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细节描写男主进入女主(浪妇性欢)最新章节列表

        “英国的远征军来势汹汹,看起来不可战胜但是他们最大的隐患其实就在内部!”

        “因为本杰明他们太想胜利了,不光是想要胜利本身,同时还要贪婪的渴求更多的利益,他们战争的心态已经不纯粹了!”  细节描写男主进入女主(浪妇性欢)最新章节列表  

        “费舍尔是一位很出色的指挥官,但是很可惜,再厉害的军事家也害怕政治和金钱干预战争!”

        “眼下我能看得到,费舍尔的舰队背后有无数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那就是欧洲贪婪的资本主义势力!”

        “当一名优秀的军事家受到严重的掣肘之后,他能怎么办呢?他能办成什么事儿呢?恐怕他七成的心思都在大后方吧?”

        “胖子!你读三国吗?你可知道诸葛亮为什么会失败?那是因为战神一样的人物,却把一多半的精力用在了大后方!”

        “蜀汉政权从一开始就没有彻底融合四川的本土精英,你看看蜀汉灭亡之后,四川派的官员贵族们,可曾受到司马家的迫害?”

        “没有啊!受到打压的都是刘备当年的入川派,都是外来一派……”

        “历史的角落里写满了秘密,就看你怎么去琢磨了!诸葛亮十分的精力其实有六分都得用在蜀汉内部,只有四分用来对外作战!”

        “他怎么能不败呢?眼下的英国也是这样,费舍尔杀气腾腾的来了,但是他又能把全部的本事用出来几分呢?”

        “英国国内的政客们掣肘,资本家们掣肘,如今汇合的法兰西的舰队,看起来是声势浩大了!但是没有掣肘吗?”

        “呵呵……这是多奇怪的一支舰队啊!法国人的战舰少但是指挥官的身份却最高贵!”

        “英国人的战舰多,但是指挥官却仅仅是一名将军,连元帅都不是……你让他怎么指挥法皇?”

        “你让他怎么面对拿破仑四世?”

        “哈哈哈……总算是让我看到机会了!这场仗不仅仅是在战场上打,真正重头戏在战场之外!”

        “我不会这么快就露面的,因为这场战役决胜的关键并不在公海决战上,是在外围,外围,外围!”

        “师傅!您有计策了?”金胖子激动的眼睛都冒泪花了。

        “有……当然有但是如今还不完美,还是得先乱一阵子……眼下关键是北方啊!二毛二毛,你到底能不能说动载淳?这一点可太关键了……”

        肖乐天目光投向北方,在万里之遥的承德避暑山庄之内,云山胜地楼内,一股浓烈的药香扑鼻,重兵的同治帝就躺在二楼寝宫内,一群小太监正在外面忙碌着。

        刚刚送走了两宫太后还有富庆,这时候正式载淳闭目休息的时候,二毛在旁边伺候着,阳光透过窗子撒在房间里,拉出一道道光影。

        载淳好像小睡了一会,突然有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半梦半醒之间他看着光线里面飞舞的灰尘,如同一个个精灵一样抖动,他的思绪一下子就拉到了童年。

        那时候他还很小,小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知道自己被乳母抱着坐在一辆摇摇晃晃的马车上,一路颠簸。

        所有人都愁眉不展,所有人都脚步匆匆,后来他才知道英法联军即将破城,自己的父皇这时候要去承德打猎了。

        为什么城破了,要打猎呢?他不明白,也没人愿意让他明白,反正一路上不用他走路,一个还尿裤子的孩子谁会管他呢。

        按理说那么小的孩子应该没有什么记忆力的,载淳以前也记不清那时候的事情了,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看见这光线中的灰尘,久远的记忆就好像打开了阀门一样,全都喷了出来。

        “啊……我想起来了……我住过这里的……”

        “陛下您醒了!”二毛被惊动赶紧过来伺候着,此刻载淳脸上都是红疹子,密密麻麻的非常恐怖,他的身体非常虚弱想自己坐起来都不可能了。

        “我……我这是要步行了吗……怎么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好恨啊!”载淳用拳头砸床,吓的二毛赶紧搀扶。

        “陛下别急,慢慢养病,我掺您起来……”

        二毛小心翼翼的搀扶载淳坐起来靠着,外面熬药的几个小太监听到动静赶紧走进来帮忙,可是载淳却厌恶的摆了摆手“你们都滚……下楼去,滚!”

        云山胜地楼的二楼,此刻也就剩下了二毛和载淳二人。

        喘了几口粗气,载淳幽幽的说道“我来这里的时候,才五岁……好多事情都记不得了,不知道怎么今天脑子特别清明!”

        “好多过去的事情都记起来了,我记得……我们一路颠簸来到承德,里外慌乱,太监宫女到处乱跑,一群总管挂着钥匙到处去开库房……”

        “有摔跤的,有撒了东西的,有砸了磁盘的……骂的骂,吵的吵,各宫殿的主子们都在催促奴才去领东西,可是找到了鞋子找不到帽子,好几个宫里到了晚上了连蜡烛都没有领到!”

        “我在一旁看的开心啊,就在这里,就在这楼上我趴在窗户上,看他们摔跤挨骂,笑的别提多开心了……”

        “皇阿玛一直都没有时间见我,我很想去请安,但是那一次都是在门外磕个头就罢了,我只是从帘子,门缝外看见了皇阿玛的侧脸……”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活的父皇了……消瘦,忧愁,带着醉意……那时候父皇每天晚上都要喝酒,喝多了就鞭打宫女……”

        “我住在这里,父亲就在前面的烟波致爽殿,很近的……我能知道父皇在干什么!”

        “而后来……没有多久……烟波致爽殿突然传来嚎啕大哭的声音,我从梦中惊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母后和太监就抱着我跑过去了,那时候白凌子已经蒙住了父皇的脸……我想掀开看看但是不敢,我不敢……”

        “我对父皇活着的记忆,也只有那次请安在门帘子外看的一个侧脸了……我对父亲只有这么一点点的记忆,再也没有了!”

        二毛一看载淳这话说的有点不对路啊!太悲凉了赶紧劝“陛下啊!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您安心养病啊!”

        载淳伸手抓住二毛的手“二毛哥……你跟我说实话吧……我这病到底是什么?到底还有救没有救?”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04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