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口述伦理故事(攵女高H)最新章节列表

   初尝禁果,正当情热。

    凌晨四点过,睡梦中的张宣感觉有人在亲昵自己,迷迷糊糊睁开眼,就问:“你什么时候醒的?”

    莉莉丝情绪显得有些低落:“自驾游过后,你是不是要回国了?”

    听到声音不对,张宣立马清醒过来,默默看了会,临了伸手摩挲她的脸,有些歉意地说:“跟着我委屈你了。”  口述伦理故事(攵女高H)最新章节列表    

    莉莉丝亲吻他一下,轻轻摇头:“你没骗我,也没欺负我,我都知情,我也是心甘情愿的,何来委屈?”

    接着莉莉不等张宣回话,就抱着他说:“外面的天快亮了,抓紧时间再宠我一次。”

    想起昨晚的惨烈状况,张宣担忧地说:“下次吧。”

    莉莉丝不让,揽着他脖子撒娇道:“下次,下次还知道要什么时候呢?

    起码也是几个月后去了,想着几个月见不到你,我就心里难受,你不用担心我受伤,快来吧,我需要你。”

    感受到她的情动,没得法,有心想让她休息的张宣,最后还是翻身压了上去

    两人的爱,相识于平淡,现在汹涌浓烈

    以后,以这虎妞的热情,估计也是汹涌浓烈了。

    知道他要走了,知道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他了,今夜的莉莉丝就如同伦敦这夏天,时而多云,时而云层低矮,时而阳光直射,时而大雨倾盆,变化莫测,仿佛就像催命符似地,让张宣嗷嗷叫着、孜孜不倦

    次日,三人集合吃早餐的时候,想起昨晚隔墙听到旳声音,谢琪下意识往莉莉丝面上看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让她快嫉妒了。

    只见此刻的莉莉丝春风满面、精神奕奕、整个人灿烂如若桃花。

    才一晚上不见,这表妹就像变了个人,漂亮到让谢琪都羡慕。

    谢琪心里暗暗在叹气:婷婷年纪比自己小多了,就有男人呵护。而自己,却只能独自在淋浴间呆了半个小时。

    下一站,巨石阵。

    隔远看,夕阳下的巨石阵显得格外神秘。

    但走近一瞧,张宣围着这个同心圆石阵转一圈,内心有点郁闷。

    怎么说呢?

    名气那么大,名声那么响亮,但给他的观感却是空洞洞的,甚至有那么瞬间,他还怀疑这东西的真实性,怀疑是炒作之物。

    就这也是世界十大之谜?

    相比金字塔,相比长城,那不是差的一星半点,那是差远了啊,个人感觉。

    离开巨石阵,三人到达了最后的目的地,巴斯。

    这个小城倒是不错,干干净净,古香古色。田园风光极为优美,值得一看。

    三人在古浴池转一圈,还观看了一场露天板球比赛,直到天黑吃完饭才各自回了酒店,打算修整一晚,明早回伦敦。

    莉莉丝的状态现在有些不对,谢琪只是瞄她一眼就知道今晚隔壁肯定又是一场无休止的大战。

    为了不让自己内心多想,谢琪这次学乖了,特意买了一本杂志带回房间,用来打发时间。

    这个晚上,莉莉丝上半夜很亢奋,缠着张宣一起,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都留下了两人的痕迹。

    窗帘都快扯烂了。

    那双笔直圆润的大长腿,让张宣欲罢不能。

    可是下半夜的某一刻起,欢愉过后的莉莉丝变成了满脸不舍,抱着张宣嘱咐说:

    “杜双伶身体没我好,回国后别把她累坏了,有本事就冲着我来,知道不?”

    “……”

    张宣不做声,这是变相争宠呢。

    这個夜,两人基本没怎么睡,面对面相拥而眠,一直在细细说话。

    莉莉丝知道杜双伶的存在,知道自己远在英国求学,知道自己短时间在国内是无法跟杜双伶媲美的,所以这个晚上她一直在问张宣关于新书的事情。

    她的想法很简单,要是张宣的新书在英国发布,还成功了。

    那张宣说不得就要频频往英国跑,那自己就和他有更多的时机相处。

    伦敦,希思罗机场。

    莉莉丝抱了抱他,附耳悄悄道:“有时间记得来看我哦!要是让我空旷久了,后果你自负!”

    张宣问:“什么后果?”

    莉莉丝露出尖尖虎牙威胁道:“什么后果?当然是我回国去中大找你了。

    到时候我往你床上一躺,看你是动我?还是动杜双伶?”

    这话还真就莉莉丝了!

    张宣从来不会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虽然目前来看,莉莉丝为了照顾自己,不让自己难堪,可能还没有和杜双伶撕破脸皮的想法。

    但要是自己一直冷落她,敢冷落她,说不得床上就真的出现两个人了。

    受不得威胁,他就不是那种受威胁的人,张宣翻翻白眼,背身挥挥小手就走了。

    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飞机起飞了。

    张宣恍恍惚惚一阵,看看左邻右舍的大爷大妈,要颜值没颜值,要热闹没热闹,感叹这个旅途太不美好,临了把眼睛一闭,开始眯觉。

    香江。

    张宣打算在这座城市休整一下。

    从机场出来,先是打车去了太古城,这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事情。

    虽说这个地方吧,前生他来了不下百次。每次在深城兼职坐外贸时,结束后他都要来这里给亲妈和双伶买点礼物回去。

    这是他的习惯。

    虽然来过不少次,很多东西不用看,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但张宣这次还是认认真真参观了一遍。

    目的不言而喻,加深一下自己的印象,毕竟自己也要建商城了,值得花心思多多了解。

    观光似地游览两遍,临了张宣根据双伶的喜好买了几套名牌衣服,还买了一套护肤品。

    最后他去了卡地亚精品店,打算在那里给双伶买条手链。

    “拿这条手链我看看。”进门,张宣逛半圈,伸手指着柜台里面的一条手链说。

    “好的。”见他气度非凡,服务员微笑着,很是有眼力见。

    “咦!还这真是你啊,张宣!”就在张宣低头认真察看手链时,旁边一个年轻男人忽地转过了身。

    张宣一愣,抬头看看,发现竟然是许志海。

    这就意外了!

    上回去伦敦的时候,还想到这货来着,没想到今次却碰着了。

    花衬衣,额头上架一副墨镜,右手还揽着一个女人的腰。这许志海还真就是一副浪荡公子样了。

    看到这个女人,张宣就想到了以前老邓口中的那个“三流明星”。

    女人长相姣好,给张宣一种似曾相识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真是奇了怪了!

    同许志海打个招呼,张宣就问:“你今天这是打算买什么好宝贝?”

    “得咧,你就别寒碜我了,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情况么?我就是闲着没事到处看看。”许志海自我笑笑,就张开双手拥抱了一下张宣。

    瞧人家一副自来熟地样子,瞧人家面带微笑一副老朋友的样子,张宣也是服了,浪荡公子接人待物那真是没得说。

    以前才见过一面,此刻竟然没有一点陌生感。

    许志海给两人介绍:

    “这是我好哥们,钱世立的合作伙伴,张宣。我告诉你哦,人家可是大作家,很厉害的那种。”

    “这是我未婚妻,龚娜,小明星一个。”

    他娘的这脸皮都赶上我了。

    张宣无语,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很是给面子得打招呼:“你好。”

    龚娜是知道自己冤家性子的,一般人是不会这么介绍的,所以很是礼貌外加客气地微笑点头:“你好,大作家。”

    见两人打过招呼,许志海立马张罗,“相逢就是缘,咱既然在香江碰上了,我做东,今天找个地方喝一杯。”

    “行,有吃有喝我从不客气。”

    张宣笑着应声,随后又道:“不过得委屈你们等我下,我买点东西。”

    说着,张宣又让服务员另外拿出两条手链比对了下,最后挑一条最好看的love系列手链问价:

    “多少钱?”

    服务员露齿笑:“先生,这是18k玫瑰金镶嵌钻石圆形吊坠手链,要26888。”

    张宣点头,直接说:“帮我包起来。”

    “好的,先生。”

    看到张宣年纪轻轻就如此大气,旁边的龚娜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结账,走人。

    出门时,许志海挤眉弄眼问:“这是给你中大那小女朋友的?”

    张宣晕了:“老邓把我出卖的这么彻底吗?”

    许志海笑道:“你这还真冤枉老邓了。老邓是一个守口如瓶的人,我和钱世立足足用了3瓶茅台把他灌醉,才套出的信息。”

    张宣:“”

    呸,老邓这人也不靠谱啊!

    许志海是个豪气的主,打算请张宣去文华酒店奢侈一顿。

    不过被张宣拦住了。

    张宣随意指着路边一个大排档说:“咱两就没必要那么客套了,我看这里挺好,接地气,可以随心所欲。”

    见张宣不想走远,许志海也不强求:“成啊,看来咱哥俩是一路人,算是尿到一个洞洞里去了,那就这。”

    谁跟你尿到一个洞洞里去了?

    真是!

    你旁边的这女人漂亮归漂亮,可并不是咱的菜。

    坐下,随意点了一桌子菜。

    真的是一桌子菜,点少了人家许志海不乐意啊,说是瞧不起他。

    一口气要了菜和酒。

    许志海身子前倾,好奇问:“听说老邓给你打工,去了美国?”

    张宣拿起酒杯跟他碰一个:“确实去了美国,不过不是给我打工,我和他算是合伙人。”

    许志海喝一个就道:“原来如此,这话我信,我就说老邓那种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给人打工呢。”

    两个不着调的人喝着酒,扯东扯西聊了一阵,气氛还算热闹。

    感觉气氛差不多了,张宣想到那批彩钻,简单说一下情况,临了试探道:“你有门道没?”

    说到这事,许志海把筷子放下,认真问:“这你还真问对人了,门道我有,你这彩钻的品质怎么样?”

    张宣说:“海关出具的级别是Fany Deep yellow,品质自然是极好的。”

    许志海又问:“23粒全部出售?”

    张宣看着他说:“全部出售。”

    许志海沉吟一阵,末了道:“我打探一下情况,明天我给你消息。”

    “好,那我在这谢谢你了。”

    “来,喝酒。”

    大白天的,又有事情要忙,三人这顿饭只吃了50分钟左右就散了。

    目送张宣消失在路的尽头,忍了许久的龚娜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很少见你对年轻一辈这么客气,他真的是个大作家?”

    许志海瞄一眼张宣离去的方向,“当然是大作家,一般人可当不起我这礼遇。”

    龚娜更奇怪了:“多大一作家?”

    “多大一作家啊?”

    许志海扫一眼周边,漫不经心说:“放你们香江,算是最厉害的那一列了。”

    “能和香江四大家比?”

    “切,除了金庸,其他人可比不过他。”

    “这般厉害!”

    “厉害,我认识的人自然厉害,和我一样厉害。”说着,许志海就揽着她的腰身:“走,咱回酒店,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去。”

    “别闹,我们等会还要去会朋友呢。”

    “怕什么,还有一个多小时,还来得及。”

    一路紧赶慢赶,张宣回到中大时,已经是下午5点过了。

    今天是9月23,星期五,也是秋分。

    时间过得真是快,不知不觉到了秋天。

    校园里人来人往,多了许多稚嫩的新面孔,一看就是大一新生。

    教师公寓一楼。

    当张宣大包小包路过时,导员刚好出门晒酸豆角。

    “导员好。”张宣热情喊。

    “哟,您回国了。”

    鲁妮嘴上虽然损他,却快速放下豆角,主动过来帮着提东西。

    上楼,鲁妮问:“你这次去英国采风,情况怎么样?”

    张宣回答:“挺好。”

    见到二楼租房门是关的,张宣问:“导员,双伶她们最近是不是没在这边住?”

    导员说:“我下午看到她们三个回来了一趟,后面又一起出去了,跟我打招呼说是要去逛街买换季衣服。

    怎么,你回来没跟你女朋友提前说一声的啊?”

    张宣掏出钥匙把门打开,“我这不是为了给她惊喜么,所有就没说。”

    导员笑说:”那你就等着吧,这个点估计也快要回来了的。“

    接着她问:“你什么时候让我家老邓回来?”

    张宣诧异:“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男人外出是做大事,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导员想了想说:“我最近发现他老妈子经常打扮得花枝招展外出,我又不好跟好老邓明说。”

    张宣一听就懂:“沈教授老来俏?”

    导员叹口气,表示默认。

    张宣听傻了:“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导员压低声音道:“我偷偷跟踪过,是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

    张宣原地愣了愣,下一秒反应过来:“沈教授是不是很有钱?”

    导员皱皱眉:“我就是担心这种事,可又不好意思跟老邓直言,毕竟我也没证据,还是新媳妇,怕老邓误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60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