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梅花四度侠女的悲哀(男男攻受可亲)最新章节列表

  人面蜘蛛的双眸,像是大型医疗器械的扫描器那样,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地扫描着孟超的伤势。

    当他意识到孟超并无大碍,并且刚刚突破了生命屏障之后,不顾自身伤势严重,眼底涌出了欣喜的火花。

    不过,当他意识到孟超的身体结构,和寻常图兰人存在着微妙的不同后,欣喜的火花,又变成了狐疑的波纹。    梅花四度侠女的悲哀(男男攻受可亲)最新章节列表    

    他开口说话。

    说的是古代图兰语。

    声调却复杂多变,语义也晦涩难懂,每个音节之间都充满了卷舌、翘舌、弹舌、吞音和变调,时而和地球上的花腔女高音一样欢快、热烈,时而又像是大洋中的海豚发出来,低沉而悠长,可以直接渗透心灵。

    甚至,当他说话的时候,周身甲壳也在高频震颤和摩擦,发出抑扬顿挫的金属碰撞之声,形成了类似摩斯电码的节奏。

    孟超非常怀疑,人面蜘蛛使用的古代图兰语,非但比现代兽人使用的,直白浅显、简单粗暴甚至略显幼稚的图兰语,蕴藏着丰富百倍的细节。

    就算比起地球人的语言,都能在单位时间内,交流更多三五倍的信息。

    可惜,孟超听不懂他究竟在说什么。

    原本孟超的图兰语就是二把刀。

    能和现代兽人熟练进行日常交流就算不错了。

    偶尔接触到的“古代图兰语”,也是来自现代的巫医、祭司和酋长们,早就经过了层层简化乃至错译,符合现代兽人的交流习惯,却和原义相去甚远。

    孟超甚至觉得,自己并没有生长出接受如此高频信息的器官。

    只能摊开双手,先指指对方的嘴巴,再指指自己的耳朵,最后摆摆手,示意:“很抱歉,我不明白……”

    发现眼前这个毫无野兽特征的纯种“人类”,口中吐出来的竟然也是幼稚可笑的“现代兽人语”,人面蜘蛛似乎有些失望。

    不过,他像是在漫长的岁月中,经历过无数次比这更加严重百倍的打击,很快就恢复过来,用结结巴巴的现代图兰语,和孟超交流。

    “我们……没时间了……”

    只说了这半句话,他就微微皱眉。

    像是嫌弃现代兽人语的贫瘠和简陋,根本无法让他酣畅淋漓,表达出自己的情感、理念,和迫切想要传递给后来者的海量信息。

    干脆闭上嘴巴,挥舞着刃肢,示意孟超跟在他身后,一起朝洞穴深处走去。

    孟超自然不会拒绝。

    他好奇地打量着洞穴中的场景。

    发现这条漫长而幽深的洞穴,和他以往探索过的天然洞穴,存在极大的差异。

    绝大多数天然形成的洞穴,肯定是蜿蜒曲折,粗细不均,时而逼仄得只能让人侧身挤过,时而又豁然开朗,出现比篮球场更大的溶洞和空泡。

    这条洞穴虽然幽深,却笔直、平坦,如同人工修筑出来的秘密通道。

    洞壁光滑如镜,表面布满了某种金属和岩层超高速摩擦,高温熔融岩石,又冷却凝固的痕迹,像是一条条朝着黑暗深处延伸的彩虹。

    洞穴中还散落着大量残骸。

    绝大多数残骸,都是支离破碎的弧形装甲残片,厚度超过了孟超的手掌,断面层层叠叠,像是七八层复合结构压缩到了一起。

    以孟超的经验来看,这是某种大型交通工具或者战争机器的外壳。

    应该是古代图兰人的宇宙飞船,迫降到异界时,一路刮擦岩层,被撕扯和散落开来的。

    如此说来,难道这片蕴藏在岩层中的空间褶皱,竟然是图兰飞船的迫降,制造出来的吗?

    孟超啧啧称奇。

    从这条洞穴和散落一地的外壳残骸,就能想象出昔日图兰飞船的穿越,究竟有多么惊心动魄。

    稍有不慎,整艘飞船和图兰文明最后的希望,都要湮灭于异界的地壳之下了。

    除了飞船外壳碎片之外,孟超还在残骸中发现了大量飞船内部的遗留物。

    虽然年代相隔太远,而且两个文明迥异,孟超琢磨不出来,这些奇形怪状的遗留物,究竟有什么用途。

    但他却在里面,发现了少量的塑料制品。

    孟超的呼吸顿时一滞。

    塑料是以单体为原料,通过加聚或缩聚反应聚合而成的高分子化合物。

    能够大规模生产塑料制成品,对于材料学和工业体系的要求极高。

    甚至可以说,大规模生产塑料制成品,和大规模使用蒸汽乃至电气一样,都是一个文明走向成熟乃至辉煌的标志。

    现代兽人早就遗忘了应该如何生产塑料。

    就算极少数巫医和祭司,还口口相传着古老的生产工序。

    却也没有相应的原材料来源和大工业体系。

    以至于他们从图兰河中捡到几个龙城冲刷下来的碳酸饮料瓶子,都会视若珍宝,用来存储猎物的牙齿或者巫医的秘药。

    塑料制品的出现,让孟超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观点。

    古代图兰人拥有绝不亚于地球人的文明和工业体系。

    在某些领域,甚至凌驾于地球人之上。

    很快,他就发现了更多证据。

    比如洞壁上密密麻麻的雕刻。

    图兰人似乎很喜欢在墙壁、舱壁、岩壁……一切地方雕刻和绘画。

    只不过,孟超在圣山神庙内部的舱壁上,看到的是类似原始艺术般粗犷、野蛮的壁画,描绘的是图兰勇士和图腾兽殊死搏杀的场景。

    在这里看到的,却是错综复杂、连绵不绝、纵横交错、令人头昏眼花的公式。

    没错,虽然使用的数字和运算符号,和地球文明截然不同。

    古代图兰人的数字和运算符号,就像是一枚枚晶莹剔透的雪花和一束束不断分叉的火焰。

    但组合在一起,那种比无字天书更加玄奥繁复的感觉,立刻让孟超回忆起了大学时代,构建各种灵磁力场并计算灵气浓度的恐惧。

    他强打精神,仔细观察。

    当然不奢望自己能灵光乍现,看懂古代图兰人遗留的成千上万公式。

    而是观察将这些公式镌刻在洞壁上的笔触。

    笔触有深有浅,笔法也有所不同,有些公式龙飞凤舞,豪放不羁,有些公式却端端正正,入木三分。

    就像是经由不同人之手,甚至是在漫长的几千年时间里,日积月累,前赴后继,才构造出了足以淹没整条洞穴甚至整座圣山神庙的“公式海洋”。

    偶尔,孟超也能在铺天盖地、汹涌澎湃的公式中,找到几行比较浅显的古代图兰语。

    文字的“保质期”终究比语言更长。

    这几行文字,又像是公式的推导者和计算者们,在心潮澎湃,情绪激动的情况下,胡乱挥洒出来,并不刻意追求语法的精确和语义的丰富。

    孟超连蒙带猜,倒也能猜出其中一些话的大致意思。

    其中一名公式推导者,在数千年前,满怀着恐惧甚至绝望的心情,在洞壁上刻道:“不,这不可能,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下面却有别的公式推导者,纷纷留言:

    “一定会想到办法!”

    “绝对不能……被它控制!”

    “为了我们的文明!”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孟超眯起眼睛。

    思绪仿佛穿越回到了数千年前,亲眼见证了一名名古代图兰人,满怀着不同的心情,或激动,或沉毅,或癫狂,或满怀恐惧却绝不放弃,用自己的鲜血乃至生命,在异界的大地深处,烙上了图兰文明的印记。

    不知为什么,浮现在他脑海中的形象,并没有“拳头,无胃王,破碎之翼”这样的古代勇士那么强横霸道,威风凛凛。

    和“毁灭号角,狂暴之刃,末日魔狼”这样的现代兽人也相去甚远。

    反而有些瘦小,羸弱。

    想想也是。

    如果是血蹄氏族那些拳头比砂锅还大的肌肉狂魔。

    又或者黄金氏族这些爪牙锋利至极的豺狼虎豹们。

    怎么可能沉得住性子,用毕生心血,在地底深处无人知晓的洞穴里,留下这么多的公式呢?

    人面蜘蛛注意到了孟超的脚步越来越慢。

    回头看时,发现孟超正在细细观摩、研究、感受着洞壁上的公式。

    他渐渐枯槁的脸庞上,立刻流露出了光彩照人的骄傲。

    深深凹陷的胸膛,也像是从公式上汲取了全新的生命力,重新饱满起来。

    孟超注意到人面蜘蛛流淌了一路的鲜血。

    他的淡金色血液,就像是鲜明夺目的道标,照亮了前方的黑暗。

    “你的伤,没事吧?”

    孟超不由问道。

    “没事……不用管我……还有更重要的……”

    人面蜘蛛示意孟超加快脚步。

    前方终于传来了生命的气息。

    四周的洞壁上,都攀附着大量类似菌毯、岩藻、爬山虎和葡萄藤的,分不清是真菌还是植物的原始生命,构成了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地底生态系统。

    不,不该说是“原始生命”。

    孟超注意到,在菌毯下面和“葡萄藤”的分叉之间,隐隐缠绕着无数根细若牛毛的中空金属导管。

    金属导管恍若拥有生命,缓缓蠕动着,深深扎入岩层,汲取着岩层深处的灵能。

    就像是错综复杂的根系甚至血管,为整个生态系统提供充足的养分。

    而组成“根系和血管”的原材料,赫然是类液态金属物质!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960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