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教室里破了班花的处在线阅读(h文一对一)最新章节列表

  瞿梦瑶着实被瞿坚感动到了,她瞒着瞿坚陷害杨琪琪的事情,成天提心吊胆的,就是害怕瞿坚知道了之后,会对他这个女儿失望透顶。

    没想到的是,瞿坚居然明知道她是错的,还要站在她这一边。

    总而言之,瞿坚的意思就是说,让瞿梦瑶别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给露出来,只要让警察同志觉得她疯了就好,蒙混过关。    教室里破了班花的处在线阅读(h文一对一)最新章节列表  

    瞿梦瑶在楼上紧张了很久,也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但最起码比真的带走强得多了。

    瞿坚带着她下楼,她在楼梯上就已经开始装疯,瞿坚还是拉拉扯扯的才好不容易把她给带下去了。

    这两位办公事的警察同志一看到这样的状况,对视了一眼。

    他们处事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状况没见到过,装疯卖傻的也不在少数,所以瞿梦瑶一下楼就疯,两人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

    瞿梦瑶到底也是运气不好,刚才真的发疯的时候,没被这两位看见,现在想疯却演不出来了,还是演技欠佳,两位同志看得出来她根本没有疯,最终还是把她带走了。

    瞿坚很无奈,生怕瞿梦瑶这个时候是没疯,但过了一会要是疯了,他可就不好收场了,所以大半夜的都要跟着瞿梦瑶一起去一趟。

    来到这边,瞿梦瑶被问了很多问题,她都没有配合回答,只是一直在想,当初要是不答应钱小雪的要求就好了,跟她合作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反而惹了一身骚。“关于在医院里行凶事件,你不会没有印象了吧?那么危险的药剂如果注射进了杨琪琪的药水瓶里,你现在手里就是背负着命案……”同志一条一条的说着瞿梦瑶做过的罪行

    。

    瞿梦瑶一个都不承认,在外面看着监视器的瞿坚紧张不已,同时也有一点心灰意冷的感觉,是不是自己太宠爱女儿了,所以放任她做了这么多的糊涂事。

    也是因为瞿梦瑶害的人是杨琪琪,让瞿坚心里更加难受,如果换做旁人,可能还没有这么大的反应。想到这里,瞿坚接连叹气,做都做了,要是招供了,可能罪行还轻一点,到时候他再找点人周旋周旋,瞿梦瑶不必受着太多的惩罚,可是瞿梦瑶就是犟脾气,就是死都不

    愿意承认。

    就在瞿坚紧张不已的时候,瞿梦瑶终于主动说话了,“哈哈,燕捷要和杨琪琪复婚了,没我什么事了,怎么到头来我才像个第三者,我后悔极了,我干嘛要嫁给他啊!”

    瞿梦瑶说着说着,音量越来越大,“我干嘛要嫁给他啊!我后悔死了!啊!”她尖叫着,声音都要刺穿旁人的耳膜了,大家都被她这个反应给弄懵了,他们明明问的是她对杨琪琪犯下的罪行,而不是说燕捷和杨琪琪复婚的事情,怎么就给带偏了呢

    ?

    其实刚才同志问她话的时候,她压根没有听进去,脑子里只有杨琪琪要和燕捷复婚的这件事。

    就好像他们之间的感情,从来没有一个叫瞿梦瑶的人进入过,为什么他们还能和好如初,那她瞿梦瑶算什么,算什么呢……

    瞿梦瑶的精神状态已然发生了变化,要是在家里这样就好了,瞿坚心想着,就不用来这种地方了。她已经没办法再进行审讯了,瞿坚就想带人走,可是不被允许,她要留在这里,等她情况好了一点,还是要继续问的,因为她犯下的错误可不是小事,牵扯到故意伤人,

    故意杀害罪。

    瞿梦瑶被拘留了,瞿坚不想让女儿一个人呆在这种地方,但也没办法了,只能先冷静,尽快找个解决对策。

    瞿坚动用了自己所有的人际关系,想把瞿梦瑶从警局弄出来,哪怕用再多的钱财,欠了再多的人情,但哪有那么容易呢。

    他就在大门口,一直不肯走,他怕出了意外。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布加迪缓缓行驶过来。

    瞿坚看着这辆车,一脸迷茫,这显然是冲着他来的。

    这辆车是燕捷的,但是下车的人并不是,燕捷现在还在医院里,一边陪伴着杨琪琪,一边给自己养伤。

    下车的人是江暮深,他今天还在医院和瞿坚碰过面。

    瞿坚此时此刻看起来有些狼狈,纵使他事业做得才成功,摊上这么个女儿,终究是要付出点代价的。江暮深缓缓走到了瞿坚的面前,对他说道,“是燕总让我来的,他让我转告你,别再白费工夫了,你想找人用利益洗清你女儿的罪行,那是行不通的,燕总早就打点好了,

    无论你收买谁都不行。她必须要为自己做过的付出代价,燕总这次可是不好说话的。因为你们伤害到了他最心爱的女人,最不能踩踏的雷点。”

    瞿坚闻言,狠狠地皱眉,“燕捷这是在威胁我?我要是能把我的女儿救出来呢?”

    “你尽管试试,燕总付出一切都会让你们付出代价,该有的惩罚她就得受着,别再做这些无意义的挣扎了。”

    瞿坚咬了咬牙,他尽量让自己继续保持稳重,他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冷静处理的,但是只有关乎到女儿的事情,他很难冷静下来。

    他已经失去了心爱的女人,他的妻子只留下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要是再毁掉了女儿的前途,他怎么和亡故的妻子一个交代。

    “你转告燕捷,我不想让我女儿受这样的苦,他要什么我都给,生意上的事情也都好谈,哪怕我不赚,我亏本,我都让燕氏赚还不行吗?”

    江暮深后退了一步,如果不保持一点距离,瞿坚非得扑上来不可。

    “没得商量,这次燕总真的动怒了,他猜到你会这么说。燕总说了,无论如何,切记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

    说完,江暮深就要离开。

    江暮深毕竟只是一个传话的,瞿坚就没有太纠缠他。

    他可是瞿氏董事长,很爱面子,这种场合下,更是不会轻易地去纠缠一个人,他现在只能安慰自己办法总是会有的。

    江暮深回到了医院,此时夜已经深了,可是燕捷还没有休息,他陪在杨琪琪的身边,一刻也不愿意离开。江暮深回到病房告诉燕捷,他已经把他吩咐的事情都给办好了,瞿坚知道这次燕捷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瞿梦瑶,心里急坏了,可是再急也是没有用的,燕捷这次就是狠下

    心,谁觉瞿梦瑶伤害了杨琪琪呢?

    对燕捷来说,杨琪琪就是最重要的人,她受伤了,谁都不许好过。江暮深看着燕捷痛苦等待的表情,就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用着安慰的语气问道,“燕总,如果她还没有醒来,你就一直这样守着她吗?夜已经深了,你尽快休息吧,也许

    明天早上她的情况就好转了呢。”燕捷摇摇头说道,“我现在睡不着,只要陪着她,我的心里才会安心一点,我知道她虽然昏迷着,但是她应该明白,我就在她的身旁陪伴着她。她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女孩

    子,知道我在身边也许心里会好受一点,也会尽快的醒来。”

    “那么好吧。燕总,还有一件事情,我打听到消息了,瞿坚和夫人见过面,聊过天,说是你们暂时还不能复婚,当然夫人还没有答应这一点,她现在还在考虑当中。”

    “说具体一点。”燕捷严肃。“燕总,那我就直说了,瞿梦瑶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她的精神状况似乎出了一点问题,瞿坚为了不刺激到她,所以想阻止你们复婚,但是他也表明了不会阻止你们恋爱,也

    就是说短时间内你们还不能成为真正的夫妻。”燕捷皱眉,“瞿梦瑶精神病犯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她精神状况不好又不是我逼她的,当初也是她自己非要嫁过来,不惜使出任何手段。我已经跟她说过了,后果如何,她

    自己没有为自己着想,到后来还要我为她买单吗?我和琪琪就是要做真正的夫妻,谁劝都是不管用的。”

    燕捷的脾气江暮深怎么会不了解呢?他既然这么说了,就说明他不会和瞿坚妥协,瞿梦瑶的精神状况是如何的,他也不会去管。江暮深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和杨琪琪之间还真的是经历了很多事情,其实我也赞成,没必要去理会他们,一切后果都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的。你和杨琪琪还是尽快复婚比

    较好,以免夜长梦多。”

    燕捷点了点头,之后他的目光就一直在杨琪琪的身上。也不知道是自己太期待杨琪琪醒过来发生了错觉,还是真的。杨琪琪的手指在燕捷的掌心动了动,这种真真切切的感觉燕捷感受到了,他马上就打起精神来,聚精会神的

    盯着杨琪琪的眼睛。

    江暮深被燕捷这个举动给惊到了,意识到杨琪琪可能接下来会醒来,他也全神贯注的盯着杨琪琪的脸。

    慢慢的,慢慢的,杨琪琪的眼睛开始抖动,她的眼皮正在用力的睁开,睫毛忽闪。

    “琪琪,琪琪……”燕捷呼喊着。

    连带着江暮深都感觉到紧张了,他也很期待杨琪琪能够尽快醒来,一来他们是朋友,二来他的妻子也是杨琪琪的好姐妹。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再看见燕捷这么伤心了。

    杨琪琪的意识逐渐清晰,也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燕捷在叫她。

    大概过了两秒,她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皮感觉有千斤重,不过最后她还是醒了过来。

    当看见自己在医院的时候,手上还有吊针,她脑子里的回忆就拉回了前两天,她被钱小雪刺伤了。

    “燕捷……”杨琪琪醒来喊的第一个人的名字就是燕捷,这对于他来说非常的欣慰,说明在关键时刻杨琪琪想到的人还是他。

    “琪琪,我在这里,你想喝水吗?还想吃点东西。”燕捷对杨琪琪是无比的关心,就连她醒来了,他还依然紧握着她的手不肯松开。

    燕捷似乎要把这段时间他的缺席,都给补上去,所以他就一直牵着杨琪琪的手。

    杨琪琪摇了摇头,“我什么都不想吃,我没有胃口,伤口好痛……”

    麻醉的效果已经过去了,所以杨琪琪感觉伤口会时不时发出阵痛。

    燕捷见状,心疼不已,他不想让杨琪琪忍受这样的痛苦,但是事已至此,他只能安慰。

    “忍一忍,忍忍就过去了,我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杨琪琪无奈颔首,一想到为了救自己,燕捷好像也受伤了,她脸上就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你是不是也很痛?”

    燕捷摸了摸杨琪琪的头,他故作坚强,虽然他是一个男人,但是疼痛感可是一点都没有减少的。

    只是在杨琪琪的面前,他不想把自己的脆弱表现出来,杨琪琪现在是需要他的,是需要他保护的,他怎么能让自己看起来很弱呢?

    “我是受了一点伤,但是我不觉得很痛啊,你放心吧。”

    江暮深在一旁听着,只是摇了摇头,为了杨琪琪,燕捷要撒多少个谎,他的伤势可一点不比杨琪琪轻,居然能舔着脸说自己不痛,也真是很为杨琪琪着想了。

    江暮深也知道小两口重新聚在一起是有多么的不容易,所以就主动的离开了,给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杨琪琪看着燕捷憔悴的脸,是等江暮深离开了,才说道,“别骗我了,你受的伤也不轻,怎么可能不痛啊,你是为了安慰我,不让我担心,才这么说的吧。”

    闻言,燕捷尴尬的挠挠头,“被你发现了啊,咱俩真的是注定一辈子都是夫妻,一起受伤,一起痛……”

    杨琪琪无奈的笑了,“你真是个傻瓜,谁愿意和你一起吃苦啊,我们要一起享福才对。”

    燕捷也跟着笑了笑,能和杨琪琪这么愉快的聊天,没有任何矛盾,简直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不过一些麻烦的事情,终归还是要和杨琪琪说的。燕捷看着杨琪琪的眼神很是抱歉,叹息一声说道,“接下来我们复婚的话,可能会遭遇一些麻烦,因为瞿梦瑶的精神状况出了一点问题,为了不刺激她,她的父亲跟我母亲聊过了,意思是说我们继续恋爱,不要管别人,但是复婚的话,要拖延一下。当然了,我妈还没答应,正在考虑当中。我的意思是,我们尽早复婚吧,不要管别人,反正

    都是他们咎由自取,我现在来问问你,你是怎么想的?”燕捷这番话着实问住了杨琪琪,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方面她不想瞿梦瑶变成了真正的疯子,万一被刺激傻了怎么办,另一方面瞿梦瑶当时害她,她到现在还没

    缓过来,如果她在意她,那岂不是太善良了。

    善良过头可不是好事,会让大家以为她很好说话,到时候所有人都来跟她讨价还价。经历这次的事情之后,杨琪琪也在心里更加断定燕捷是能够保护她的男人,愿意为她付出生命的男人,他们两个人之间还能有什么隔阂?再大的矛盾,终归还是能解决掉

    的,只是要经历一番波折而已。

    所以燕捷提起复婚的事情,杨琪琪不可能拒绝的,她心里也是想复婚的,她彻底原谅了燕捷,但是瞿梦瑶这边的确是个麻烦,不好解决的。杨琪琪看着燕捷,叹了一口气,“你要是问我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又心软,不想让瞿梦瑶变得那么糟糕,我又痛恨她之前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所以不想顾及她

    的感受,让我没办法做出选择。”燕捷摸了摸杨琪琪的头,眼里满是心疼,“你还是太善良了,我还以为你会坚决不顾及瞿梦瑶的感受,毕竟她之前那么过分,她伤害你那么多,你居然还能为她着想。琪琪

    ,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你不该被世界这么对待的。”

    杨琪琪垂下头来,心软的话,有时候真的能耽误很多事情,让自己吃闷亏,但是她也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她总能熬过来的。

    “燕捷,你说太善良是不是不是一件好事?”杨琪琪皱着眉说道。

    她躺在病床上,由于伤口太疼了,她没办法动,所以很呆板,眼神也慢慢的变得呆滞。燕捷摇摇头,然后摸了摸杨琪琪的手,说道,“并非一件坏事,但也有弊端吧。你放心,你尽管善良,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会守着你的善良。谁不喜欢善良的女孩子啊,

    我当然希望你还和从前一样,而不是变成了一个小坏蛋。”

    说着,燕捷还刮了下杨琪琪的鼻子,调戏她,逗她玩。杨琪琪被燕捷哄着,心情好了不少,复婚的事情两人没有再提,还得再看看,总之两人和好了,没有矛盾了,就是最好的。复婚的事情还不着急,最好的感情也没必要着

    急的。“对了,我爸妈那边知道我这个事情吗?我不希望他们担心啊,他们也一把年纪了,心脏受不了刺激,要是给他们知道了,不知道又要掀起什么风浪来……”杨琪琪很焦虑。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498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