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医生我下面痒你帮我看看小说|双性帝王上朝被大臣们跳教np

   章武七年注定还是垂拱而治、休养生息的一年。

    关东百姓依然一整年都是全免农业税人头税和徭役。朝廷的大型工程全部停工,军事行动除了必要的剿匪,其他能停就停。

    部队全部暂时参与军屯,好好种地,恢复生产争取自给自足。    医生我下面痒你帮我看看小说|双性帝王上朝被大臣们跳教np  

    除非是有非每年保持维护不可的现有水利设施维修工作,那也尽量农闲时节让工兵部队参与施工、朝廷管饭发饷。

    实在人手不够,才会带薪征募一些民夫参与施工,但这显然不算“徭役”。

    春耕的几个月过得很是平稳,看起来今年大汉境内可以完全杜绝成规模的饿死人事件。些许水旱灾害和寒潮导致的减产,也能靠免税撑过去。

    到了农历四五月份,第一波春季种下的蔬菜成熟,贫民也能用杂菜混几口饭吃,就算是撑过最艰难的青黄不接时分了。从此开始,大汉算是进入了高度的内部稳定状态。

    从皇帝、丞相到各部官员,也尽量在这一年内不整活,不搞新政,一切按照现有制度慢慢推进,不折腾百姓。

    唯一必须坚持推进的工作,只是对土地确权的检地,继续深化土地产权的国家登记制度。这活儿必须趁着秩序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就抓,也算是人口普查后朝廷最重的一项行政任务了。

    不过检地普查的律法,也不是统一之后才定的,前几年就定了,所以也不算“变法”,只是对已有制度的全面深化贯彻。

    之前的人口普查仅仅花了一年就完成了,土地检地大约需要三年。

    具体的制度,之前也说过:“凡是耕地不足一百汉亩的平民,即使不登记,也能确保其土地权益,并且按人头征收农业税时,按拥有一百汉亩来计算。

    而拥有土地超出一百汉亩的人,必须在三年内限期完成登记和核查,否则将来发生纠纷时,官府不予支持”。

    这个政策实行到今年后,主要的大地主已经被朝廷抓大放小先登记好了,丈量工作也完成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主要是零零碎碎的小地主和富农,登记检地工作很繁琐。

    所以为了鼓励大家都来登记,而且结合如今地广人稀的特点,刘备跟李素、诸葛瑾商议之后,出台了一个惠民的政策:鼓励百姓开荒,或者耕种因为战乱而导致的无主之地。

    只要确保是自耕农的,而非雇佣佃农占地,确有余力一家人种植超过一百汉亩土地的。那么,只要到官府那儿预登记,就可以多占田地。

    最高不得多占二十汉亩,也就是实际占有田地从一百汉亩上升到一百二十汉亩。登记了之后,三年内没有异议和纠纷,官府就直接承认了对占地的拥有权,并且写进官府的“鱼鳞册”。

    当然,登记确权之后的最初十年内,官府可以不对多占的土地征税,但十年期满后,那就按照登记实占土地的三十税一,来要求缴纳粮税。

    相当于原先每个正丁每年缴纳四石粮食的,实际多占田并登记的人,可能要缴纳五石。但相比于多占田拿到的好处,肯定还是有很多年富力强种田多的人,或者是家里能独力养得起耕牛的人家,会乐于多占的。

    这也相当于是一项鼓励开荒的政策了,还强化了朝廷对民间农业的控制力。假以时日肯定能把现在还比较粗放的“租庸调输”法中的农业税部分,往后世晚唐到宋朝的“两税法”的“履亩而税”原则靠拢。

    哪怕这一步需要十几年的时间才能彻底转型,也算是对国家有长远好处了。

    ……

    除了上述的土地登记深化,整个章武七年朝廷没有任何变法折腾的动作,百姓鼓腹讴歌,欣喜于太平之世终于来临。

    官员们的工作压力也有所降低,没那么忙碌了,连科举取士的规模也有所下降,今年会少录取一些明算科的人,因为各种税务官民政官也没那么缺乏了,争取未来几年降低一点朝廷的行政开支负担,更快还清之前的战争债券。

    说起战争债券,章武七年也是朝廷最后一年发行战争债券性质的带息抄引,发行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打仗,只是为了堵住关东免税带来的财政缺口。

    (将来还会持续发行抄引,但不是战争债券性质的,大部分时候也不给利息,只是可以折抵工商税和特许经营权)

    刘巴估算之后,给皇帝上报,也显示今年会是最后一年财政赤字继续扩大的年份,明年开始就能稳住并略微收窄。到章武九年时,就能开始进入稳定还债的周期。

    官僚系统自己就能把日常行政工作搞定,李素这个丞相当然也是早早地进入了半休息状态。

    这一年的李素,倒不像是萧何的人设,反而有点像是提前转型成了曹参,自己的规自己随,每天喝点小酒锻炼一下身体,养养生,安排点娱乐活动。

    当然了,李素的性情也绝对算不上怠工,他只是不想被繁琐的事务性工作缠住。如果有那些建设性、创造性的活儿,能让他有兴趣并且带来足够成就感,那他还是很乐于投入精力的。

    被他所影响,这一世的诸葛亮,其实也有点往这种禀赋靠拢,工作的时候不再“事必躬亲”,而是尽量抓大放小,挑难的,非自己不可的挑战性工作来做。

    如今天下太平了,他们师徒俩的这种性情禀赋就愈发明显了。

    闲来无事,师徒俩不约而同盯上了几件有趣的事情:

    首先,是他们发现在海外殖民了五年之后、刚刚重新投降归顺的周瑜,似乎带来了一些好东西,还有一些奇人异事,值得好好钻研一下,看看如何为大汉所用,把周瑜贡献的收获消化掉。

    其次么,就是李素觉得,趁着眼下休养生息,可以对大汉朝未来几年要搞定的问题,先未雨绸缪做一个展望,然后写一个计划,跟刘备汇报备案一下。

    晴天的时候该修补屋顶,战略规划当然要趁太平的时候写,居安思危。

    ……

    五月底的一天,李素完成了一个规划草稿,也没刻意挑日子,就直截了当去找刘备汇报。

    刘备也没有觉得意外,很适应这样的工作模式,也不觉得需要“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反正只是个远景规划,没必要跟群臣商议,先听听就是了。

    李素把草稿在刘备面前铺开,通俗直白地说:

    “陛下,趁着今年没什么事儿,臣这几个月在府上随便琢磨了一下,给未来几年朝廷要解决的事情,列了个优先级。

    今年就不必说了,不会再有任何扰民。明年开始,免税全面结束、税赋徭役恢复,差不多可以着手解决公孙度的问题了。

    大汉如今还有东夷、东北的扶余、逃到草原上的高干、河套与并州以北的鲜卑、已经被重创的河西羌和海西羌等等边患。

    这些外患里面,还是从东边开始解决比较好,因为补给相对容易,可以走水路运兵运粮,而且大汉如今普遍是南方各州在朝廷统治之下年限较长,建设也好。

    而关东的北部地区才刚光复两年,破坏严重。河北还不足以支撑北伐草原的军需供给,从其他州再调运则损耗过大,用民过重。先东后北,正好充分节约资源。”

    李素说到这儿,先停顿一下让刘备消化信息。

    他的这番规划,如果是对原本历史上的大汉而言,那肯定是不合适的,因为原本历史上的海船制造水平和海运经验、海军水手规模,都不支持,也就谈不上“海运比陆路远征草原成本低”的问题。

    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显然是反过来了,李素和糜竺、鲁肃多方努力,把大汉的航海实力提升了那么多,东征成本还真就更低,还能充分用起来南方富庶的资源。

    同时让河北再多休息几年、种田恢复,先别去折腾。

    刘备稍稍捋了一下李素的思路,觉得很合适,就继续往下看李素大致列的时间表。

    按李素的规划,朝廷今年还是完全休整状态。

    从明年(204)开始,要着重建设扬州的会稽郡和吴郡,乃至扬州的广陵郡和东海郡,发展长江口南北岸的航运和民生。

    李素建议在长江口附近择地建设良港,并且再由朝廷规划、官民共办弄一个大型的海船造船基地。便于将来朝廷的南北物资调度尽量走沿海,扩大海运。

    同时,这也是考虑到长江口以南的东海,和长江口以北的黄海,水文地形完全不同,北部淤浅严重,只能开大型沙船,南部才可以用“福船”。

    所以,在长江口设置大型港口,才便于河海转运集散。

    因为哪怕是都在海上航行,沙船到了长江口后,只能要么进入长江,在内河行驶,却不便于直接南下,否则平底的沙船到了南方,很容易被浪打翻的。

    同理在长江里和东海南海很适航的福船,如果要去北方,直接进入黄海也容易被“滚涂浪”破坏。所以长江口附近搞个大港口作为换船集散地肯定是必须的。

    此前大汉也已经有三处大型造船基地了,最早的是在荆州,是赵云、鲁肃任内花了多年建设的,还为后来的平江东做出了突出贡献。

    荆州造船基地分别在夷陵和长沙,夷陵的更早也更小,无法造海船。长沙的在洞庭湖里,可以造河海两用船。不过随着大汉统一,有更好的沿海城市,当然要往长江下游挪。

    大汉另外两大造船基地,分别是鲁肃后来去交州时,在南海郡番禺建的船厂,以及糜竺归顺后,辽东沓氏县的船厂。

    这两个分别位于大汉最北部沿海和南部沿海(交趾和林邑不算在内),中间也缺乏一个作为衔接的沿海基地,现在在长江口补一个,区位正好合适。

    等长江口的河海转运港和船厂造好、再略作准备,差不多就能渡海把公孙度彻底灭了。

    李素记得公孙度肯定没活到207年,所以204年开始准备,正好趁着公孙家权力交替的时候,轻易灭掉。

    有了东海上的绝对海权,哪怕公孙度已经渗透到了对马甚至曰本的九州,也能全部收掉。

    最后,东海长江口的港口和造船厂,也能更好地对刚刚归降的周瑜所献夷洲地区,进行更好的控制和交流,进一步强化官府的统治,加速建设。

    在李素的时刻表里,207年之前搞定东海问题后,再预留一两年略作休整、或者应对后续的突发情况(比如公孙度的后人要是真继续东逃到了曰本,那可能就要多花一年时间追击扫清残敌)

    那么,到了209年左右,届时河北战后平静恢复也有整整六年,恢复河北全面收税也有四年了。北方的物资已经足够靠本地产出支持对草原的战斗,到时候高干等袁家叛国逃亡者,正好搂草打兔子全部干掉。

    考虑到支持高干的主要是死忠刘和的一小撮乌桓部落,这个问题一两年内可以彻底搞定。

    210年之后,朝廷计划的主要敌人,就是鲜卑了。考虑到鲜卑的体量、对大汉危害的持久,要彻底解决鲜卑问题,需要的物资还是比较巨大的。

    所以李素建议到时候在动手之前,花点人力新挖一些河北的运河,并且疏浚河南的运河,确保中原腹地和荆、扬的物资抵达代郡、上谷等地能更容易些。

    损耗至少要压到当初卫青甚至窦宪时的三分之一以下。

    对于运河的规划,李素心里也很清楚,现在的大汉朝,对运河的需求跟原本历史上隋甚至明,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也没必要搞那么大的工程量。

    隋的运河主要是为了集结天下物资到东都洛阳,次要目的才从涿郡继续往东北北伐。而明朝的运河更是只为了吸收江南的物资到燕京。

    相比之下,李素现在已经疯狂点航海科技,经营海运,所以如果只是为了把江淮的物资弄到蓟县周边,大汉完全不需要运河,直接“漕粮海运”就能搞定了,成本不会比运河高。

    所以,大运河的建设规模,肯定会比隋朝小,黄河以南那些运河,只要把历史上的故道疏浚拓宽,连接鸿沟、讨虏渠、南阳渠、邗沟、淝水濡须水等故道,基本上有现成的了。

    至于历史上隋朝大运河的“江南河”部分,如今的大汉甚至可以完全不在乎,或者晚修,或者减少修建规模、以连接现有自然河道与太湖为主。

    因为从会稽到广陵这段,直接走长江口沿海也行嘛。哪怕修了运河,未来也只是为了优化沿途小县城的运输环境。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465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