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言情肉肉写得细致的文(失禁h 跪趴)最新章节列表

   南区的玫瑰园地底下有明朝时候的墓,而且埋了好多价值连城的古董。

    一个打地基的工头刨出来块印章,卖了二十多万!

    有个南方大老板打算花重金买下整个玫瑰花开发博物馆..  言情肉肉写得细致的文(失禁h 跪趴)最新章节列表    

    两天之内,这样的消息几乎传遍整个彭市。

    而此刻身为始作俑者的伍北正在别墅里悠哉悠哉的品茶、吃点心。

    “哥,薛国强找你,看起来很着急。”

    一块点心刚送到嘴边,王顺推门走了进来。

    “急啊?那就让他再等等,就说我在会客。”

    伍北缓缓咀嚼,显得分外慢条斯理。

    “伍哥,我有点没看明白咱们这一手操作,究竟是为了干什么?难不成你打算把玫瑰园再高价卖给薛国强吗?”

    王顺好奇的发问。

    “他能有几个钱,卖他还不如咱留手里慢慢等升职呢,不过他确实是个非常重要的跳板,这个人不光多少懂点古董方面的知识,而且还认识文物局的头头,一些话,他说出来,别咱们宣传更有可信度。”

    伍北轻飘飘的回应。

    “啊?你咋知道的?”

    王顺随即又问。

    “还记得前段时间咱送喝醉酒的薛国强回家不?路上他不光跟我胡诌八扯的一大堆他在文物保护单位有关系,还带我去他的珍藏室看了看,确实摆了不少老物件,我还在他家客厅看到他和省文物局领导的合影。”

    伍北给自己蓄上半盏茶微笑道。

    “明白了,你是想通过薛国强的嘴巴把咱们玫瑰园地下有古墓的事情传播出去?这样一来,相关单位肯定会联系咱们,进行挖掘和研究,咱家的那片地瞬间升值!”

    王顺后知后觉的咧开嘴巴。

    “这算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吧,玫瑰园变现很重要,咱们和当地的各个部门建立上关系更重要,想要生存就必须有所仰仗,而靠山不会从天而降,得学会借势。”

    伍北耐心解释着其中的缘由。

    万物不为我所有,但却皆为我所用,这话是赵念夏说过的,而教给她的人,绝对是她那个很不一般的老爸。

    有说有笑的喝了能有两壶清茶,伍北才示意王顺把薛国强带过来。

    “老弟啊,都火烧眉毛了,你怎么还有心思搁这儿品茶论道,我之前让你把那块印章从小工头那收过来,你怎么不照做呢,现在全彭市都在传玫瑰园地下有古墓。”

    屁股还没坐稳,薛国强就着急无比的说道。

    “传就传呗,反正又不是真的,我才不信我运气那么寸,随便买块地都能碰上死人坟。”

    伍北翻了翻眼皮撇嘴。

    “什么死人坟,那是巡抚墓,正经八百的文物,我这几天翻了很多史料县志,玫瑰园底下有墓可能真不是空穴来风,你听我的,现在停止打什么地基了,咱们找个专业团队勘查一下,如果证实下面真是古墓,那你可彻底发达了。”

    薛国强拍着大腿,唾沫横飞的说道。

    “发大财?能值我买地的钱不?”

    伍北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

    “买地的钱?那算了屁,但凡地下能挖出来一件像样的宝贝,你赚十倍、二十倍都不止。”

    薛国强紧咬嘴皮,模样显得无比认真。

    “卧槽!真的假的?”

    伍北当即惊诧的蹦了起来。

    “我啥时候骗过你,信我的准没错,就算没有特别值钱的宝贝,光是证实玫瑰园底下有明朝时期的古墓,就非常有价值,彭市那些领导们不得斥巨资打造一座旅游圣地呐,到时候地皮的所有权是你,你自己算算这中间能产生多大的利润。”

    薛国强沉声分析。

    “好啊,太好了,诶不对..”

    伍北先是手舞足蹈的蹦跶几下,随即又拉下脸摇了摇脑袋:“薛哥,咱也不认识这方面的能人啊,搞历史文物的又不跟劳务市场刮大白、砌墙头的民工似的一抓一大把,咱上哪找去。”

    “我当什么呢,这叫事么兄弟,不是哥跟你吹,哥这些年就交了一群这样的朋友,不管是彭城文物局的,老街开古董店的,还是省里文物保护单位的,我哪都有朋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要再让工人们乱挖瞎刨,把现场好好保护起来,剩下的我来安排。”

    薛国强拍打几下胸脯,笃定的保证。

    半小时后,送走亢奋异常的薛国强,伍北晃晃悠悠来到二楼张小花所在的房间。

    刚一推开门就地一股子刺鼻的气味熏得连打几个喷嚏,瞅着他桌上摆了一大堆好像读书时候做化学实验的器具,伍北掩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询问:“兄弟,你搁屋里煮尿呢?”

    “嘿嘿,还真是!马尿做旧法,算不上多高超的技术,但是很有效果。”

    张小花带着口罩点点脑袋,同时招呼伍北进屋。

    强忍着窒息的骚臭味,伍北好奇的来到张小花的旁边,接着就看到他从一盆被酒精灯煮的沸腾的焦黄冒泡的液体中舀起一勺子浇在旁边的崭新的银制小杯上面。

    奇迹发生了,银制小杯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泛黑,直接平添几分年代洗礼过后的陈旧感。

    “一勺清,二勺明,三勺四勺到汉秦!”

    一边往银杯子上浇灌煮熟的马尿,张小花一边饶有兴致的解释。

    “牛批!”

    伍北由衷的夸赞,接着又迷惑道:“话说兄弟,按理说你有这手艺,不该混的穷嗖嗖啊,三番五次的纠缠我们租下来你家的货仓,啥原因说说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049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