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东西玩小姑娘(浓精灌孕h)最新章节列表

   依玉藻说法,常黯之地的缘起物往往都是非常古老且特殊的物件,本身便具备不同寻常的特质。而且今次缘起物还是跟和马有着特别因缘的地藏像,因而不管从哪层意义来说,和马都没办法把它随便放在路边,只好先用GTR运回道场。

    桐生道场是和风的古老建筑,但适合安放地藏石像的地方却也不多。结果和马找遍整座道场,发现也只有安放在樱花树下比较合适。

    和马在庭院里找到块大小合适的盘石当基座,将其挪到樱花树下,然后再从GTR上把地藏石像抱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到盘石基座上。  老东西玩小姑娘(浓精灌孕h)最新章节列表    

    说来也巧,那随便找的盘石并不算特别平整,而地藏石像底部也有凸凹不平,然而当和马把地藏像放到盘石上后,两者竟然就这样对了上去,而且严丝合缝到近乎浑然天成!?

    就连旁观的晴琉都瞪圆了眼睛,不过幸好和马多少习惯了这些法则层面的操作,只是哈哈干笑了两声,然后便退下来。

    退后几步,只见和古老道场伴生的高大樱树下,屹立着同样沧桑的地藏石像。

    微风摇拂着樱花树枝发出沙沙声响,盘石上的苔鲜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时刻,一股和光同尘的静谧感悄然无息地弥散开来,古老的道场竟俨然生出一股仿佛千年佛刹般的神圣氛围来。

    “感觉,好庄严啊……”晴琉望着地藏像,情不自禁地双手合什参拜。

    “确实。”和马点点头,他感受比晴琉来得深刻,但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描述这般偏灵性的感触,只好学着晴琉双手合什参拜。低头的那刻,耳边陡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锡杖摇响。

    和马猛然抬头望向地藏像,地藏像的面容虽己有些模糊,但不知为何却让人感到沉稳和安祥。于是和马再次低下头,认真恳切的说道。

    “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接下来的好片刻里,和马跟晴琉便在中庭默默无言地眺望着樱花树和地藏像。一股超越言语所能描述的微妙感触充盈着中庭的空间,让人觉得什么话都不想说,什么话也不必说。

    “老哥,还有晴琉,你们回来啦……哇啊,这什么情况!?”

    背后走廊传来千代子活泼的声音。和马回头,见着千代子提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走过来,在靠近中庭时也被那庄严气场所惊到。“老哥你做了什么?怎么咱们道场突然变得这么干净……唔也不对,地上还没打扫,但感觉就像是到了别的地方啊?”

    “这个嘛,大概是我请了尊地藏菩萨回来供着的原因?”和马耸耸肩膀,示意千代子看向樱花树下。

    “地藏像?干嘛突然搬这个回来……唔,等等老哥,那尊佛像真的是才供上去的吗?怎么看上去好像很久以前就在那里呆着似的?”千代子边看过去边露出困惑神情。

    “是吗?那不是这正好说明这尊地藏像和咱们道场有缘呗?”和马耸耸肩膀,选择岔开话题。“说话回来,千代子,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你突然买这么多食材回来,是打算办宴席还是怎么的?”

    “哎呀,是玉藻姐的主意啦。路上遇到她突然说要办庆功宴,然后我就跟她去商店街买了大堆食材……呐,后面还有呢。”千代子往后指了指,和马偏头望去,只见玉藻也提着两包食材从走廊进来,跟和马对上视线时点头招呼。

    “是庆功宴哦,庆祝我家主人凯旋归来。”玉藻微微笑着。

    “又是占卜得出的结果?”和马挑挑眉,现在他对家里狐狸的本事已习以为常了。

    “是的,不过……我可没算到那个。”玉藻脸上浮现出情不自禁的苦笑,望向樱花树下的地藏像。不知是否错觉,和马在传说大妖狐脸上竟看到微微胆怯的模样。“不过去追高田党的余孽,结果居然连如此贵重的御神体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这个嘛,说来话长。”和马摆摆手。“今天不是要办宴会吗?把保奈美也叫过来,我到时候跟你们好好讲讲。保证过程跌宕起伏,精彩绝伦。”

    **

    保奈美的政治活动相当繁忙,不过也没到不容调整的程度。既然师门有召唤,那当然是以桐生道场为优先。

    在铃木管家的亲自护送下,保奈美在比正常晚餐稍迟一点的时段赶到道场,这时候晴琉跟和马已在中庭铺好了地垫,千代子也从厨房源源不断地端出炸的煎的菜品来。

    至于玉藻则是紧急联络了神宫寺家,貌似拿了一瓶超贵的日本酒,恭敬供在地藏像前。

    等到保奈美进来时,宴会的准备已经就绪了。

    这次宴会披露的东西太过惊世骇俗,所以只有桐生道场的核心组才被允许参与。

    所谓核心组,也就是千代子、玉藻、保奈美跟晴琉四人。本来应该还有一位,不过那位这时候正在英国剑桥留学,当前时代也还没开发出能视频聊天的5G网络,所以也只好作罢。

    众人入座后,和马宣布宴会开始,然后就着小酒,慢慢把今天追踪甲佐等人的经过进了出来。

    从水坝闯进常黯之地,到遭遇变异鬼人的甲佐,从跟盘据大湖的鲇鱼精交手,到遭遇笼中鸟拦截,一系列跌宕起伏、匪夷所思的际遇听得众人兴致勃勃又口瞪目呆——这点,从食盒里千代子炸的热气腾腾的天妇罗,到彻底凉掉为止甚至都没人伸筷子去挟便可以入来。

    “那两家伙跑掉后,我和晴琉也赶在常黯之地崩坏前跑了出来,然后就把那尊地藏像给顺便扛回了家里,安放在樱花树下……嗯,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

    和马以这句话结束了漫长的讲述,稍稍歇了口气,举目望向周围神色各异的听众们。

    亲身经历的晴琉和神秘侧大佬的玉藻姑且不论,保奈美跟千代子此前顶多只是隐约知晓神秘侧的存在,像这般听闻跟妖怪对砍的直接体验还是第一次,此刻她们表情就像看到斯瓦辛格化身终结者来道场踏馆般的,满是错愕跟惊诧。

    不过和马讲这些倒也不是为吓唬她们,今次事件证明神秘侧影响己逐渐渗入到现代社会,虽然目前还不确定幕后黑手究竟意欲何为,但总之先打个预防针,提高下警惕是没错的。

    “咳,你们有什么问题的话现在可以提问。”

    和马咳嗽了声提醒着。被提醒的保奈美跟千代子你望我我望你,似乎在彼此询望中达成某种默契,然后千代子便像课堂提问般的把手高高举起。

    “报告老师,我有问题。”

    “嗯,桐生同学,准许提问。”和马也客串了把。

    “那个那个,断时晴雨能隔空御剑?还能放射雷电?真的假的?”问出这话时,千代子和保奈美都满眼星星地望向晴琉,或者确切地说,是望向晴琉抱在怀里的断时晴雨。

    我去!你们最关心的居然是这个吗!?和马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不过仔细想想两人都是桐生道场的弟子,而且也算得上是剑道高手,优先关心这个好像也没啥不对的样子?硬要说的话,其实他也非常在意这个问题。于是他也把视线转到晴琉那边。

    “嗯,是真的哦。”被众人注目的晴琉认真点着头,回忆着当时情景。“那时候我被打飞了出去,断时晴雨也脱了手。然后见着和马被触须戳中后背,一时着急,也忘了拿没拿刀就那样挥斩出去……”

    “然后,断时晴雨就飞回来了!?”千代子兴奋得满脸通红。

    “没错。断时晴雨突然放出雷光,先是炸断了那臭鱼的触须,然后又在空中划出好大一个回旋,把剩下的触须统统斩断……”晴琉用力挥手摆出威风的架势。“然后等到我落地的时候,断时晴雨就已经在我的手上了。”

    “哇哇!哇哇哇!呀呀!”千代子就像见到偶像的小女孩,紧握双手发出意味不明的兴奋尖叫。

    “那现在呢?现在你还能用它,隔空斩物吗?”就连保奈美也压不住兴奋地追问着。

    “好像,不行。回来后我一直在琢磨,但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再现那时候的感觉……”晴琉有些沮丧地低下头,声音也变得不太自信了。“那时候应该不是错觉啊,一路上,断时晴雨真的救了我好几次……”

    “不是错觉。”以淡定声音插嘴进来的某狐狸,一瞬间把众人的注意力都扯了过去。众人注目下玉藻拿起一块天妇罗放进嘴里,随即却因炸物冷掉、口感不佳而皱起眉头。“我想,大概是妖力消耗太大而虚弱吧,你得让它先歇歇。”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472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