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第一次总是进不去有什么方法,怪物的粗大h拔不出来

   这个念头一起,姚守宁顿时就坐不下去了。

    “郑叔……”她下意识的唤了一声,但紧接着,一道突兀的声音将她的话音压制了下去。

    ‘得得得……’  第一次总是进不去有什么方法,怪物的粗大h拔不出来    

    脑海里,好像有马蹄夹杂着车轮声响了起来,幻觉与现实相结合,令得姚守宁怔忡了片刻,说出口的话戛然而止。

    “小姐,小姐……”

    有一道细细的呼喊声远远的传了过来,顿时将姚守宁的注意力一下就从这种幻境之中拉回来了。

    马蹄声由虚幻变得真实,传入她的耳中。

    “发生什么事了?”

    她的怔忡好像只是在片刻之间,随即便回过了神。

    一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身下的马车真的像是在晃动。

    冬葵坐在她的面前,看神色,像是没有注意到她刚刚唤郑士的那一声。

    也不知是她声音太小,亦或只是脑海里的幻觉,并没有真的喊出来。

    “这里人太多了。”

    原本守在马车厢一侧的郑士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赶车的位置上,听到她的话后,开口解释着:

    “以防意外,我们要先离开这里再说。”

    这里原本就离内城门不远,进出的人多手杂。

    孙神医的事越闹越大,人群之中三教九流的都有,郑士已经看到了宵小出没。

    姚守宁是姚翝夫妇的掌上明珠,他也怕这小姑娘受到冲撞,到时若出了什么意外,回去就难以交待了。

    “不。”

    姚守宁听他这样一说,下意识的就道:

    “把我娘也带上一起。”

    马车的门关着,所以此时姚守宁脸上的困惑、迷茫之色,仅有同在车中的冬葵看到了。

    她双手紧握,此时心中浮现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她总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一桩十分不妙的事。

    虽说另一道意识提示着她,这件事情十分重要,是与她接下来息息相关的。

    这种感觉没有半点儿来由,但她却对此十分笃定。

    姚守宁被这种矛盾的心态搞得陷入了两难之地,不过最终出于对柳氏的担忧,她仍是决定先与母亲离开这里。

    “太太此时走不了。”

    郑士有些无奈。

    砸孙神医店铺的事儿已经闹得很大,今日雨停以及冬至节的提前,使得上街的百姓比平日更多。

    此时店铺门口围满了乌压压的人群,将药铺堵得严严实实。

    好在姚翝派来的两名衙差已至,勉强还能镇住场子,有他们在,应该能保柳氏安全无虞。

    “不如我先将小姐送回家中,再过来接太太离开此地。”

    “不行!”

    姚守宁一听这话,断然否决:

    “那我也不走,我们再留片刻。”

    她这样一讲,倒令驾车的郑士愣住了。

    “可是……”

    郑士扬鞭的手一顿,语气有些犹豫。

    “再等片刻!”

    柳氏被困在人群之中无法离开,仿佛天意的选择,要姚守宁留下来。

    她倒要看看,接着到底会发生什么与她息息相关的大事。

    打定主意之后,她推起了马车的窗格,探出了小半个头,往城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她总觉得,之后发生的事情起源,会由城门而起。

    “小姐……”

    冬葵见她这样,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与此同时,内城门的方向,又有数个背篓挑担的人进入。

    “麻烦让一让……”

    一道男声吆喝了一句,过往的行人忙不迭的小声抱怨着避让。

    ‘得得得——’

    马蹄声响起,车轮轧地时发出极有节奏的声音。

    一辆灰棚的旧车穿过内城的石门之下,出现在姚守宁的视线之内。

    这一刻,脑海里先前生出的马蹄、车轮的转动声,与真实的马车滚动时的声响相接轨,一时之间竟令她分不清现实或是幻觉。

    “开门呀,开门呀……”

    “小女子姓胡,来自江宁……来此投奔亲戚……”

    “……”

    梦境与现实相交叠,使得姚守宁压根儿听不到冬葵的惊呼声。

    郑士听到冬葵呼唤的刹那,下意识的勒住了缰绳,下了马车想要察看是怎么回事。

    姚守宁已经无法去关注冬葵与郑士两人,她瞪大了眼,脑海里响起了‘咚、咚、咚’的钟声。

    那是先前神都敲响的冬至节的钟响余韵。

    小柳氏熬不过冬至,钟响之时,必会传来她的死讯。

    一念及此,姚守宁顿觉得这钟响,仿佛是意味着小柳氏的丧钟一般。

    “忽有一夜……一妙龄女子敲门,自称姓胡……”

    本该只是一段小插曲的望角楼听过的故事,不期然的浮现出来,落叶先生的说话声又快又急,来来回回的说着太祖开国之前,骊县妖祸为患的故事。

    这搅乱着姚守宁的思绪,令她刹时意识被迷,分不清虚幻与现实,仿佛一时之间置身于望角茶楼之中,听着说书人的声音。

    灰棚的马车向她的方向穿街而来,带着一股令姚守宁感到心神不安的气息——

    就在这时,‘轰隆隆’的一连串急促的马蹄声响起,打破了姚守宁所有的迷思!

    她眼中迷雾尽去,恢复清明。

    地面震颤不已,仿佛有人策马狂奔将至。

    “镇国神武将军府,闲人闪避!”

    “镇国神武将军府,闲人闪避!”

    “镇国神武将军府,闲人闪避!”

    一道开路的男子高昂的喝令响起,伴随着疾驰的马蹄,城门口的百姓听到喊话的刹那,已经迅速的避到了两侧。

    同一时刻,守城的士兵已经机警的搬开了路障。

    唯独那辆晃晃悠悠进城的灰棚马车,仿佛在听到吆喝之后,那匹马就已经受惊,开始扬蹄冲击人群。

    药王铺所在的方向离内城门不远,本来此地闹事,就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闲人。

    此时马车冲撞而来,顿时令人群受惊。

    “啊——”

    众人忙不迭的推挤闪避,慌乱之间有人倒地遭到踩踏,有人惊叫,有人惨嚎。

    两名原本面露不耐的衙差一见此景,下意识的想去护着柳氏。

    “娘——”

    姚守宁远远的看着乱事将起,不由急急的唤了柳氏一声。

    不妙的预感发生。

    她担忧柳氏会出事,可她的喊话声随即被淹没在无数人的惊叫、马匹的嘶鸣以及车轮冲击时发出的巨大声响里。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140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