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大声呻吟/二叔好痛我不要了

   “皇后,朕突然想起来找于谦还有要事,你先回宫安寝吧!”说着,朱祁镇逃也似的跑了。

    “皇上!您慢点,当心脚下!”钱皇后一脸柔情的目送朱祁镇。

    “娘娘,您都说的那么明白,想让万岁爷在坤宁宫就寝,可万岁爷却故意装傻,真是不解风情。”  大声呻吟/二叔好痛我不要了    

    身旁的贴身内官烟宁略带着不满的小声说道。

    “你这丫头,皇上的怪话也敢说,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再出言无状就罚你去浣衣局,”

    钱皇后狠狠瞪了烟宁一眼,口中却并无责怪的语气。

    烟宁吐了吐舌头,钱皇后不理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重又将目光投向朱祁镇,幽幽的自语道:

    “皇上刚刚经历许多变故,我只是想尽一些妻子的本分,既然皇上还未打开心扉,我又怎么能强求他呢。”

    “好主子,万岁爷已经没影了,天凉了您还是赶紧回宫休息吧。”

    钱皇后这才依依不舍的跟烟宁进了坤宁宫。

    朱祁镇回头一看,终于不见了钱皇后的身影,心里陡然松了口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也自然听出了皇后的意思,只是,总还是觉得有个疙瘩在哪。

    所以才找了个借口跑了,此时又多了一些对钱皇后的愧疚,明明人家是心存好意,自己不领情也就罢了还这么敷衍……

    “皇上,奴婢还要不要宣于尚书进宫了?”金英认真的问道。

    朱祁镇一愣,这老小子没听出来我是故意这么说的吗?可我也不能直说是为了搪塞皇后吧?

    “宣……对了,于尚书,对,宣兵部尚书于谦进宫。”被金英这么一打断自己还真想起来一件忽略的事。

    找到了借口的朱祁镇,顿时抬头挺胸,龙行虎步的回了乾清宫,再没了刚才的那点心虚。

    此时的于府,耿九畴与齐汪正坐在正堂中跟于谦请教,这次去广州处理民乱,齐汪实在是心里没底。

    “部堂,您说这次皇上是真的想尽数清理那些人吗?”齐汪眉间缠绕着一丝担忧。

    坐他前面的耿九畴听到这句话,语气有些生硬说:

    “齐大人,你还是那个云南巡边时说出那句:‘军行有纪,扰民者辄绳以法’的人吗?你的铮铮铁骨呢?去哪了?”

    齐汪苦苦一笑,作揖道:“耿大人,十四年的官宦生涯,那个愣头青总要成熟一点吧?

    一个广东总兵官亲自抓的案子,我这一个小小五品官,要面对的可不只是一个省的卫所,还有那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说我自身性命,就说皇上交代的差事,真要是没有点支持,恐怕案子查不完我就人间蒸发了。”

    耿九畴没有说话,他的脾气和品德向来是看不惯这种行为的。

    “禹范兄稍安勿躁,既为社稷自然要保全自身,才可更好为百姓谋划,刚过易折!”于谦对耿九畴安抚道。

    耿九畴眼睛一瞪,惊讶中带着点揶揄说:“于部堂这是升官了,当初在朝堂上高喊南迁者当斩的人,现在也知道趋吉避凶了?”

    于谦微笑着看了一眼耿九畴,然后对齐汪说:“源澄,记得皇上的交代吗?”

    齐汪点点头

    “那你就按皇上说的如实做,天子剑已在你手,稍后我给广东那边去封信,让他们全力支持你的调查。

    你先把问题查清楚,其他事等回来了再说。”

    “哈哈,这才是我认识的廷益兄嘛!”耿九畴开怀大笑道。

    “可是部堂大人,虽然今天皇上确实态度很坚决。

    但涉及勋贵,还有朝中不知多少大臣的同乡同年,真的能这么查吗?

    真要是这么做了,到时候皇上再迫于压力,轻轻把板子放下,那你我三人就要白白受人记恨了。”齐汪还是有些顾虑的问。

    “哎呀,你这年轻人,怎么如此的婆妈!

    到时候你尽可以往我身上推嘛!老夫不怕被人记恨!”耿九畴瞪眼道。

    于谦比划着手势,示意耿九畴稍安勿躁,然后又对齐汪说:

    “源澄,你我做官如果只为明哲保身,那这天下供养我们的百姓该怎么办?

    既然皇上让你放手查,那你不查他个底掉,就是欺君。

    如果真的实在担心此事,那我就向皇上替你辞了这个差事,你看如何?”

    齐汪一脸苦涩,他是土木堡死人堆里逃出来的,自然想到了皇上是念出征的情分给自己一个机会。

    一个正统元年的进士,混到现在还是个五品官,不就是因为没有后台吗?

    可这事得罪的人太多了,他不考虑自己总不能不考虑妻儿老小吧?

    正当齐汪犹豫时候,金英的人到了。

    “老爷,宫里来人了。”于府管家道。

    “快请!”于谦三人齐齐起身。

    “传皇上口谕,宣于谦进宫面圣。”传旨内官笑呵呵的道。

    “臣领旨。”于谦重又起身。

    “禹范、源澄,那我先失陪了,若是还心绪不宁,就等我回来。”于谦招呼两人说。

    “哎呀,廷益兄,你还不了解我嘛。我自去了,办完差事再叙旧。”耿九畴说完就先告辞走了。

    齐汪还是很犹豫,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于谦看在眼里,只是叮嘱齐汪等他回来,然后头也不回的跟着内官走了。

    乾清宫

    朱祁镇侧卧在暖阁的床上,正在默默的思索刚才与太后的见面。

    他刚才也不仅仅是去填补自己缺失的母爱,更是对自身所处环境的了解。

    皇帝自古都是称孤道寡的存在,孤独感将伴随他以后一生。

    他要尽快将自己的情况摸清楚,搞清楚那些人是自己的支持者,看看自己的这个家对自己支持到那个地步。

    伟人曾经说过,政治就是我这边的人多多的。

    皇后不用说,今天的态度包括以前的历史都已经完全印证了,她是自己的死忠。

    可太后却并不是很清晰,她可是在原本的历史中下了郕王继位的决心。

    一定要搞清楚她的态度,是不是还对现在的自己满意,是不是依然支持自己做皇帝。

    刚才的可以算试探吧,孙太后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她是朱祁镇的亲娘没错,可也是朱家的媳妇,自打当上太后以后,她就不只是朱祁镇的娘了,更是天下人的太后。

    所以她会在大明江山不受威胁的情况下,全力的支持自己,也是为自己宽心。

    “哎,最是无情帝王家啊。”朱祁镇幽幽一叹。

    “皇上,于尚书到了。”

    “进来吧。”朱祁镇说。

    “皇上圣安!”于谦进门就跪。

    朱祁镇不耐烦的说:“行了行了,以后只要不是朝会这种场所,见朕不用下跪,赶紧起来说正事。”

    “谢皇上!不知皇上深夜召见有什么旨意?”于谦问。

    。

    朱祁镇指了指暖榻,让于谦坐下。于谦虽然不敢,可在朱祁镇的注视下屁股只好挨了一个边。

    “今天朕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大明的将士如今战力跟太祖、太宗时差了那么多呢?竟然能被瓦剌打到京城来。”朱祁镇不解的问。

    于谦心里一阵,还以为朱祁镇是想将土木堡之变的责任推掉,于是嘴里接道:

    “皇上,土木之事王振当担首过,不懂军事却胡乱指挥,才导致土木之败。”

    朱祁镇脸有些红的说道:“不用替朕粉饰,你这么一说朕也要再交代你干件事。”

    “臣不敢!只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君父自然也是,皇上您请吩咐。”于谦一扭身子又跪了下去。

    “朕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动不动的就跪。”朱祁镇无奈道。

    “谢皇上!礼法尊卑不可废,皇上的恩赐是臣的荣耀,为人臣礼还是要做到的。”于谦诚挚的回答。

    这些古人真是…………

    “于谦,这几日给朕写一份罪己诏送过来,朕要为土木之变承担应有的责任。”

    于谦低垂的头颅微微抬起,那双眼眶里已经湿润,他颤声跪倒说:

    “皇上请不要过于自责,土木之事全是臣子们无能,跟君父无关!”

    “好了!说了不让跪越跪越起劲!这事不用再议,回去就办。”朱祁镇声音越说越小。

    于谦擦了擦眼泪,只能应下。

    “咳咳,那个于爱卿,朕的脾气有些急,不是针对你,还是接着说。”朱祁镇干咳两声缓解缓解气氛。

    “皇上是想改革军制?提高军队的战斗力??”于谦试着问。

    果然做官的都是人精,我才起了个头,下面话都说出来了。

    朱祁镇点点头:“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想法?”

    于谦理了理思绪,正色道:“皇上,我也不瞒您,自我任兵部事起,就一直对我大明军队日益降低的战斗力所担忧。”

    顿了顿看了朱祁镇一眼,朱祁镇示意于谦继续。

    于谦接着说;“臣所见情形,军队战斗力低下主要有三:

    一、士卒素质变了。

    新兵良莠不齐,逃军连年增多,再没有太祖时的环境,都想回家种地务农,不愿意在沙场博功名了。

    不用搏命就可以生活的不错,这也是我大明盛世的佐正。

    人心生变,将校军官不光吃空饷,还拉着士卒去给自己干私活,侵占军屯。

    没有训练,没有令行禁止的军纪,自然战斗力低下,不复太宗时勇猛也就不足为奇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391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