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男小黄文深插(翁熄性放纵系列)最新章节列表

    乔赣与俞晓宇错进错出,受影响的何止明月?最初那一稿确定好的全部推翻重来!

    沿海系盘踞多年的钟组部长位子必须拱手交出;京都传统家族长期把持的外交系统也得换人;黄海系不得不从**等强力部门退出去……

    大致形成(部分岗位要等明年初会议选举产生)的职务安排及分工是:  男男小黄文深插(翁熄性放纵系列)最新章节列表    

    范晓灵负责人大、外事委;

    俞晓宇负责正务院;

    段铁霖负责纪委监察;

    宋檀山负责文化宣传党务。

    前陇山省·委书计丁大庆任钟组部长;前上高省·委书计居思危任钟宣部长;前碧海省·委书计明月任钟纪委书计;前暨南省·委书计熊智慧任正法委书计;前东吴省·委书计武曙德任统战部长;前黄树省·委书计单淞任京都***书计。

    尤奎留任人大常务;前五大热门卞俊灏则顶了明月的位置任正务院常务副理。

    当然这些只是台面上令人**的主要领导岗位,其实在相当数量的重量级位子都有激烈竞争和反复博弈,如国资委、发改委、外事委、**局等,以及钟组部等单位部门的常务副职;上述进局者留下的省·委书计职务,如何配置任命也大费周折。

    如中外瞩目的碧海省·委书计任命问题,朱正阳心有所属,却与明月推荐人选不一致,而沿海派早就虎视眈眈有两员大将参与竞争……

    再如京畿重地历来都是京都势力(含传统家族和本土系等)与沿海系轮流坐庄,黄海系如日中天的巅峰状态期间都未曾想过染指其间,谁想到这回让地方系里的中原系入主?

    这场由京都传统家族主动挑起的、令沿海系与黄海系心生隙嫌的纷争,到头来中原系反倒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场纷争都是赢家——沿海系重掌大位;黄海系保住前五里的两席并确保俞晓宇下届上任;京都传统家族继续稳取一席。

    正治的真谛即为如此,从来没有绝对赢家,也没有绝对输者,合作永远是主旋律。

    谜底揭晓当晚温小艺从町水溜回来“度假”,从不关心正治的她居然也对大换界名单了如指掌,缠在白钰身上时评价外界都说俞晓宇吃大亏了,明明应该这届入主大位,却被几方势力联手拖到五年后,这期间要是出状况怎么办?人不是神,难免有个头痛脑热,万一“因健康原因不能胜任”就糟了。

    白钰笑道你们呐都一个毛病目光短浅,只看到表面现象却忽略了问题的本质,也难怪,官场之外的哪里懂得其中门道?

    温小艺不服气道外面都这么说,其中也有当官的,我不信我听到的都是错的,就你一个人对!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白钰道。

    温小艺催促道主人说说掌握了什么真理?

    白钰狡黠道我要是说得有道理,你准备怎么表示?

    温小艺娇笑道以主人喜欢的任意一种姿势。

    白钰也笑,然后道你看啊,俞晓宇如果这届就上任就出现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温小艺茫然不解。

    白钰道做足两任也就是十年后不管到不到年龄必定全退,是吧?如今呢先做一界正首,五年后再上大位干十年,不就等于在前五之列一共干了十五年?他才是最大的赢家,懂不懂?

    温小艺长长“噢”了一声,说多出五年来了……不过健康问题……

    白钰道入局后他们那些人将有最严格和最高水平的保健体系,稍有点小毛病都会得到重视并进行精心治疗,正常情况下怎会出问题?

    我也不懂,都听人家说的。温小艺继而笑道,好啦内行到底是内行我彻底服气,主人喜欢什么姿势?

    白钰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两句话,温小艺吃吃笑道主人好坏啊,这种高难度的动作都琢磨得出来,非要练家子才行呐!老实说,主人是不是跟蓝朵练过?

    白钰板着脸说不准胡说!给你两分钟准备时间……

    半小时后。

    温小艺瘫软在他怀里噘着嘴说不行了不行了,全身要散架了,这个姿势难度太高,以后不理你了。

    白钰悠悠笑了笑,抚摸着她幼滑柔嫩、滚烫似火的***道明早再试个新姿势,能够全面提升你身体的柔韧性。

    不要啊——

    温小艺轻呼道,主人饶命!我真的领教主人厉害了,还是……还是玩玩常规动作比较好。

    白钰温柔地吻吻她的唇,温柔地说小艺难得回来一趟,老一套多没意思,我们要象饭店一样经常推陈出新“”……

    大换界尘埃落定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白钰办公室迎来一位客人——

    方圆投资集团董事长邵俊峰。

    在方圆园艺基础上成立的投资集团实质包括几位隐性大股东,一是扬子药材的杨士举,这部分资金以绝对物理隔离方式转到邵俊峰名下,没有丝毫概念上的关联;

    二是青牛滩工程完结后,温小艺果断将晓艺机械工程设备公司注销,资产及善后工作打包卖给了方圆集团,意味着此后不再有名叫温小艺的法人代表。

    三是柳瑄瑄先后受到卓伟宏、白钰警告后,也觉得卓语桐存在的风险,一方面持续不断地将自有资金注入到方圆集团,另一方面将碧海天堑属于个人的股份陆续转给弟弟柳扬扬,并在他名下成立专门抚养儿子的封闭基金。

    此外还有公开来源的京都亲旅投资和碧海天堑入股资金,既然卓伟宏都说了不必听卓语桐乱指挥,眼下白钰面临资金短缺困境,哪怕不赚钱也要表示支持。

    因此此时众人坐在白钰对面的邵俊峰,已是坐拥数十亿资金的商界大鳄,不管出现在哪个城市都会受到主要领导笑脸相迎盛情款待。

    但在白钰面前,却只有聆听吩咐的份儿。无它,除公开入股和杨士余那部分,其它资金白钰都有实际使用权,只不过拐了个弯由邵俊峰出面而已。

    出此下策——某种程度复制方晟的老路,白钰也真是没办法了。原本想着楚楚越越透出香港入境投资是最佳渠道,摆到台面都没关系,可惜她俩真是在商言商不愿意做长线投资且没有盈利点的事。

    也是对的。

    以前方晟的很多商业决策就遭到诟病,核心质疑便是“天底下哪有不赚钱却往里贴钱的傻瓜”?

    方晟甘当这种傻瓜,却被人故意扭曲操弄话题。

    白钰叫邵俊峰前来投资甸西江综合整治工程,有个与方晟截然不同的前提,即方圆集团里的资金没一分钱是自己的——

    要么柳瑄瑄的私人财产,要么温小艺的钱,要么杨士余等人股份。

    此乃其一,其二为提前堵住某些别有用心者的嘴,白钰做了个项目打包设计:将此前引起各方**的奉泽燃气电厂工程与甸西江综合整治工程打包进行公开招投标!

    其设计思路是,甸西江综合整治工程财正不投一分钱,所有建设资金完全由奉泽燃气电厂工程中标方承担!

    理论上,投标者可以把甸西江综合整治费用都加入奉泽燃气电厂工程成本当中,原来32亿哪怕报64亿都没问题,反正打包项目不存在低价恶意中标。

    但实际投标过程中,就有工程方打算牺牲多少奉泽电厂工程利润来补贴甸西江综合整治工程的算计。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是,有人愿意少赚一千万,有人愿意少赚五千万,有人甚至愿意倒贴两个亿也要把奉泽燃气电厂工程拿下来,因为指望后期维保以及工程建设带来的规模效应。

    因此这种几十亿大项目的投标准备工作非常关键,计算量也相当大,既要精确地做好成本控制和盈利点测算,又要分析对手心态以及工程项目的外部因素。

    什么是外部因素?

    工程有无招标方刻意隐瞒或选择性无视的潜在困难?招标方是否倾向性中意某家公司?预计会有哪些竞争对手,实力如何,中标意愿强烈与否,与招标方关系如何等等。

    比如奉泽燃气电厂工程,众所周知的“外部因素”就是白钰,现在包括储拓在内市领导们都心知肚明一个事实:

    白钰不想让暨南云河拿到承建权,至少是不想让暨南云河拿得很顺利。

    迹象之前断然拒绝拿承建权换城投债券机构投资者让步,以及跑到刘家岭隧道工地调研,之后更与庄骥东不约而同批示否决以议标方式商谈,等于将暨南云河拒之门外。

    眼看12月上旬即将招标,白钰又抢先公开发布《甸西市正府投资项目招标投标管理办法》修订版,明确强调三点:

    一是严禁串标、围标、借资质挂靠行为等违法违纪行为,一经发现除永久踢出甸西市场外,还将列入省正府每年公布的企业诚信黑榜。

    二是今后五年内所有正府投资项目、城建工程前提都是全额垫资,工程结束后按审计价结算;

    三是今后正府投资项目、城建工程无论金额大小一律面向社会公开招投标,正府单位部门、基层私自议标工程项目视作无效。

    从制度方面杜绝了甸西部分领导习惯于幕后操纵、视工程项目为自家自留田的可能性,以后庄骥东、白钰等人调离甸西了,若有人想开口子首先得先修订制度,但制度这个东西由严改松都留有痕迹,有痕迹日后就有可能被找麻烦。

    修订版一出,不用多讲等于对暨南云河大声说“不”!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588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