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影帝拍戏故意进去了 (黑寡妇)最新章节列表

   尉仇台的狠话并没能撂多久,因为就在他号令全军围杀赵云后,仅仅半盏茶的工夫,随着赵云重新集结好队形,返身杀回,整个战场上,似乎就被一阵浓浓的肃杀氛围笼罩了。

    赵云的骑兵,连蹄铁铿锵的轰鸣声,都跟扶余蛮子大不相同。

    扶余人和三韩人此前跟大汉保持了多年的和平,也确实不知道中原骑兵的技术装备升级到什么程度了。  影帝拍戏故意进去了 (黑寡妇)最新章节列表    

    作为东方蛮夷的扶余人,他们素来就冶金技术落后,铁器都要从汉人那里贸易购买,用长白山区的名贵兽皮等物,换一点铁刀、枪头。

    大多数扶余人至今连铁锅都用不起,只能吃烧烤或者用砂锅炖肉。

    所以哪怕中原地区当年所有的军阀、都知道马蹄铁这玩意儿超过十年了,扶余人依然一个实物都没见过,自己就更买不起装备不起了。

    高桥马鞍和双侧绳圈马镫他们倒是用得起,不过金属马镫就没法模仿了,最多是弄个木头削的,把绳圈升级一下。

    这样的装备水平,他们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是渔猎民族的射箭天赋,以及战场上的人数优势。

    “全军散开!包围赵云!各自为战!我军人数十倍于赵云!务必先以弓箭重创赵云!”

    血腥搏杀前的最后一刻,尉仇台好歹做了一项正确的军事调整,试图把扶余骑兵的骑射优势发挥到最大。

    渔猎民族和鲜卑那些游牧民族又不一样,虽然都是生活在马背上,但游牧毕竟不用天天射箭,只是需要天天骑马。所以游牧的骑术比渔猎稍强一些,箭术却是远远不如渔猎的。

    这也很符合自古以来,华夏北方蛮夷的技术特点——

    越往西北越靠近草原高原,骑术越强,骑兵冲锋也越强。越往东北越靠近大兴安岭长白山这些山区。骑术和冲锋会弱一些,控马也不如西北游牧,但箭术越来越精准。

    哪怕到了现代社会,韩国人也一贯以弓箭自傲。所谓东夷,不就是东边那些“一人弓”的民族么。

    从造字上就看得出来,一人加弓是为夷。

    “嗖嗖嗖”地箭矢破空之声,凌厉呼啸,赵云还未接敌,便被每轮数千根的箭矢袭面而来,如疾风骤雨,而且绵绵不绝、次第衔接。

    但尉仇台预想中的人仰马翻并没有出现,更多只是劲矢铿锵弹射在铁架上,随后迸着火星弹开——

    扶余人的弓,本体质量还是不错的,用大量动物筋腱缠绕加强弹性,所以箭矢的动能劲道很足。只可惜箭簇不够锋利,用不了上等钢材打造的破甲簇。

    赵云如同从飞蝗中破阵而出,凌厉直扑,立刻在来不及保持距离、也还没想到要保持距离的扶余骑兵中间,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那感觉,就像是马路上堵车的时候,来了一辆不管不顾的坦克,一路碾过去开道,当者无不齑粉。

    数百扶余骑兵,几乎在相撞的一瞬间,就被屠戮落马,铁蹄踏碎头颅的诡异声响不绝于耳,让悍勇的渔猎民族亦止不住胆寒。

    尉仇台的瞳孔剧烈缩放了几下,剩下的满是骇然。

    赵云就是这样拿着十分之一的人数、直愣愣冲破他的包围的?!对面明明只有两三千人啊!你都被包围了,不该表现出一些军心溃散么?怎么被包围后士气方面跟没事儿人似的?

    这完全不符合兵法预期!东夷北狄,他们世世代代刻在基因里的对付汉人的妙招,就是虚张声势、“凌践使之大乱”,然后才跟狼群屠羊一般把汉人干掉!

    其实别说东夷民族了,哪怕是公孙瓒,当初学练白马义从,那也是以夷制夷,学了他们的长处,知道轻骑的关键就是用声势吓住敌人,敌人一乱,后续都好说。

    可是,赵云的人马,十分之一的人数、身陷重围被四面乱射、但就是不乱、还坚定地朝着尉仇台的方向众志成城地疯狂突击!

    所有汉军铁骑心里,其实只有一个念头,可惜尉仇台不知道:战前赵云已经告诉他们了,过河之后,死战三日!要么拖住等到太史慈来!要么干掉敢于野战迎击的敌军主帅!要么死!

    上下一心,加上大汉十几年南征北战建立起来的信心,以及赵将军的威名,如今汉军铁骑的士气,简直堪比破釜沉舟时的项羽部队。

    大意了!一开始就不该听那坑妹夫大舅子的说辞!搞什么“趁敌半渡而击”的野战!就该坚决守城的!

    尉仇台眼看赵云就要杀到自己面前,左右亲卫全部在阻挡之下纷纷被成批屠戮,不得不开始退却。

    其实,尉仇台确实是可以退却的,他一开始不甘心退却,也是怕部队觉得主帅溃败,反而导致己方军心瓦解。

    果不其然,尉仇台的大旗开始后退后,仗着轻骑兵的速度优势,赵云还真追不上疯狂逃命的尉仇台。

    但原本被尉仇台交代了要“各自为战、包围袭扰”赵云的扶余、三韩骑兵其余各部,也出现了动摇。他们根本无法坚定执行尉仇台的战前交代。

    无数基层将领心中开始琢磨:主帅的中军大旗退了!旗阵乱了!我军是不是败了!咱这些人还要继续死磕么?看上去射了那么多箭矢,也没射死对面几个人马俱有铁甲的怪物!

    这就是早期东北渔猎民族,和后来蒙古人那种围猎战术最大的区别。

    后来的蒙古人之所以尤其强,骑射技艺还是一方面,关键是蒙古人的指挥系统,可以做到几路大军分进合击时、可以做到真正的“扁平化管理”,互不统属自行指挥、见机行事。

    而扶余人还做不到。

    扶余人有一个王,而这个王是不能死的,王如果败退了,全军士气也会崩。王一开始交代的作战计划,也没人会继续执行。

    这跟蒙古人的“西征的时候速不台和拔都互相不怕对方那一路的主帅死了,反正不管友军主帅死不死,我都打自己的。友军主帅败退了,我的士气也不降”。

    做到没有任何一个会被敌人“攻我之所必救”的点,才能做到任何一个点被机动性更弱的敌人盯住咬死了突击,都能放心大胆不怕丢脸地直接撤,想怎么撤怎么撤,还不影响其他各部的追击和士气。

    所以,尉仇台期望的“我被赵云追着逃,其他没被赵云追的友军可以咬住赵云的后军持续对赵云输出”的场景,就因为扶余人有一个必须救的王,而没法实现。

    有首,就会怕斩首行动。

    没有首,才无首可斩,能跟细菌病毒阿米巴一样黏死敌人。

    尉仇台苦苦争取到的把赵云重重包围的机会,就因为他自己撑不住不得不逃亡,彻底葬送掉了。

    追在赵云后面尾随射箭的扶余骑兵,渐渐因为恐慌己方的王已死、不知中军主阵的情况,变得惶恐怠惰、裹足不前、追着追着就掉头转向、或者往两旁散开,越走越少。

    战场上诡异的一幕就此出现:大部分三韩和扶余部队,并不是被赵云突击而溃散的,而是跟着赵云跑了一阵,不知不觉人数就越跑越少了。

    赵云打了一辈子仗,也是第一次在实战活学活用中,体会到这种奇妙的、前所未想的打法。

    敌人有王,有必须救的目标,对我军居然是一件好事。

    只可惜,铁甲骑兵的耐力终究不足,速度也远比轻骑兵慢。赵云能够追散扶余骑兵,却没能毕其功于一役、直接追斩尉仇台本人。

    毕竟对方脸都不要了,还付出了全军自行逃散的代价,只为换条命,那他好歹也能确保换回这条命。

    “赵将军不能再追了!我军马力已竭啊!”魏延三番五次苦劝,己方战马都开始出现口吐白沫倒下的了。

    赵云不甘心,环视四周,果断做出一个决定——换马。

    刚才的冲杀之中,也不完全是汉军追扶余人逃,也有尉仇台麾下的勇士为了救援自己的王,上来拦截迟滞赵云,都被汉军剿杀了。但战场上遗留下的扶余马匹却到处都是,虽然汉军还没打扫战场,也没刻意收拢,但军前随便逮个几百匹还是有的。

    “愿意跟随本将军追杀扶余王建功立业的,换无甲马!跑得快!尉仇台身边没多少人了,数百人追上去也够斩杀蛮王了!文长,你带领剩余铁甲骑拦截击溃其他三个方向的敌军即可!别让他们超尉仇台靠拢即可!”

    魏延大急:“将军!您已贵为骠骑将军,不可如此轻敌冒进、自陷险地啊。”

    赵云:“这算什么险地,尉仇台身边还能剩多少人!没时间跟你解释,尉仇台好歹也算一国蛮王,配被我亲手击杀,就这么说定了。”

    赵云最后还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咱不是冒险,而是追的目标也确实是条大鱼。一个蛮夷国王,有资格让他亲自动手。

    赵云便继续穷追不舍。

    尉仇台越跑越累,自己都上气不接下气了,身边还剩几千人,眼看都脱离战场数十里远了,背后喊杀声又起,而且愈来愈近。

    这让他极为诧异,因为他刚刚已经自觉估摸出汉军骑兵的优劣势了,汉军的弱点在于披了铁甲跑不快,耐力也不足以长途奔袭。明明已经甩远了,怎么又给追上来了?

    不信邪的尉仇台忍不住回头观望,仔细看了一会儿,才发现赵云才数百骑追了上来,而且是换了没有铁甲的战马。

    “真当我们扶余勇士的兵刃杀不得人么?欺人太甚!就这几百人还敢追,还连铁甲马都放弃了?有完没完!儿郎们回头死战!”

    尉仇台身边的幕僚苦苦哀求:“大王不可啊!赵云勇武,刚才众所俱见,我军勇士被他刺杀者不下百人,不可与敌啊!虽然敌军追上来的不多,咱这边中军也就只剩几千人了。真返身死战,左右军怕是救援不及!”

    “赵云追这么急,想跑也未必跑的出去!”

    “大王可以弃军逃亡!让最后这数千儿郎挡住赵云、乱中走脱!”

    “那我还有什么脸当扶余王!懦夫!”尉仇台气得直接拔出马刀,把动摇军心的逃亡主义谋士砍了,然后亲自督战迎击。

    他指望赵云换了无甲战马后,扶余勇士的箭雨能够多起一点效果。

    可惜并没有,双方很快绞杀在一起,这次也确实有近百骑汉军铁骑,因为人有甲而马无甲、马匹中箭坠地,但大部分汉军勇士还是杀到了扶余人跟前。

    最重要的是,赵云本人一杆钢枪上下翻飞,左拨右挡,仅有的几根奔着赵云马匹而去的箭矢,全部被他挡开了。

    当赵云入阵的那一刻,一切都彻底结束了,镔铁宝剑上下翻飞,银枪过处纷纷落马,须臾之间,赵云就杀到了尉仇台面前,一枪结果了这个扶余蛮王。

    今日一战,汉军累计冲阵杀伤了接近两倍于己方规模的敌骑,关键是还彻底打散了剩余敌军,让他们分头逃窜。

    赵云和魏延追亡逐北,被追到的纷纷跪地投降,只可惜赵云人手不够多、行动不够快速,实在抓不了太多俘虏。

    不过,当战役结束、战场打扫完后,赵云部人人都牵了至少三匹马。说明一天之内,从杀死敌军和战俘那儿弄来的马匹,至少有五六千之多,这还没算战场上损失掉瘸了的。

    哪怕逃散的残兵,在过一段时间之后能够被公孙康收拢起来,但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儿了。扶余人那种城邑部落的结构,很多人逃了命就不想回去送死了,组织度非常低。

    ……

    屯南县城内,公孙康在当天午后,便意识到了前方的崩盘,变得惶惶不可终日,一连数次派出哨探去前方了解情况。

    傍晚时分,他妹夫、扶余王尉仇台被赵云临阵击毙的噩耗,终于传回,公孙康这才知道大势已去。

    就因为今天的冒进、自以为可以半渡而击,结果竟依然一脚踢在铁板上。

    汉军铁骑的战斗力,比扶余轻骑竟高出十倍不止!

    同是骑兵,马也不比敌人差多少,只是兵器甲胄马具有巨大差距,就能让战斗力拉开十倍!

    “此本王之过也……一开始就不该动跟汉军打野战的念头!是本王害了小妹害了妹夫啊。”

    谋士贾范在旁苦劝:“大王,为今之计是尽快收拢残兵,以图固守啊!我军至少折损了近两万人马,再不容有失了!绝对不能再应战了!”

    公孙康如丧考妣地哆嗦了一会儿,像抓住救命稻草:“你说得对,再有轻言出战者斩!”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616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