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两根巨大一前一后挤进:恩~好深~不要了会坏的

  杨天低头看了看盘子里的糖果。

    花花绿绿的,颜色很多,形状各异。不过作为一个现代人,见惯了超市货架上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零食包装之后,再来看这些仅仅是颜色和形态上有些不同的糖果、糕点,就只会觉得十分淳朴、见怪不怪了

    。    两根巨大一前一后挤进:恩~好深~不要了会坏的  

    可以明显地看出来,这些糖果和糕点都是标准的手工制品,但制作也颇为精细,一些糖果上雕刻的图案也都雕得非常认真,可见这家店的工匠也是很有工匠精神的。

    杨天随便拿起一小块糕点放进嘴里尝了尝。

    是类似绿豆糕一般的口感,一入口整块糕点便迅速化开,分散成无数的粉末,也同时释放出浓郁的甜香。味道有点类似香蕉和苹果,馥郁甜美,沁人心脾。

    都不用认真咀嚼,随便抿了抿,就可以咽下了,浓郁的香味还在嘴里流转,十分迷人。

    “确实不错啊,”杨天感叹道。“不要小看一位长老的鉴赏水平,”佩尔得意地微微扬起洁白的下巴,“八年来,我一直都在这里买糖的,几乎从来没有间断超过一个月。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刚刚的店老板

    都还没接班,是她父亲在掌管这家店铺。那位老板人也挺好的,唯一令人不太喜欢的地方就是总用跟孙女对话一般的语气跟我说话,搞得好像我是个小婴儿似的。”

    杨天听着这话,都能想象到“一位年迈的老店主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哄着佩尔”的那个画面了,有些忍俊不禁。

    “那现在那位老店主是退休、在家休息了?”杨天问道。

    “死了,”佩尔有些突兀地说道。

    “呃?”杨天都愣了一下。佩尔看着杨天,淡然说道:“怎么了,有什么好惊奇的吗?一个普通人,没有学习神术,也不是什么王公贵族,没有什么上等的灵物滋养,活到七十多岁就病死也是很正常

    的事情吧?”

    佩尔这么一说,杨天倒也觉得是挺正常的。只是,他没想到佩尔会说的如此清淡。“哦,我懂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语气太过随意,有点冷漠无情了?”佩尔看着杨天的表情,仿佛从中读出了意味,道,“也是,从寻常意义上来讲,我和这家店渊源不浅,

    那位老板也和我认识了好几年,对我有不少照顾。对他的突然逝去,我理应感受到一些悲伤,在提到这件事的时候,语气是不是也该沉痛、顿挫一些?”

    杨天有些惊叹地看着佩尔,“你分析的很冷静,简直不像是在分析你自己。”佩尔笑了,摇了摇头,稚嫩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嘲弄与洒脱,“不,就是因为是分析自己,所以才那么冷静啊。理论上,我就是应该如你想的那样,在提到那位老店

    主的时候,低垂眼帘,神色暗淡,语调也变得悲伤的。可是……我偏不!”她从碟子里又拿起一颗糖果,一边塞进嘴里,一边因为含着糖而有些含混地说道:“生老病死本来就是自然规律。像我们这些高等级的神术师,因为受到灵气滋养,本身就

    会活得比普通人长很多,自然也要亲眼看见更多的生老病死。如果每次都要悲伤,那也太无聊了。还不如多吃几颗糖果,然后去做些更有意思的事情。”

    杨天听到这话,不由地注视着佩尔清稚的小脸,注视了好一会儿。

    这张小脸稚嫩甜美,精致可爱。

    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眸。

    挺挺的、白嫩嫩的鼻子。

    娇嫩的、微红着的面颊。

    洁白的、无瑕疵的下巴。

    几乎可以说把一个小姑娘所能拥有的所有娇嫩可爱的地方都聚齐了。

    怎么看,都让人感觉这是一个天真无邪、纯如白纸、让人想要倾尽一切去守护的小丫头。

    可是,她此刻展露出的那种淡然,那种过尽千帆的从容,却和这甜美单纯的小脸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即使是见多识广、阅历丰富到常人难以想象的杨天,注视着此刻的佩尔,也不由得产生了一点点好奇。“怎么了?这么盯着我看,脑海里是不是已经开始产生一些不正经的想法了?”佩尔并没有因为杨天的注视而害羞,反而还饶有兴致和杨天对视起来,然后略带揶揄地说道

    ,“果然你已经被我的魅力攻陷,决定放下那虚伪的伪善面具,暴露出禽兽的一面,然后开始幻想着将我娇小的身体肆意凌虐、为所欲为的画面了?”

    杨天都愣了一下。是真没想到这个上一秒还表现出幽幽的深沉、哲理的小萝莉,下一秒就开始开起了车。

    这可不是去幼儿园的车啊!

    杨天有些哭笑不得,翻了翻白眼,道:“你是不是把我想的太变态了一些?我只不过是对你的过往经历产生了一点小小的好奇而已。”

    “有什么分别吗?”佩尔耸了耸肩,道。

    “这还没有分别?”杨天反问道。“没有,”佩尔摇了摇头,道,“了解一个女孩子的过去,不就是为了在她展露伤痛的时候表示怜惜和共情,以此让她产生彼此心灵相通的感觉,从而虏获她脆弱的心灵、接

    着占领她的肉体,实现自己的欲望吗?所以本质上,没什么分别。”

    杨天听到这话,都有些被逗乐了。

    不过这种时候倒也没必要辩解什么,那反倒会显得好像心里有鬼似的。

    他想了想,笑着说道:“如果真是那样,我就没必要多费心思了啊。反正再过两天,你就是我的所有物了。到时候我想做什么,想让你做什么,你不都得乖乖答应?”

    佩尔听到这话,微微一僵。

    如果是在往常,她肯定嗤之以鼻。

    可今天,亲眼看到杨天那神速的进步趋势之后,她实在是嗤不起来了。

    她僵了僵,白了杨天一眼,道:“现在说那话还早着呢,等你真的用出九阶神术了再说吧!哼!”

    说着,她抓了好几颗糖,一把往杨天嘴里塞,似乎想堵上杨天的嘴。

    杨天笑了笑,一把将糖吃进嘴里,甚至连少女的手指都含在了嘴里。

    佩尔连忙缩回小手,一副嫌弃的样子,甩了甩,道:“口水都沾上了,恶心死了!”

    杨天哈哈大笑。

    过了大概十分钟,端上来的糖果和糕点被吃的差不多了。

    老板娘提着一个大袋子走了过来,放在了桌上,拍了拍手,道:“因为分量多了一倍,所以真的很沉。你们回去的时候可要小心点,别摔着了。”

    佩尔点了点头,跳下椅子,对着杨天说道:“好了,赶紧把东西提上,咱们要去做点有意思的事情了!哦对了,别忘了付账!”杨天顿时一怔,“付账?”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420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