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车里狠狠嘬小核(学长h系列)最新章节列表

   年底了,各种总结评选特别多。

    留置看护支队的工作性质虽然比较特殊,但一样要总结。

    借韩昕带着队员们回单位学习的机会,刘政委和综合大队长杨宇来到特情中队办公室,根据韩昕提供的工作日志,其实就是一本流水账,帮着总结起中队成立以来的工作和所取得的成绩。  车里狠狠嘬小核(学长h系列)最新章节列表     

    不总结不知道,一总结才发现中队实战练兵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取得成绩还真不少。

    10月26日上午,发现一个废品收购点未办理特种行业许可证,线索提供给了崇港分局治安大队,人家不但查实了而且有反馈,专门发来一份查处结果。

    10月26日一天,共拍到十七起违停、一起逆行,都已经上传到交警部门的“随手拍”APP。

    有原图和上传的截图,但交警支队那边没提供如何查处结果的反馈。由于特情中队的辅警不属于群众,自然也不存在奖励。不过账要记,等汇总到一定程度,再去找交警部门谈。

    10月27日上午,发现有人在开发区的一条河里划着小船用网捕鱼,线索第一时间提供给了开发区分局指挥中心,开发区分局食药环侦大队联合辖区派出所去查处的,有反馈。

    10月27日中午,发现一名男子拆卸盗取共享电动车的电瓶,不但把线索第及时提供给了崇港分局刑警大队,而且跟踪了嫌疑人一路,协助崇港分局刑警三中队成功抓获嫌疑人。

    ……

    11月21日上午,发现涉嫌制毒贩毒的在逃人员蒋正飞,协助刑警支队、禁毒支队和崇港分局刑警大队抓获嫌疑人,缴获毒品三点二公斤!

    11月22日至11月25日,经过近四天的跟踪监视,发现陈某涉嫌组织卖淫,刘某等四名女子涉嫌卖淫,协助崇港分局治安大队抓了个现行……

    几乎每天都有收获,并且除了交警支队相关办案单位都有反馈,都能帮着证明。而且这只是统计公安这边的,协助纪委工作所取得的成绩,要额外进行统计。

    在韩昕看来这些算不上什么,连“程疯子”都觉得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开张,但在刘淳辉看来这些都是实打实的成绩!

    他先找借口支开杨宇,拉着韩昕一起总结好协助纪委工作取得的成绩,把刚打印好的材料递给闻讯而至的王燕,激动地说:“王支,要不我们兵分两路,你拿着上面这份去局里汇报,我拿着下面的那份去纪委汇报。”

    某种意义上而言,特情中队的存在,拓宽了留置支队的业务边界,至少不再是帮纪委看人看门那么简单。

    王燕也很高兴,看着材料笑道:“行,我下午正好要去局里开会,借这个机会向陈局汇报下工作。”

    随便哪个城区派出所的治安队,每个月要查处的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都比特情中队多。

    见两位领导居然如此高兴,韩昕觉得有点搞笑,禁不住说:“成绩看上去不少,但真正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一起毒案。”

    “我们发现的这一起顶人家几十乃至上百起,缴获冰毒三点二公斤,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在我们思岗,哪个单位的民警要是能破获这样的毒案,缴获这么多冰毒,评二等功都不是问题!”

    “王支,我们中队只是提供了协助。”

    “关键线索是我们发现的,要不是你们辨认出嫌疑人,唐支肖支他们能取得这么大战果?”

    “小韩,王支说得对,我们既然干出了成绩,上级就要表扬甚至要表彰。我知道你现在不在乎荣誉,但队员们需要,单位需要,哪怕给队员们记个嘉奖,给我们评个集体三等功也行。”

    王燕深以为然,拿着材料起身笑道:“刘局分管我们支队,他必须为我们考虑,我下午好好跟他说说。”

    韩昕没想到两位领导如此高兴,转身笑看着正把材料往档案袋里塞的刘淳辉问:“政委,王支可以去向刘局汇报工作,你去纪委找哪个领导汇报工作?人家又不分管我们,我们跟人家甚至都不存在隶属关系!”

    这难不倒刘淳辉,他胸有成竹地说:“虽然没领导分管我们,但以前有领导分管过我。再说我们虽然跟纪委不存在隶属关系,但有业务关系,不然支队成立时案件监督管理室主任也不会过来参加挂牌仪式。”

    两位领导说汇报,中午一上班就分别去了市局和纪委。

    刘副局长虽然分管留置看护支队,但事实上这个分工跟之前的看护工作主要是监管支队负责有很大关系。

    但现在的情况跟以前不一样,尤其纪委选派刘淳辉那个老纪检来担任支队政委,由于看护工作的特殊性,他不太方便过问留置支队的工作。甚至打算在局党委会上提出调整下分工,让纪高官兼纪检监察组长分管。

    直至看到王燕的汇报材料,他这个分管领导才知道留置支队不只是帮纪委看人看门,而且有个挂靠在情报指挥中心的特情中队,并且干出了不少成绩,甚至协助刑警、禁毒两个支队和崇港分局,破获一起公斤级的毒案。

    本来不想再管留置支队的他,突然对留置支队有了兴趣,送走王燕就给前几天刚正式任命为局办主任的张宇航打电话,准备安排个时间去留置支队尤其是特情中队调研。

    有钱,有人,并且有权限。

    真要是干不出点成绩,那就不是韩坑了。

    张宇航对老部下能取得成绩并不意外,打心眼里为老部下在新的工作岗位干得如鱼得水高兴,再想到特情中队终究是挂靠在指挥中心下面的,立马找到指挥中心副主任陈长俊。

    “刘局打算明后天安排个时间去留置支队调研,但留置看护工作你是知道的,实在没什么好调研的,我估计他主要是去调研特情中队。”

    “张主任,你是说我也要去?”

    “王支和刘政委只是特情中队队伍管理方面的领导,你才是特情中队真正的领导,肯定要跟刘局一起去。”

    张宇航想了想,接着道:“最好借这个机会,带上负责对接的情报民警和调研室的同志,去搞个座谈会。好好谈谈,理顺下关系,想想接下来的工作怎么才能更好的开展。”

    陈长俊觉得有些夸张,低声问:“张主任,刘局怎么突然想到去韩昕那儿调研的,他那个特情中队就是个‘黑户’,连个单位都算不上!”

    “我们临时组建的各种工作队、专业队还少吗?用小平同志的话说,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对局领导而言,只要能干出成绩的单位就是好单位,管那个单位是临时的还是有编制的。”

    “他们不就辨认出一个涉嫌制毒贩毒的嫌疑人嘛。”

    “不只是辨认出了那个嫌疑人,还协助唐支肖支他们缴获三公斤冰毒,只是案件还在侦办阶段,并没有报道。”

    张宇航笑了笑,接着道:“何况人家不只是取得这个成绩,也有其它成绩。我看了下清单,密密麻麻的真不少。”

    陈长俊下意识问:“什么清单?”

    “总结材料附的成绩清单,你不知道?”

    “我……我真不知道。”

    “小韩怎么搞的,我打电话问问,他为什么不向你汇报。”

    不尊重领导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作为老领导张宇航觉得有必要问问老部下,立马当着同事的面拨通了韩昕的手机:“小韩,没别的事,我想了解个情况的……”

    韩昕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禁笑道:“老领导,你说得那份汇报材料我知道,但不是我写的,我要是有那个水平早考上大学了。”

    张宇航猛然想起老部下最怕的就是写材料,追问道:“那是谁写的,成绩又是谁整理的?”

    “材料是我们支队领导写的,这段时间取得的成绩也是支队领导汇总整理的。”

    “既然有成绩,你为什么不向指挥中心汇报?小韩,你们到底是不是我们指挥中心的特情中队!”

    “老领导,别开玩笑了,那就是本流水账,算什么成绩?再说指挥中心也没跟我们要这些芝麻蒜皮的数据。”

    张宇航基本上搞清楚怎么回事了,放下手机笑道:“老陈,韩昕我是了解的,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根本没把这段时间所取得的成绩当回事。王支和刘政委觉得这是成绩,就找他们统计汇总,整理了一份材料向刘局汇报。分管单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刘局当然高兴,于是想去调研。”

    陈长俊掏出香烟,苦笑道:“成不成绩对我们来说无所谓,但局领导都知道特情中队取得了不少成绩,甚至要去特情中队调研,我们却不知道,这就有点尴尬了。”

    “谁负责对接的,这么长时间了,负责对接的人到底有没有跟特情中队沟通?”

    “我去问问……这个徐海斌,以前看他工作表现挺好的,怎么结婚之后越来越没主动能动性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424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