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主谷道破裂的过程(肉辣文林宛宛)最新章节列表

     “驾……驾……”

        忽然,狂风暴雪被数骑打破,五名身披斗篷、腰悬刀剑的江湖人,迎着风雪,打马从马车旁掠过。  公主谷道破裂的过程(肉辣文林宛宛)最新章节列表  

        掠过马车时,五人深深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马车,眼中是掩饰不住的贪婪和杀意,可待看到车辕处的纸人时,顿时为惊诧和忌惮所替代,然后相视一眼,打马离去。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啊……”

        马车内,叶青睁开眼睛,有些惋惜道。

        楚国崇文,燕国重武,所以相比于楚国,燕国随处可见提刀佩剑的江湖人,亦到处都是好勇斗狠和流血厮杀。

        所以,他们离开南下关没多久,就遇到了不少打他们注意的江湖人,杀人越货,只是待看到驾车的纸人后,皆心生忌惮,悻悻离去。

        故而至今还没碰到不开眼之辈,对他们动手,令叶青颇为遗憾。

        然而有一点奇怪的是,他能感受到那些江湖人的目标不是他们,他们只是凑巧被对方碰上了,想顺手赚点儿外快而已。

        “这是第几波了,这么大的风雪,这些人出城干什么去啊?”

        “应该是冲着三绝班去的。”风倾幽头看着手中的书籍,头也不抬道。

        “三绝班?他们也是今日出城吗,这么巧?”

        叶青下意识道,旋即诧异道:“他们怎么敢打三绝班的注意,脑袋被门挤了?”

        这些人也不想想,三绝班这些行走天下江湖、踏遍五湖四海而安然无恙,凭的是什么?敢拒为龙虎山老天师表演、我行我素,靠的又是什么?

        自然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

        先不说那个神秘莫测的三绝班班主,单就先前上台表演的那些人类和诡怪,便不是弱者,非是常人所能对付。

        除此之外,那天他在八方阁观看表演时,还在舞台后方感受到了数股强大、诡异的气息。

        故而,以这些人的实力去找三绝班的麻烦,不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风倾幽平淡道。

        “呃……自古人心皆如此,痴愚生死一念间。”

        叶青叹了口气,也无怪那些人会盯上三绝班,着实是三绝班财帛动人心呐。

        仅三天前那场演出,三绝班至少就有上万两雪花银的收入,这些雪花银,就足以使人眼红了。

        而除了白花花的雪花银外,三绝班那些诡怪,如美人蝶、妙音藤、玉兔等,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万金难求。

        只要能抓住一个,卖予那些达官贵人、富商巨贾,一辈子便足以衣食无忧了。

        事实上,估计大部分人都是冲着那些诡怪去的,唯有那些诡怪,才值得他们以命犯险。

        混江湖,走武林,刀口舔血,求名,求利,求富,求贵,最后求的还不是一个衣食无忧、一世安宁。

        拼一时之命,换一世安宁,即如是矣!

        他们的心思,叶青能理解,却无法苟同。

        以他人之命,来换取自身安宁,终归不是正途。

        所以,叶青并不关心他们的生死,只是有感而发而已。

        忽而,叶青来了兴趣:“倾幽,有没有兴趣跟上去瞧瞧?”

        “你做主就行。”风倾幽淡淡一笑,没有戳穿叶青的小心思。

        “好嘞。”

        叶青应了一声,以魔念控制纸人,驾驶马车,追了上去。

        走了没多久,叶青忽然发现路旁矗立着几人。

        “睡着了?”

        魔念感知中,那些人双目紧闭,呼吸平稳,神色安详,如睡着了一样。

        “是睡着了,只是再也醒不了了。”风倾幽挑开车帘,看着路旁睡着的几人,道。

        “醒不了?”叶青若有所思,屈指轻叩,一缕魔念侵入一名通玄武者的识海,只见对方的阴神、意识完好无损,就是全部陷入了沉眠之中,纵然他以魔念震荡对方的识海,亦无法唤醒对方。

        连续观察了数人,都是如此。

        “古怪!”

        叶青挑了挑眉,若不出意外,应是三绝班动用了某种手段,使这几人陷入了沉睡。

        “倾幽,你可知他们是怎么了?”叶青问道。

        风倾幽放下帘子:“现在还不确定,不过他们看似只是陷入了沉眠,但实则已经死了。”

        “走吧。”

        叶青也没追问,控制着马车,继续向前行去。

        慢慢的,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看到一些人矗立在路旁,且越是向前走,人越多,有他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只是先前那些还生龙活虎、凶神恶煞之辈,此时却皆如木偶,矗立在路旁,陷入了沉睡。

        更诡异的是,所有睡着的人脸上,都露出平静安详的神情,全然不像死人。

        叶青原本轻松的神情,也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这些人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亦无半分挣扎的痕迹,就仿佛他们在一瞬间,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影响,直接陷入了沉睡。

        约莫向前行了半盏茶的工夫,叶青终于看到了三绝班的人。

        令叶青感到意外的是,三绝班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大包小包、人员众多,甚至看起来比他们还不如,只是一辆简单的牛车。

        牛车上仅仅放着一口箱子,用牛皮毡布盖着,厚厚的积雪,已将毡布染成了白色。

        而驾车的,则是一名行将就木的老人,老人看着极老,脸上皱纹密布,头戴一顶宽檐大帽,小鸡啄米般昏昏欲睡。

        唯一古怪的是,如此严酷的风雪中,那名老人穿的竟是一身普通人夏季才会穿的无袖短袍,裸露的胳膊在风雪中清晰可见,而老人周围仿佛弥漫着一层神秘力量,狂风怒雪甫一靠近老人,就会消失于无形。

        当然,要说最古怪的,还要属拉车的牛了。

        那是一头牛,一头黑牛,一头全身漆黑如墨、没有任何杂色的黑牛。

        但那头黑牛,却有三只眼睛,除了正常牛类的两只眼睛意外,两只牛眼的正上方,还有第三只眼睛。

        那只眼睛,是竖着的。

        不过此时,黑牛的第三只眼睛,却紧紧闭着,若非叶青魔念强大,还真就差点儿忽略了黑牛的古怪之处。

        黑牛、箱子、老人,于风雪中禹禹独行,看似普通寻常,却又于天地间交织出了一幅唯美而又古怪的画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397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