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朝俞,手指把春药推进涂抹在小核

    这个女童,年约七八岁,个头比同龄的女童高了一些。皮肤白皙,明眸皓齿,眉眼间俱是勃勃英气。

    正是李瑄。

    李瑄一张口,李琀立刻将头钻进慧安公主的怀里,只露出一个肥嘟嘟的屁股。慧安公主乐得直笑,轻轻拍了一拍:“别怕,有姑母在,今儿个谁也欺负不了你。”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朝俞,手指把春药推进涂抹在小核    

    李琀人小鬼大,立刻将头探出来:“姑母你对我真好。我今天就跟姑母回去,以后做姑母的儿子。”

    陆明玉:“……”

    她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儿子来!

    陆明玉一脸无语的表情,再次逗乐了慧安公主,笑得前仰后合。

    李瑄快步走过来,先瞪做鬼脸的李琀一眼,然后规规矩矩地冲陆明玉和慧安公主行礼:“见过母亲,见过姑母。”

    李珝和吴立也过来了。

    李珝和李瑄个头一般高,相貌还是肖似。不过,龙凤胎年龄渐长,男女不同,到底还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李瑄眉眼再英气,也能一眼看出是个小姑娘。李珝则是男孩子的俊秀。

    “母亲,姑母。”李珝站定后,躬身抱拳。

    他是东宫嫡出的皇孙,身份矜贵,不必细言。太傅们对他的教导也最尽心。虽然只有七岁,却已褪去了孩童的浮躁,一举一动都像个小大人。

    一旁的吴立也笑着行礼:“见过舅母,见过母亲。”

    吴立是吴驸马胞弟的次子,从血缘而论,和吴驸马最是亲近。容貌气质也颇有几分相似。一派小小君子模样,十分讨喜。

    陆明玉笑着说道:“都别行礼了,过来吧!”

    三个孩子一同应了,各自站直了身子。

    李瑄又看向李琀,语带威胁:“李琀,我刚才说的话,你听见没有?别在姑母怀里赖着,快些过来。”

    李琀一脸得意洋洋:“我就不过去。看你能怎么样!”

    李瑄挑了挑眉,冷笑一声,伸手卷了卷衣袖。

    那动作,那神情,和陆明玉简直如出一辙。

    陆明玉自己看了都觉得好笑,更别说慧安公主了。慧安公主笑个不停:“闺女像娘,一点不假。瞧瞧瑄姐儿,和你简直一模一样。”

    陆明玉忍住笑,淡淡瞥了李瑄一眼。

    李瑄立刻老老实实地放下衣袖,语气也放软了许多:“母亲,我们和立表弟刚才一起玩,李琀过来就捣乱。我说了他也不听,还冲我挤眉弄眼。我一生气,就揍了他一巴掌。他定是跑来和母亲告状了。”

    “我刚才说的句句都是真的。母亲要是不信,就问李珝。”

    孩子们一日日长大,都以小大人自居,彼此都喊名字,连哥哥姐姐弟弟都不乐意喊。

    陆明玉说了几回,总不见效,索性也不说了,随他们姐弟闹腾。

    李珝和李瑄是龙凤胎,自小一起长大,形影不离,感情深厚。李瑄说天是黑的河水是热的,他也毫不犹豫地点头附和:“李瑄说的没错。今天是李琀先淘气胡闹,李瑄生气了才动的手。”

    李琀原本还得意洋洋地昂着头,听到兄长这么说,立刻委屈了:“娘,李珝李瑄都欺负我。”

    哥哥姐姐总站在一边,还一起欺负他。他太可怜了!

    陆明玉不为所动,淡淡道:“哥哥姐姐在一起说话玩闹,你别总去捣乱,他们谁也不会主动来欺负你。”

    然后,又看向李瑄:“你力气大,动手的时候收着点。”

    噫?母亲没怪她。真好!

    李瑄顿时眉飞色舞,高高兴兴地应了:“好,母亲放心,我心里有数,收着力气呢!不然,就李琀那小胳膊小腿,都不够我一拳头的。”

    陆明玉又对李珝说道:“你虽是兄长,也别总让着妹妹弟弟。谁惹你生气了,你只管动手。”

    李珝一本正经地点头:“是。母亲的话我都记下了。”

    这等教育方式,令慧安公主大开眼界,忍不住说道:“你平日里就这么教导他们?”

    不是应该教育哥哥姐姐让着弟弟吗?

    怎么到陆明玉这儿,倒反过来了?

    陆明玉也有些无奈:“珝哥儿瑄姐儿小的时候,时常拌嘴怄气。我一开始总偏着瑄姐儿,珝哥儿得时时让着妹妹,心里也委屈的很。等琀哥儿出世,他什么脾气你也看见了。如果再让哥哥姐姐们都让着他,他一个人非淘上天不可。”

    “现在我想明白了。孩子之间怎么相处,是他们的事,只要没闹腾过头,我就不多管。不能让哥哥姐姐总受委屈,总是相让。”

    手心手背都是肉,偏着谁都不对。

    慧安公主半是羡慕半开玩笑:“孩子多了,做母亲的确实得一视同仁,立好规矩。将来再多一两个孩子,也照着这个规矩来。”

    陆明玉笑着说道:“生养他们三个,已经足够了。我不打算再生了。”

    听听这话说的,多气人。让一直没生养过的人情何以堪!

    慧安公主心里微微泛酸。

    就在此时,一个宫人笑吟吟地过来了:“启禀太子妃娘娘,启禀公主殿下,皇后娘娘已经令人备好午膳,请娘娘和殿下去椒房殿用膳。”

    陆明玉和慧安公主一同应下,笑着起身,带着孩子们一同去了椒房殿。

    一路上,李琀紧紧握着慧安公主的手,一会儿伸手挠挠表哥吴立,一会儿拉扯兄长李珝。至于李瑄,他是真的不敢惹了,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到现在还疼呢!

    吴立脾气好,不和李琀计较。李珝偶尔瞪李琀一眼,勉勉强强忍了。

    这么一路闹腾着到了椒房殿。乔皇后老远听到孩子们的动静,哪里忍得住,早已起身迎了出来。

    “皇祖母!”

    李琀立刻扔了姑母,像个小炮竹一样直冲过来。

    乔皇后喜笑颜开,俯下身,一把将宝贝孙子抱起来,在他嫩呼呼胖墩墩的小脸上亲了又亲:“祖母的乖琀儿,半天没见,可把祖母想坏了。”

    李琀紧紧搂着乔皇后的脖子,将小胖脸贴过去,亲昵地蹭来蹭去。乔皇后爱得不行,又亲一口。

    陆明玉抽了抽嘴角。

    这个臭小子,也太会哄人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664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