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刘睿车上日纪小佳/葡萄一颗颗塞进深处

    屋内几人并未察觉到任何异常,韩非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他们面面相觑,不是太懂韩非的意思。

    “下楼?楼下面好像有杀戮者。”铁男小声提醒韩非,在他心目中那个保洁员就已经是非常恐怖的BOSS了。

    其他几个玩家也是偏休闲类的,根本没有这种恐怖游戏的经验。    刘睿车上日纪小佳/葡萄一颗颗塞进深处  

    “来不及了!我帮你们拖延时间,你们几个走楼梯尽快下去!”

    韩非一脚踹开房门,他双眼牢牢的盯着走廊另一边。

    其他几名玩家也相互搀扶着从屋内跑出,他们看着左右两边的楼道,不敢轻举妄动。

    “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过来?”铁男主加体力,精通战斗,又转职成为了格斗家,他的五感要比普通玩家敏锐一些。

    “我暂时不确定那东西会从哪边楼道过来,你们记住了,它只要一出现,你们就赶紧朝着和它相反的方向跑。”韩非语速很快,他通过房东戒指上传来的寒意,已经大致确定了敌人的实力,应该介于中型怨念和大型怨念之间。

    如果韩非不借助邻居们的力量,那还是有些棘手的,至少他没有信心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护好身后的五个“瘟神”。

    所有玩家都站在了走廊上,空旷的黑暗和寂静会引发人的不安,那李大妈现在腿都已经软了,她仅仅只是想要进游戏里养养花、做做菜,结果眼睛一闭一睁,整个世界都变了。

    “李大姐,我们肯定能逃出去的,有福哥之前给我说了,这地方其实是隐藏地图,很多玩家想要进来都还进不来呢。”沈洛心地善良,他将大妈护在身后,两人一起站到了电梯旁边。

    原本毫无反应的电梯在沈洛靠近的时候,电梯旁边的指示灯突然亮起,韩非也感觉到阴气已经到来。

    “是电梯!”韩非猛地扭头,此时电梯门正缓缓打开,无数的黑发顺着缝隙从中涌出,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把沈洛和李大妈吞掉。

    “你为什么要跟他站一起啊!”

    韩非想要伸手,不过徐琴比他的速度更快,直接抓住了李大妈的手臂,用餐刀割断了头发。

    电梯门关上,头发和沈洛一起不见了踪影,只有李大妈瘫坐在地,吓得站不起来了。

    五个人刚汇合就又瞬间减员,不过看其他几人的样子,他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每次遇到危险,都是沈洛第一个出事的,他也跟我们走散了好几次,但他似乎幸运属性是我们这里最高的,总能绕回来跟我们汇合。”琉璃猫向韩非解释:“要不我们先下楼?”

    “还有更恐怖的东西没过来。”也许是五个人聚在一起,浓浓的霉运终于产生质变,这栋建筑内沉睡的鬼开始苏醒了。

    左侧走廊尽头有一道歪曲人影出现,它站在漆黑的楼道口,脚下残留着血迹。

    那隐约能看出是一个人的轮廓,只是它的四肢被折叠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与其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更像是一只类人的虫子。

    在那身影出现之后,走廊里温度开始下降,仿佛瞬间从初秋进入了寒冬。

    “我好像在四楼的油画上看见过她。”一直沉默的雁棠开口了:“这栋建筑每一层的墙壁上都悬挂有各类艺术画作,但是每一层悬挂的画作数量都不相同,四楼悬挂了五张油画,内容主要讲的是一个五人旅行团进入酒店,结果其中混进了一个杀人魔,那个魔鬼把其他四人全部杀害的故事。”

    初始脑力高达九点的雁棠一直在观察四周:“这道畸形的身影穿着旅行团的衣服,四肢被折叠扭曲,第三幅油画当中的女游客在被杀害后,就是以这样的姿势被塞进了床板底下,凶手还枕着她睡了一个晚上。”

    雁棠语速很快:“值得注意的是第四幅画和第五幅画,在第四幅画中,杀人魔将其他三个旅行团成员的尸体也藏在了床下,这四具尸体相互缠绕弯折在了一起,现在我们只看见了一个鬼,但我觉得另外三个应该也在这里。”

    他话音未落,走廊另一边的安全通道门就被打开,三道相互扭曲在一起的人影,用手支撑着地面,开始慢慢逼近。

    “在最后一幅画中,杀人凶手躺在尸体之上,遇见了拿着苹果的魔鬼,这幅画有很深的寓意。它告诉我们杀人魔虽然恐怖,但它还不是最后黑手,那拿着苹果的魔鬼才是最恐怖的。杀人魔只是外来者,真正可怕的或许是这个藏满死人的酒店。”

    在雁棠说完之后,某一扇房间的门缓缓打开,一只沾满血迹,拿着刀子的手轻轻划过墙壁。

    “兄弟,我知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你可别再继续分析下去了。”韩非承认雁棠说的没错,但问题是他分析出来的所有糟糕预想全部变为了现实。

    雁棠掌握的信息有限,只推测出了酒店老板有问题,但要是让他继续说下去,说不定他真有可能把整形医院的恨意引过来。

    原本韩非是不相信霉运可以影响命运的,直到遇见这五位人杰。

    “你们先下楼,我来为你们开路。”

    左侧走廊只有一道人影,右侧有三道,韩非正要往左边走,雁棠又开口了。

    “一路走来,这栋建筑里的鬼最狡猾,而且它们相互之间存在某种联系,最关键的是你们有没有发现它们的声音全都一样!”雁棠虽然也害怕,但还是很冷静继续说出自己的看法:“我怀疑酒店里有一个最恐怖的鬼在操纵一切,它可能正通过监控来看着我们,左边故意安排一个缺口,就是为了让我们自投罗网。”

    听完雁棠的分析,韩非立刻转换了方向,朝着右边冲去。

    既然雁棠开口了,那就算幕后主使没有这个想法,左边估计也会变得不安全。

    见韩非什么都没拿就直接朝鬼最多的地方冲刺,铁男被吓坏了:“大哥,冷静啊!他只是分析,分析而已!”

    能够看出铁男这人还是不错的,他也知道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不再有所隐藏,直接从自己物品栏里取出了一双拳套戴上。

    “我来帮你!”

    铁男在浅层世界就是负责战斗的,全部技能和加点都是为了保证团队安全。

    作为内测玩家,他其实很清楚,十五级的韩非虽然肯定要比他厉害,但他们仅仅只相差三级,再加上自己主攻方向就是战斗,所以他觉得两者之间的实战经验应该差不多。韩非作为这隐藏地图里的老玩家,比他更强的应该是对地图的了解。

    没有多想,铁男就跟在了韩非后面,现在只能搏命了,唯有杀出一条血路,才能活着离开。

    “好不容易进了一次隐藏地图,就这样死去那可太亏了!”《完美人生》这款休闲治愈系游戏的死亡惩罚极其恐怖,只要游戏人物死亡,之前所有的积累都会消散,就仿佛真实的人生一样,根本没有重来的机会。铁男是职业玩家,如果删号重来,那他很有可能被踢出所在的游戏公会。

    “不管是为了游戏里的人生,还是为了现实里的人生,我都要拼一次!”咬紧了牙,全身皮肤胀红,铁男大吼一声,一拳砸向距离他最近的鬼影。

    “给我死!”

    职业技能触发,铁男的那一拳速度极快,好像出现了残影。

    他重重打向扭曲的人头,对方却毫无躲闪的意思。

    携带他全部力量的拳头重击鬼影头颅,然后穿过对方的头颅,落在了墙壁上。

    油画框被直接打碎,但站在他面前的人影却完好无损,对方甚至歪头打量了他一眼,好像在问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

    “我这拳套可是G级稀有物品……”

    小腹传来一阵疼痛,铁男反应过来时,一只苍白的手已经贴在了他的小腹。

    阴气如同一朵黑色的花在他的肚皮上绽放,寒意搅动肠子,他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失去了知觉。

    眼看扭曲的人影就要贴到脸上,一股力量突然把他撞开。

    等他反应过来时,看到韩非站在了他原来的位置。

    “好兄弟,谢谢你救了我,可救了我,你自己怎么办?”

    他坐在墙角看着手持刀柄的韩非,脸上一副这次恐怕要完蛋的表情。

    十二级的他无法对那怪物造成任何伤害,眼前的男人只比他高三级,又能强到哪去了?

    铁男已经不报希望,他知道隐藏地图很危险,但没想到会危险到这个地步。

    左边的女鬼已经靠近,右边三人扭曲成的怪物还无法解决,拿着刀的杀人魔也走出了房间。

    “这是一个死局啊。”铁男真的已经绝望,他试着从地上爬起,但却听到了韩非冷冷的声音。

    “不想死的话,就呆着别乱动。”之前韩非说话一直很温柔,他并没有觉得韩非和其他玩家有什么区别,直到韩非这时候开口,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瘆人感觉,好像不听从他的命令就会被抹杀掉一样。

    “还是让我来帮你吧,我是纯体力加点,你虽然等级比我高,但体力应该还不如我。”铁男扶着墙壁,他还没从地上爬起来,韩非已经动了。

    耀眼的刀锋照亮漆黑的走廊,那温暖的光直接穿透鬼怪身体。

    在其中一个男人惨叫时,和他身体纠缠在一起的另外两个鬼怪扑向韩非,一左一右封死了所有退路,但韩非却丝毫不慌,抽刀斩向另外一只鬼的脖颈。

    在有限的空间内腾挪躲闪,沾满血污的手指只能蹭破他的衣服,却根本无法碰到他。

    这一刻,不止是铁男,剩下几个玩家也看呆了。

    狰狞的鬼纹在韩非身体上流动,他阴冷的煞气和往生刀的光芒交织在一起,佩戴面具的韩非就好像神灵一般。

    “他十五级,你十二级?”雁棠的目光在韩非和铁男之间徘徊,最后不确定的问了铁男一句:“你是不是在隐藏实力?”

    “我隐藏个毛啊!”铁男捂着肚子,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受到了冲击,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生了个假级。

    刀锋刺穿鬼影的心脏,受到兽脸面具的影响,韩非双目之中飘过一条血线,他空出的另外一只手直接抓住了鬼影的脖颈。

    “触摸灵魂深处的秘密!”

    五指合拢,在九命鬼纹加持之下,韩非生生将缠绕在一起的鬼影拽了出来。

    “比起痛苦,你内心更多的是害怕,果然有人在操控着你们。”刀锋斩落鬼影的头颅,韩非大步向前:“跟着我!”

    雁棠和琉璃猫搀扶其铁男,四名玩家赶紧朝楼道跑去。

    “他刚才用的那是什么能力?好像可以直接生撕厉鬼!我从未见过这么恐怖霸道的攻击技能!”铁男是内测玩家,韩非身上的一切都彻底颠覆了他对游戏的认知。

    向下奔跑,没走出多远,韩非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你们看看走廊里的房间编号,我们下了半天楼,结果又回到了七楼。”韩非已经不止一次遇见过鬼打墙了,所以他内心十分的平静。

    “鬼、鬼打墙!这种事竟然会被我们撞上?”铁男欲哭无泪,之前他带领大家冲出迷雾的时候,还感觉这隐藏地图非常无聊,连个人影都看不到。结果谁成想,不信邪的他随便跑进一家酒店里就会遇见无数灵异事件。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雁棠看向韩非,他非常聪明,知道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韩非了。

    “酒店内藏着一只最恐怖的鬼,他杀掉了所有人,在幕后掌控着一切,现在这鬼打墙应该也是他的杰作。”韩非思考片刻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要随便浪费力气,仔细观察楼内异常的东西,想办法找出那只鬼的位置,然后我们去杀掉他。”

    估计也只有韩非能如此轻松的说出这个计划,其他玩家都已经被吓住了。

    “那个……我有一句话想要说。”脸色苍白的李大妈突然举起了自己的手:“我不怎么会玩游戏,也帮不到你们什么忙,不过我以前好像来过这家酒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401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