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乖,还有一点,全部吞进去(少爷丫鬟h毛笔)最新章节列表

   “哥,你从哪弄来的铃铛,声音挺好听的。”

    第二天一早,坐在郑大刚开着的车上,苏小小一直盯着哥哥手中的占风铃,伸手要过去玩了好一会才还给了苏小凡。

    “昨儿买的,回头放家里镇宅。”    乖,还有一点,全部吞进去(少爷丫鬟h毛笔)最新章节列表  

    苏小凡实话实说,如果小妹问到价格,他也会说出来的,不过很显然苏小小不认为一个铜铃能值多少钱,压根就没提价格的事。

    “以后我也淘弄点真法器来卖。”

    开车的郑大刚开口说道,这会儿他也不说铃铛贵了,苏小凡是一百二十万买的,只要他想卖,一百八十万随时可以出手,赵恒剑那边就可以接盘。

    这丰厚的收益对郑大刚刺激很大,往常他卖的那些假法器,虽说利润要比这铃铛高多了,但价格却是卖不上去,几万块钱就到顶了,哪像静心堂那样一单就赚个几十上百万。

    “法器?刚哥你本来不就是卖法器的吗?”

    苏小小有时候周末也跟着哥哥去市场玩,自然知道郑大刚做的是什么生意。

    “咳咳……”

    郑大刚被苏小小问的一口气差点没顺上来,咳嗽了两声,说道:“你刚哥以前卖的法器档次太低,以后专门做高档的。”

    几人聊着天,车子已经出城上了高速。

    苏家村位于洛川市北郊,距离邙山脚下已经不是很远了,开一段高速之后就要下去走国道,然后还有一段乡间修的小路,道路不是很好走。

    “小凡,就咱们这地下,都不知道有多少古墓。”

    车子在坑洼的泥路上行驶着,郑大刚向不远处的邙山山脚看去,努了努嘴说道:“说起来你们村子和那东周王陵也不算很远,你们那边地下有没有古墓啊?”

    “肯定有,以前村里打井的时候都打出过东西,不过六爷爷不让挖,没人敢挖!”

    苏小凡点了点头,说实话,从小在邙山脚下长大,对墓穴这一类的东西,苏小凡真的是见的太多了,且不说那些有名的大墓,很多不知名的坟墓也到处都是,数量之多难以想象。

    古人曾经流传一句俗语,那就是“生在苏杭,死葬北邙。”

    这句话的意思是人活着要生活在苏杭这样热闹繁华的地方,死后就是要葬在北邙这个风水宝地,所以自古就有“北邙山下少闲土”之说。

    苏小凡以前看过一个统计数据,在邙山这里的大型王侯封土墓有970多座,普通的古墓数量更是多达几十万座,可以说在这里随便挖一个地方,就能发现古墓葬,历代盗墓贼都曾到此盗墓,无数国宝流失不知所踪。

    不过在苏家村的范围内,这几十年来却是从来都没有盗墓的事情发生,那是因为老村长对这类吃死人饭的事情,很是深恶痛绝。

    用老村长的话说,自家的祖宗说不定就埋在哪个山头,那帮孙子指不定哪天就把自家祖宗的墓给挖了。

    老村长在几十年前的时候,就在村子里组织了护村队,遇到有来勘探地形准备盗墓的人,都是抓了直接送派出所,没事来北邙山转悠的人,抓十个判十个绝对不带冤枉人的。

    曾经也有盗墓团伙想报复苏家村,但苏家村人心团结民风彪悍,外地的那些土夫子吃了几次亏之后,再也不敢来苏家村的地界盗墓了。

    苏家村旁边有不少村子里的人,都出去干上了盗墓的行当,有些村子甚至有一大半人都从事这职业,但后来是抓的抓判的判,连带着整个村子都萧条了。

    反倒是苏家村一直在制作仿古青铜器,虽然最初的时候生意一般,但名声口碑打出去之后,生意是越来越好,现在可以说是十里八村最富裕的村子了。

    从进入苏家村的地界之后,路就变得好走了起来,车子开到村口,苏小凡看到村口处挂了个红色的条幅。

    “热烈庆贺我村苏小小被燕京大学录取。”

    在村口,刚不久才和苏小凡通了电话的老村长,带着一群人等在了那里。

    苏小凡让郑大刚在距离村口还有十多米处就停了车,然后和苏小小下了车走了过去。

    “好,小小有出息。”

    看到苏小小,老村长的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咱们村终于也出了个燕京的大学生了。”

    老村长今年七十六了,不过精神矍铄,身体很好,他早就从村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了,但在村子里还是一言九鼎,遇到事情的村民们还都喜欢找老村长拿主意。

    “六爷爷,那是您注重教育,要不然咱们村也不能有那么多考上大学的。

    ”苏小小在村里呆的时间比苏小凡还要长,和六爷爷关系很是亲近,上前挽住了老人的胳膊。

    “还是小小你自己学的好。”

    老村长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看到苏小凡之后,却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这娃子就不听话,给你说村里出学费,让你复习一年重新考,你就是不听!”

    苏小凡之前的学习成绩可比妹妹强多了,如果不是那场车祸的话,估计他才是第一个考上燕京大学的人,一直到现在老村长都在为苏小凡没能复读而惋惜。

    “我把咱们村的手艺发扬光大,那也是正事啊。”苏小凡笑嘻嘻的说道。

    “你这娃子啊,我和你爹的事情,你跟着掺和什么。”

    老村长知道苏小凡和自己有点疏远,叹了口气,说道:“今天别回去了,村里摆流水席,估计得吃到晚上,你们明天一早再回去,另外小小第一年的学费,村里给出了。”

    “六爷爷,小小的学费已经准备好了。”苏小凡连忙说道,他之前就是不想回村子借钱,说到底就是不想承村长这个情。

    “苏小小是不是苏家村的人?你苏小凡是不是苏家村的人?”老村长的眼睛瞪了起来,大有苏小凡再推辞就要翻脸的迹象。

    “行,我们听六爷爷的。”苏小凡苦笑着答应了下来。

    除了对老村长心里有点疙瘩之外,苏小凡在村子里人缘还是很好的,把郑大刚给众人介绍了一下之后,一群人往村子里走去。

    “嗯?”

    来到村口的位置,苏小凡忽然停住了脚步,眼睛看向了村口的那个大青铜鼎。

    【汉王鼎,高阶法器,可吸收!】

    苏小凡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行字样,原本正在和人说笑的苏小凡,猛地一下愣住了,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用手贴在了青铜鼎上。

    【汉王鼎,高阶法器,可吸收,是否吸收?】

    接触到青铜鼎之后,苏小凡的脑海中出现了是否吸收的选项。

    对于村口的这个一人多高的青铜鼎,苏小凡并不陌生,他从记事起这个青铜鼎就摆在这里了,风吹雨淋的从来都没移动过位置,小时候苏小凡还经常和小伙伴们爬到鼎里去捉迷藏。

    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老村长还会带着村子里的人来到村口,对着青铜鼎祭祀先祖,对于这尊青铜鼎,苏家村的人都是非常的熟悉。

    所以苏小凡怎么都没能想到,这个叫做汉王鼎的青铜鼎,居然是件高阶法器。

    这么多年来,苏小凡一直都以为这个青铜鼎是村子里自己铸造的,但脑海中显示出的汉王鼎三个字,却是表明这应该是汉代的物件。

    更让苏小凡震惊的是,脑海中出现的“可吸收”三个字,从出现修复值以来,能吸收的物件,苏小凡还是第一次遇到。

    不过如此一来,苏小凡又想不通了,汉代的青铜鼎,又是如此大的体型,那绝对是国之重宝,别说盗墓贼会惦记了,就是国家也不会容许其如此随意的摆放在这里。

    “对了,敬叔怎么知道苏家村有法器的?”

    苏小凡忽然想到一件事,昨儿买那占风铃的时候,敬时珍似乎就说过苏家村里有法器,还真让他给说着了。

    苏小凡觉得好像有很多事,像是被蒙了一层面纱一样,自己像是要接触到了,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了,没见过咱们村的鼎?”

    看到苏小凡停在了青铜鼎前,老村长没好气的说道:“你才出去几天,就把咱们的镇村之宝给忘了?”

    “咳咳,不是,六爷爷,我是觉得咱们这青铜鼎放了得有几十年了吧,怎么一点都不见铜锈?”

    见到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苏小凡咳嗽了一声,将一直贴放在青铜鼎上的右手收了回来。

    “这是咱们村的镇村之宝,能和一般的青铜器一样吗?”老村长冷哼了一声也没多解释,拉着苏小小的手进了村子。

    “小凡,你们村的手艺真是要得,这么大的鼎都能做出来!”

    跟在后面的郑大刚冲着苏小凡翘起了大拇指,国内现有出土的鼎,还没有比这个体型更大的,如果这要是尊真鼎,那将其称之为镇国之宝都不为过。

    “是不是村里做的还不一定呢。”

    苏小凡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他现在心里是异常的纠结。

    可吸收的物件,这还是苏小凡第一次遇到,苏小凡相信,只要自己确认了吸收,脑海中的修复值肯定会发生变化。

    但苏小凡不知道吸收之后,这尊青铜鼎会出现什么变化。

    万一青铜鼎要是腐朽了或者是损坏了,那自己可就是苏家村的罪人了,毕竟正如老村长所说,这是苏家村的“镇村之宝”。

    最后苏小凡还是下了决心,不去吸收青铜鼎。

    虽然选择了不吸收这件高阶法器,但苏小凡感觉还是大有收获的。

    因为他知道了高阶法器是可以被脑海中的修复值吸收的,如此一来,只要日后能找到高阶法器,自己就能补充修复值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058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