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乖 放松 嗯 我会疯的_鲁肉bl民工

  卜伟光的脸一下子黑了。

    这个学期的班主任费,是要下学期再发了。

    至于晚会节目的补助,本来镇糖厂答应赞助他们一万块的,但到现在都没有给,这让卜伟光头疼了。    乖 放松 嗯 我会疯的_鲁肉bl民工  

    早知道学校现在这么穷,他当时就不搞这个元旦晚会了。

    因为在全校都公布了,每个班的节目都搞好了,他也不好说撤就撤。

    十二月底时,卜伟光都不知道给糖厂的厂长打了多少次的电话。

    对方要么不听,要么就是说现在没有钱,以后再说。

    卜伟光气得直骂娘,就算糖厂现在不比以前,但这一万块钱,对于糖厂来说只是小意思,说好给的赞助怎么不给了呢?

    要知道全镇蔗农给糖厂运过去的甘蔗,都能让糖厂赚钱。支持一下学校,怎么不行呢?

    卜伟光听着这些班主任的诉求,摆手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们都回去上课吧。”

    “卜校长,你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就这样敷衍了事吗?”李快来在后面说道。

    卜伟光见李快来也在这里,气不打一处出了。“李快来,我还准备处分你,你还敢冒头?”

    “你有什么理由处分我?”李快来冷笑一声,“我又不违法违规。上次跟你反映评奖的问题,你没有给我们班回复呢?”

    “你,你骂我傻瓜。”卜伟光生气地说道。

    李快来笑道:“我可没有这样骂你,你不要诬蔑我。”

    “我有证人,吴大鹏可以作证。”卜伟光说道。

    “吴大鹏一向与你穿一条裤子,他说没有用。且当时好像吴大鹏说你是傻瓜,不是我说的。”李快来胡扯着。

    反正又没有录音,他怕什么呢?

    卜伟光就算记恨自己,也只是恨着,不能拿这种事情来处分自己的。

    “如果你乱处分我,我会去县教育局投诉你。”李快来故意说道,“且我们还会向县教育局反映一个学期的班主任费不发,也不知道你把钱拿去哪里了。”

    “对,我们如果在学校里反映没有用,我们就去县教育局。”苏昌盛见自己被李快来抢了风头,急忙大声说着。

    在这些班主任里面,一向都是以他为首,他德高望重,不能让刚来的李快来抢了自己的风头。

    李快来马上站在苏昌盛的身后:“对,有苏老师带着我们,我们不怕的。”

    苏昌盛满意地点着头,李快来还是懂得进退的。

    像自己这样的老教师,他就应该尊重,以自己为首。

    “卜校长,你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这班主任不敢当了。”苏昌盛大声说着。

    卜伟光看着苏昌盛,不由暗暗蹙眉。

    苏昌盛与黄主任都是一直在岭水中学的老教师,这些人在学校里有很高的威望。

    黄主任还好点,懂得进退,一般不与他这个老校长计较什么。

    但是苏昌盛不一样,经常倚老卖老,弄得他下不了台。

    所以,卜伟光有时还要哄着苏昌盛,怕他在学校里闹事。

    一般年度评优秀给苏昌盛,班主任的话,苏昌盛也想当,也给他。

    毕竟苏昌盛就住在学校里面,孩子大了,没有什么事情做。他当班主任不但可以拿点钱,还可以打发时间。

    “苏老师,我们会想办法,你放心。这样吧,我一会还有事情,你们先回去,到时我们会跟你们说一下解决的方法。”卜伟光头疼地说道。

    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先发一个月的班主任费吧。

    反正就是拖。

    以前就说很快发九月份的班主任费,财务做表了,班主任签了表,但最后还是没有发。

    按照正规手续来说,班主任签了报表之后,那些班主任费已经拿出来,在卜伟光的手里。

    至于卜伟光为什么不给班主任发,那是他的事情,这钱不在学校的账号里了。

    但班主任们不大知道这一回事,觉得到时学校会发他们钱就行,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

    “那好,我们走吧。”苏昌盛见卜伟光给自己回复了,觉得已经可以,点点头,往外面走去。

    带头的大哥要走了,其他的小弟们也就纷纷离去。要不然被大反派卜伟光给记恨,到时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李快来走到最后,他对卜伟光笑道:“要我帮你关门吗?”

    “把门给我关上。”卜伟光生气地说道。

    自己好不容易抽时间看一会电脑,居然被这些人打扰了。

    李快来二话不说,直接就大力地关上门。

    “啪”的一声巨响,吓得走在前面的班主任停下脚步。

    “李快来。”卜伟光气愤地跑了出来。

    “卜校长,怎么了?”李快来一脸的笑意。

    “你甩我的门?”如果不是顾着面子,卜伟光真想冲上去暴打李快来一顿。

    李快来一脸的迷糊:“不是你叫我帮你关门吗?我这是学**做好事啊。”

    “你……你……”卜伟光气得说不出话来。

    李快来这关门,是没有办法说他了。

    有时用点力关门,你也不好说什么。

    李快来奸笑道:“卜校长,你怎么把门开了?我帮你关门吧。”

    说完,李快来又走过去拉着门扶手,准备又一次“关门”了。

    “你不要关我的门,我自己来。”卜伟光哪会上李快来的当。

    如果再让李快来用力地关门,自己这门可能要坏了。

    “不嘛,我帮你关门嘛。”李快来拉着门。

    卜伟光急忙用力拉住门:“不用你关,我自己来。”

    “我来。”李快来继续用力。

    “不用你来。”卜伟光咬着牙拉住门,“李快来,你给我松手!”

    这李快来的力气还蛮大的,如果不是他今天早餐吃得有点多,还拉不住这门了。

    李快来又用力气了,卜伟光使出吃奶的力气拉回来。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李快来猛地松开手,那房门就被卜伟光给拉到后面去了。

    由于没有李快来的力度僵持,用力过大的卜伟光站不住脚,直接就往后面的墙壁摔去。

    “啪。”卜伟光撞在门后的墙上。

    接着那门又“啪”的一下撞在卜伟光的脑袋上,众班主任看得眼睛睁大了。

    卜伟光这下应该会非常疼,不知道会不会受重伤?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518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