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骑摩托车的时候从后面抱女生|水氏杨花与十二轿夫

    上天域,青蓝天下。

    叶家府邸,议事堂内。

    一位容貌俊秀,眉心点了一枚朱砂的俊美男子,正坐在议事堂内一言不发,面色有些阴沉。  骑摩托车的时候从后面抱女生|水氏杨花与十二轿夫    

    议事堂内共有五人。

    那眉心点缀有朱砂的俊美男子,正是叶凌风!

    而辰天在下天域,亦或者说焚相天下诛杀的那位叶凌风,只不过是他的一缕分神。

    原本叶凌风是打算让这缕分神先在那下天域站住脚,等到时机已到,他自会亲自下界!

    却不料那缕分神被一个名叫辰天的人给杀了!

    更重要的是,那名叫辰天的人,似乎孕育出了一丝仙之本源……

    而后叶凌风偷偷派一位家族长老下界,原本是打算活捉那辰天,或者打个半死,再带回青蓝天下。

    却不料那位叶栾供奉,竟然也死了!

    这样一来,叶凌风彻底坐不住了。

    只不过这件事也被叶家的人知晓了,所以便召开了此次议事。

    叶家的家主,名为叶夷。

    上天域的修炼境界,与下天域其实一样,毕竟追本溯源来说,皆是那远古五座天下。

    只不过焚相天下因为被贬谪,所以其境界,最高也就只有那凌霄境界。

    但实则不然,凌霄境之上,仍是有着数个大境界。

    分别是那灵台命觉咫尺归真。

    而这位叶家家主,便是一位灵台境!

    至于命觉境强者,叶家尚未有人突破。

    毕竟叶家在青蓝天下,也只不过是中流家族。

    二流家族,定然是有着命觉强者坐镇。

    而那一流家族,则是有着咫尺境强者,做那中流砥柱!

    至于那归真境,整个青蓝天下,也不过一手之数。

    参加这次议事的,还有叶家大长老,叶天河。

    此人也是一位灵台境强者。

    整个叶家,家主叶夷与大长老叶天河,算是中流砥柱。

    除此之外,还有叶凌风的大姐,叶潇潇。

    叶凌风的境界如今已经是玉鼎境界八层,距离巅峰也是只差一线。

    焚相天下的那缕心神,并不能完全复刻叶凌风的境界修为。

    否则以他这位叶家独子的手段和底牌,当初与辰天一战,鹿死谁手,可还犹未可知。

    叶凌风的大姐叶潇潇,境界倒是不如叶凌风,只不过因为天生丽质,而且体质特殊,得以上嫁。

    据说是嫁到了那尉迟家,但那尉迟家可是正儿八经的一流家族,族内虽然没有那归真境强者,但是却有着一尊咫尺境!

    而且叶潇潇的夫君,也就是叶凌风的姐夫,是尉迟家小少爷尉迟奉羽!

    谁人不知尉迟老家主对自家小孙儿尉迟奉羽疼爱有加?

    也因此,叶家算是彻底攀上高枝了。

    此次议事,除了家主叶夷,大长老叶天河,长女叶潇潇,此子叶凌风之外,还有一位家族老管事。

    这位老管事并非叶家之人,但却是从小就在叶家长大,如今早已经两鬓斑白,不是叶家人,胜似叶家人。

    叶家老家出仙逝之前,更是亲自给其赐名,叶守。

    别看这位老管事平易近人,往日里见谁都是眯眼轻笑。

    但是暗地里,却是叶家的里子。

    叶守的境界虽然没有家主叶夷与那大长老叶天河那般高,但是杀力,却要另当别论。

    叶家的敌人,有不少都是这位叶守,在暗地里除掉的。

    家主叶夷率先开口道:“凌风,仙源一事,可是真的?”

    叶凌风重重点头,“父亲,我绝不会看错!那辰天体内,绝对有着仙之本源!”

    叶夷微微眯起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长老叶天河此时开口道:“叶栾有着凌霄境七重的实力,却仍是死在了那焚相天下,或者说死在了那辰天的手里,此子……不简单。”

    叶凌风想了想,说道:“父亲,不如再派人下界……”

    叶夷摆了摆手,叶守此刻却开口道:“家主,实在不行,我亲自走一趟?”

    叶夷摇了摇头,“那辰天能凝练出仙之本源,定然极为不凡。说不得……他身后有着某个家族或者势力。”

    “贸然动手,只会让我们陷入被动。”

    叶潇潇皱了皱眉,“父亲,要不我让奉羽……”

    叶潇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夷打断了。

    “此时先不要惊动尉迟家的人,等约定的时日一到,再与尉迟家那边通通气。”

    “仙之本源不是凡物,咱们叶家不能贸然插手,否则定会引火烧身!”

    “此时,到时还是要看尉迟家那边……如何定夺了。”

    叶凌风面色有些阴沉,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缓缓开口道:“父亲,那焚相天下那边?”

    叶夷沉思片刻,说道:“暂且不要去管那辰天,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且安心闭关突破至凌霄境,若是真能炼化火之焚相,此等机缘,未必就比那仙之本源差了。”

    ——

    碧落镇。

    一场大雪,如约而至。

    如今已经是第九个年头了,辰天原以为自己会闭关满十年。

    却不曾想,只用了九年光阴,便突破到了玉鼎境。

    而且体内那漆黑如墨的金丹,似乎也更壮大了一些。

    辰天没急着回焚相天下,而是在这碧落镇,静静的看完了这一场初冬大雪。

    不远处,有几个孩童,手中提着冰糖葫芦,在街道上跑的飞快。

    小脸冻得通红,但是却笑容满面。

    孩童身后,几个妇人反复的叮嘱着。

    “慢点,慢点!”

    “这大雪天的,别再摔着,唉……这些孩子。”

    辰天双手拢袖,深处隆冬,却未曾入乡随俗,身披那狐裘大衣。

    仍旧是一身单薄青衫,也不在意有雪花飘落至肩头,他看着那笑脸灿烂的孩童一路从自己身前跑过去,自己也是会心一笑。

    辰天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积雪,喃喃道:“快过年了……”

    在一个角落胡同中,却蜷缩着一个少年,他看着方才跑过去的那些孩童,和孩童身后跟着的那几个妇人,怔怔出神。

    半晌,少年回过神来,他搓了搓手,往胡同里面挪了挪,尽量的避一避这风雪。

    对于少年来说,最难熬的,不是现在。

    甚至不是这大雪时节。

    最难熬的是那不久后的除夕夜。

    还有明年开春之后的倒春寒,那才是真能冻死人。再之后,就是四月份的清明节。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499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