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师在我的胯下吞吐_新手如何快速达到前高

   闪耀,辉煌,灿烂。

    夜幕之下的安南北境直接绽放出了一片最为凌厉的白昼。

    战场已经被无穷无尽的光芒彻底覆盖,夜色被生生驱散,天上地下,只剩下一片刺眼的白。  老师在我的胯下吞吐_新手如何快速达到前高  

    原来光芒明亮到极点,竟然与黑暗并无二致,同样的目不能视,同样的遮天蔽日。

    白昼降临,黑夜退散。

    暴躁汹涌的光芒完全笼罩了整片目之所及的夜空,如风如火如雷如电。

    燃烧,扭曲,撕裂,破碎。

    当一切毁灭的方式被剥离了最原始的形态的时候,这片无尽蔓延的光芒已经不能说是剑气或者领域,所有的一切都回归了本质,变成了纯粹的光,纯粹的能量,不凌厉,不疯狂,无视任何发力技巧,极致爆发,只剩下一个最基本的概念。

    毁灭。

    不容抗拒的毁灭。

    放射扩张的力量几乎是在一瞬间直接超越了李天澜所能达到的极限,进入了那个至高无上的层次,那个正常情况下李天澜根本就无法触及的层次。

    事实上李天澜并没有突破,他的身体强度和对武道的理解都做好了突破的准备,但却没有突破的必要条件,用最简单的话来说,这是联盟尽心尽力全力以赴给李天澜创造出了条件,让他在这一瞬直接爆发出了远超他本身层次的力量。

    那是集合了联盟每一个人的进攻,将所有的力量完美复制变成一式绝学的极限爆发,这一式的能量强度或许赶不上当初摩尔曼斯的那永恒一剑,但却绝对超过了当时的王天纵。

    王圣宵,李狂徒,江上雨,夏至…

    联盟中人,有一个算一个,面对这种程度的极限爆发,怎么挡?拿什么挡?凭什么挡?

    鲜血在刺眼的光芒里飞溅。

    距离李天澜最近的林十一直接被掀飞到了半空,轰鸣的气浪带着可以毁灭一切的力量在半空中反复激荡,如同水流般环绕着林十一身体的剑气完全破碎,身体腾空状态下,他几乎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一道又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在林十一身上不断出现,遍布全身,鲜血淋漓。

    林十一竭力调整着自己的身体,调动着剑气再次形成防御。

    水流再一次出现,又一次瞬间破碎。

    刺眼的光芒所过之处,冲天而起的锋芒浩浩荡荡。

    什么是极限爆发?

    在充分的准备下,将自己所有的战斗力在最短的时间里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

    极限的爆发没有起伏,攻击出手的那一瞬就是巅峰,也不会有衰落,突兀出现,又突兀消失,在最短的时间里造成最强的破坏力。

    汹涌飞扬的光芒是属于李天澜的爆发。

    而可笑的是,这样的爆发属于李天澜,但却等于是在宣泄联盟每一个人的战斗力。

    光芒笼罩了林十一,飞速蔓延,又在眨眼之间淹没了林十一之外距离李天澜最近的燃烧军团军团长拉米伦。

    汹涌浩荡的光芒冲过了完全破碎的战场。

    这位掌控着燃烧军团,被北海王氏和古行云同时视为底牌的黑人无敌境高手都没来得及在这次行动中表达自己的立场,整个人就直接被毁灭一切的光芒彻底冲碎。

    来不及撤退。

    甚至连惨叫都没有。

    他庞大的身躯在光芒里带着迸射的鲜血直接碎裂,随即又在光芒中被彻底融化,甚至连骨灰都没有留下。

    除了林十一三人组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在刺眼的光芒中看到这一幕。

    联盟的第一次全力出手直接导致了己方减员。

    虽然拉米伦是最弱的一个,可林十一却很确定这只是一个开始。

    如果不付出一些代价的话,漫天刺眼的光芒里,李天澜完全可以直接超神,甚至有可能给联盟来一次彻底的全灭。

    联盟玩不起。

    林十一同样也玩不起。

    光芒在飞速蔓延。

    林十一在空中失控旋转的身体轰然崩碎成了漫天的水光。

    水光在无穷无尽的光芒中不断扩散,变成了一片无比巨大的水幕。

    林十一的身体消失,下一秒,在刺眼的光芒吞没联盟众人之前,每个人的身前都出现了一片水幕。

    逐渐消散的爆炸声中陡然响起了一片轰鸣,像是巨浪席卷时的咆哮。

    围绕在联盟众人面前的清澈水幕瞬间变得漆黑。

    水花还在不断凝聚着,越来越多,变成了河流,变成了湖泊,变成了汪洋。

    黑色的汪洋卷着滔天的剑气面对着蔓延的光幕汹涌向前。

    模糊的战场上像是出现了一条无比巨大的黑龙。

    黑色的巨龙在黑色的剑气汪洋中翻滚肆虐,光明与黑暗,以一种最直接的方式碰撞到了一起。

    黑暗与光明瞬息交融。

    战场寂静了一瞬。

    本是疯狂涌动的黑色汪洋瞬间被光明撕裂。

    黑色的水花到处飞射。

    爆发到了极致的能量光芒扭曲了整片空间,碾压着黑色的剑气,以无可阻挡的姿态横扫四方。

    爆炸最后的余音中,到处都是能量宣泄咆哮的巨响。

    王圣宵,李狂徒,江上雨,夏至,帝江,保罗,莫莱德,联盟里不同方向的每一个人身前的黑色水幕同时破碎,狂暴的能量撕扯着每个人的身躯,将每个人都扫飞出去数十米的距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一片狼藉。

    “噗!”

    “咳咳…”

    鲜血喷涌,剧烈的咳嗽声从各个方向响了起来,在最后关头完全是下意识挡在了夏至前面的王圣宵脸色惨白,挣扎着爬起来的过程中,他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剑气外衣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纹。

    那道裂纹很浅很淡,但却触目惊心。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呼吸从胸膛处不断升腾,五脏六腑似乎都在燃烧着,王圣宵下意识的看了看夏至。

    “没事。”

    夏至的脸色比起王圣宵更加苍白,以往明亮的眼神也变得彻底暗淡,她的声音轻柔而微弱,气息更是跌入谷底。

    不止是夏至。

    感知之中,到处都是凌乱的剑意,联盟埋伏着的各个方向,无论是李狂徒还是江上雨又或者是古行云,所有人的气息都跌入了前所未有的最低点。

    在那一片铺天盖地的光芒中,短短两三秒的时间,整个联盟不止是减员,而且还全员重伤。

    王圣宵:“!!!”

    王圣宵的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眼神里异常复杂的情绪不断翻涌着。

    迟疑,懊恼,后悔,担忧,恐惧,不甘。

    情绪如同失控般同时爆发,王圣宵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

    其实他不傻,记性也不差。

    当林十一选择跟李天澜拼基本功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次联盟所有人全力出手可能会遇到什么。

    他知道李天澜可以在瞬间复制他们的进攻。

    毕竟他自己经历过这种事情。

    可是他却有足够的理由将这条消息隐瞒下来。

    他组建的联盟有多强?

    毫无疑问,这是黑暗世界目前最强的阵容,代表着终极战斗力。

    在林十一完全吸引了李天澜杀意的情况下,在联盟完成了埋伏,而李天澜又恰好走进了伏击地点的情况下,所有人同时出手的一次爆发进攻,是最正常的选择,也是王圣宵最希望看到的。

    李天澜可以复制他们的攻击。

    但那又能怎么样?

    他可以复制攻击,但复制攻击完全不代表李天澜可以完全防御攻击。

    这根本就是两回事。

    当他们所有人的攻击被李天澜复制的时候,这些攻击同样也会不可避免的落在李天澜身上,对他造成伤害。

    王圣宵绝对相信联盟的战斗力,也相信联盟每个人的攻击强度。

    当他们全力出手的时候,李天澜复制回来的攻击会直接重创联盟,但他们的攻击同样也会重创李天澜,不,他们的攻击甚至可以直接杀死李天澜。

    多完美的结局?

    针对李天澜的行动到此结束,李天澜陨落,接下来,就是北海针对江上雨三人组的行动。

    是的,王圣宵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自己会受伤。

    联盟之中,帝江和保罗的位置是最远的,也是受到伤害最小的。

    而他和夏至的距离最近。

    但是…

    他们都有来自于剑皇王天纵的剑气外衣。

    剑气外衣笼罩着他们的全身,毫不夸张的说,当他们身上的剑气外衣没有破碎的时候,他们的本体根本就不会受到伤害。

    这就是王圣宵的计划。

    他们的联手伏击干掉李天澜,江上雨三人组全体重伤,而北海王氏还处在相对的巅峰状态里,一战奠定黑暗世界未来数十年的局势。

    剑气外衣给了王圣宵巨大的底气,同样也给了他非同寻常的胆量。

    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李天澜这一次的爆发竟然直接超越了李天澜本身的极限,那种疯狂爆发的力量,竟然通过那件剑气外衣直接伤害到了他和夏至的本体。

    局面彻底失控。

    王圣宵死死的咬着牙,看着那片被白色的雾气完全笼罩的方向。

    白雾还在。

    也就意味着李天澜没死。

    他竟然还没死?!

    “呵…”

    王圣宵颤抖着深呼吸了一口,挣扎着站起来,前所未有的虚弱让他的身体摇摇晃晃,带着裂纹的剑气外衣随着他的行动不断摇摆着,他朝着白雾弥漫的方向迈了一步。

    “刷!”

    黑色的水花在王圣宵身边弥漫。

    无数的水珠汇聚到了一起,瞬间拼凑出了林十一的身形。

    他的手掌按在了林十一的肩膀上,微微摇了摇头。

    神乎其技的出场方式,可这一刻的林十一,气息甚至比起夏至都要衰弱。

    他的手臂颤抖着抬了起来。

    微弱的剑气涌动。

    不同方向上,联盟的每一个人都在剑气中被生生拽了过来,完成了人员方面的集合。

    王圣宵微微挑眉,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轻微的脚步声就已经响了起来。

    数十米外的白色雾气缓缓浮动。

    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鲜血,衣衫破烂,皮肤上出现了道道裂纹的李天澜缓缓走出了雾气。

    他的脸色惨淡,气息虽然虚弱,但却依旧稳定。

    刚刚的伏击显然给他造成了极为严重的重伤,可他的状态却要胜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李天澜深深呼吸。

    白雾从他身上不断扩散,他的气息越来越稳定,微微颤抖的手臂缓缓抬起。

    两把长剑在他手中拼凑成形。

    王圣宵听到了他的声音。

    冷漠,阴森,杀意凛然。

    “你们…输了。”

    “这…咳咳…这话…呵…”

    林十一张了张嘴,但刚刚开口,大口的鲜血就直接从他嘴里流淌出来,他死死握住王圣宵的肩膀失去了最后一点力气,整个人无力的单膝跪在地上。

    极为凄惨的状况里,林十一笑了起来:“陛下,这话,你说的…太早了。”

    李天澜的眼神下意识的眯了眯。

    视线中,林十一突然抬起了手掌。

    李天澜猛然抬头。

    极致爆发的光芒消失之后,扭曲而凌乱的夜空中再次亮起了一抹清光。

    他突然想到了轩辕无殇。

    视线里的清光与轩辕无殇手中出现过的光芒极为相似,但却又有着些许不同。

    清光在夜空中闪烁着,勾勒着,光芒越来越亮, 从清澈变成了乳白,浓郁至极的生机圣洁而神圣,刹那之间,扭曲的夜色出现了两道大的不可思议的白色羽翼!

    两道完全由乳白色的光芒汇聚而成的羽翼。

    圣洁,轻盈,柔和,唯美,梦幻。

    巨大的羽翼几乎铺满了夜空,占据了李天澜的所有视野,遮住了苍穹之上的明月。

    战场的最外围,数千米外的丛林中,相貌并不算绝色但却韵味十足的圣徒张开了双臂。

    圣洁的光芒在她身上,甚至在她的每一根发丝上不断缭绕着,高贵纯净,如同天使。

    浓郁而纯粹的生机充盈在天地之间,但却没有一丝一毫落在李天澜身上。

    大片的光芒如同清辉,笼罩了联盟的每一个人。

    重伤?

    在圣徒的守护范围内,没有重伤,也没有毁灭。

    林十一,王圣宵,夏至,李狂徒,江上雨…

    每一个人在被清辉笼罩的瞬间气息直接稳定了下来,每个人身上的伤口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每个人的气息都在疯狂上涨,再一次冲向了他们的最巅峰。

    林十一默默的看着李天澜,伸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他的笑容毫无情绪,声音平淡而冷漠道:“陛下,咱们继续。”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993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