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热熔胶抽菊花 (短裙麻麻好紧)最新章节列表

   太阳东出西落,是世间的常理,时值下午六时许,太阳便半推半就地挪到了西边的天际线。

    使尽浑身解数,洒出一束束依然让人感到湿热的夕阳后,终于缓缓沉入地面。

    太阳落下,夜幕挂起。  热熔胶抽菊花 (短裙麻麻好紧)最新章节列表    

    今夜是个大晴天,月光将大坂的每条街道都照得宛如白昼。

    “哎呀。”阿町一边用硕大的汤勺搅弄着身前那口大锅的汤汁,一边扭头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出赞叹,“今夜是满月之夜呢,月亮真漂亮。”

    “阿町小姐。”坐在阿町对面的阿筑这时道,“白萝卜已经切好了。”

    “好。”阿町将视线挪回到身前的大锅,“来,把白萝卜给我吧。”

    绪方此时正坐在窗边,整理着稍稍有些散乱的发髻。

    将头发打理整齐后,他拿起放在旁边的刀并缓缓站起身。

    “那我去取刀了。”绪方将那2把用来暂时顶替大释天和大自在的便宜货挂回到左腰间。

    “嗯。记得快去快回哦。”将阿筑切好的白萝卜拨弄到锅中的阿町道,“锄烧再过一会就能煮好了,可别让我们两个等太久哦。”

    “放心吧。据我的估算——在我将刀取回来时,你们的锄烧大概都还没煮好呢。”

    锄烧——日本的经典料理之一。

    它有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寿喜烧。

    所谓的锄烧,可以理解成日式火锅。

    这道菜最先源自农民阶级,为了吃饭方便,农民们常常将食物直接放到锄头的上面,然后就这么烤熟着吃,于是便有了“锄烧”这一名字。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道原本由农民阶级创造出来的粗糙料理,渐渐流传、普及开来,直至如今的宽政年间,锄烧已成了一道深受各个阶级喜爱的名菜。

    “你们可要注意哦。”绪方正色道,“可别把人家的旅店给烧了。”

    “放心啦。”阿町晃了晃她手中的大汤勺,“这种错误,我们才不会犯啦。”

    今夜,绪方他们决定在他们的旅店房间里吃锄烧。

    自来到大坂后,绪方他们每顿饭都是去旅店外头的各座饭店解决。

    虽说各座饭馆的饭菜都很好吃,但不知为何,一直到今日,绪方他们都没有碰上一家锄烧煮得合他们胃口的饭店。

    绪方对火锅的感情,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吃不吃得了好吃的锄烧,对绪方来说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阿町和阿筑可不这么想。

    锄烧是这俩女忍最爱吃的东西之一。尤其是阿町,她对锄烧有着不一般的感情。

    阿町非常喜欢那种与伙伴们围在一口大锅旁,一边开心地聊天,一边一起在锅里熬煮食物的感觉。

    明日上午,他们就要与源一、牧村他们一同启程离开大坂,前往高野山。

    自明日起,未来可能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没有那个条件再安安静静、快快乐乐地坐在一起吃锄烧。

    所以今日中午时,阿町便提议:今日晚上,我们一起在旅店里吃锄烧吧!

    阿町刚发出这提议,阿筑便立即出声表示同意。

    面对如此兴致勃勃的阿町,绪方自然是找不到什么反驳她的理由,他本就一个对吃饭没啥讲究的人,于是也表示同意。

    下午时,绪方、阿町、阿筑他们仨花了好长时间才成功说服了旅店的人允许他们在房间里架锅煮锄烧。

    本来,他们是想将风魔也叫来,他们4个一起来热热闹闹地吃上餐饭的。

    但很可惜——风魔今晚已经有约了,他今晚要在他那老部下:仙兵卫的家中吃饭。

    对做饭,绪方算是十足的半吊子,他只会将食物煮得能吃,而没法把食物煮得好吃。

    因此,自知自己待在旅馆也帮不上啥忙的绪方,便决定在这个时候去予二大师那将他的大释天、大自在取回来。

    今日,是他和予二大师约定好的取刀之日。

    这一日,绪方可谓是苦候已久。

    他早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去看看予二大师将他的刀修得如何了。

    绪方本就计划着要在今夜去取刀,因此在阿町、阿筑她们俩煮锄烧的这空档去取刀的话,时机正合适。

    将刀取回来时,阿町她们俩大概也将锄烧给煮得差不多了,对时间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利用。

    虽然自知阿町不是那种煮个饭都能把房子给点着的笨蛋,但为小心起见,绪方还是认真叮嘱了阿町、阿筑一番,让她们俩小心用火。

    叮嘱完毕后,绪方才拿过自己的那件放在旁边地上的深蓝色羽织与斗笠、面巾。

    “那我走了。”绪方穿好羽织,戴好斗笠与面巾。

    “真的不需要让阿筑或我来陪你去取刀吗?”阿町问。

    “不需要啦。”绪方以没好气的口吻说,“我又不是什么干啥事都需要有人陪着、盯着的小孩,我很快就回来。”

    说罢,绪方不再多停留,紧了紧披在身上的羽织后,快步离开了房间。

    刚走出旅店,股股虽有些冰凉,但吹拂在脸上却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的微风便一阵接一阵地扑到绪方的脸上。

    ——真是一个舒服的夜晚……

    望着悬挂于天际的圆月,绪方的双颊泛起笑意。

    天气晴朗,圆月当空,还有柔和的微风拂面——绪方好久没碰到这种令人感到如此舒服的夜晚了。

    阿町他们煮好锄烧,还需一段并不短的时间,所以绪方也不着急,用着不徐不急的步伐朝予一大师的住所缓步走去。

    用现代的时间单位来计,眼下大概是下午的六点半。

    夜幕并未让这座“日本第一商都”彻底失去活力。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饭菜香,街道上仍旧是人来车往,新町等许多只能在夜晚一展活力的地方,纷纷展现出令人目眩的繁华。

    予二大师的住所位于大坂一处极偏僻的地方。

    朝予二大师的住所笔直进发的绪方离开了一条接一条热闹的街道。

    离繁华之地越来越远。

    距冷清之所愈来愈近。

    很快,再无几道商贩的吆喝与车轮转动的隆隆声传入绪方耳中,鼻尖也没有诱人的香气在萦绕。

    映照在绪方身周的光芒,也只剩月光。

    就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

    ……

    大坂,某座冷清旅店的顶层房间中——

    “拜乡。如何?目标出现了吗?”一名神色冷峻的俊男,朝坐在他身旁的一名面容狰狞的独眼男子问道。

    被称为“拜乡”的独眼男,其左眼眶空无一物,只有一个骇人的空洞。

    他用双手端着一根单筒望远镜,将他仅有的那一只眼睛紧紧贴住镜头。

    “还没有。”拜乡撇了撇嘴,“哈……真是无聊啊……佐久间,我们到底要像这样等到啥时候啊?”

    “等到我们的目标修罗出现为止。”俊男……也就是佐久间冷冷道。

    “真麻烦……”拜乡放下望远镜,然后将左手食指伸进自己那空无一物的左眼眶,抠着左眼眶内的灰尘,“那个什么一色直周不是说修罗今天会去取刀吗?”

    “我们在修罗取刀时的必经之地都埋伏那么久了,怎么到现在都不见那修罗的人影?”

    “那个一色直周不是透露假情报给我们了吧?”

    “今天还未过完呢。”佐久间的语气仍旧冷冰冰的,“继续等吧。说不定修罗会在晚上才来取刀呢。”

    “啧……”拜乡撇了撇嘴,“还好今夜是晴天加满月,视野良好。”

    埋怨过后,拜乡将望远镜再次端起。

    镜头刚一重新贴回到他的眼前,拜乡的表情便一愣。

    “哈哈!”

    一抹狰狞的笑,出现在了拜乡的脸上。

    “佐久间,我们的苦候,总算是没有白费啊!”

    听到拜乡的这句话,佐久间先是愣了愣,随后赶忙从怀里掏出望远镜,朝远处的某条街道看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019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