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不不要了坏掉的(甜宠sm调教h)最新章节列表

    “夜已经深了,贵人早些歇了吧!”

    将近子时,怡华宫里的烛台还没熄。苏贵人伏在床榻上,哭声断断续续,纤弱的身子不停颤抖。

    一个身着紫色宫装二十余岁的宫人站在床榻边,一脸无奈地劝慰:“奴婢知道,贵人心里难受。就是奴婢听到这些没影子的传言,心里也不畅快。也不知是哪些个小人在背后乱嚼舌头,坏贵人的声名……”    不不要了坏掉的(甜宠sm调教h)最新章节列表  

    苏贵人身子瑟缩了一下,哭得愈发凄凉。

    是啊!对天家父子来说,这是不名誉不体面的传言。什么聚麀之诮,父子同睡一个女子……不过,也就是脸上难看些,过一段时日,流言散了,也就没有大碍了。

    可对她来说,却是致命的一击。

    一个宫妃,背负着这等不堪的声名,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永嘉帝还会来怡华宫吗?

    她以后还有机会再见李昊吗?

    到底是谁这般恨她,要置她于死地?

    苏贵人从听到流言后,就开始哭。哭了一整天,嗓子早就哭哑了。此时将头埋在被褥里,肩膀不停耸动,哭声不绝于耳。

    一旁的宫人只得继续劝慰,心里暗暗唏嘘。

    自苏贵人进宫,永嘉帝连着数日宿在怡华宫,恩宠一时无二,连孟妃和王婕妤都被压过了风头。

    她原本以为自己运道好,跟对了主子。没曾想,这好日子还没几天,就遇到了这档子糟心事。

    苏贵人算是完了,她这个掌事宫女,以后日子也难熬。

    苏贵人哭累了,终于不哭了,愣愣地躺在床榻上,目中满是绝望和茫然。

    以后她该怎么办?

    ……

    这一夜,有人辗转难眠,有人彻夜未眠。

    陆明玉却睡得分外香甜,隔日早晨起身,面色红润,神清气爽。肚中的孩子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好心情,忽然动了一下。

    陆明玉失笑,低下头,轻轻摸了摸肚子。掌心下的躁动,不但没有平息,反倒因她掌心的温度和温柔愈发激烈。

    “臭小子,这是在娘肚子里打拳不成。”陆明玉轻笑不已。

    孕期三个月之后,周院使为她诊脉,已经诊出了这一胎是男婴。陆明玉对着肚中的孩子自言自语,臭小子便成了昵称。

    绮云笑吟吟地为主子梳妆,一边笑着凑趣:“等小殿下出生了,娘娘就舍不得说人家是臭小子了。”

    陆明玉心情之佳,肉眼可见。

    个中原因嘛,不说大家都懂的。

    梳妆过后,绮云压低声音道:“这才刚开始。娘娘等着瞧吧,后面还有的热闹可瞧。”

    要么不出手,既是出手了,就要将李昊彻底踩下去。

    陆明玉挑眉,冷笑不语。

    绮云没有多说,很快扯开话题:“听闻三皇子殿下昨晚进宫向皇上请罪,想来今日不会上朝了。还有,昨日晚上,皇上去了芳华宫留宿。”

    陆明玉随意嗯了一声,站起身来:“将珝哥儿瑄姐儿兄妹叫过来,我带他们去椒房殿请安。”

    绮云笑着应是。

    盏茶后,陆明玉领着一双孩子进了椒房殿。

    乔皇后一夜好眠,今日气色也格外好。婆媳两个打了个照面,心照不宣地笑了一笑。不过,谁也没提三皇子或苏贵人,坐在一起闲话起来。

    “珝哥儿瑄姐儿还小,现在开蒙读书,会不会太早了?”乔皇后心疼孙子孙女,忍不住絮叨几句。

    陆明玉笑道:“不小了。他们兄妹,算虚岁是五岁,论周岁,也有三周岁半了。我像他们那么大的时候,每天能扎半个时辰的马步。我听殿下说过,他从四岁起开蒙读书。这个年龄正好。”

    “我自己先教个一两年。等再大些了,就进上书房正式读书。”

    乔皇后想了想说道:“你肚子一日大过一日,不宜过度操劳。习武的事,你来教。开蒙读书识字的事,就交给本宫。本宫才学不算出众,教他们兄妹认认字也足够了。”

    乔皇后对孙子孙女的心一片热忱。

    陆明玉自不会拒绝,笑着点头应了。

    “启禀皇后娘娘,婕妤娘娘前来请安。”彩兰笑着来禀报。

    乔皇后和陆明玉对视一眼,略一点头:“请王婕妤进来。”

    当年乔皇后从一堆宫人里挑中了王婕妤,是相中了王婕妤和孟妃容貌相似,且更年轻娇美,抬举王婕妤,是为了分孟妃的宠。

    没曾想,王婕妤这颗棋子出人意料的好用。而且一直恭敬温顺,从无恃宠生娇的举动。

    人心都是肉做的。乔皇后对王婕妤渐渐没了防备,真正当做了自己人。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给太子妃娘娘请安。”王婕妤盈盈行礼。

    陆明玉冲王婕妤微微一笑:“王婕妤快些请起。”

    乔皇后笑道:“免礼平身。你今日来得倒是早,听闻昨晚皇上去了怡华宫。你怎么也不多歇一歇。请安有什么着紧的。”

    王婕妤柔声笑道:“皇上去上朝,臣妾正好来请安。皇后娘娘体恤臣妾,是娘娘的恩德。臣妾岂能仗着娘娘的青睐生出骄奢之心。”

    乔皇后笑了笑,随口问道:“皇上去芳华宫,有没有和你说起苏贵人?”

    王婕妤轻声应道:“这倒没有。”

    不但没提苏贵人,对流言之事也绝口不提。

    乔皇后心中哂然,很快扯开话题。

    ……

    这一日,永嘉帝照常上了朝。

    三皇子李昊今日却未现身朝堂。对外宣称身体不适,要回府静养。

    众臣子眼明心亮,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流言铺天盖地,三皇子殿下脸皮再厚也吃不消挡不住,不得不躲在府里一段时日。等流言稍稍平息了,再出来见人。

    高坐在龙椅上的永嘉帝,今天一直沉着脸,气压低沉。众臣有事启奏,没事就闭嘴,很快散了朝。

    广平侯被宣召进了文华殿。

    不知君臣两个说了什么。半个时辰后,广平侯脸色难看地出了文华殿。

    三皇子一直告假未出。

    流言传了小半个月,眼看着就要平息。没曾想,又有一个劲爆的流言悄然传开。

    据说,死去的苏妃在进李家之前就有了身孕。三皇子李昊,根本不是龙种,而是广平侯的骨肉。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48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