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美国处女 (握着它h)最新章节列表

    【执法者手杖】,是双叶在不久前才研究出的……武器。

    不过说是武器,这东西却跟游戏中常规意义是的武器并不一样,比如说,它并不需要随身携带,甚至不用放在玩家行囊中,而是只会在使用者需要的时候被‘现场做出来’。

    换而言之,就算‘双叶’这个角色被击杀在游戏中洗号重来,那么只要她的下一个角色重新获得了【驭法者】职业,而且符合制作这件装备的需求,这姑娘就可以无条件获得这件效果令人极度悚然的武器。    美国处女 (握着它h)最新章节列表    

    不过虽然说起来简单,但双叶获得这件武器的过程绝不亚于完成任何品质为【唯一史诗】级别的任务链,甚至要更麻烦。

    制作一件武器其实并不困难,就跟季晓鸽拥有【厨师】这个职业一样,无罪之界中也存在铁匠、裁缝这种非战斗职业,他们同样有自己的技能体系,同样是级别越高、专精越强,制造出来的东西品质越好,同时可以修理的装备也会越多。

    事实上,除了以战斗为主的玩家之外,这款游戏中还存在着基数巨大的生活类玩家,比如加雯身边那位游戏ID叫【阴天】的姑娘,她在与自家小姐汇合之前,就是一个颇为强力的生活玩家,裁缝等级相当高,甚至能够手工制作对位高阶职业者的精良级装备。

    而且鉴于专精这类技能的玩家数量相对要少,所以他们的游戏体验也十分优渥,不但能做NPC的生意,还能从论坛、交流群、网店之类的渠道接活,给其他玩家进行订制服务,活的那是相当滋润。

    至于工作室和俱乐部等团体,更是培养了大批高端生活系玩家,专门为麾下的团队或明星服务,其中水平比较高的,且不说私活,光是每个月拿到的工资打底也得有五位数。

    但是……

    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整个无罪之界中依然没有任何一个生活系玩家能够做出【执法者手杖】这种级别的装备,累死都做不到!

    通过上帝视角来看的话,完成相同为业的人只有同样位于【玩家个人实力排行榜】前列的谷小乐,她手中那有着两种模式的五骨蝙蝠扇,即【白绝·修罗地狱】/【黑雏·占事略决】就是自己做的,效果同样非常霸道。

    只不过两者相比的话,双叶的【执法者手杖】还是占据着压倒性优势,一方面是因为它的可复制性,另一方面则是谷小乐的扇子只有两种形态,而双叶手中这柄法杖虽然特质解锁的比较少,但却有着五种以上的模式。

    没错,相信大家之前就已经猜出来了,【执法者·紫霆】仅仅只是这柄武器的其中一种输出模式,对应属性是【雷】,而它是可以在必要时转换成其它元素形态的,与之对应的特质与属性也会出现改变。

    所以严格来说,双叶并不是做了一把品质为史诗的牛辶法杖,而是做了整整一个系列的法杖!

    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我们之前已经说过了,这种可以被双叶自己无限复制的奇迹并不廉价,之所以能够在本身非【灵魂绑定】装备的情况下被轻松复刻,只是因为在这柄法杖彻底完成之后,再次塑成时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单纯地【复制】→【粘贴】而已,而复制的模板就在双叶脑袋里。

    正因为如此,在角色死亡但玩家本人没有变成白痴的情况下,只要双叶愿意且面板实力足够,那就是想做多少做多少,不过只有她自己能用。

    而研发这玩意儿,就是另一个难度了。

    我们举个例子,假设你有一个喜欢看**的朋友,他会画画……

    咳咳,我们举个正经点的例子,假设你有一个喜欢玩游戏的朋友,他买了一款新电脑,那么他肯定会先把旧电脑里的游戏先复制到硬盘或者冲了会员的云端,然后再去新电脑里粘贴,只要手里有硬盘,云端有会员,工作量低到令人发指。

    这就是双叶现在塑成【执法者】的过程,简单的一扌。

    但是,如果你让你的朋友在新电脑中一个一个代码地敲,一个一个建模去做,一堆一堆的文案去写,这是不是就有点为难兄弟了?

    新电脑没有扫雷纸牌,直接写代码。

    新电脑没有星际争霸,直接写代码。

    新电脑没有怪物猎人,直接写代码。

    新电脑没有最终幻想,直接写代码。

    新电脑没有XXXX,写特喵代码!

    说真的,这事儿搁(本书的)二三十年前,哪怕你这位兄弟是个全才,估摸着半辈子乃至一辈子、两辈子、三生三世……也就交代进去了。

    而双叶制造【执法者手杖】的过程,我们就可以理解为姐们儿自己一个一个代码敲出了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玩意儿。

    她从紫罗兰帝国的平叛结束,与檀莫分道扬镳之后开始计划,简单来说就是新建了文件夹,而彻底将【执法者】完成,将其调整为自己理想中的状态时,已经是陪戴安娜前往奇迹之城后的事了。

    【雾月贤者】肯尼斯·A·阿奇佐尔缇尽管算不上是一位良师益友,但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魔法大家,作为‘真理议会’最年轻的成员,这位被双叶称为大叔但其实一点都不老的男人解答了双叶大量问题,同时还在看出这姑娘求知欲旺盛之后每天专门抽出两小时给她补课。

    一方面是爱才之心,另一方面是对这位但凡不死未来必成大器的天才进行前期投资,肯尼斯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除了担心双叶因为急功近利冲击史诗阶而原地爆炸,所以并没有在这方面多做提点之外,肯尼斯可谓是对双叶倾囊相授,而且从来不多嘴问双叶学那些是要做什么。

    不得不说,双叶也是命好,要知道【雾月贤者】最擅长的就是阿奇佐尔缇家族的水银造物法术,所以在法杖塑成中很多原本需要双叶花费大量时间攻关、钻研的地方,无论理论还是实践知识都非常丰富的肯尼斯往往能够轻松帮其突破瓶颈,换其他人还真不一定能做到这种程度。

    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双叶是有三个导师的。

    阿娜·塔·拉夏主要负责教导双叶对多系元素魔法的运用与实践;肯尼斯·A·阿奇佐尔缇负责帮忙解决作为核心战斗力的武装问题;戴安娜·A·阿奇佐尔缇负责给零花钱和照料生活起居,不过最近一段时间照料生活起居这档子事儿好像已经逐渐变成弗兰克·休斯在负责了。

    虽然路线完全不同,但我们依然能够从两人这些日子的行动中看出一丝默契。

    几个月的时间,墨檀设了一个难解的局,双叶做了一把难敌的杖。

    十九个高阶强者的前菜,少女只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仿佛从袖口上拂去灰尘般将其残杀殆尽,无一活口。

    而两人都很清楚,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掷出最初那把匕首的人,并不在被双叶诛杀的十九人中,而诸如此类隐藏的威胁,恐怕还藏着不少。

    当然,也不会很多,因为这里是学园都市的内城区,对方并没有足够的时间。

    至少自己稍微坚持一下,就足以让檀莫的杀局不攻自破。

    不能扔下弗兰克·休斯,不然……不然自己没办法跟戴安娜交代……

    “来吧。”

    少女目光一凝手中那柄充盈着紫色流光的法杖转瞬间变成了鲜红之色,上面燃烧着没有温度、没有实质的火焰,猛地点向自己身侧的空气。

    转瞬间,数十道金红色的火环凭空乍现,那是低阶魔法【烈焰飞舞】与高阶魔法【炽热火轮】的结合体,不但拥有着惊人的灵活性,而且还兼具着束缚、索敌等辅助功能,最重要的是,其数量是整整二十个!

    “唔!”

    一个浑身笼罩在斗篷中,脸上同样带着滑稽面具的身形骤然出现在空气中,只见他闷哼一声,一边抽身飞退,一边将手中的弯刀舞成了数道刃幕,不断拆解着那片毫无征兆出现在自己周身,不断散发着炽热炎光的火环,顶着几乎能让人融化的高温拼命退避。

    “想跑?”

    从一开始就没想着留手的双叶冷笑一声,懒洋洋地将手中那柄名字已经悄然转换成【执法者·红焚】的法杖隔空劈落。

    一秒钟后,总计三十六条燃烧着靛蓝色凶焰的火龙轰然而出,以合围之势向那个几乎已经逃出了火环的袭击者罩去。

    完全没有死角可言,俨然已经避无可避的刺杀者眼中已经渗出了一抹……森寒?

    嗯?不是绝望?

    并没有错过这个细节的少女柳眉微蹙,随后就见两道迅影从左右两侧笔直地冲进火场,一人抬手甩出数条钩锁缠住已经再无回旋空间的同伴猛地一拽,将其从绝境中救出,另一人则是举起两架通体漆黑的连弩,顷刻间便射出了近百枚附有抗魔符文的短矢,竟是连地上那些疯狂旋转的火环与半空中的数十条火龙一起‘扑灭’了。

    “呵,有组织有纪律啊~”

    少女并未显露出丝毫慌乱,只是平静地看着第二轮近百枚秘银破魔矢向自己电射而来,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随即身上就多了近百个狰狞的创口,缓缓消散在了空气中。

    同一时间,毫发无伤的少女出现在半空中,在距离地面约三米高的位置低头俯瞰着三个袭击者,抬起手中那柄不住流转着青色风压的短杖:“白痴,那个是假的,这……呃……”

    低头看了眼自己被一柄长剑贯穿的小腹,双叶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挠了挠自己的鬓角,回头对那个有组织有纪律的滑稽人四号,做了鬼脸:“也是假的哦~”

    风暴以逐渐消散的少女为中心扩散开来,直接将她身后那个愕然的刺杀者撕成了漫天血雾,在那片密集到连数量都无法目测的真空刃拂过之后,那人甚至没能留下一片超过指甲盖大小的残骸。

    “给你们个建议好了,最好不要一个一个上。”

    再次浮现在‘自己’被箭矢射成筛子时的位置,双叶将一边懒洋洋地用【执法者·青岚】锤着后背,一边嘲弄地笑道:“这样你们的安全系数能高一些,我杀着也稍微方便一点。”

    没有人理会少女的话,事实上,之前那三个滑稽人正在狼狈地上下腾挪、左右翻滚着,因为就从两秒钟前开始,他们就在被数不清的真空利刃持续袭击,在根本无法用肉眼看清的持续攻势下苦苦坚持。

    紧接着,一连串破空之声响起,少女的身体再次被洞穿,而地上那数枚利箭上则不出意料地没有半点血迹。

    “不长记性是不是。”

    不知何时出现在那三个几乎被真空刃折磨到虚脱的刺杀者中间,宛若实体的少女皱了皱眉,将那柄晶莹剔透的冰蓝色短杖【执法者·白霜】横在自己身前,在众目睽睽之下于头顶半米处凝出了一柄其貌不扬的纯白色骑枪,打了个响指,自己张嘴给配了个音:“啵儿——”

    然后那柄骑枪就呼啸着飞向了天边,半秒钟后,两支明显射偏的利箭从双叶身侧数米处掠过,歪歪斜斜地插到了地上。

    ‘我开始看不起你了,真的。’

    无视一道道从自己身上透体而过的真空刃,双叶一边慢吞吞地在三个刺杀者中间溜达着,一边百无聊赖地打开消息栏发了条消息给墨檀。

    ‘哦?你把我的人都摆平了?安全了?’

    后者直接秒回。

    ‘是啊,我这会儿已经在大量帅哥簇拥下与小男宠一起优哉游哉地往酒店走了,说真的,你这是跟我闹着玩呢?’

    双叶并没有第一时间收割掉身边那三人的生命,只是继续专注地与‘檀莫’聊天,或者说是扯淡。

    ‘你就吹牛辶吧,我可没收到任务失败的汇报,你这会儿是不是正在我那些马仔狂风骤雨般的攻势中瑟瑟发抖,一边哭鼻子一边跟我这儿逞强呢?’

    ‘是啊,我哭的好大声。’

    ‘叫两声好听的,放过你。’

    ‘檀莫爸爸~’

    ‘噫……’

    ‘老公~’

    ‘你去死吧。’

    ↑就在这四个字蹦出来的瞬间——

    场上局势,风云突变!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100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