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各种play小说(男欢女爱)最新章节列表

   襄阳是天下腰膂,水陆冲辏,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新任川湖总督罗绣锦、湖广提督孙定辽站在汉江畔,沉默许久,在他们身后,从河南汇聚来增援的骑兵六百,步兵三千三,总共三千九百绿营兵,也只能望江兴叹。

    “襄阳如此重镇,贼寇居然毁城而不守,真流寇也!”    各种play小说(男欢女爱)最新章节列表    

    罗绣锦气的直哆嗦。

    他忍不住对提督孙定辽道,“湖广之形胜,在武昌?在荆州?在襄阳?以天下而言,重在襄阳,以东南而言,重在武昌,以湖广而言,重在荆州。”

    这位在十几年前就以秀才身份奔降满州的新总督,痛心疾首,“襄阳天下腰膂,中原有之,可以并东南,东南得之,亦可图西北者。”

    在他看来,襄阳那就是不管谁得了,都不可能放弃的一个战略要地。

    这也是他一听说襄阳失守,也顾不得在河南还没完成交接,立马就拉上孙定辽带着三千九百兵就赶来的缘故。

    他本以为,王光恩等降而复叛夺下襄阳后,在荆州、武昌城下围城的明军,可能会立马分兵来增援进驻襄阳,以隔绝河南清兵南下。

    谁知道一路昼夜兼程南下,终于赶到襄阳,看到的却是空城,不,是一座残毁的破城。

    乡野村落无人,汉江上无商船旅客,城墙坍塌,护城河堵塞。

    这得是多愚蠢的人,才会放弃襄阳这样的战略要地啊。

    提督孙定辽原是大凌河副将,降清后颇得重用,这次升任湖广提督,掌一省绿营,“部堂大人,这是好事啊,贼人流寇思想,有勇无谋,只知抢掠钱粮人口,却不知道守城,咱们兵不血刃收复襄樊二城,初入湖广已立大功一件啊。”

    罗绣锦却看着这满目疮痍欲哭无泪。

    “襄樊两城损毁如此严重,这些贼不仅填了护城河,还把汉江河道都给堵塞了,你看那些巨石,大船根本不可能通航。要想把城墙重新修复,把河道疏通,把护城河清理,这得多少人力时间?”

    “可是现在,这里连鬼都没剩下一只了。”

    甚至他们来的匆忙,也没携带多少粮草,现在想就地征集都不可能,全军得饿肚子了。

    孙辽远他是提督只负责打仗,但他这个总督却得考虑更多。

    襄阳做为天下重镇,明军可以放弃,但他们不能啊。

    可脑子里只要一想到要修复这座重镇的困难,罗绣锦就头痛欲裂。

    甚至,现在他们连把这三千九百人马运过汉水都做不到,没船,木板都没一片,之前过江打探襄阳的斥候都还是游过江的,他总不能把其它几千人都这样游过去吧?

    襄阳是个牌,樊城是个船。

    从唐以后,汉江主航道便逐渐靠近北岸,于是一江两岸的襄樊两城,各有侧重,襄阳城是军事要寨,樊城则成了商贸名城,重要的水运码头。

    但现在,军事重镇襄阳残破,樊城这个商贸名城更是连个鬼都没有。

    罗绣锦心痛万分。

    襄阳城建在秦巴走廊和大洪山交接处的汉江南岸,岘山如翠屏耸峙西南,汉江似玉带环绕东北,这样的地形,易守难攻。

    岘山与汉水和襄阳之间,是一个长不过十里,宽不过五里的汉江冲击水平原,襄阳城就镇守在这个小平原的东北角,北以汉江为天堑,东西南三面挖出了最宽处达一百多丈宽的护城河,引入汉江活水。

    西面还有檀溪湖作为万山至襄阳城西护城河之外的长达数里的天然障碍物,加上樊城还能做为羽翼,简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可襄阳城就是丢了,丢的过程让人难以置信。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王光泰等攻下襄阳后,搬空之后毁坏了这城。

    他宁愿他们留在这镇守,这样的城虽不好攻,但周边的百姓还在,有人就有粮,就能供应支援军队。

    而襄樊会成为一座牢笼,把明军诱在此地,困在此地,让他们聚而歼之。

    现在,他们跑去郧阳山区,跑去房县跑去均州跑去武当山,在这片秦岭与大巴山的连绵山脉沟谷之中,要去讨伐他们,那比登天都难。

    “不对。”

    罗绣锦皱眉。

    “不对,这些人开郧阳投降,再夺襄阳,又复夺郧阳,然后毁坏襄樊,迁走人口,运走物资,破坏的这么彻底,动作这么迅速,这不像是一般流贼习性作风,这不简单。”

    孙定辽觉得他多疑了,“王光恩兄弟本就是原流贼出身,抢掠对他们而言正常无比。他们自知兵少,守不住襄阳,所以抢掠一番逃走不是很正常吗?”

    “流贼不一直都是这样吗?”

    “不,不对劲,绝对不对劲,得把事件事情串连起来看,这里透着古怪,我原也以为只是他们流贼习性,但现在看,这里大有文章。”

    “我怀疑,有一个很厉害的高人在暗里部局操控,这次的事,绝不是什么行粮赏钱克扣,导致降兵哗变,这可能本就是一个局。”

    “他们先以郧阳为饵诈降,诱走了襄阳城的镇守绿营主力,李代桃僵把几千郧阳兵送到襄阳来,再寻机一石二鸟,连夺郧襄两城。成功后,又迅速的拆毁城墙,迁走人口,运走物资,最后还不忘记把通往上游的河道堵塞,这些动作如此紧密,绝对是早有部署。”

    “若是再往远看,荆州围城,武昌围城,这似乎是一个更大的部署!”

    孙定辽对罗绣锦这神神叨叨有些不耐烦,他只想知道现在接下来怎么办。

    “把骑兵撒出去,看还能不能找到留下来的人,再派步兵去城里村庄搜集房子木料,用来制造木排过江。”

    “部堂大人,我们只有三日之粮了,现在得不到补充,是否先退回邓州再说?我们可以在邓州搜集船只,补充粮草,还可以在那里汇集更多兵马,一切准备妥当再南下。”

    “反正襄樊已经被损毁遗弃,是死城空城,我们晚点来,也不影响。”

    罗绣锦长叹一声,“可是荆州和武昌只怕等不及啊。郧襄已经丢了,总不能再丢荆州和武昌!”

    “可现在没船没粮,过江后弟兄们也是寸步难行,万一再遇贼袭击,可就要全军覆没。所以,我还是提议先撤回邓州休整,荆州武昌虽急,可咱们也得保证自己安全,总不能把自己先搭进去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081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