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好大好深好猛h(病态宠爱)最新章节列表

   “你父皇真这么说了?”乔皇后看着李景。

    李景笑了起来:“我还能骗母后不成。”

    乔皇后笑着叹道:“罢了罢了,真也好,假的也罢。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信你就是。”顿了顿又低声道:“这段时日,陆氏殚精竭虑,费了不少心思。你现在既是回来了,就别让她操心了。她怀着身孕,过几个月就要临盆了。”    好大好深好猛h(病态宠爱)最新章节列表  

    说来怪对不住陆明玉的。

    一个女子,最娇贵最脆弱的就是怀胎十月。普通官宦家的儿媳,怀了身孕之后,不会操心家事,专心安胎就行了。

    陆明玉贵为大魏太子妃,怀着身孕,这几个月却没消停过,大事小事操心个没完。

    乔皇后心疼儿媳,李景更心疼自己的媳妇,闻言叹道:“母后说的是。我在郑县的时候,接到京城消息,都跟着心惊胆战。恨不得立刻生出翅膀飞回京城。”

    “只是,我还领着差事,没赈济安置好百姓,实在抽不出身。只能默默盼着一切顺遂。”

    乔皇后想一想过去这段时日发生的事,不由得舒展眉头,低声笑道:“说起来也真是畅快。”

    “这么多年,我一直隐忍退让。从来不知悍然回击是这等舒爽愉悦。”

    “左右就是些流言,没真正伤及李昊的筋骨,让广平侯躲躲羞罢了。你父皇明知是东宫除的手,也不便发作。”

    其中尺寸拿捏,堪称精妙。

    陆明玉手段之厉害,也可见一斑。

    李景目中闪过一丝傲然的笑意:“小玉是女子。如果她是男子,早就领着十万荥阳军冲锋陷阵了。母后以为她手段厉害,其实,她这般已经是很委屈了。”

    乔皇后失笑:“是是是,你媳妇最厉害。”

    几句没说,就要吹一回媳妇。真是够腻歪的!

    母子两个说笑几句,乔皇后又反复叮嘱李景一通。

    一个时辰后,李景才回了东宫。

    陆明玉已沐浴更衣,慵懒地躺在床榻上,一头乌黑的青丝披散在枕上,愈发映衬得肤白如玉唇色嫣然。

    李景心头又是一热,凑过去索了个吻。

    陆明玉面颊泛红,身子微颤。

    怀着身孕,不宜房事。身体却比以前更敏感,禁不起撩拨。

    陆明玉在李景更进一步之前推开了他,白了一眼过去。

    李景无声一笑,立刻去净房冲了回凉水,等“平心静气”了,再上床榻,伸手将陆明玉搂入怀中。

    夫妻两人相拥着低语闲话。

    “你今日怎么忽然提起要去三皇子府?”陆明玉随口问道:“我还以为,你会避嫌,闭口不提。”

    李景扯了扯嘴角:“有些事,父皇和我都心知肚明,没什么可避嫌的。我去三皇子府,是做给众人看,显示天家手足亲厚,没有受流言侵扰。父皇也需要我做出这个姿态来,才好让三弟出来见人。”

    陆明玉嗯了一声:“既是要做戏,就做足全套。明日多带些补品前去。”

    李景摸着陆明玉隆起的肚子,轻声笑道:“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你就别操心了,好好养胎就是。”

    陆明玉笑着应一声,忽地又轻叹一声。

    李景有些奇怪,低头看了陆明玉一眼:“怎么了?说得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开始叹气了?”

    陆明玉有些无奈地自嘲:“你不在宫里的时候,事事我都得撑着,还要想办法出手对付李昊广平侯。现在你一回来,我立刻就犯了懒,什么都不愿做,什么也不想。就如你说的,只管养胎了。”

    李景失笑,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这样不是很好。我不在的时候,你劳心劳力。我回来了,你只管踏实安心地待在东宫里。”

    她这样信任甚至依赖他,他心里别提多美了。

    陆明玉嗔了他一眼,心里却异常安稳踏实。躺在他的怀里,很快便安然入眠。

    ……

    隔日,李景和大皇子四皇子一道去了三皇子府。

    李昊在昨晚就得了消息,一夜过来,已经调整好了心情,领着妻子女儿去正门处相迎。五皇子李昌也一并来了正门口。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并没有!

    兄弟两个见面,一派平和,近乎亲热。

    一个拱手喊二哥,一个亲热地喊三弟。

    一个张口说“我和二哥一别几个月心中十分惦记”,另一个就道“我在郑县听闻三弟生病一日不能安心”。

    一个唏嘘“二哥在郑县辛苦了黑瘦了不少”,另一个感慨“三弟病了一场看着精神远不及往日令人望之心痛”。

    兄弟两个执手相看,互相殷勤问候。

    让等着看好戏的大皇子四皇子颇有些失望。

    孟云萝轻声道:“殿下别在门口待着了,请大家都进府说话。”

    孟云萝的身孕刚满三个月,孕吐得厉害,整个人瘦了许多,说话时中气不足,声音轻飘飘的。

    可见这些日子确实不好过。

    李昊略一点头,笑着招呼众人进府。

    李景笑着应一声,和李昊一同进府。一路上携手把臂,不时转头说话。怎么看都是兄弟情深的模样。

    大皇子被膈应得不轻,故意呵呵笑了一声:“看到二弟和三弟这般模样,我总算能松口气了。之前我还担心,怕你们两个因为流言一事有隔阂。”

    李景笑道:“大哥实在太小觑三弟了。流言如风,吹过一阵子就散了。三弟性情坚韧胸襟广阔,岂会将这等事放在心上。”

    “二哥说的是。”李昊很自然地接过话茬:“这件事,至始至终和东宫都没关联。我怎么会迁怒到二哥身上。”

    “我这段时日是身体不适,如今已经大有好转。等过两日就进宫给父皇请安。”

    李景欣然笑道:“这可是桩好消息。我今日回宫,就先禀报父皇。父皇心里日日惦记着你,你早点好起来,父皇也能安心。”

    李昊脸上露出些许愧色:“我这个做儿子的,实在不孝,倒令父皇时时为我忧心。”

    大皇子被肉麻得不行,皮笑肉不笑地来了一句:“你连美貌无双的表妹都献给父皇了,谁敢说你不孝!”

    李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597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