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被几个人按着吃奶(40本禁书)最新章节列表

   冬葵等人好像全无察觉,睡得很沉。

    ‘咚咚咚!’

    敲门声越来越响,姚守宁不由自主的坐起了身,问了一句:  我被几个人按着吃奶(40本禁书)最新章节列表    

    “是谁?”

    外头敲门声一顿,隔了许久,终于有个软媚的声音传了进来:

    “小女子姓胡,来自江宁,母亲早亡,来此投奔亲戚……”

    说完,是一阵细细的抽泣之声,衣物摩挲之间,她似是擦了擦泪,又道:

    “不料赶路至此,已经夜深,想要求得好心人开门,容小女子借宿一晚——”

    这女子话音一落,不知为何,令姚守宁浑身汗毛一立。

    她总觉得这话十分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的一样,还未回话,就听那女子已经再度哀求:

    “开门啊,开门啊——”

    不等姚守宁说话,那声音接着又道:

    “小女子姓胡,来自江宁,母亲早亡,故来此投奔亲戚……”

    “小姐行个方便,开开门,容小女子借宿一晚,明日便走……”

    姚守宁越听越不对劲儿,正欲大声的唤冬葵之时——外头的人似是等不及她的回答,那紧闭的房门突然‘吱嘎’一声被人推了开来。

    一个身穿白色孝服的少女大步而入,笑着喊道:

    “表妹,是我呀,胡妙真呀。”

    那样貌看不大清楚,但眉心一点红痣却格外分明。

    “我来了。”

    这红痣一现,姚守宁隐约就觉得在哪里见过,确实十分眼熟。

    似是而非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她‘想’起了自己梦中的场景,那跪在小柳氏榻前痛哭的少女眉心确实是有一粒红痣的。

    她想起自己已经盼了表姐很久,此时表姐终于来了。

    欢喜之下,姚守宁似是受到了蛊惑,正欲张口唤人——

    不知为何,迷迷糊糊间,她想起一件事了。

    她娘说过,姨父明明叫苏文房,女儿怎么又会姓胡呢?

    “胡说!”

    姚守宁一想到这里,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儿,大声反驳:“我表姐姓苏才对。”

    她话音一落,拥被坐起。

    这一声喝斥之下,姚守宁耳中只听到一声尖厉不甘的啸叫,幻境刹时破了。

    睡意悉数褪去,思维像是拨开遮蔽的云雾,一下清醒了许多。

    “怎么了?”睡在外屋的冬葵听到声响,迷迷糊糊的起身:

    “小姐可是做恶梦了?”

    姚守宁小口喘气,想起先前的一幕,不知为何,心有余悸。

    屋里没有点灯,黑漆漆的,透过窗户可以看出外头天色青蒙蒙的,还没有天亮呢。

    敲门声、女子的身影尽数消失,只能听到冬葵‘悉悉索索’要下床的声音。

    “原来是做梦啊……”

    姚守宁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由抹了一把自己的额头。

    头上是细密的汗水,将衣服、头发都浸湿了,粘在自己的身体上,有些不适。

    被窝里因为汗多而显得有些潮冷,令她不由抖了两下,拉了被子将自己裹得更紧。

    “几时了?”

    被这梦一吓,姚守宁也没了睡意,不由问了一声。

    冬葵很快掌了灯,屏风后出现了光亮,驱散了满屋的阴冷。

    她披了一件外套进来,还打了个呵欠:

    “时间还早呢。”

    这丫头的脸上还残留着睡意,眼睛都睁不大开的样子:

    “小姐怎么起这么早?”

    “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她性格洒脱,凡事不往心里去,冬葵侍候她多年,从未见过她夜半惊醒的时候。

    当即不由有些好奇,问了一句:

    “梦到了什么?”

    “我梦到……”

    姚守宁欲言又止。

    她想起梦中先前的情景,再见冬葵掌灯进来都觉得后背生寒,不由搓了搓双臂的鸡皮疙瘩,意图将这种诡异感压下去。

    好端端的,她怎么会梦到这种情景?

    细想之下,梦中的女子自称姓胡,推门进来又是先前梦到过的表姐的样子,实在是太过诡异。

    姚守宁想起了半个月前,在望角茶楼听到的说书人讲的故事,现下细想,故事中的情节与她的恶梦好像又隐隐相重叠。

    “莫非……莫非我真的听了故事之后,胡思乱想了不成?”

    她想起柳氏所说的话,这会儿也不由生出怀疑——否则好端端的,怎么接连梦到小柳氏过世两次?

    这样的梦多少有些不吉利。

    “小姐在说什么?”冬葵听她小声的自言自语,不由坐了过来,问了一句。

    “我怕我是中了邪……”姚守宁喃喃的回了她一句。

    这一句话把冬葵吓了一跳——但首先浮现在她脑海中的却是柳氏那张脸,哪怕只是想像,也凶巴巴的,令得可怜的小丫头打了个寒噤:

    “这话可乱说不得,太太听到了,可能要骂人的。”

    “对对对。”

    姚守宁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也想到了柳氏听了自己这话的后果,抖了抖:

    “我觉得我需要看病,可能之前听了说书人的故事,受了惊。”

    这样的话就让冬葵可以接受了。

    她伸手来摸了摸姚守宁的后背,只觉得背心冰凉,那衣服微润,不由忙将灯一放:

    “哎呀,看来是真的受到惊吓做了恶梦了,发了大汗,再穿着这样的湿衣服可不行。”

    冬葵顿时忘了先前的好奇,连忙起身去找衣服,姚守宁这会儿平静下来,开始思索梦境的事。

    上一次梦到小柳氏活不过冬至,这一次更是梦到小柳氏已经身死。

    如今已经十一月上旬,按照去年的时间算,离冬至大约还有十来日的光景。

    若是冬至之后,还没有小柳氏的消息传来,姚守宁决定要催着柳氏派个人前去江宁问问。

    她打定了主意,便不再像先前一样不安。

    毕竟年纪还小,对于这样的事倒并没有多么的害怕,彻底清醒之后,回想起先前的故事,甚至觉得有些意思。

    那梦中自称姓胡,却又似是与苏妙真长得一样的女子不知为何要敲她的大门,她摇了摇头,‘呵呵呵’的小声笑道:

    “我又不是姓王的书生。”

    这一折腾之后,她也睡不着了,索性翻身起床梳洗,因此天才刚刚亮,她就已经收拾好了,来到了柳氏的房内。

    柳氏初时只当她急着想看热闹,倒并没有察觉到她神色间的怪异。

    母女二人用完膳后,才登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马车。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086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