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巨年少根与艳妇第七十章(爱的交换)最新章节列表

  郑思婳一来,立马问起姊妹们。

    太妃何尝看不出这秦博士眼中的怒气和郑煜星庇护的姿态?

    逢年过节的,算了。      巨年少根与艳妇第七十章(爱的交换)最新章节列表

    她笑笑,让平嬷嬷领着婳娘去后院找嬟娘和祁钰玩,郑思婳甜腻腻的跟太妃补了几句吉祥话,脚底抹油跑了。

    秦蓁阴森森的眼神从郑思婳身上转移到郑煜星身上,不冷不热的笑了一声。

    郑煜星心尖一颤,觉得睡多了地板的背有些发酸。

    但转念一想,夫人的棍子可怕,他的棍子可爱啊!

    夫人的棍子能让她泄愤,他的棍子却可以让她泄……

    ——总之,快乐就够了!

    他还有胜算!

    ……

    郑思婳一进院子,眼珠子都瞪圆了。

    县主小表妹的院子,真是她梦寐以求的人间仙境了!

    她真想一直住在这里,这样就没人逼她读书写字了!

    郑嬟和郑祁钰正凑着脑袋一起写写画画。

    郑思婳哒哒跑过去,就变成三颗脑袋挤在一起。

    ……

    郑芸菡与卫元洲成婚的第三年,生下一个女儿。

    这孩子一出生便被封为栖霞县主,生来尊贵,大抵如此。

    一转眼,小县主已经三岁,褪去了婴孩时期的藕节肥,一张小脸一点点长开,任谁看了都喜欢。

    慕芸庄。

    刚刚下过一场雪,城中尚且堆白,山中更是雪景连天。

    半开的雅舍里,碳炉递暖。

    郑芸菡着一身素白袄裙,作最简单的装扮,正与面前的男童说话。

    男童头抵着,眼垂着,仿佛将自己关进了一个盒子里,郑芸菡的话,他基本上不会回应,可是郑芸菡极有耐心,仍是给他读书,与他讲周遭的一切,见他实在抗拒时,便会退而求其次,旨在给他营造最安心温馨的环境。

    窗外闪过一个人影,郑芸菡转头看去,之间一个容貌极佳的少年站在门口,用眼神示意她主院的方向。

    郑芸菡唤来婢子,交代了些这个孩子的照顾事宜,这才走出雅舍。

    史翼今年十四岁,四年前起,他便与一个正常孩子没有区别了。

    他开始能很好地感知周围的一切,郑芸菡当即为他寻了名师启蒙,没想史翼不仅生了一副好容貌,连脑子都格外好使。启蒙的师父啧啧称奇,直道他是个奇才,若能潜心打磨,必成大器。

    这话里或许有对着她这个怀章王妃的吹捧,但郑芸菡并不在意,刚巧那时她有孕,也不方便再多耗费心神,便放手让史翼去尝试正常人的生活。

    而今,这慕芸庄再也不是只为史翼一个人专设的隐秘之地。

    随着史翼的出挑拔尖,怀章王妃能治小儿隐疾的消息不胫而走,这诺大的长安城,不乏有生来康健,唯有性格缺陷,让府中亲长焦头烂额的例子,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开始有人默默登门求救。

    郑芸菡原本只是尝试,没想试的多了,竟也有了些心得经验,史翼已经不是第一个被他至于的孩子。史翼聪明有天赋,学业上几乎没有压力,他不忙时,也会来慕芸庄帮忙照顾其他孩子。

    天色已晚,府中还有家宴,稍后各府也会来庄子接人,史翼是来请她换装回府的。

    “王爷已经等候王妃多时,县主也在王爷那处。”

    郑芸菡边走边放下挽起的袖子,问了问他的近况,史翼一一答复,两人边说话边往那头走。

    ……

    主院的屋内铺了软软的毯子,

    彼时,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姑娘盘着小腿儿坐在那里,面前是一个圆圆的大铜镜,摆了七彩头绳,宝石珠花。

    小栖霞披头散发,茫然的看着坐在一丈之外,好整以暇看着她的父亲。

    卫元洲盘膝而坐,单手支颌,眼中带着坏笑指了指她面前的镜子梳子还有头饰:“自己梳”

    小栖霞正是好动学东西的年纪,什么都爱摸摸,她看过真姑姑给她梳头的场景,肥嫩的小手有模有样的抓起羊角梳,结果抓反了,带齿的那一头朝着手心,梳子背部在头上划拉。

    扑哧——

    卫元洲很不地道的笑了。

    小栖霞发现自己梳头和姑姑们梳得不一样,头发还是散着的,并没有好看的发包包,再次看向父亲,无助又可怜的把手里的梳子朝父亲递了递:“梳花花。”

    卫元洲摇头,督促道:“自己来。”怕她听不懂,又一字一顿的重复:“自!己!来!”

    小栖霞吸吸鼻子,丢了梳子,用手抓头发,结果抓的乱七八糟,还扯疼了。

    这下糟了,她嘴巴一瘪,哇的一声哭出来。

    卫元洲当场笑不出来了。

    这时,一个怒声从门口传来:“你在干什么?!”

    卫元洲背脊一僵,起身补救都来不及了——一个俊俏的少年从郑芸菡身边冲过来,一把将地上的小栖霞抱起,温柔的给她抹去眼泪:“县主不哭。”

    栖霞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梳花花……”

    史翼看一眼她脚边的梳子,直接捡起来,又按照她今日的衣裳选了个花色:“县主,史翼哥哥给你梳头,好不好?”

    卫元洲脸色一变:“你……”

    面前忽然横了张怒气满满的小脸:“你又欺负她!”

    卫元洲哪里顾得上和小妻子分辨,眼看着史翼哄好了被自己弄哭的女儿,小栖霞更是很不得体的一头扎进史翼的怀里,伸手拽他手里的花花发带,当场就要过去抢人。

    “史翼,你帮我照顾栖霞,让真儿给她梳头换衣裳。”原本以为卫元洲会靠谱些给栖霞将衣裳头发都弄好,结果她玩起来了。

    郑芸菡崩溃的想,今日肯定要迟了!

    史翼笑了笑,抱着怀里的栖霞出去了,卫元洲沉着脸,转头看忙着换衣服梳头的小妻子:“你觉不觉得,史翼对栖霞过于亲近了?”

    郑芸菡给了他一个眼神自己体会——亲生父亲如此欺负人,还不许好看的小哥哥对她好吗?!

    卫元洲从很久之前就知道郑芸菡喜欢史翼的长相,唯恐她真的看上史翼这个女婿,当即道:“史翼如今已经十四岁,栖霞才三岁,他大她这么多,待栖霞长到嫁人的年纪,史翼已经很老了!”

    郑芸菡戴耳饰的手一顿,慢悠悠转头看向他。

    冷笑一声。

    卫元洲一愣,忽然想起,小妻子也小自己很多很多……

    ……

    史翼抱着香软的小姑娘走向她的房间,栖霞看到雪就忘了哭,咧嘴笑起来。

    史翼看着她,忽然想起他“醒来”的那年。

    小小的姑娘,尚在襁褓,哭声嘹亮,将他唤醒。

    他转眼看去,起初只是觉得动人可爱。

    后来,她渐渐长开,也长在他心里。

    这一眼看过去,许多年,再也移不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637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