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跳dan是放在哪里的(贯穿 求饶h)最新章节列表

   从嫁妆、买房,能聊到扯证……

    坐在边上,始终一言不发的苏琳都要给陆时渊鼓掌了。

    孩子都有了,还怕领不到结婚证?  跳dan是放在哪里的(贯穿 求饶h)最新章节列表    

    这不迟早都是你家的人?

    相关法律规定都查得一清二楚,明显是有备而来,由于要和谢驭一起结婚,日期自然是谢陆两家早就定了的,没有苏永诚发挥的空间。

    如今他眼睛一亮,翻看日历,开始给两人选领证日期。

    “我觉得最近日子都挺好的,都可以。”他说着,看向前妻,“你觉得呢?”

    “这事得问两个孩子,你看我干嘛?”

    “意意的户口本在你那里。”

    “……”

    “你得把东西给孩子,这可是大事。”

    根本无需两人开口,苏永诚就把事情安排得妥妥的。

    “我就没见过哪个做父亲的,这么希望女儿嫁人的。”徐婕无奈,“荣生都说,若不是意意怀孕,他还想多留她几年。”

    “留她几年做什么?”

    “在自己身边啊。”

    “谢家和陆家不是邻居吗?中间隔了一道墙,能挡住两个人的爱吗?”苏永诚喝了口菊花茶,“你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一堵墙能挡住真心相爱的两个人吗?”

    “……”

    这话说得苏羡意都微微垂头,臊得慌!

    说话语气,和小呈简直不要太像。

    苏永诚继续说,“一道墙,跟住一起有什么区别?留她两年,这不是掩耳盗铃?”

    徐婕深吸一口气。

    时隔这么多年,他说话,怎么还这么欠。

    谢荣生明明是舍不得女儿,这件事从他口中说出,怎么总觉得不对味儿。

    “哦,”苏永诚忽然恍然,“他没女儿吧,有个儿子,据说还不贴心,总和他对着干,好不容易有个小棉袄,难怪想多留意意两年。”

    “这么看,我挺有福气的,有两个闺女。”

    “儿子也很贴心。”

    所有人:“……”

    贴心?

    你说的这是苏呈?

    平时见面就互掐,被他气得吃降压药都是常态,扯谎也不觉得脸红臊得慌?

    就连柳如岚都听不下去了。

    当聊起苏羡意结婚,由谁牵着她的手入场。

    徐婕说道:“这件事荣生也跟我提过,他私心是想牵着意意的手,把她交给时渊,不过你是意意的生父,还得看你的情况。”

    “他是不是特想要个女儿?”苏永诚挑眉。

    “你问这个干嘛?”

    “反正意意有两只手,要不我跟他一人一边,他没女儿,也让他体验一回父亲嫁女是什么感觉。”

    “……”

    徐婕揉了揉眉心:

    那我是不是应该替他谢谢你?

    怎么办,总是控制不住想和他battle、吵架的冲动。

    这明明是很严肃正经的事,从他口中说出,总觉得像是在开玩笑。

    后来,服务生推门进来,询问他们要不要点菜,准备吃饭。

    “好。”苏羡意急忙应声。

    她觉得再不打断父亲,母亲就要被气饱了。

    菜单首先递到了徐婕面前,她打量着菜单,忽然问道:“小呈呢?他过来吃饭吗?要不要等等他。”

    苏呈平时要顾着学业,大学社团活动,还要兼顾厉家那边的家教工作,倒成了大忙人。

    “我打电话问问。”柳如岚笑着,“他说会来的,可能在路上。”

    苏呈此时的确在赶来的路上,仍旧是厉成苍送他。

    厉成苍如今是真把苏呈当宝贝。

    全程车接车送,就连许阳州都感慨:

    “同辈里,除了他家小堂妹,就属小呈有这种顶级待遇。”

    柳如岚闻言,就让他把厉成苍一并请来。

    大家都认识,也不缺他那一双筷子。

    ——

    厉成苍和苏呈抵达时,他照旧与陆时渊坐在一起。

    一个雅痞斯文,芝兰玉树;一个冷僻肃杀,邪戾邪肆,怎么看都不像是同一世界的人,只是厉成苍模样虽如此,说话做事,却也礼数周到,让人挑不出丝毫差错。

    苏呈在他身边,苏家人是很放心的。

    柳如岚特意让苏呈把他叫来,也有私心。

    他们一家难得上京,现在对厉成苍好些,以后他定然会对自己儿子更加照顾。

    “最近工作不忙?”陆时渊看向身侧的人。

    “还可以。”

    “我觉得近来见你的次数,比过去两三年加起来还多。”

    厉成苍平时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若是去外地出什么紧急任务,失联数日都是常态。

    “家中有高三生,我这一年会尽量少去外地。”

    “高三确实很重要。”

    “毕竟是孩子,自制力总归差些。”

    “你家老爷子惯着宠着她,你若是不在,那小丫头怕是能把家里都掀了。”厉家老爷子谁也不疼,就偏爱那丫头,“说起来,我都很久没见着她了,倒是有点想她了。”

    以前,陆时渊等人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只要她有时间,也会带上她。

    自打她上了高中,学业紧张,见面就少了。

    “想见她?”厉成苍掀了下眼皮,“你刚才的语气,是不想见我?”

    “不是。”

    “那是,也想见我?”

    “……”

    陆时渊觉得头疼。

    两个大男人,讨论这些合适吗?

    席间,说起买房一事,苏永诚格外认真,还叮嘱苏羡意和陆时渊,多看看燕京如今的房源,看好哪个地段或者楼盘就告诉他。

    “谢谢爸。”

    他执意如此,苏羡意也没再说别的。

    “你跟我客气什么。”苏永诚说着,又看向一直不说话的苏琳,“琳琳,要不要给你也在燕京买套房。”

    “我?”苏琳一愣。

    “以后嫁人了,给你当嫁妆。”

    “我连男朋友都没有。”

    “总会有的。”

    “为什么要买在燕京?”苏呈正低头吃东西,闻言看向父亲,“我姐以后不一定会嫁到这里?”

    “小孩子管这么多干嘛!”苏永诚轻哼着,忽然就看向陆时渊,“时渊啊,你身边有没有什么单身,条件不错的小伙子。”

    “我身边……”

    陆时渊此时身边只有厉成苍。

    偏头看了他一眼,直接说:“没有!”

    他身边已经冒出来个姐夫了,可不想再多一个。

    苏永诚还想再问问厉成苍身边可否有人选,只是看他冷肃刻板的脸,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倒是徐婕把他的表情纳入眼底,忍不住轻哂:

    你倒是去问啊!

    怂什么啊。

    刚才不是挺能说的!

    不仅如此,用餐结束后,陆时渊看向厉成苍:

    “成苍,叔叔那边,拜托你帮忙送一下?”

    苏永诚急忙摆手。

    “不麻烦厉警官,警察同志为民服务,已经很辛苦,别耽误他的休息时间,我们可以自己回酒店,离这儿也不远,几步路而已,刚好消消食。”

    他那模样,巴不得离厉成苍越远越好。

    苏呈见状,回酒店的路上还问他。

    “爸,您是不是很怕哥?”

    “我怎么会怕他?一个小辈,我这年纪都能当他爸了!我会怕他?”

    苏琳:“您确定?”

    不过某人鬼见都愁,况且是她父亲。

    “哪个普通人,若非有个小病小痛,或者出了什么事,迫不得已,谁愿意和医生、警察打交道。”

    巴不得一辈子远离医院,不进出公安局。

    无病无痛,无灾无难。

    这话听来,似乎也有几分道理。

    苏永诚轻哼着,双手负于身后,一脸倔强,嘴硬得很。

    有拿着气球的小朋友从他身边经过,他还笑得一脸慈祥,仰头看看星星,低头注视万家烟火:“等明年这时候,我就该当外公了。”

    他说完,偏又扭头看了眼苏琳。

    “琳琳,你是做姐姐的,也要抓紧时间啊。”

    苏琳无奈。

    ——

    苏羡意后来,还特意问了陆时渊,“反正迟早都要领证的,你干嘛还玩这种套路?”

    陆时渊只笑着看她:

    “总希望早一天,更早一点,迫不及待的……”

    “想让你成为陆太太。”

    “成为我的老婆。”

    老婆?

    两个字,听得苏羡意小脸腾地一下尽数红透。

    瞬间,心头柔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528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