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旺超秦小雨第一次(甘蔗林的的公)最新章节列表

   若是方向错误,那么停下来就是一种进步,墨玄珲一直记得这样一句名言,他停下了脚步,开始在标记处仔细的查看。

    大家也都停了下来,眼前的情况大家都有些毫无头绪。

    一方面担心在洞内遇见追兵,一方面又怕遇见蛇群,还担心若是遇见后面的追命愈发的麻烦。  老旺超秦小雨第一次(甘蔗林的的公)最新章节列表    

    每个人心里都心惊胆战的。

    墨玄珲停下来脚步后,仔细的在洞内标记查看,手在上面仔细的摸索,越是摸索越是感觉有点不对劲。

    “好像有点不对啊。”

    墨玄珲觉得自己做出的标记有一点不对劲,但是没有光也没办法分辨。

    “不对劲?”有人紧跟着也说了一句,声音里都是惊恐不安的气息。

    大家的心好似都停顿了跳动一般,在黑暗中,一双双眼睛,借着微弱的类似于萤火虫发出的光芒,看着彼此。

    “这个的确不是我的标记,我找找看。”墨玄珲感觉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他需要快速的寻找自己做出的标记。

    时间不多了,必须快速做出决定然后快速的执行。

    大家看着墨玄珲在山洞附近开始寻找,借着微弱的光,着急的寻找着,大家都不敢多说什么,生怕自己的言语,会给墨玄珲多余的心里负担。

    大家已经知道如今他们的处境有多危险,若是如今还内讧的话,那或许只能是死路一条了。为了所有人的安全,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保持了沉默。

    目光却一直紧跟着墨玄珲的行动,虽然在黑暗中,几乎看不见什么,只能看见非常模糊的影子,可是能看见终究比什么都看不见会让人更加的有安全感。

    “在这里。”墨玄珲的声音里透着兴奋,声音不大,却足够点燃大家内心的火焰。

    宫忆礼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墨玄珲按照标记走出一段距离后,狼王扯着墨玄珲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但是墨玄珲做下的标记指向另一个方向,所以他也是有些犹豫。

    “你要带着我走另一段路?”墨玄珲跟狼王进行沟通。

    狼王点点头,好似完全可以听懂墨玄珲的话语似的,队伍内的有些人,对于他们的交流,保持着自己的一些保守的态度,毕竟他们是听不懂狼王说话的。

    于是有人建议墨玄珲道:“要不,我们还是按照计划走吧。”

    墨玄珲犹豫了,他知道狼类的很多感知力,都比人类更敏锐,若是他不想让自己继续前行,或许是感觉前面有危险了。

    “我愿意相信狼王。”墨玄珲起身,对大家道。

    一片漆黑中,大家看不见互相的眼神,如今只能是通过声音进行交流,语言在这个时候是唯一的交流工具。

    大家沉默了一会,有些人有些不乐意,可是有一部分人却道:“我们相信你。”这话是对墨玄珲说的。

    墨玄珲心里有些感动,这些人若是说信任自己,那是把自己的命交给自己了的那种感觉,他对大家承诺道:“只要我在,就一定尽量保护好大家的安全。”

    墨玄珲知道,大家在危险的时候,会趋向于靠近最安全的老办法行走,可是眼前情况和一般的情况不一样。

    周围危机四伏。

    之前只是进洞了一下,然后出去的时候,外头的同伴就一大部分的都死掉了,如今大家都跟惊弓之鸟似的,都汇集在一块,只是因为担心出什么问题。

    “我们选择相信你,相信狼王。”大伙儿都举手表决。

    在黑暗中,虽然看不清楚彼此的脸,可是墨玄珲感觉到了大家对自己的信任,内心满满的都是感谢,同时也有了更多的责任心,想着一定要好好的带着大家离开这里。

    墨玄珲最终选择信任狼王。

    跟着狼王走的时候,墨玄珲愈发觉得这里好似有点熟悉,好似是自己之前标记的地方。

    可是若是这里才是自己标记的路线,那么之前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标记的路线,难道是有人刻意而为之?

    这个念头在墨玄珲心里出现的时候,他瞬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受,一头的冷汗,哗啦啦的就冒出来了。

    狼王在前面带路,墨玄珲等人一直紧跟不离。

    墨玄珲心里思绪纷杂,此刻基本上确定了应该是有人更改了自己标记的方向,其实他在之前有人乱画方向的时候,就应该有警惕。

    只是没想到那些人这么狡猾。

    刚开始用一些错误的标记,让自己误以为只要跟着正确的标记走就可以了,谁知道后面竟然是用了自己的标记,来混淆视听。

    以至于他们差点走错了路,好好有狼王在,才没有酿成大祸。

    墨玄珲立刻警惕起来,因为很可能他们已经被人发现,或者出口守着人,所以墨玄珲决定让狼王先派几只狼去出口看看情况。

    “狼王,你让你的小狼去洞口看看。”墨玄珲跟狼王商量道。

    狼王点头表示同意,随后跟身后的狼群里的几只说了什么似的,再之后就是几只狼出去探路。

    宫忆礼非常害怕,紧紧抱着墨玄珲不松手。

    如今墨玄珲是宫忆礼唯一的依靠,他心里的胆怯,只有在靠着墨玄珲的时候,才能感觉稍微的安稳一些。

    墨玄珲有些心软,轻声安慰宫忆礼道:“别担心一切都会平安过去的。”

    宫忆礼心里虽然很担心,此刻也是非常需要墨玄珲,可是却嘴硬的硬生生要拉开两人之间距离的道:“你自己也是龙游浅滩护不了自己安全,少说大话。”

    墨玄珲笑而不语,他这话虽然貌似无礼,可不得不说还是有些实话的。

    宫忆礼见他不说话,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往墨玄珲所在的位置靠拢,好似只要他离开自己一步,都会让他非常的没有安全感似的。

    墨玄珲使坏,稍微离开了一点点距里,立刻引来了宫忆礼的轻声呼唤:“你在哪里啊?”

    墨玄珲嘴角荡漾开一抹苦中作乐的微笑,在这黑暗的空间内,大家都是彼此的依靠,他轻声道:“我在这里,不会丢下大家乱走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621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