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留在你身体里不出来,混世小农民下半部

   203年10月,李素以“休假”的名义,再次抵达了扬州,并且即将首次抵达他的封地会稽郡——

    五年半之前,李素带领大军平定江东的时候,亲自主持的最后一场战役,仅仅只是跟周瑜的太湖决战。那场打完之后,后续的扫尾工作就交给了黄忠太史慈和顾雍,

    所以当年李素的足迹,最远只到吴郡,乌程县再往南的地区,他并没有去过,更不可能渡过钱塘江踏足会稽。  留在你身体里不出来,混世小农民下半部    

    时过境迁,五年半之后再来,李素又带了不少幕僚和水军将领,其中甚至还包括已经被打服了重归汉室的周瑜,不得不说命运有时候实在是难以捉摸。

    那可是当年在太湖战场上被李素摁着暴揍的敌将。

    另外,李素还带了同样来冬季休假的弟子诸葛亮。诸葛亮也只有这几个月的假期可以自行瞎逛,等来年开春,诸葛亮就要去青、徐督军、并继续负责地方上的安抚和战后重建工作。

    对于诸葛亮而言,他也是趁着这个冬天,先观摩一下恩师是如何建设自己的封地的,可以吸取一些经验,

    明年回到琅琊和东海之后,他也可以考虑在徐州北部沿海新建良港,发展海运,跟李素一南一北配合,为大汉将来的继续东进做部署。

    李素这次带来的武将,主要就是太史慈和甘宁,毕竟将来要跨海对付公孙度,路军将领实在没有用武之地,暂时带这俩就够了。

    太史慈祖籍东莱,对青州沿海的情况比较熟悉,而且早年跟随糜竺的时候,也在辽东和糜竺老家、东海郡朐县之间跑过多次海路,当时还帮糜竺把东海的徐州百姓海路移民到辽东。

    所以,太史慈在年后也会跟着诸葛亮一起北上,到时候可以统领青州沿海地区和徐州东海郡驻扎的海军,确保海防,将来伺机而动,负责对三韩作战的北路海军。

    而甘宁就留在长江口李素即将建设的新驻地,将来负责长江口北岸的徐州广陵郡沿岸驻军,乃至整个扬州的沿海驻军。

    ……

    李素诸葛亮一行,带着数千精锐护卫,九月二十离开的雒阳,二十三日抵达陈留郡汴梁后,李素先留下老婆孩子,又拜望岳父停留数日,探视其病情、对医官做了点指示。

    一直留到十月初,李素才从汴梁继续沿着运河南下。之所以连住十天,主要是他内心也隐约有种预感: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蔡邕了,以蔡邕的健康状况,估计撑不到公孙度覆灭。

    后续的南下行程,李素走的是运河,这和五年半之前下扬州时所走的路,也大不一样。

    毕竟当年从司隶到扬州,主要得先走陆路到南阳,然后走淯水、汉水、长江顺流而下。现在雒阳到汴梁既可以走虎牢关,也可以从孟津走黄河水路顺流而下。

    后续汴梁转入鸿沟之后,再随机应变、在汝颍之间切换也非常便利。这完全要得益于刘曹决战之前、诸葛亮建议刘备在大军相持时挖讨虏渠,改善了汝阳周边的航运。

    汝颍入淮后,淝水、邗沟都可以通长江。邗沟在周泰平广陵的时候,被战时疏浚了一下,以便于运粮。

    而淝水在芍陂那一段的人工河道,也被稍加疏浚过,正是最后统一决战前,李素杀曹休、曹仁那一系列战役时的举措,为的是确保粮道绝对畅通。

    (注:淝水的芍陂这一段,是春秋时楚国孙叔敖修的,所以跟吴国的邗沟一样,某种意义上也算人工运河)

    李素这次特地走这条路,显然是存了顺便检阅水利工程效果的心思,重温一下他和诸葛亮师徒的种田成就。

    他们的一举一措,都是利传后世的,不仅仅是为了一时的统一战争军事需要!仗打完了,百姓还能长远受益。

    鸿沟、汝颍、淮河、淝水,一路走了一千多里水路,由黄河到长江,花费还不到十天,基本上相当于后世隋炀帝修的通济渠加邗沟全程了。

    十月十五这天,渡江在即,扬州布政使顾雍提前得讯,亲自到丹阳郡长江边的牛渚迎接,给丞相接风。

    顾雍也清楚,李素来了之后,他这个扬州布政使,很快要调回中枢,补上一段九部尚书的履历,便于将来升任三公。

    要做三公,怎么着也该确保既管过至少一整个州的政务,又管过中枢的部,这样才会眼高手低。

    主政地方,补足的是一个官员接地气的能力。主政朝廷各部,补的是官员看问题的全局眼光。既接地气又有全局眼光,上去后就不容易误国。

    顾雍知道李素生性奢靡,所以接待上费尽心机。

    好在扬州已经五年没有打仗,充分的民生恢复,早已让这里自给自足由于,还能对外输出物资、反哺朝廷的其他重大行动。

    顾雍在照顾排场的时候,也尽量与民休息,花小钱办大事。

    他知道李素喜欢江鲜海鲜,就大量冬捕名贵鱼鲜海货供应,这些东西少归少,却不搜刮民财,也不破坏生态,让百姓渔民捞到之后记得留着、供政府采购即可。

    于是,李素就做到了顿顿都能保证初冬肥美的长江刀鱼,毗陵湖一汉斤一个的大闸蟹,还有东海长江口活着带海水拉回来的真鲷、巴掌大的鲜活凤尾虾。

    其中,刀鱼和真鲷确实是汉朝已经被列为名贵珍味之物,其余两样则是很小众的,完全可以视为怪癖。但谁让五年前李素来时就吃过呢,顾雍就记住了。

    这也不是他讨好上官,没那么庸俗,纯粹是同门师兄弟之间礼尚往来一下——顾雍是蔡邕的得意弟子,可不得算李素的师弟么。所以他这是自费招待师兄和师侄。

    不过,顾雍的准备,也有一些没有想到的。

    比如他觉得会稽那边如今条件还挺艰苦,都是山区为主,不像丹阳和吴郡地处太湖平原,相对鱼米之乡。所以,李素多半该在金陵驻留数月,顾雍连府邸都收拾准备好了。

    但是,酒桌上他问起李素南下的行程,才发现李素早有打算,根本没打算在金陵久住。

    李素直截了当说了自己的规划:“这两年奉陛下之命东进,第一件事就是要安抚青徐兖三州,其次就是要在大江江口新建港口城池,再营造海船船厂,贯通大汉的南北海运,让东部沿海各州更加长治久安。

    所以,趁着冬季农闲,我打算尽快赶到会稽,在娄县、海盐或是句章,先考察择地建港。”

    顾雍对这事儿没有概念,不过他对扬州治下的地理区划还是知道的,不由问道:

    “既是要在江口造港,选娄县不就行了?那儿最正对江口,转运便利。而且娄县海盐都在吴郡,只有句章在会稽。”

    顾雍提到的这几个地点,大致相当于后世的昆山、嘉兴和宁波,已经是长江口最沿海的了。

    至于后世的沪江,不好意思,汉朝确实不存在,绝大部分还在海底呢。只有后世松江和宝山两个区,因为地势相对高一点,露出了海平面。

    不过如今这俩地方统称华亭,而且不是县,只是个乡镇。华亭镇是娄县下面的一个滨海渔镇。

    李素:“凡是预则立,不预则废,当然要多留几个点考察一下,以备不虞。海运和港务的事情,元叹你不懂,不是地处河口就行的。还要看是否深水适泊,通盘考虑。”

    李素这番稳重的考量,显然是来之前路上,就跟诸葛亮科学评估过的。

    在大江大河的河口直接造港不是不行,但那样必然要解决泥沙淤积,得年年清淤维护航道。长江每年带来的泥沙也是非常巨量的,这个工作就会很复杂,长期维护成本不可小觑。

    这绝对不夸张,可以设想一下,比汉朝晚一千年的宋、元时期,海港依然要面临这个问题,比如宋元的时候对外贸易最大的是泉州港,那地方色目人聚居极多,都是阿拉伯胡商。

    但元被明驱除之后,大明因为仇恨蒙元的色目人助纣为虐,把那些为虎作伥的家伙都驱除干掉后,明人不再维护泉州港的水道,后来有明一朝闽地最大的外贸海港就南移到了厦门,就是因为泉州淤塞了。

    但厦门的情况也没好多久,明朝亡后,清朝禁海封锁明郑,没几十年厦门也年久失修废弃了。再到近代才重新修复开埠。

    泉、厦两地,分别还只是JIN江和九龙江的入海口,闽地多山,植被覆盖也不错,按说水土流失很少,泥沙淤积都如此严重,要是按长江口的泥沙淤积量,只会更加麻烦。

    (注:汉字地名大家看地图就知道了,因为写出来可能会宣传外站,所以拼音替代。)

    而且,李素不得不考虑其他问题:如果他愿意下本钱,好好疏浚长江口,长期维持一个深水良港当然没问题,最多就是效率低,成本高。

    但是,把长江口每年带来的泥沙,大量疏浚掉之后,长江口的陆地还会不会自然生长呢?未来千年之后,是不是那个江口直辖市就永远不存在了?一直被疏浚挖成海底。

    所以,为了不干扰地理的自然发展,还是搞个低成本一点的方案吧。

    顾雍并不懂地理,不过他也意识到,李素对这个项目很看重,所以,可能要开支远远超过预期的人力物力。

    听李素介绍的情况,长江口以北的海域和江口以南的海域,需要的海船船底结构都不一样,所以必须造个转运港来打通南北海运。

    一个港口和船厂花钱花人力再多,总比另外挖运河要便宜,能让东部沿海全部走海路往来,那还是值的。

    顾雍盘算之后,不得不说:“会稽郡小民寡,若是真要大兴土木,恐怕会耽误农事,否则,不太可能在两年内完工。吴郡倒是人丁多些,有近二十万户,若是最后选址在会稽,可要从吴郡调拨人手服役?”

    李素对这个问题显然也是来的时候就想好了,便谢着婉拒:

    “吴郡看似是江东人口大郡,其实也是该的,都是震泽膏腴之地嘛,百姓田地充裕,没必要折腾。会稽确实人少,十万户都不满,要大兴土木,充分开发,确实需要移民,不过来源就不用元叹操心了。”

    李素这次来沿海各州整顿,也想过要把开发南方的事儿提上日程。因为按照历史原本的轨迹,汉末出现三国割据后,东吴就在疯狂开发南方。

    后来进入两晋南北朝,更是因为北方大乱,永嘉衣冠南渡,大量人口充分开发南方,才提升了后来华夏土地的人口容量。

    现在,统一提前实现了,但也就没有统治者肯在开发南方上充分花精力了。李素也不能坐视历史上汉民族本来就能自然实现的发展,因为他的扰动反而无法实施,所以亲自补上这一课也是应该的。

    当然,李素有规划地开发,肯定比历史上东南六朝那种建设要更加稳妥。历史上衣冠南渡是没办法,北方受到了破坏。李素现在要在不损害北方发展的情况下,和平发展南方。

    所以,只要对北方地贫人挤、田地不足的地区,进行组织移民即可,有足够田种的北方州郡,不宜被折腾。

    顾雍想不到李素准备从哪儿移民,就虚心求问,李素也不藏着掖着,把他离京前跟刘备商量好的办法说了:

    “当初从曹操手中光复的最后五州里,冀州豫州和徐州都是被战乱破坏得很严重的,其中豫州最严重。这三州又几乎都是平原,如今地广人稀,农田丰足,所以不必移民。

    青、兖二州是最后曹昂和平归顺的,兖州西部的陈留、东郡稍稍打了几仗,其余七八成的郡没有经历战火。青州更是完全一仗没打。

    所以按照去年年底统计上来的户口,兖、青人口保存是最多的,也是目前大汉东部各州仅有的、贫民男丁分不足一百汉亩田地的。

    今年的南下移民计划,陛下已经准了,兖州提供一小部分,青州提供主要部分。涉及到的郡包括兖州的济南郡、泰山郡,青州的齐郡、东莞郡和城阳郡。各自至少移民一万户南下吧。

    其中济南郡和齐郡,因为分别曾是曹操、曹昂和袁谭的治所核心(曹操在黄巾之乱后当过济南相),这些地方新向袁曹的死硬士绅也最多,需要迁移分化,才更好确保地方长治久安。曹昂既然投降了,也该有这个觉悟。

    而泰山郡城阳郡等地,位于兖青交界,主要是泰山和蒙山山区,也是黄河以南主要的山地。因为地形崎岖,良田较少,二十余年来,一直是乱匪贼寇盘踞逃窜之地。早年有青州黄巾、兵败便往蒙山山区流窜,后有泰山贼与曹操拉锯多年。

    我已令青州官员,今年尽量组织这些山区缺田百姓,强行迁走,就告诉他们南下之后,另外分田、朝廷出资供他们农具牲畜垦荒。

    以后泰山蒙山等地,只留交通要道县镇、田地充足之处聚居。山沟里不当道路,又缺田人多的,全部迁走。”

    顾雍见李素如此胸有成竹,也就不再质疑,他只管做好交接配合就好。

    李素要移民,他就安置,李素选了哪儿要建新城新港,他就调拨人力听命。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525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