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浪货好紧都喷水了|女王把人夹在屁股里小说

    东方白没有阻拦,没必要和那种人一般见识。

    再则这是在星河宗做客,闹得太僵不好。

    让第五飘柔去吧。    浪货好紧都喷水了|女王把人夹在屁股里小说      

    省的麻烦。

    不去不代表怕,不代表怂,白大少至今还没怕过谁。

    别说门内弟子,就是换做第五天河也不惧半分。

    ……

    “大小姐,他一个小白脸有什么好的?除了一副皮囊之外,哪点比得上我?”陆星河醉醺醺道,酒气熏天,好不难闻。

    是的,他喝酒了。

    而且喝了不少。

    自从东方白来星河宗,第五飘柔和他走的十分亲近就开始心里不舒服。

    下午钓鱼,更是大小姐亲陪。

    加上一些师兄弟的闲言碎语,七嘴八舌,不爽前面再加两个字,十分!

    十分不爽!

    晚上闷闷不乐,连喝了好几坛酒,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气愤。

    直接来到了东方白的住处。

    陆星河的心性好差,可以用恶劣两个字来形容。

    第五飘柔曾经的拒绝,已经表明了一切。

    人家不喜欢你,不想与你有特殊关系。

    既然不喜欢,还不许喜欢其他人了?

    第五飘柔是你禁脔?还是明媒正娶的婆娘?

    什么都不是!

    论地位,第五飘柔乃是星河宗的大小姐,更是你师父的宝贝女儿。

    最少在星河宗的地盘上,陆星河的身份是无比与第五飘柔相提并论的。

    可这家伙凭什么?

    按照第五天河所说,要把女儿许给千通门的迟乘风,难不成还要找到千通门去?

    敢么?

    闹事说不定会被人废了全身修为。

    千通门的实力位列三大顶级门派之一,一个区区陆星河,手拿把掐,稳稳拿捏。

    连个屁都不是。

    也就看着东方白孤身一人好欺负,名不见经传,没多少名气。

    此人在哪方面都上不了排面,不入流的东西。

    “东方大哥哪里都比你好。”第五飘柔怒斥道,“陆星河,你给我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不走,非要见见那个小子不可。”

    “你想怎样?”

    “不怎样,他配不上你。”陆星河理直气壮道。

    “配不配得上用你管?是不是多管闲事?我第五飘柔郑重的告诉你,哪怕一辈子不嫁,做个老死在家的老姑娘,也不会和你有任何结果,更不会喜欢你。”

    “你!!!”陆星河气的满脸通红,身体一直在颤抖,“你喜欢他什么?哪里好了?我搞不明白。”

    “他哪里都好,哪里都喜欢行了吧?死心了没有?”

    陆星河纯纯的煞笔,没事找刺激。

    话到这个份上是不是很扎心?

    没事找扎玩。

    “东方白,你给我出来。”陆星河不再和第五飘柔争执,反而朝屋内大喊。

    大晚上的,让山上大部分人都不得安宁。

    已经有许多宗门弟子在角落偷偷看热闹,想瞧一瞧究竟。

    “你再打扰东方大哥,别怪我不客气。”第五飘柔气炸了。

    以前没注意陆星河如此难缠,如此的无理取闹,真是见识了。

    别说喝醉了,有句话叫酒品见人品。

    以前形象风度翩翩,或许伪装的。

    “你不客气能怎样?大小姐,你堕落了,居然喜欢一个毫无建树之人。”

    “神经病,滚!”第五飘柔忍无可忍,直接骂道。

    “你让我滚?为了一个外人,为了一个认识区区几天的人让我滚?”

    “对,就是让你滚。”第五飘柔重复一遍。

    “东方白,我草拟大爷,你到底出不出来,狗东西。”

    第五飘柔越是袒护,越是能激发陆星河的怒气,直接破口大骂,丝毫不顾及形象。

    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重重扇在对方的脸上。

    “陆星河,我告诉你,不许你侮辱东方大哥,别人大度不跟你一般见识,还蹬鼻子上脸了。”

    “你打我?要知道我是星河宗的大师兄。”陆星河捂着一侧脸庞不敢置信。

    “哼!我还是这里的大小姐。”

    “滚不滚!”

    “不走,不和东方白过上两招,我坚决不走。”陆星河十分坚定,眯着眼睛杀气腾腾,咬紧后槽牙恨的牙痒痒。

    即便第五飘柔打了他,也不敢还手。

    陆星河深知第五飘柔被受宠的程度,别说是他,就是宗主也舍不得打一下,骂一句。

    动了第五飘柔一根手指头,明天就得被逐出师门,永不录用。

    并非言过其实,而是第五天河当真做的出来。

    在第五天河的心中,谁也比不上她的掌上明珠。

    家师对自己照顾有加,也较为喜欢,可动了宝贝女儿,立马就会变一副嘴脸。

    可以预料到是事情。

    “丫头,好言相劝人家不走,那本少只好亲自出手了。”一道声音淡淡传来,一个身影不紧不慢的前行。

    脸上平静无波,看不出任何表情。

    “东方白,你终于敢出来了么?”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陆星河就是如此状态。

    “本少为什么不敢?就凭你这个渣渣?”东方白极其傲慢。

    对付此等心高气傲之人,就是比他更傲。

    这样才能更好的解气。

    “你说我渣渣?哈哈哈!”陆星河狂笑,“你知不知道老子什么修为?什么境界?”

    “不重要,这些都不重要,你什么修为,在本少眼里也是弱鸡一枚。”

    “是吗?我想和你较量一番如何?敢不敢?”

    “好啊,求之不得。”东方白爽快答应。

    这般豪爽,反而让陆星河稍顿一下。

    在他的预判中,东方白不会应战才对,找各种理由推脱,把大小姐拉出来当挡箭牌。

    这样更好,让大小姐看看她喜欢的人有多废物。

    到底值不值得喜欢。

    怎样眼拙的。

    “作为比武,是否要公平?”陆星河开口道。

    “可以。”东方白随意,漫不经心道。

    “既然咱们讲究功公平,万一谁受了伤该怎么办?”

    东方白摇摇头,“比武本就是拳脚无眼,被伤在情理之中。

    “东方白,事后你不会找宗主告状吧?”

    “那是小孩子做的事情,本少不屑为之,相信你也不会。”

    “呵呵,你能伤到我?”

    “做人不要太自大,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159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