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描写doi过程的文章(忘羡吸乳)最新章节列表

    罗南坐在矮凳上,一段时间没有动弹。体温都快把杰瑞微潮的毛皮给烘干了。

    投影区的界面,很长时间都没有变化。感觉是一封手写信,在这儿突然被撕开,后半截另行存放。

    果然,约束性要求出现了。    描写doi过程的文章(忘羡吸乳)最新章节列表  

    果然,出现在绘图软件这里。

    可偏偏在一个重要节点上,断开了。

    罗南倒不至于气急败坏,事情都走到这一步,还怕里面的东西飞了吗他只是在想,自家老爹列出的这两项约束性要求,背后的深意是什么。

    后面那个一千张有效作品,所谓的“有效”就非常含糊。事实上,罗南觉得这个条件,更像是一个操碎了心的父亲,给自家有可能不争气的儿子兜底的准备。

    大概就是担心罗南一直无法完成比较严苛的过关条件,干脆质量不足、数量来凑的意思。

    所以,“自画像”这一条恐怕才最核心。

    但这里面也并没有明确的定性和定量条件什么才叫“令自己满意”

    罗南继续揉搓杰瑞的脑袋。

    可以想象,如果坐在这里的自己,没有那些超纲的奇遇,仅仅是一个挣扎在及格线上的普通少年,看到这样模糊的要求,会是多么愤怒且暴躁。

    绝不会像现在的罗南,还有余力去分析这段文字背后,设计者的思路和情绪。

    从留言的感觉上看,这个时候的罗中衡,应该是处在一个相对平稳的阶段。正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才能为自己尚未送出去的礼物挖空心思设计场景,畅想未来的互动。

    很有可能,他那时候就在夏城,改头换面潜伏在严宏的实验室中,在北岸齿轮这里收集证据、伺机发动。

    他肯定已经想到了后续的严重后果,但终究只是设想,还没有真实的面对。

    也许,只是也许他还会在某一天某一刻,悄然藏入熙攘的人流,远远观察他的儿子。所以他知道,罗南拥有画画的兴趣和天赋,也把这一点作为引导的切入点。

    罗南甚至怀疑,自家老爹是不是曾经出现在他的眼前,对他施加某种心理暗示,让他把每天练习速写这个习惯,坚持下去。

    当然,一切只是幻想。

    正如同当年的罗中衡,执笔设计之时,眼前可能出现的那些场景一般。

    他现在坐在这里,揉搓杰瑞生闷气的模样,又是否会在当时的幻想情境中,一遍又一遍的闪回呢

    “呵”

    罗南长长吐一口气,稍稍平复一下心情,苦笑着对自己讲:

    “别自我感动啊喂”

    不管怎样,现在他距离真实越来越近了。他很高兴,他的父亲在这一条道路上,给他设立了一个相对明晰的道标。

    但要读懂这个道标,也不能纯靠温情脉脉的幻想,他必须再加一条理性的轨道。

    罗南再去考虑“自画像”这个关键词。

    话说,罗南本人是真的没怎么画过自画像的,他对这个领域兴趣不大咳,其实如同他曾经与谢俊平所说的那样,作为一个画手,特别是速写画手,他把握不住自己的特质,这就是一个很尴尬的情况。

    正如那些情报机构给他定性的人格分析材料所表述的那样,罗南本身就有一些人格分裂的状况,什么强势面具、弱势面具、理念面具轮番作用,互相交织。

    这种情况下,一个人格发育不健全的少年人进行自我审视,想要抓住自我最核心的那一点,本来就不是一件能够轻易实现的事情。

    就算是现在的罗南,也不敢轻率保证,他能够用一幅速写,把自己的核心特质抓取出来。

    但根据罗南的理解,自家老爹应该也不会在这个方面做苛求:

    特质抓得准不准,绘图软件哪怕是外接神经元吧,怎么确认

    再说了,真画出个穷凶极恶的家伙,难道就不是他罗中衡的儿子了

    所以,结合现实情况,要从其他维度去考虑。

    一个令自己满意的自画像,换一个角度去理解,就等于是一个“让自己满意的自己”。把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排除掉,能够让罗南自己满意的

    好吧,能够让设计这一关卡的罗中衡认可的、让绘图软件识别的、通过外接神经元权限确认的一个自我认可的儿子的形象,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描述说起来比较绕嘴,但如果将标准对照着罗南当年所能获得的资源进行评估的话,差不多已经明确了。

    按照爷爷留下的分页笔记中的格式论表述和药物实验,罗南在正常情况下能够达到的一个相对理想状态,大概就是:

    搭建起一个基础的自我格式;

    完成“容器”的建构;

    实现“我心如狱”的要求。

    并将这一切通过自画像的形式,输入到绘图软件中,以这种形式,完成与现实的映射。

    看上去,一切顺理成章。

    可问题是,以上这些,罗南都做到了呀

    早在拦山舰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我心如狱”的建构,而且也是以图画只不过没有以自身的形象,而是以通灵图的方式映射的。

    看上去不符合要求,但罗南多少也算懂一些设计这里最关键的识别标准,绝对不会是罗南的标准样貌,那样设计余量就太少了。

    类似的映射识别,只要确认输入者的身份,明确最关键的几个验证条件,比如笔触习惯、气息气机、对象构形之类外接神经元能够捕捉、判断就可以。

    除此以外,哪怕罗南画的是一头猪,应该也能过

    那问题出在哪儿

    话说,当时罗南绘制的通灵图,并没有直接写入绘图软件。因为仿纸软屏被李学成踩坏了,他是把通灵图画在了分页笔记本上

    翻动桌板上的笔记,果然是如此。

    后面他是通过电子照片输入到app中的。是不是正因为这样,失去了直接映射现实的机会

    可后续他明明还通过绘图软件画了那么多图,每一幅的绘制状态,都是“我心如狱”及以上的层次。

    一个符合要求的也没有吗

    期间,他虽没有有意绘制什么自画像,但琢磨自我格式、构形,设计外骨骼的时候,相关的作品还是有很多的,却都没有触发什么异常。

    话说,如果只卡突破的那一次,那关卡设计简直就是苛刻得夸张,完全没有道理。

    又或者从判断标准上,还存在问题。

    罗南沉思片刻,拍拍杰瑞脑壳,示意小家伙滚蛋。随着小家伙蹿出去,投影区的界面内容切换,罗中衡的留言消失,藏入到绘图软件某个角落中。

    但绘图界面还打开着,保留着罗南上次绘制的某构形图。

    罗南懒得多看一眼,直接新建了个空白页面,拿起电子笔,稍一思索,直接下手。

    没错,他目前还不能确认关卡设计的判断标准,但那又如何

    他只要知道答案而且是挑不出毛病的满分答案就可以了。

    经历了这么多挑战,站在地球最顶峰的层次,又大幅向外开拓眼界,回首再看当时的自己,在那种条件下能够达到的最理想状态,当真是一眼就能望到底。

    罗南哑然失笑,线条铺陈,笔锋不停。

    身上的气息,则在短暂的波动之后,一路下行,稳固在某个特定层次上。

    此时,他是以建立在叠层干涉技术上的“完美体”思路,去嵌套那时的自己当然,考虑到他老爹设想中的儿子,应该是在觉醒者层面,肯定要压低层次。

    自己伪造一个正常规格的自己,再把他给画出来,想想都觉得荒诞。

    哦,形神平衡一定要给安排上。

    虽然他从没有达到过,可这才是满分答案唔

    罗南念头闪动,忽又想到一事:若形神不平衡如何话说格式论这路子,不平衡才是正常现象吧。

    实在是罗南在技法和相应领域中造诣太深,思忖间手上不停,寥寥几笔,一幅速写作品便已在工作区清晰呈现。

    画的正是自己在树洞空间作画的模样。

    作品上体现不出什么奥义,但是伪装的低层次“完美体”状态,却与构造作品的线条一起,共建出对应的姿态神韵。

    单看作品,罗南是挺满意的。

    然而没效果吗

    绘图软件的界面毫无反应。

    罗南皱眉,却并没有太多挫败感。

    因为刚刚闪现的念头,让他有了一个更切实际的思路。

    罗南伸手,翻了翻桌板上的分页笔记。里面的内容都是他自己写上去的,大都凌乱潦草,但仔细观察、回忆,其中很多内容及其映射的状态,都能够与另一本笔记上记载的理论和实验,遥相对应。

    罗南手上翻页,脑中也在翻页。

    翻动记忆本。

    他是那么笃信,视其为圭臬。为此不惜将自己的健康和生命都压上去,只为证一个清白,求一个未来。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可事实也证明,那份文本终究并不完美。

    不完美的方法,怎么可能得出完美的结果呢

    罗南长长叹息,然后他抹掉绘图软件才刚完成的作品,身上气息再变,不再是“完美体”,但仍然是“完美体”的路数,只是以圆满去模拟不圆满。

    但却是以不真实,去镌刻真实。

    约四、五分钟,新的速写作品完成。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47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