”

    听到这里,高不宜已是狂喜。

    他本就痴迷段玉虹,从始至终最想得到的,便是此女的心。

    只真面目被揭穿后,才转而谋求旁的。

    如今见有了转机,自是无有不从。

    于是就见这禽兽忙不迭点头,快速道:

    “答应答应!玉虹你说,莫说是一个条件,便是十個条件,一百个条件,高不宜都依你。”

    “好,我那条件也简单,你现下便去宣布休了你家中所有妻妾,并允诺不再娶妻纳妾。”

    “须知我段玉虹,乃南海【玄水宫】真传弟子,门户也高,莫非当不得你高家主母?”

    高不宜闻言,面色更是一松。

    朗声大笑,回道:

    “只这?还当娘子要如何为难我呢?”

    “这本就是应当之事,你若先前应我,早便是这广平城之主母,高家正妻,哪里需要夫君我白费功夫用那禁法封你身魂,白白没了乐趣。”

    銆愯瘽璇达紝鐩墠鏈楄鍚功鏈濂界敤鐨刟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紝瀹夎鏈鏂扮増銆傘/

    “不难不难,夫君去去便来。”

    说完,高不宜转身来到那门口处。

    也不出去,只大笑开口,声传全府道:

    “请诸位作个见证。”

    “我高不宜,今日娶段玉虹为正妻,且日后不再纳妾,府中其余妻妾速速自行离去,莫要耽搁。”

    这两句响彻,顿时府中各处都响起喝彩、恭维之声。

    若有初来宾客,只怕要误以为这位高城主是个痴情之人。

    带着一堆马屁高不宜回转,又急哄哄的上来,好似一头蛮猪般,要去拱段玉虹的娇躯。

    耳中,却又传来段玉虹那娇柔声音:

    “夫君果真守诺,既如此,玉虹也给你一个甜头。”

    “我玄水宫真传弟子,因修的法门特殊,与我等相合之人,都可感受到无上妙处。”

    “其中滋味,好似与数十上百只欢喜魔相合般美妙。”

    “当然,夫君不可过分沉迷,否则只怕明日起不来床榻。”

    本就急色的高不宜,听得此言,一双眼眸几乎放出光来。

    浑然不觉,他已中了某种他永远解不开的道术。

    只见他猛地一挺身躯,那护体的单衣法器也脱落下来,喊道:“娘子,我来了。”

    旋即,直扑上前,去脱段玉虹之嫁衣。

    接下来他眼中景象,以及所触所感,无一不是他心中幻想。

    其中美妙滋味,让他一个强大修士也不断发出古怪呻吟来。

    “娘子没骗我!”

    “美,太美妙了。”

    “这般滋味,竟真个好似有数十欢喜魔在夹击我。”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

    “啧啧,真可怜。”

    “明日莫说是起不来床,照这般压榨下去,气血两亏,神虚体弱,至少在半年内他都要**了。”

    洞房一侧,两道身影并列站着,一身嫁衣完好无损的段玉虹肩头站着红姑子魔。

    这小女魔瞧着那暖床上不堪入目的景象,不由得感叹道。

    那画面,正是:高不宜血战数十欢喜魔!

    他那体魄也算强大,可如何能与专精此道的域外天魔相提并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60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