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共精厕韩静6(熟睡侵犯h)最新章节列表

   秋莹让其他人都坐到竹筏上,只让大哥和大嫂带着秋老四拉车,竟然很轻松的拉动了。

    “太好了,三个人就能拉动了!”

    “我们可以轮换拉车,都可以抽出时间修炼了!”    公共精厕韩静6(熟睡侵犯h)最新章节列表    

    “厉害了!我的妹啊!”

    ……

    秋家人都欢呼起来,秋母更是眼泪都流出来了。

    秋母一个人躺在手推车上,看着小孙子们在丛林中蹒跚前行,她的心一阵揪疼。现在好了,只要三个人拉车,其他人都能在车上休息了。

    接着,秋莹又给她安排了任务,让她更加心情舒畅,不再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拖累儿女的废物了。

    “阿娘,你不睡觉的时候,要负责观察四周,有异常情况就通知我们。”

    顿了一下,秋莹看到抱着小婴儿的三嫂,又道:“三嫂身体不好,就不用拉车,负责照看孩子们,再就是跟阿娘换班放哨。”

    说话时,秋莹还特意看了一下大嫂和二嫂,看她们俩并没有什么不满之色,对她的安排很乐意服从,这也让她对嫂子们的印象大好。

    病殃子秋老五问:“我呢?小妹,我干什么?”

    秋莹还没说话,秋老四就一脸嫌弃的抢过话头:“你一个病殃子能干什么,心里没点数?别闹,让小妹省点心。”

    秋老五就咬牙:“好想揍秋老四一顿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尤其是秋母更是笑得眼泪都滚滚而下。

    老五秋昌信生下来就是个病殃子,缠绵病榻多年,心情总是很阴郁,常年没一个笑容,寡言少语,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主动开玩笑的。

    秋莹的记忆里,闪过五哥以前的样子,也觉得现在的五哥这样子很好。

    她的嘴角不由得上扬,笑道:“五哥,你努力修炼吧,混元真气对身体也有修复作用,等你实力比秋老四强了,就能揍他了。”

    秋老四郁悒了:“你为什么喊他五哥,喊我秋老四?”

    秋老五就呵呵了:“小妹会这样,是为什么,你心里没点数?”

    “哈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连秋母也冲着活宝四儿子笑骂:“活该!看你这混账玩意儿,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你妹妹!”

    秋老四:“……”好忧伤,他当时明明是使的一个激将法,让秋莹别再为了一个抛弃她的男人要死要活,可他的苦心,没人理解啊!

    理解,其实都是理解的。

    但,这不妨碍秋莹欺负他,而大家都默契的看他笑话。

    说笑一阵之后,秋莹手持黑剑,在前面开路,秋老大夫妻带着秋老四拉车,其他人都在车上的竹筏上休息,或者修炼。

    其实,秋家人这种初入门槛的修士,在这种修炼环境下,很容易岔气,重则经脉受损,轻则血气逆冲。

    可是秋家人不懂,而传功的秋莹,也是一只修炼菜鸟,不懂什么修炼常识。

    毕竟她自己得到传承之后,也没人指点,一直就这么随心所欲的修炼,从没有正儿八经的弄个洞府之类的,安静的打坐修炼。

    秋家人出于对秋莹的信任与狂热崇拜,坐在车上的人,能修炼的,吃了些在家烙好的饼子之后,都开始修炼起来。

    就算车上有些颠簸,车上的人身体不停摇晃,也不影响他们很快入定,开始运转功法,引动天地间的灵气入体……

    渐渐的,在移动的三轮车上方,有气漩形成,像一个大漏斗,灵气源源不断的,灌入车上那些人身上。

    秋莹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发现天赋最高的,竟然是秋老五这个病殃子,而他身上也开始排出杂质了。

    按这个进度下去,抵达青岩城的时候,秋老五说不定都能下地走动了。

    天色,渐渐的黑了。

    秋家人也到了预定的宿营地,但是秋昌仁和秋莹的脸色都是一变,几乎是一齐说:“有血腥味!”

    宿营地在一个离北荒大道不远的石山,有天然的石洞,有浓浓的血腥味,从石洞中飘出来,让石山前的空地上,都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一阵微风扬起,血腥味没能被吹散多少。

    秋莹跟秋昌仁对视一眼,都有些慎重。

    他们放轻了脚步,快速朝石洞逼近,很快来到石洞前,就看到最外侧的那个石洞中,简直像一个屠宰场,全是浸泡在血水中的断尸残骸。

    其他的石洞,也都是一样,变成了屠宰场。

    秋昌仁遍体生寒,喃喃的说:“洞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死人?”

    “快离开这里!”

    秋莹低声说着,拉着大哥就要退走。

    但这一刻,他们想走,却已经迟了。

    石山的山顶上,传来一声冷笑,引得秋莹抬头看,就看到山顶站着一个黑衣人。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秋莹感到被他的气息锁定,都有一种剑锋直刺眉心的错觉,心往下一沉。

    天空中那弯月牙,不知什么时候悄悄躲进了云层,只剩下几颗闪烁的星星,散发着淡淡的冷光。

    “桀桀桀……”

    寂静的夜里,突然间冒出这么一阵怪笑,还是从荒山之上传来,多少有点诡异,让人一阵毛骨悚然。

    秋昌仁很害怕,腿都在发抖,却出于本能的,伸手把秋莹扒到身上,低声说:“小妹,你快走,带着大家快离开!”

    秋莹心头一暖,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大哥,这人交给我,你赶紧去拉车吧,我才不要拉车呢!”

    说话时,她的语气故意透出一股轻松俏皮,想要减轻秋昌仁的恐慌。

    秋昌仁却更紧张了,不过,他很快想到被蛇群包圈时,秋莹仗剑威胁蛇王的情形,又觉得自己不应该留下来拖累她。

    “那你自己小心,我带着大家在前面等你。”

    “不用等,你们走远点,我干掉了这家伙,就来追你们!”秋莹说着,就听到石山上又爆发出一阵笑声。

    这一次的笑声,跟之前“桀桀桀”的笑声不同,有些尖利,两种笑声,重合在一起,又给夜间的石山增添了几分诡异,几分悚然。

    “鬼笑什么?”秋莹目光一凛,扬剑一劈。

    黑剑上,一道剑芒暴闪,划破了幽暗的空气,带着破空块,以一种快似闪电般的速度,朝山顶的黑衣人劈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612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