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教室里的娇喘h,学长好大点h文

  祭坛很快在十万士兵的建设中完成……

    虽然和京城那座没法比,但也的确有那么点模样了,主要是得益于现在的技术进步。

    其实主要是有水泥。  教室里的娇喘h,学长好大点h文    

    堆个三丈高的夯实土台没什么难度,但要给它完成包砖,尤其是还有一堆台阶栏杆什么的,还要部分刷漆,毕竟也不能太难看,至于上面的享殿倒是简单的多,因为这个可以完全用木头,谁都知道皇帝不可能在这里常住,所以也不用准备撑的太久,完全不需要什么高档木料。

    弄些普通木料修个木制的大号阁楼而已,找一堆木匠就解决了。

    然后再拿各种漆刷一遍,基本上也就可以了,陛下自己都说了,用不着太过于讲究。

    祭天而已。

    过去那些草头天子随便堆个土台一样祭。

    这座祭坛就建在进贤门外,西边挨着抚河,本来就是个高处,然后三丈高加上享殿也得二十多米,矗立在河畔,看上去已经有了几分气势。

    时间很快到了祭天之日。

    行宫。

    “万岁爷,该上路了。”

    李凤小心翼翼说道。

    “混账,你个老奴混了头?”

    皇贵妃眉毛一竖喝道。

    李凤随即醒悟,赶紧给了自己一嘴巴,然后跪下请罪。

    “万岁爷,奴婢该死!”

    他磕着头说道。

    “起来吧,朕此番成则天下太平,江山一统,败了倒真是上路了!”

    万历喝道。

    皇帝陛下现在已经是全套衮冕,十二旒冕黑色十二章纹衮袍,左肩红日右肩白月。

    不过宽大的衮袍里面很明显是钢板。

    甚至十二旒冕的綖板都是钢板,可不要小看这个东西,他这个十二旒冕作为帝王专用,这个綖板一样是帝王级的,简单点说就是一尺多宽两尺多长,拿下来就是一个盾牌,虽然重量压得他脖子难受,但为了今天这场大戏,皇帝陛下还是只能忍受。

    “万岁爷,您又是何苦如此。”

    皇贵妃很哀婉的说道。

    “哼,朕终不能坐以待毙,太祖子孙岂能苟且一生,为了大明江山,也该奋起一搏了。”

    皇帝陛下傲然说道。

    说完他顶着沉重的十二旒冕昂然走向外面,皇贵妃恍如生离死别般在后面低声哭泣。

    走出寝宫的皇帝陛下登上外面等候的玉辂……

    “走!”

    他喝道。

    “起驾!”

    李凤喊道。

    然后前导的仪仗开始向前,皇帝陛下的玉辂缓缓开动。

    两旁护驾的骑兵背着燧发枪,举着各种旗帜跟随向前,本来就不大的行宫很快走到前殿,群臣已经在这里迎候,玉辂继续向前,群臣徒步跟随。整个队伍浩浩荡荡出了端礼门,而外面十步一岗,全是严阵以待的亲军,亲军后面是看热闹的百姓,虽然对这个皇帝没什么感情,但对本地百姓来说,这样的盛况还是很值得期待。

    他们也本能的向皇帝陛下高喊着万岁。

    在万岁声中玉辂继续向前。

    顶着十二旒冕的皇帝陛下端坐其中,保持着他的帝王威严,忽然他的目光转向右侧。

    那里一处小楼的二楼窗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看着他。

    皇帝陛下面无表情的微微颔首,然后那个他宿命中的男人也微微颔首,两人就这样隔着几十米完成心有灵犀……

    呃,各怀鬼胎。

    “你倒是处心积虑啊!”

    熊廷弼坐在杨丰身后,一边喝着茶一边说道。

    他的伤已经好了,毕竟他的身体还是很壮实,那颗子弹只是打断了两根肋骨而已,并没有伤到内脏,清理干净骨头渣子,然后完成消毒,剩下就全靠着他的体格硬抗过来了。这时候虽然已经不能说痊愈,但至少可以正常行动,就是不能做太剧烈运动而已,而且挨了这一枪之后寿命肯定受影响……

    这个没什么大不了,本来他也就再活二十来年,怎么着还不比原本历史上活的时间长?

    “杨某行事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我有圣旨,我真有圣旨!”

    杨丰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万历身上收回,然后把一份明显有些磨损的圣旨扔给熊廷弼。

    后者默默展开……

    “我收回之前的话,不是你处心积虑,而是你们处心积虑,陛下倒是颇有几分英主之才,话说他是原本就有这才能,还是这些年被你逼出来的?好端端圣主明君不做,居然要做暴君?”

    熊廷弼一副被惊呆了的表情看着圣旨说道。

    “因为他知道,圣主明君玩不了!”

    杨丰冷笑道。

    好吧,圣旨的内容很简单,皇帝陛下要在祭天大典上宣布新政。

    而新政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照抄了一遍红巾军的制度……

    包括分田地。

    走杨丰的路,让杨丰无路可走。

    皇帝陛下很清楚就他这些乱七八糟拼凑的军队,根本不可能战胜杨丰,他在应天跟红巾军混了那么多年,可以说没人比他更清楚这支军队,那些士兵对杨丰的忠心根本不是外人能想象的,可以说红巾军士兵忠心到就是杨丰让他们去排队往长江里跳,他们也不会犹豫的。

    而且不是单纯的他们忠诚于杨丰。

    他们的家人,他们的父母妻儿,同样忠诚于杨丰。

    可以说跳的时候他们的父母都不会阻拦,反而会在一旁鼓励他们走快些。

    这样的军队就他手下现在这些纯属拼凑的军队,能战胜那简直天方夜谭,更何况他也很清楚,现在各地贫民有多少在眼巴巴等着杨丰。

    他现在能够幻想的,根本就不是战胜杨丰,那完全是不可能,能争取的最多也就是阻挡住红巾军,然后维持目前的四分五裂,争取做个五代十国的皇帝把剩下的交给天意。但五代十国的皇帝属于脑袋别裤腰带上的,就现在这局面他真把握不住,这大明的水太深,他真把握不住,话说这些年他经历过多少九死一生的局面了?

    前几次侥幸撑过去了,下一次他可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有这种好运气。

    如果他死了,大明的江山也就完了。

    挡住杨丰,结果就是大明维持着四分五裂,然后就像四分五裂的时代必然出现的……

    他在某一天被某个大臣弄死。

    朱家江山彻底完蛋。

    这是必然。

    甚至现在广东士绅就已经在准备弄死他了。

    然后他一死,杨丰就可以打着大明旗号带着福王消灭群雄,然后顺理成章把朱家江山变成杨家江山。

    而他挡不住杨丰,最终还是杨丰来把他拎过去当傀儡,最多看在他女儿的面子上让他做汉献帝,但只要他女儿有了儿子,不用杨丰开口,他女儿就得开始考虑是不是让他不幸驾崩?毕竟自己老爹当皇帝最后传给自己兄弟,肯定不如自己男人当皇帝最后传给自己儿子。

    这是必然结果。

    他女儿嫁给杨丰已经是杨家人了。

    肯定要想办法让朱家江山变成杨家江山的,要不然难道等杨丰死了,以后的朱家皇帝把她后代灭门?

    可以说,对于万历来说,他走到今天已经能清楚的看到未来,毕竟古代这种局面的最终结果,都是改朝换代,唯一没改朝换代的就是东汉,但东汉其实和改朝换代也没什么区别,更何况他哪有大魔导师的天命,人家那是能召唤流星灭敌的,他能召唤个流星把杨丰砸死吗?

    但是,他还有一条路。

    走杨丰的路。

    杨丰受红巾军拥戴,受天下百姓欢迎的原因就是他的分田地,打土豪反而是次要的,重要的就是他的分田地。

    那就直接以皇帝的身份下旨分田地好了。

    本来这天下已经分崩离析,就这样发展下去大明肯定亡国,朱家的江山也肯定不保,既然已经注定要不是自己的江山了,那就索性豁出去了,来个置之死地而后生吧,或者说破罐破摔吧!他以皇帝身份下旨昭告天下,实行均田制分田地效仿红巾军民兵化,那么那些还没被杨丰占领的地方的百姓,立刻就会把拥戴的目标变成他。

    他是这些老百姓心目中的圣主明君。

    这些老百姓拥护的人是他。

    谁反对他谁就是老百姓心目中的奸臣,士绅反抗他,那士绅是奸臣,杨丰反对他,杨丰也是奸臣。

    这些老百姓又没受杨丰恩惠,他们过去盼着杨丰去分田地,但现在皇帝给他们分田地了,皇帝取代了杨丰的角色,杨丰终究是皇帝的大臣,以大臣反对皇帝那在老百姓看来就是奸臣。老百姓不会支持杨丰,甚至就算红巾军,对杨丰也会产生不满,毕竟皇帝也是好皇帝,如果杨丰以后想篡位,那真就成了被老百姓唾弃的奸臣。

    走杨丰的路,让杨丰无路可走,不就是分田地吗?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都是皇帝的江山,那就由皇帝来分吧!用不着你杨丰做好人,然后收买民心等着篡位,这个好人还是皇帝来做吧!皇帝收买民心来保住自己的江山。

    皇帝做百姓心中的圣主明君。

    至于士绅……

    你们自己说的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我拿自己的土地分给百姓有什么问题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462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