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别乱动等一会再出去(嗯啊h文)最新章节列表

        在拜堂之后,君宝儿就被轩哥儿带着先回到了屋里。

        这是沈钰嫣特意为她建造的一处院子,里面小桥流水,屋里珍奇异宝,应有尽有,又精致但又尽显大气。  别乱动等一会再出去(嗯啊h文)最新章节列表  

        “你在这等我,我出去跟他们喝几杯就回来,不会太长时间的。”轩哥儿说着,就要将她头上的凤冠摘下来。

        旁边的封氏也不拦着了,索性直接冲其他人摆摆手,先让众人下去。

        在凤冠被摘下来的那一刻,君宝儿觉得差点压断了的脖子,一下子就轻快了许多。

        那盖头自然也是被掀下来的,轩哥儿眼中的光芒愈发地亮了,最后一把将她搂住,将唇紧紧地贴上去。

        他为了等这一刻。

        等了十八年。

        难得君宝儿也红了脸庞,低低地应了一声好。

        刚才唇边虽然就那么几个呼吸间而已,但是此刻只觉得酥酥麻麻,整个人都想软了下来。

        她虽然平时给人家扎针,什么都见过,但是却第一次因为一个轻飘飘的触感而导致脸上红扑扑的。

        轩哥儿出去了之后,就见好几个人进来了。

        “娘亲?”君宝儿见到门口的身影,顿时欢喜起来。

        还是那一群她熟悉的人,并没有因为她嫁了人就让她自己跟不认识的人在这尬等。

        按着正常的礼节,应该是男方家的姊妹过来陪着,但是一来轩哥儿也没有任何姐妹,二来大家都不在意这些,于是便都主动过来了。

        “娘亲说姐姐会不适应,所以我们都来看看你。”昭昭穿了一身桃红,跑到自家姐姐那边嘻嘻笑道。

        听了这话,君宝儿心里一暖,也笑了起来。

        “也没什么不适应的,又不是没来过。”君宝儿小声解释道。

        她现在还是满脸的脂粉,有些稍微不适应,本来她素日都是不用这些东西的。

        “去洗洗吧,轩哥儿一时半会回不来的。”杜颜颜看着她开口道。

        “好。”

        她也知道肯定不好回来的,睿宝儿就不会在喝酒上放过他,这会儿娘亲来了,肯定爹爹也来了……

        在洗漱完后,屋子里只剩下几个最为亲近的姐妹,连她娘亲都出去了。

        “快快快,拿口吃的给我。”君宝儿赶紧道。

        杜莹赶紧拿了一盘子点心过来,用帕子垫着给她,“小心点吃,别噎着。”

        早上的时候,就只能吃几口垫垫,可是这么一阵子折腾下来,滴水未进,哪有不饿不渴的。

        昭昭则帮着端了一杯水过来,桃花冯薇也跑过来帮忙。

        “吃点就差不多了,再喝多了水就撑了。”周若瑶见她喝了几口水,便要给她拿开。

        这糕点碰上水,人一下子就能饱了。

        众人一阵忙碌,君宝儿也终于歇了口气,“哎呦,太累了,那个凤冠,实在是太重了。”

        “你那个可不算重。”杜莹帮她带上的,岂能不清楚重量?

        只是君宝儿平日里虽然穿的鲜艳,可那头上向来轻快的很,几乎没有戴过什么华丽的头饰。

        不过今天这一身,可真是惊艳了她们。

        果然,本来轩哥儿想随便对付对付就赶紧跑路的,可是睿宝儿司马青等人哪里能放过他,使劲拽着不让走。

        不仅是一些小辈,还有刘璋,陈启他们也都在,倒是让轩哥儿不好溜了,只能一杯一杯地喝。

        这会儿也没有那些什么娘家不过来人一说了,连新娘子的爹都厚着脸皮来灌新郎,这……谁能有地儿说理去。

        天大地大,此刻皇上的爹最大。

        终于喝的差不多的时候,轩哥儿再好的酒量也搁不住这么一杯一杯地灌,最后还是沈钰嫣过来求杜颜颜赶紧把这位不懂事的爷给带走吧。

        虽说刘璋特意让杜莹昭昭等人去陪着君宝儿,但是也不能让自家女儿一直等着。

        ……

        待屋外的脚步响起时,那一众姐妹蜂拥而出,丝毫没有应下君宝儿后面的叫喊。

        “怎么喝这么多?”君宝儿见他扶着门进来,赶紧给他扶住。

        “老丈人心里有气,索性让他发出来就好了。”轩哥儿就势将她搂抱住,然后齐齐跌落在床上。

        一股浓浓的酒味袭来,让君宝儿忍不住皱起眉头。

        “我先去洗一洗,你在这等我一会儿。”说完这句,轩哥儿就直接起来冲去了那盥洗间,生怕迟了一点。

        君宝儿无语地望着床顶,然后自顾自地坐了起来,看着桌子上的那一壶小酒,有些扶额。

        她的这场婚事,在世人眼里,声势浩大。

        可是到了这里面,瞅瞅!

        她爹给她夫君灌醉成这样,恨不得咬她夫君一口,哪有这样的……

        轩哥儿再次出来的时候,身上的酒气已经好多了,用内力也将大部分的酒逼了出来,起码走路不晃悠了。

        “君儿。”轩哥儿看她在那坐着,便强忍着冲过去直接将她压下去的感觉,只走到桌子旁边,将那酒倒进了杯子里,“我们要喝交杯酒的。”

        两人胳膊相交在一起,就觉得刚才的酒意再次上头。

        将那杯子扔在一旁后,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上下压制的姿势。

        “君儿,我等这一日等了许久。”轩哥儿看着身下脸蛋红扑扑的少女,开始心猿意马,“你娘给你那册子了吗?”

        “什么册子?”君宝儿一脸懵。

        其实她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东西,但是……她娘真的没有给啊。

        再说了,头一回,用什么乱七八糟的册子呢?等她熟悉过来,别忘记她最擅长的是什么。

        “没有。”君宝儿再次开口。

        “没关系。”轩哥儿将里面的被子掀开,就见里面大枣花生桂圆,应有尽有,其中上面还放着数本不知名的册子。

        她就知道!

        君宝儿随手拿过一本,只翻了翻,就把那册子重新放下了,小脸瞬间通红。

        她娘亲才不会给她这个,能准备这个的……也就是她的钰姨姨兼任好婆婆了吧。

        “轩哥哥。”君宝儿将头拱进他的怀里。

        “嗯。”韩皓轩沙哑地出声,但是已经是按捺不住,将旁边的东西扫到一旁,“咱不用那些。”

        该学的,他早就看完了,尤其是昨天晚上睡不着,拿起来研究了一晚上。

        伸手不过是几个呼吸,那身上原本还算宽松的衣服就被褪了个干干净净,通通跌落下床或是压在身下。

        “君宝儿。”

        突然,轩哥儿认真开口,“在你出生的那一刻,我就是抱着这个娶了你的信念,才心甘情愿做任何事情的。”

        嗯……

        “说这么多话,是想偷懒?”君宝儿伸手抱住他,娇娇气气。

        哪有什么想偷懒的,于是轩哥儿忍不住地嘴角上扬,他可是一点都不想偷懒。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36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