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小芳把腿张开再深一些,厉致诚林浅初次开车

    韩妍站在树底下,仰头看着树上的姚子邑。

    “你小心一些,别摔着了。”

    姚子邑从翠绿的树叶缝隙中冲着韩妍一笑,眼睛里竟露出一丝得意来:“我爬树素来是最灵活的。”    小芳把腿张开再深一些,厉致诚林浅初次开车  

    他今日穿着一件深蓝的长褂,身材纤长,眉眼很秀气,有一种书生才有的儒雅。

    韩妍发现姚子邑的其实和太上皇有几分像的。

    说不出具体哪里,但确实是有一些的。

    “没有看出来。”韩妍笑了起来,“你不是一直都在读书的吗?听说你从来读书都极好的。”

    姚子邑将果子塞在随身挂着的包袱里,果子青青的,看上去很酸,但韩妍说甜,他就信着是甜的。

    “也不是一直都好,其实是同窗陪衬。”姚子邑扶着一根树枝,笑容满面,“那时候和我一起读书的几人,都不是大好。”

    “叶二爷你知道的,他都不进学堂,在门口绕一圈就走了。”

    “我呢,唯一的好处就是胆子小,不逃课而已!”

    韩妍掩面而笑,很喜欢听他说小时候的事,仿佛也随着他一起,回到小时候那无忧无虑的时光了。

    “那你运气不错。”韩妍道。

    姚子邑想了想,还真的是。

    “我的运气一直都不错,但……和我在一起的人,运气都不太好。”姚子邑说完,神色暗淡了一下,仰头继续去摘果子。

    韩妍懂他的意思。

    他说的在他身边运气不好的人,就是“陈王世子”,真正的姚子邑。

    事情她都听过了。

    “果子很好吃。”韩妍用帕子擦了一个,掩面咬了一口,很高兴地告诉姚子邑,“你尝一尝。”

    姚子邑觉得不会甜,但韩妍正看着他,他不能拒绝她。

    他咬了一口,顿时眉头都被酸抖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很甜?”韩妍又咬了一口,问姚子邑,并示意他吃,姚子邑忍着酸,跟着她吃了第二口,直接吞了。

    韩妍忍不住笑了起来。

    “甜吗?”她问他。

    姚子邑想点头,可点不下去,诚实地摇了摇头:“可、可能我、我这个不太甜。”

    韩妍掩面笑个不停:“我的就很酸。”

    “啊?那你……”姚子邑忽然明白,韩妍就是在戏弄他,他顿时哭笑不得,“你这是伤敌一千自损了八百!”

    韩妍摇头,接着吃果子。

    “我来的时候就知道,这果子是极酸的。但我爱吃酸的!”

    姚子邑一脸窘迫,居然不知道怎么回她,上一个让他被戏弄还哑口无言的人,是叶文初。

    “那你多吃点。”姚子邑道,“我要欣赏一下,吃酸不皱眉是什么样子。”

    韩妍大大方方给他展示了,什么是吃酸没有表情。

    姚子邑说佩服,刚松手要抱拳施礼,忽然膝盖一痛,像被什么打了一样,他因吃痛从树杈上摔下来。

    树杈不高,他摔下来也没摔着怎么样,独左脚踩着石头,崴了一下。

    也没断,但特疼。

    屋侧,闻玉一闪而过,眼底是笑……

    “啊!你、你怎么样?”韩妍吓住了,顾不得旁的,过去扶着姚子邑,“有没有哪疼,摔着哪里?”

    姚子邑指着自己的左脚踝,疼得汗也出来,但在韩妍面前,不好意思喊疼。

    “我看看。”韩妍道,“我也略通一些医术。”

    她要给姚子邑脱袜子,姚子邑哪好意思,摆着手:“不用,你、你去将闻大夫请来,再找谁来扶我一下就行了。”

    “喊你哥哥也行。”

    韩妍知道他害羞,也没有强说给他看,一路小跑去请人来。

    大家七手八脚将姚子邑带回去,这里没有冰,闻玉给他打了井水,叮嘱韩妍:“要冷敷一刻钟。”

    “那我来,您交给我。”韩妍内疚,姚子邑是帮她摘果子摔下来的。

    闻玉一点没客气地叮嘱她:“外敷药也在这里。不要揉,不要着力,休息七八天就应该没事了。”

    “正好,你在这里休息。”闻玉告诉姚子邑。

    姚子邑看着闻玉清场后离开的背影,脑子嗡嗡响,刚才他看了膝盖,有一个淤青。

    他敢肯定,是闻玉“暗算”他的。

    姚子邑叹气,他大意了。闻玉看着话不多,可为人心思多的很,怀着呢!

    韩妍一定要给姚子邑帮忙,并告诉他,后面几日她来照顾他。

    “给你添麻烦了。”姚子邑难为情。

    韩妍说不会。

    窗户上,露出两个小脑袋,四只眼睛……

    “姚叔叔怎么回事?这么客气,是不会有媳妇的!”叶满意恨铁不成钢。

    “怎么?像你在书院那样,周围村子的姐姐妹妹都来喜欢你,就算没有喜欢你,你也要用魅力吸引她?”白通讥讽道。

    叶满意得意洋洋。

    “我四姑母说,被很多人喜欢,也是一种能力!”叶满意抬了抬下巴,“而我,和我四姑母都拥有这样的能力。”

    白通简直不想和他沟通。

    这孩子叶文初都没有教,就和叶文初一样。

    所以叶文初以前教他的那个话怎么说来着……

    基因决定一切!

    坏的基因。

    “我要助他们一臂之力。”叶满意和白通挤了挤眼睛,“看我的!”

    白通刚要拦他,叶满意已经扒开帘子进去了。

    “姚叔叔,你的脚疼吗?”叶满意开始抽噎,姚子邑因为叶满意进来,顿时少了尴尬,求之不得地和他说话。

    “刚才特别疼,现在好一些了。”

    “真可怜。”叶满意眼睛骨碌碌转着,又看着韩妍,“姨姨别内疚,姚叔叔摔着是他自己不小心。”

    韩妍觉得这孩子太聪明了:“谢谢你的宽慰。我照顾姚公子,也不仅仅是愧疚,这里人少,我理应多做一些。”

    “哦,嗯嗯嗯!”叶满意点着小脑袋,“你们都是善良的人。”

    韩妍喜欢这孩子,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小脸。

    叶满意立刻得寸进尺,挤在床和凳子之间,一手抓着姚子邑,一手抓着韩妍,冲着他们笑。

    “满意真是太可爱了。”韩妍笑着道,“难怪大家都喜欢你。”

    叶满意点着头:“嗯,我也喜欢姚叔叔,还喜欢姨姨。”

    “这样感觉好温馨啊,我们像不像一家三口?”叶满意一副天真的样子,歪着头看看韩妍,又盯着姚子邑……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尴尬到了极点。

    “唉!看来你们不是真的喜欢我。”叶满意很失望,“都不愿意和我做一家人。”

    说着,耷拉着小脑子,拖着沉重的步伐,往门口去。

    “不、不是!”韩妍拉着他,“我和你姚叔叔都喜欢你。”

    “那、那我们是一家人吗?”叶满意问韩妍,眼睛都是亮晶晶的,等她回答。

    姚子邑默默拿着韩妍搁下来的冷毛巾,默默垂着头敷脚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036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