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调教成奶牛的朱竹清(高H啃咬花蒂np)最新章节列表

    一天十二个时辰,大月亮的运行周期也基本相同,这导致了很多根源于历法的节日风俗与另一个世界完全一致,八月十五这一日自然也有个基本上就是中秋节的仲秋节。

    按照规矩,除少数需要执勤的倒霉蛋外,大部分人都得以休沐三日,张行就是少数倒霉蛋之一。

    不过,即便是倒霉蛋也是有仲秋福利的,跟前两日不同,这日当天中午过去,大约呆了一个时辰,就分了酒肉茶帛之类的节礼,还说今日可以尽早回家。    调教成奶牛的朱竹清(高H啃咬花蒂np)最新章节列表  

    这种情况下,张行反而不急了,他又不需要去祭祖,也懒得去拜庙,家里也只有秦宝和月娘两个孤单孩子,便干脆将发的白绶福利尽数散给小顾那些人,又坐在小院中喝了杯冰茶,这才优哉游哉的出门去了。

    先往北市走了一遭,不买东西,瞎看看;然后又去铜驼坊逛了一下书店,买了一堆书和不值钱的小玩意;接着又拎着一个装满了那些东西的箩筐转去玉鸡坊吃了一顿烧羊尾,临转出去的时候,自然不忘打包了两份;转到十字街和天街上,又拴了两只活鸡、两尾大鱼,剁了一串排骨,卷了一包天街边廊下刚刚出炉的大烧饼,拎在另一只手里,这才逸逸然的回了承福坊家中。

    “秦二哥去坊里的三一正观上香去了。”

    一开门,月娘就上来接过排骨、烧饼和羊尾。“李四郎来了,一个人在堂屋看书,鸡放后院拴起来,不要让它们飞了,鱼放缸里,里面还有之前坊门领的没吃完的鱼……”

    张行一声不吭点点头,只是依言而行,最后拎着一箩筐书籍杂物进了堂屋,却见到李定坐在屋里,正捧着一本《秦宫风月》在看的入迷——后者一直等到张行放好手里杂物才收起书来。

    “仲秋节李四郎不用参加家宴吗?”张行一面给对方和自己倒茶,一面开口问道。

    “大概是要的。”

    李定抬起头来,露出一副硕大的黑眼圈,依旧是那副虚不受补的老样子。“但那是晚上的事情,而且也有些不爽利……”

    “怎么说?”

    “我堂叔父专门告诉我,不能把十娘带过去。”

    “你应该也没准备把人带过去吧?”张行将一杯茶水递了过去,自己坐回位中,若有所思。“可他偏偏要专门提醒你?”

    “不错。”李定也不喝水,只是叹了口气。“还是嫌弃我仕途不畅,厌恶我的缘故。”

    “你仕途不畅关他什么事?”张行显得有些不以为然。“无外乎是作为你们陇西李氏在东都当家的,逢年过节总要说些话,指指这个点点那个,好告诉大家他是长辈,是当家的罢了。”

    “便是如此,不去指别人,只指着我,也挺丧气的。”李定摇头不止。“新军重立,我使了许多钱,借了许多家中人情,但不知道为何,还是没能转过去做个鹰扬郎将。”

    “所以,今日是找我诉苦来了?”张行戏谑道。“难得休沐,不去与你家十娘逛逛庙观什么的?这样心情也好。”

    “十娘被你们白巡检请去喝酒了。”李定无奈摇头。

    “这倒是能够理解了。”张行似是而非的点点头。“《易筋经》搞明白了吗?”

    “大约明白了一半。”

    李定回复妥当。“那书的确很有意思,确实是一种辅助冲脉的玩意,我看它大概意思是,通过一定的训练和真气运行,使人身内外一体,不失不漏。于内,丹田内真气浑然一团,收发自如,与人体合一,这应该极有助于日后凝丹,也方便调用真气;于外,则使真气之力随意充盈体内各处,方便从任意体位发力,而非简单按照十二正脉与奇经八脉运行特定路线。”

    张行听得云里雾里,只是随意点头:“等你搞明白了,再与我说。”

    李定点头,二人旋即陷入沉默……说是来诉苦,但三十多岁的人了,哪来的那么多话,只是找人喝点闷酒罢了。

    而果然,月娘很快就知机的送了一盘重新加热的羊尾与一壶温酒,屋内两个男人也默契的换了酒水,架起了筷子,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扯起了闲话。

    但说来说去,总免不了仕途前程。

    “张三郎,你是怎么做到这般从容的?”酒过三巡,李定先做言语。

    “什么?”张行诧异以对。

    “就是明明胸有韬略,见识广泛,却能曲身藏在你们那位巡检之下,丝毫不顾忌他人言语,而且处理诸般庶务杂事也都妥当?”李定明显有些烦躁,又有些好奇。“我听人说,你在靖安台做了文吏,而且做的如鱼得水,上下都交口称赞,近来甚至有心情帮一些好汉做官司,连修行也没停下,这才几个月,就第八条正脉了……”

    “干一行爱一行呗。”张行脱口而对。“倒是你,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屈也屈了,为何还非要在心里跟自己过不去呢?今日不能彻底屈下来,将来如何伸的最直?况且,你之前足足屈了十几年,为何如今才来叫苦?”

    “道理我是懂。”李定无奈道。“之前十数年,虽然不喜欢,也总能藏进心里……但自从今年春日那档子事后,我便屡屡不能气平。”

    “我懂了。”张行早就不再吃菜也不喝酒,只是抱着怀来听,此时不由恍然起来。“你是一度摸到了你想要的东西,虽只在眼前镜花水月般一晃,但毕竟是在眼前晃过,然后把你藏了十几年的念想都给吊了出来,这才显得有些失措。”

    李定沉默以对,片刻后又反问回来:“你呢,按照咱们在桃林驿和山上的言语,你难道没被勾起过什么志向吗?”

    “我都说了,干一行爱一行。”张行不以为然道。“从落龙滩回来,一直到桃林驿门阀搏杀,都也觉得这大魏朝没什么可指望,自然有些想法。可从秋日以后,国家迅速安定,江湖豪杰费劲心机,不过是掀了靖安台几片瓦;原本以为新军建立会有波折,但居然也是顺顺利利;而如今已经仲秋,今年各处虽有小灾,中原也收成不足,但其他各处到底算是风调雨顺,洛口仓、广通仓、黎阳仓恐怕又要被补满……这种时候,你觉得我该有什么想法吗?”

    “到底是改了志向?”李定不解问道。“还是藏起来了?”

    “局势不明,弄个鬼的志向?”张行摇头不止。“说句不好听的,若是天下就此太平下去,那我乐的见到如此,此生志向自然是往南衙走一遭。便是走不了,那也乐得在靖安台当个朱绶,在东都置办些产业,发点财,再往道光坊置办个五进的大宅子,当个黑白通吃的东都大侠。”

    李定终于无话可说。

    二人又稍微吃喝了一阵,眼看着快要净街了,李定便做启程,临行前,似乎想起什么,便又回头交代:“兵部这边还在募兵没停下,估计要到冬日才能把人员补齐。但紫微宫又发中旨,似乎是要在宫中修个新殿,要我们在洛阳东西南拓宽官道,以北役夫进驻。”

    听到又要修宫殿和征役,张行本能皱眉,但转念一想,这个皇帝不去下江南,只是宅在家里修个新殿,又算什么呢?

    便只是颔首,然后回到家中闲坐。

    又过了一阵子,秦宝还未回来,张行也只百无聊赖,便在院中打坐冲脉,但一气尚未冲完,便又有人来敲门。

    “张白绶是这家吗?我家主人有请。”

    “谁呀?”张行无奈收身,直接越过月娘去开门。

    “是张白绶吗?”门外立着一名青衣仆从,直接拱手询问。

    “是。”张行不免愕然。“你是哪家的都管?”

    “不敢称都管。”那人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个请帖来,恭敬奉上。“我是白氏吉安侯府上的人,奉命来请张白绶今晚去我家上赴宴。”

    张行愈发诧异,便来反问:“是我们巡检派你来的,还是吉安侯府中定的?”

    “自然是府上定的。”那人回答利索。“莫说我家三娘早早出去玩了,便是在家,这种事情也不是她会管的。”

    闻得此言,张行反而释然,继而失笑:“既如此,就请都管回吧,张某虽穷,却有些穷志气,感念吉安侯府之前收留的恩义,但绝不做侯府门客。”

    说着,居然直接关上了门,然后回头……厢房里,月娘忽的一下,缩回了脑袋,张行也只装作看不见,而是继续在院中打坐冲脉。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032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