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下面被别人扣好爽口述(艳色妇的荡欲)最新章节列表

        沈浩的心里最开始是因为聂云的受伤而愤怒,后来斩了两人下台之后他的怒意也消了大半,等到一名万卷书山的玄海境四重高手登台时他突然觉得有些想笑。别人不清楚他的底细,以为他的魂魄强度就只相当于玄海境四重顶尖,这或许还是高看他之后的结论。。。

        可事实是否如此呢?  下面被别人扣好爽口述(艳色妇的荡欲)最新章节列表    

        沈浩的魂魄强度是从炼气境就开始顶格增长的,经过聚神、元丹,直到如今玄海境三重,期间每一个小境界都是如此方式增长,可以说他的魂魄强度是目前他可以达到的理论极限,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一路都顶格增长过来的修士。

        用沈浩的两位师尊的说法,沈浩如今的魂魄强度已经与一般的玄海境五重修士没什么区别了。

        换句话说,也就是沈浩的魂力在遇到较弱的玄海境五重时也是勉强能用的,一般的情况下是无用的,更别说是玄海境五重的佼佼者了。

        但沈浩强的并不只是他的魂魄强度,他还有与他的魂魄强度相辅相成的魂力手段。

        之所以魂力被认为是鸡肋,其主要原因就是手段单一,不但施展范围及其有限,而且无法用技巧提升,落到了硬吃魂魄强度的地步,这才被嫌弃。

        可沈浩拿到《魂力初卷》的完整内容之后却发现,魂力在外的名声不响其实可以说是魂力手段的贫乏有关。因为《魂力初卷》后面的内容已经颠覆了外面对魂力的固有认知,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魂力并非只能硬吃魂魄强度,而是也有技巧可以用来增益效果的。

        只不过这一门手段沈浩如今也是正在习练,虽说也有所成效,但具体到了哪种程度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问过白武,对方给他的回答是全力施展下应该可以达到玄海境六重普通修士的魂魄强度。

        但事实又是如何,沈浩是准备继续待在擂台上实际试试看的。因为他一刀斩了一名玄海境四重的顶尖高手之后,对方肯定会再派更厉害的人登台,而且为了保证万无一失那就自然会选择再提一级比斗修为,以玄海境五重来对付他。

        比斗开始的间隙,沈浩看似在闭眼养神,而实际上却是编织自己的魂力,将一根根极细的魂力编织成一股股的“粗绳”,然后再用这种“粗绳”继续编织成“网”。

        从第一场比斗结束开始,沈浩就在利用中间的修整时间编织他的魂力“网”了。这也是魂力技巧里的应用缺陷,因为是“再构建”而不是直接增强魂魄强度,所以没办法随心念而动即刻施展,需要提前做出一些准备。

        当然,编织这些“网”也不算什么麻烦事,随着沈浩对魂力的掌握深入,编织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以后仅仅几息就直接完成编织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现目前他的编织速度并不快就是了。

        等到又一声铜钟响起,沈浩与新登台的一名万卷书山的玄海境五重高手面对面了。这还是一位熟人,至少是面熟的:万卷书山的八长老,岳荃砚。

        毕竟是玄海境五重顶尖高手,这种修士就算是在万卷书山这样的超级宗门里也绝对不多,更何况为了追求万无一失,一般的玄海境五重也被排除在外。这才有岳荃砚的登台。

        不得不说仅仅几轮的擂台比斗,沈浩在宗门圈子的地位绝对是飙升到了一个巨高的层次,至少也是与岳荃砚是一个位置了。

        所以说啊,修界还是拳头大的受尊重。

        不过沈浩一点也不慌,因为在岳荃砚登台的时候,他编织的魂力大网已经完成了,不说覆盖多远,先罩住岳荃砚头上那一片区域是完全没问题的。

        虽有些繁琐,但魂力这玩意儿比起术法手段来可隐蔽太多了,基本上没有被发现的可能。不然的话沈浩的这么一番布置早就露馅了。

        而岳荃砚也没有丝毫轻视沈浩的意思,即便他清晰的感应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比他低了足足两个小境界的对手,但他却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种隐隐约约的威胁。

        所以在裁判的铜钟响起的瞬间,岳荃砚就动了,他准备先下手为强直接把姓沈的打下去。

        岳荃砚的速度之快还真吓了沈浩一条,不过好在魂力牵动的速度也不慢,虽然没能第一时间就作用到岳荃砚的身上,但在岳荃砚突进了十来丈的时候还是赶上了。

        一切皆在瞬息之间。

        “这是……不会吧?!”

        就算是把沈浩再高看的人此时此刻内心都是一片悚然,有种看到颠覆自己认知的怪物的既视感。

        你魂魄强度高,可以理解,毕竟各人有各人的际遇,也有天赋异禀的时候。可你一个玄海境三重的修士,魂魄强度居然可以强到能定住玄海境五重顶尖高手的地步。这简直用“离谱”都不够形容了,是令人悚然!

        没有人知道沈浩之所以能顶住岳荃砚是因为编制了魂力大网的缘故,只会站在他们固有的认知上去自我解释沈浩是因为魂魄强度高于岳荃砚。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比如眉头深皱目睹这一切的阳万里。即便亲眼所见,但阳万里还是对沈浩的魂魄强度高于岳荃砚抱有怀疑态度。他不信一个人在玄海境三重的时候魂魄强度可以达到这总地步,这绝不是用“天赋异禀”或者“超越极限”来解释的,必然有别的原因在影响,才导致了这种看似匪夷所思的结果。

        结果,沈浩就是靠着自己魂力编织的一张大网,在岳荃砚突进的中途将其牢牢的定住,然后一刀斩出,将岳荃砚斩出了擂台。但比起之前的三人,岳荃砚并没有受什么伤,甚至在身形撞出擂台范围之后他身上的魂力束缚就消失了,轻飘飘的一个悬空然后稳稳的落在地上。只是脸色铁青。

        “枫红山庄,沈浩胜!”作为裁判的潘泉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而在擂台下,则是一片死静,一双双瞪大的眼睛一时间都没缓过劲来。

        倒是沈浩收起了手里的雁脊刀,开始往擂台下走,经过潘泉身边时,说:“后面的打不过了,认输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09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