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娇嫩紧窄的菊蕾/友的性开发之旅第三部

    陈庆率领五千军队走的是北部官道南下,他一路非常谨慎,小心翼翼行军,他很了解西夏军侵占土地的套路,派一支小规模的军队先占领南面的重要县城,然后大军屯集在北面,如果金国不满,可以迅速撤回,如果金国默许,大军就立刻南下。

    陈庆有充分理由怀疑,西夏军一定在北面驻扎了大军,要么定西县,要么安西县。

    这时,前面出现一座县城城墙,那里应该就是中部的通西县了,一名斥候骑兵迎面奔来,抱拳道:“城内没有西夏军,也没有军队驻扎过的痕迹,城内居民说,已经有七八年没见过军队了。”    娇嫩紧窄的菊蕾/友的性开发之旅第三部  

    “城内有多少居民?”

    “回禀都统,城内居民不到千人。”

    陈庆眉头一皱,还不到千人的县城,他跳下战马,从路边抓起一把泥土细细搓看,又闻了闻,基本没有什么肥力,土地贫瘠,他又向四周望去,远处都是光秃秃的黄土丘陵,现在是初夏了,也没有看到多少绿色。

    斥候对陈庆道:“都统,这里主要是饮水不便,要从十几里外打水,城内居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耗费在打水上了。”

    “看看去!”

    陈庆上马,带领大军向县城奔去。

    大军在城外等候,陈庆着数十名亲兵进了县城。

    县城内十分冷清,街上看不到一个行人,到处都是空关的房子,很多房子已经坍塌了,因为缺水的缘故,连杂草都很少,几名斥候上前行礼,为首斥候都头道:“城内居民都很胆怯。以老弱居多,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

    “可有官府?”

    斥候都头摇摇头,“县衙已经坍塌了。”

    还真是破败,难怪已经不把通西县当做县城了。

    陈庆没兴趣了,催马掉头离去,却见斥候骑兵带出来两个男孩,大的十一二岁,小的七八岁左右,都长得面黄肌瘦,满脸泪水。

    “怎么回事?”

    “启禀都头,这两个孩子父亲刚刚去世,他们两人在街头饿晕过去了,我们给他俩喝点水,吃点东西。”

    陈庆见两人虽然面黄肌瘦,但气质很好,都有一种文质彬彬的书卷之气。

    “他们叫什么名字?”

    “大的叫李松年,小的叫李松石。”

    陈庆遇到的普通百姓,一般都叫‘顺、福、平、英、小二、小三’之类,这两个男孩名字倒很大气。

    陈倒有了点兴趣,上前问道:“你们父亲是什么人?”

    年长男孩施礼道:“家父名经纬,原本是奉天知县,一家人西逃,半路遇到盗贼,母亲和使女被掳走,钱财也被抢掠一空,我们父子三人只好逃到这里,种点薄田度日,父亲是书生,熬了几年,终于积劳成疾,几天前不幸撒手人寰,我们却无力安葬父亲,恳请将军替我们安葬父亲,我们兄弟一定衔草结环相报!”

    说完,兄弟二人跪在地上,流泪不已。

    陈庆心中颇为同情,堂堂奉天知县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他便点点头,问斥候道:“城内可有卖棺材的店铺?”

    “有一家!”

    陈庆便对亲兵都头周进道:“去买口棺材把他们父亲葬了,这两个孩子带回成纪县交给蒋知州,让他们继续读书。”

    “遵令!”

    陈庆留下三名亲兵替两个孩子办后事,他带领大军继续南下,走得很远了,他依然看见两个孩子跪在城门处。

    ………..

    陇西县,西夏军队还在疯狂进攻缺口,城头上,一百州兵和两百李家庄丁在城头向西夏军放箭,他们也遭到西夏军的弓箭反击,死伤三十余人,从刚开始的恐慌惊惧,渐渐稳定下,利用城垛掩护,不断向浮桥上的西夏士兵射击。

    尽管州兵和庄丁缺乏实战经验,但他们手中的弩箭却是货真价实的杀人利器,就像一个不会武艺的小孩也能一枪打死武学高手一样,弩箭可不管是谁在使用,只要被一箭射中,非死即伤。

    浮桥上的西夏士兵不断中箭落水,伤亡已达两三百人,但还是有大量士兵冲过了护城河,和宋军斥候激战。

    堵缺口处的沙袋已经被西夏军搬去一半,只剩下八尺高的沙袋,已经不太好搬,但西夏士兵也可以一跃冲进缺口内。

    但奇怪的是,刚冲上去一批数十名西夏士兵,便被城内密集的长矛顶住了,片刻,冲上去的士兵纷纷被刺穿身体,翻身落地,后面一批西夏士兵再冲上去。

    守缺口的百名宋军斥候可是精锐中的精锐,个个身经百战,武艺高强,无论单兵作战还是集体配合都十分强大,他们尤其配合默契,三人配合对付一人,以至于一批批冲上来的西夏士兵片刻便被宋军杀死,尸体堆积得越来越高。

    夏虎着实有些郁闷,城头上守军他看得清楚,都是很稚嫩的生手,连放箭都要寻找标准姿势,显然没有经历过实战,但缺口上守军却不一样,人数不多,却强大无比,自己的手下可都是擒生军精锐,怎么上去一波就被消灭一波,根本就攻不进缺口。

    这时,一名大将低声献计道:“将军,城内守军好像都集中到缺口这里了,别处必然空虚,我们不如派几百士兵找个无人处搭梯子上城,从上面进攻敌军!”

    一句话提醒了夏虎,他暗骂自己糊涂,立刻道:“你速带五百人从南面上城,先干掉城头拿弩的士兵,我们再向下放箭,我看他们能支撑多久?”

    “遵令!”

    将领带着五百人向南面奔去,李子恒见一支西夏军扛着梯子向南面跑去,心中暗叫不妙,连忙对城内大喊道:“呼延将军,敌军好像要从别处上城,庄丁恐怕抵挡不住。”

    呼延雷对都头武终南道:“你率四十名弟兄上城,协助他们抵挡西夏士兵!”

    武终南一挥手,“第二部跟我来!”

    他带着自己手下四十人向城头奔去,刚上城头,便果然发现一里外有西夏士兵上城了。

    西夏士兵根本就没有跑到南城头,他们只跑出两里便发现城头上空无一人,便立刻搭上梯子上城了,虽然只是普通百姓人家的木梯子,但只要高度够了,上城就没有问题。

    趁敌军上城人数还不多,武终南率军狂奔过去,奔跑中射箭,十几名刚上城头的西夏士兵纷纷栽倒。

    已经上城的四五十名西夏士兵大喊一声,挥舞长矛杀上来,双方在城头上激战在一起,武终南目标是推翻木梯子,但西夏士兵也知道他们的企图,拼死在城头厮杀,城下西夏士兵加快了上城速度,越来越多的西夏士兵上城了,很快超过百人。

    这时,武终南左臂一痛,他被城下一支冷箭射中,不仅是他,好几个宋军士兵都被冷箭射中。

    宋军开始吃力了,渐渐后退,西夏士兵上城越来越多,立刻投入战斗,不到一刻钟,城头上已有超过两百名西夏士兵,宋军斥候伤亡加大,只剩下不到三十人,开始抵挡不住西夏士兵的疯狂进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远处西夏士兵忽然传来一片惨叫,一支宋军骑兵杀到了,杨再兴率领的两千骑兵终于赶到。

    “撤退!撤退!”

    城下西夏将领大喊,城头西夏士兵又开始向下撤退了,一架梯子不够,很多西夏士兵直接从城头跳进护城河中。

    宋军斥候士气大振,重新开始犀利反攻,将西夏士兵杀得节节败退……..

    杨再兴应该是中午才能赶到,他担心陇西县有失,便带领两千骑兵风驰电掣赶路,终于提前一个时辰赶到陇西县,在最关键时刻救助了呼延雷的手下。

    杨再兴一眼便看见了敌军主将夏虎,见他率军要逃走,杨再兴当机立断,摘下射星弓,抽出一支狼牙箭,拉弓如满月,一箭射去,这一箭精准无比,正中夏虎后颈,尽管夏虎长得凶悍异常,但他的血肉之躯挡不住杨再兴的狼牙箭。

    ‘噗!’一箭射穿了后颈,箭尖从咽喉处突出,箭尖上还挂着血淋淋的咽喉组织,夏虎捂着咽喉摔落下马,他不想死去,但生命却在迅速流逝,只片刻,便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杨再兴大喊一声,“杀绝敌军,不留活口!”

    这是杨再兴第一次下达杀绝令,两千宋军纵马疾奔,挥舞长矛和战刀向奔逃中的西夏士兵杀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992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