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他们三个人折腾了我一晚上*钻进裙子里面的舌奴

    泽兰带着安之撇掉了木头,哨子一响,小凤凰在空中迅猛略过,所有街道皆在视野之内。她也瞬间得知了宁竑昭的所在——江北府最繁华的商业街。

    安之紧跟她的脚步,也很快想通了旁枝细节:“妹妹,有人假借我的名义,骗走了宁公子?”

    虽说是疑问,但她的语气已经充满了肯定。    他们三个人折腾了我一晚上*钻进裙子里面的舌奴  

    “对。”泽兰边走边回答。其实她们早该想到的,领走宁竑昭的男人穿着灰棕色袍,同安王府下人穿着的很是相似。

    “妹妹,能找到他们在哪吗?不管对方目的如何,宁公子绝对不能在江北府有意外。要不你不要带着我了,你的速度快,你先回府去找我爹爹。”安之紧张的捂住胸口,万一宁公子因为她出了事,后果不敢想象。

    到了商业街,泽兰反而缓慢停下脚步,拉着安之到旁侧的小巷子,认真的问她:“姐姐,你相信我吗?”

    “我怎能不信你?”安之不明所以,但还是如实回答。不知道是因为担心宁竑昭,还是泽兰的速度太快,还是她刚才那一番话说得太急,导致她的心跳得很快,只能用手捂着,努力调解呼吸。

    泽兰狡黠一笑:“那我觉得我们不用很着急的过去。”

    安之一愣:“妹妹,什么意思?”

    “有现成的人帮我们测验宁公子,不好吗?”

    “可是,万一那些人伤了宁公子……”安之的话戛然而止,她完全不敢往下想。

    泽兰笑了:“那宁公子文武双全,甚至都能和你爹爹打个平手,一般人伤不了他。”

    虽说之前四伯父为了救三伯父耗空了所有内力,前几日与那宁竑昭切磋出不了全力,但宁竑昭的武功也是高手级别了,普通人哪能伤他。

    安之还是很担心,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可是万一设局之人不是一般的人呢?万一那人用尽下作手段呢?明刀易躲暗箭难防,之前三伯父……”

    “姐姐,关心则乱,”泽兰轻轻弹了一下安之的额头,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傻姐姐,婚事还没定呢,心就给出去了。

    安之缓了缓,但眼底还是蓄起了一层薄雾。

    泽兰抬眼看了一眼上空的小凤凰,正想开口,就发现旁边的院子传来了声响。

    她连忙将食指放到唇边,示意安之别说话,拉着她飞上房顶,两人落在屋檐后藏匿好身子。

    就看见两个男的扛着不省人事的宁竑昭跟在一个侍女打扮的人身后走。

    “tui!居然要咱们小姐亲自出马,这小子可真是艳福不浅啊。”矮个子男愤愤道。

    那侍女边走边问:“确定他不会醒吧?”

    “放心吧,我足足下了两大包,能迷晕十头牛的量。纵他武功再高内力再强,也得任咱小姐摆布。”矮个子男回答道。

    “去给宇文孟和的人传信的回来了没有?”那侍女又问。

    “应该快回来了。”

    “那就好,你们把他带进去扒一光送到床一上,小姐马上就过来,我出去等传信的人。”那侍女给他们开了门之后,就出门等着去了。

    一听此言,安之顿时慌乱的看向泽兰。

    没想到泽兰按住她的肩膀,冲她摇了摇头。

    泽兰伸手,一封轻飘飘的信件从小凤凰的爪子下缓缓掉落。

    打开,里面只写了几个字,是这个院子的地址。

    于此同时,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走进了院子,也进了那个房间。

    “妹妹,我们下去吗?”安之着急的问。

    “不急,等等看这美人计呢。”泽兰小声的说道。

    “人都被迷晕了,算什么美人计!”安之都快被气哭了,这些人,不要脸至极!。

    泽兰笑了:“姐姐,你是不相信宁公子,还是不相信你自己啊。”

    安之愣了愣:“什么意思?”

    “嘘,咱们去那屋房顶,看得清晰些。”泽兰拉着她飞起,缓缓落在最佳观影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421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