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超级yín荡警花/校园h文

   薛文凯明白刘伯举的用意,只得硬着头皮说:

    “**,他们医院也有难处,否则绝不会这么做的。”

    刘伯举听到这话,一脸苦色,急声道,  超级yín荡警花/校园h文  

    “**,我们医院也难!”

    “吴妞妞欠了三千多医药费,如果让她继续住下去,医院也承受不住!”

    “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们绝不会将她撵走的。”

    黄玥抬眼看向刘伯举,沉声说:

    “刘院长,**过来不是听你倒苦水的,这事怎么办,你得给出个说法?”

    刘伯举脸上露出几分为难之色,道:

    “**、黄厅,你们两位领导亲自过来,我自是要有所表示。”

    “吴妞妞暂时先住下来,至于治疗,由于费用太高,我们也无能为力。”

    朱立诚脸上露出几分不满之色,沉声问:

    “孩子的病情如何,除骨髓移植以外,有没有别的办法?”

    刘伯举抬眼看向曹刚,道:

    “曹主任,你不但是血液科主任,还是吴妞妞的主治医师,你将她的病情向朱**介绍一下。”

    “好的,院长!”

    曹刚面带微笑道,“**,自从吴妞妞入院以来,我们对她采取了积极有效的治疗措施,但效果并不理想,如果不移植的话,最多还有三个月。”

    这话说的非常直白,打破了众人心中的仅有的一点幻想。

    “曹主任,这事你能确定?”

    黄玥沉声发问。

    “确定!”

    曹刚一脸笃定的说,“黄厅,我有个同学是沪海专科医院血液科主任,我把吴妞妞的诊断报告发给他看过,他也认可我的观点。”

    黄玥听到这话,彻底死心了。

    儿童医院是省内儿童白血病治疗的领头羊,曹刚的医术本就不错,又有沪海医疗专家的认可,这事七八不离十。

    朱立诚面露凝重之色,沉声问:

    “如果进行骨髓移植的话,需要多少费用?”

    “四、五十万!”

    曹刚沉声作答,“这还是保守估计的,如果因排异引起并发症,则另当别论。”

    朱立诚面沉似水,出声道:

    “不管怎么说,你们先帮孩子进行治疗。”

    “至于医药费的事,我们厅里来想办法。”

    “没问题,坚决执行**的指示!”

    刘伯举信誓旦旦的说。

    黄玥抬眼看向刘伯举,沉声道:

    “刘院长,事情毕竟出在你们儿童医院,**将话说到这份上了,你们也该有所表示吧?”

    刘伯举脸上露出几分为难之色,出声说:

    “黄**,为了支持厅里的工作,我们将吴妞妞拖欠的医药费取消掉,而且此后的住院费一律免除,您看怎么样?”

    这番话乍一听很大方,实则却不然。

    吴妞妞拖欠的医药费共计三千多元,此后的住院费也有限得很。

    刘伯举如意算胖打的啪啪响,想要借此蒙混过关。

    黄玥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冷声道:

    “刘院长,你这也太没有诚意了!”

    “这样吧,除了刚才说的,你再拿出十万来,作为妞妞骨髓移植的费用,怎么样?”

    小女孩的病情非常严重,除了骨髓移植以外,别无他法,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筹措到四、五十万的医疗费用。

    朱立诚作为一厅之长,不便开口,黄玥可不会与之客气。

    “黄**,你在和我开玩笑吧?”

    刘伯举一脸夸张的表情,出声道,“我们医院可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黄玥将脸色一沉,冷声道:

    “**正在省台参加现场直播,你们医院却搞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不该有所表示吗?”

    “这是个意外,谁也不想这样!”

    刘伯举不以为然道,“我们医院的经费本就紧张,你就算杀了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黄玥抬眼看向朱立诚,见他满脸阴沉,不快之意溢于言表,心里便有数了。

    “刘院长,你虽是省儿童医院的一把手,但这事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

    黄玥冷声道,“你现在就去征询其他班子成员的意见,兼听则明嘛!”

    “没错,我们就在这等着!”

    朱立诚沉声说。

    刘伯举脸色大变,心中暗道:

    “看来两人是铁了心从我这讹钱了,若是拒绝,只怕没法交差。”

    “好的,请两位领导稍等。”

    刘伯举硬是从嘴角挤出一丝苦笑,“我这就去征询班子其他成员的意见。”

    说完,刘伯举不敢怠慢,走出门打电话去了。

    刘伯举作为一把手,在儿童医院说一不二,根本无需征询其他院领导意见。

    出门之后,刘伯举立即拨通常务副**何启亮的电话,向他问计。

    何启亮让薛文凯去现场后,正在满脸急色的等待消息。

    接到刘伯举的电话后,连忙询问怎么回事。

    弄清事情的原委后,何启亮沉声道:

    “伯举,这事你必须要有所表示,否则,只怕过不了关。”

    “**,我也是这么想的。”

    刘伯举一脸郁闷道,“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我这事招谁惹谁了!”

    “算了,就当花钱免灾吧!”

    何启亮沉声道。

    刘伯举轻嗯一声,极不情愿的答应下来。

    宋悦见何启亮挂断电话后,急声问:

    “启亮,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你完全可以让刘伯举硬撑的,为什么让他答应这事呢?”

    “你懂什么?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何启亮一脸不快道。

    宋悦挨了训斥,心中很有几分不快,出声问:

    “我怎么就头发长见识短了,说来听听!”

    何启亮抬眼看向妻子,一脸正色道:

    “这事本身并不大,但发生在姓朱的接受采访之时,造成了不小的社会影响。”

    “刘伯举如果不答应的话,姓朱的完全可以以此为借口,将他拿下。”

    “儿童医院的院长可是个肥缺,朱立诚若是出手,还会有我的事吗?”

    宋悦听到这话,脸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由衷说道:

    “启亮,你看的长远,我自愧不如!”

    何启亮抬眼看向妻子,得意的说:

    “这是当然,我在体制内,这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

    宋悦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冲着他竖起了大拇哥。

    得到何启亮的指示之后,刘伯举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拿起电话给其他几位副院长打过去,装模作样的说了两句,这事便算敲定下来了。

    片刻之后,刘伯举走进办公室。

    “刘院长,商量的怎么样?”

    黄玥急声发问。

    五十万可不是小数目,儿童医院如果能解决五分之一,无疑帮了朱立诚的大忙。

    黄玥对这事非常上心,想从刘伯举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虽说这事发生在儿童医院,但如果院领导一致决定不掏这钱,就算朱立诚是一厅之长,也毫无办法。

    “**、黄厅,我和几位院领导商量了一下。”

    刘伯举一脸正色的说,“虽说我们的医院经费也很困难,但既然厅领导开口了,我们就算砸锅卖铁,也要将这笔钱拿出来。”

    这话虽有几分夸张,但好歹成了,对朱立诚和黄玥而言,是件好事。

    黄玥听后,脸色稍稍缓和下来,出声道:

    “刘院长,我代表患者和家属,向你们儿童医院表示感谢。”

    这话本该由朱立诚说,但他和刘伯举并不熟悉,不太方便说出口,黄玥便代劳了。

    刘伯举听后,连忙摆手道:

    “黄厅,您这话我可不敢当,我们只是做个分内事而已。”

    “刘院长,谢谢你们儿童医院的支持!”

    朱立诚不动声色的说。

    刘伯举听到这话,心里乐开了花,暗想道:

    “何**果然高明,借助这事,卖姓朱的一个面子,就算出问题,他也没法较真,太划算了!”

    “**言重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刘伯举不动声色的说,“我虽是一院之长,但十万不是小数目,必须和其他院领导商量一下。”

    这话看似随意,实则却是解释他刚才没一口答应下来的原因。

    朱立诚听后,轻点一下头,表示理解。

    “**,妞妞的病情比较严重,拖的越久,对她越为不利。”

    刘伯举一脸正色道,“如果进行骨髓移植的话,越早越好。”

    虽说儿童医院答应拿出拿出十万来,但骨髓移植的费用高达四、五十万,这点钱远远不够。

    朱立诚面露凝重之色,沉声道:

    “刘院长,你们医院着手为妞妞做骨髓移植的准备,剩下的钱,最多半个月,就会打过来。”

    刘伯举听到这话,心里很是一愣,但脸上却丝毫也没表露出来。

    “好的,**。”

    刘伯举面带微笑道,“只要移植费用到位,手术绝对没问题。”

    作为安皖省儿童白血病治疗最好的医院,刘伯举说这话时,底气十足。

    朱立诚轻点一下头,站起身来,伸手与刘伯举和曹刚相握,连声说拜托了。

    出了主任办公室的门,朱立诚和黄玥一起去了病房。

    当见宋月娥和妞妞已安顿下来后,他们才放下心来。

    “宋女士,你尽管放心,医院明天就会针对妞妞的情况,制定治疗方案。”

    朱立诚沉声说,“一、两周之内,进行骨髓移植。”

    宋月娥听到这话,满脸惊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下午,医院通知她们母女俩立即出院,将病床让出来给其他患者。

    宋月娥一直磨蹭到晚上,实在想不到任何办法,无奈之下抱着女儿上了天台,想要一死了之。

    在这之前,她偶然间听到护士说,今天卫生**将会参加省台的节目,并在现场接听观众来电。

    多留了个心眼的宋月娥冒着试试看的想法,和一位相熟的护士借了手机,打了过去。

    谁知卫生**不但亲自赶到医院,还要帮她女儿做骨髓移植。

    这对于宋月娥而言,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朱**,谢……谢谢,您是我们母女俩的大恩人!”

    宋月娥满脸激动的说,“妞妞,快,给叔叔磕头,谢谢她的救命之恩。”

    小女孩虽才两、三岁,非常乖巧、懂事,听到妈妈的话,便要给朱立诚磕头。

    朱立诚见状,连忙伸手拉住母女,示意她们不可如此。

    黄玥和贺勇连忙上前阻拦,不让宋月娥母女给朱立诚下跪。

    虽说宋月娥母女俩是发自内心的感谢朱立诚,但这一情景若是传扬出去,对后者将极为不利。

    黄玥深知这点,连忙出手阻扰。

    “宋姐,你和妞妞安心在这治疗。”

    黄玥柔声说,“朱**工作忙,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们无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说话的同时,她递了一张名片过去。

    宋月娥早已泣不成声,将名片紧攥在手中,早已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朱立诚见此状况,并未在这多待,和宋月娥母女俩道别后,转身出门而去。

    刘伯举和曹刚将朱立诚和黄玥送上车后,挥手与两位厅领导道别。

    朱立诚伸手打开车窗,冲着薛文凯道:

    “薛主任,明天一上班,你就通知厅领导,九点半召开紧急会议,不得缺席。”

    “好的,**!”

    薛文凯应声答应。

    朱立诚关上车窗,贺勇轻踩油门,缓缓驶出了儿童医院的大门。

    “唉哟,总算走了!”

    刘伯举长出一口气道,“吓死人了!”

    薛文凯见状,抬眼看过去,出声道:

    “刘院长,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你有什么可怕的?”

    刘伯举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笑着说:

    “薛主任,你就别拿我开心了,我能做什么亏心事?”

    薛文凯听后,呵呵一笑,并未多说。

    “薛主任难得有机会过来,这么晚了,我们去吃点宵夜,怎么样?”

    刘伯举面带微笑道。

    “我听刘院长的!”

    薛文凯非常随和的说。

    刘伯举听后,面露欣喜之色,沉声道:

    “曹主任,你去食堂安排一下,好好做两个菜,我和薛主任说两句话。”

    儿童医院食堂有单间,菜品非常丰富,不亚于外面的饭店。

    “好的,院长,我这就去安排。”

    曹刚一脸巴结的说。

    “薛主任,先去我的办公室坐坐!”

    刘伯举冲薛文凯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薛文凯也不客气,昂首挺胸,快步向院长办公室走去。

    进门后,刘伯举亲自帮薛文凯泡了一杯极品龙井,出声道:

    “薛主任,请喝茶!”

    薛文凯轻点一下头,沉声说:

    “何厅对这事非常**,我先给他打个电话。”

    刘伯举听到这话,眼珠一转,出声道:

    “薛主任,何厅现在还没睡呢,要不,请他一起过来喝点?”

    “不行。”

    薛文凯一口回绝,“儿童医院现在非常敏感,何厅不宜露面。”

    刘伯举听到这话,才回过神来,脸上露出几分悻悻之色。

    薛文凯并不理睬他,伸手拨通了常务副**何启亮的电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006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