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和班花还有老师双飞:今夜花开月满小楼第三部

    烛九阴的声音平淡落下,夸父满脸疑惑。

    九天玄女若有所思,嘴角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而无支祁……无支祁并不在意这些事情,祂只是低头打游戏中。    和班花还有老师双飞:今夜花开月满小楼第三部  

    卫渊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下。

    而后迅速地恢复了正常。

    “嚯哦,袁天罡啊。”

    大唐第一剑圣的老师,一剑霜寒十四州的夫子,博物馆馆主卫渊捧着一杯茶,面容安详微笑道:

    “是当年和我一起吃饭的袁天罡吗?”

    烛九阴拈着一杯茶,微微摇晃,双目苍古,悠然道:

    “不。”

    “是见面就被你一拳砸在右眼上的袁天罡。”

    “哈哈哈,是一同游览长安的袁天罡吗?”

    “不。”

    “是被你死后挖坟的袁天罡。”

    卫渊:“…………”

    放下茶杯,起身,把椅子放回桌子下面,微微弯腰。

    神色诚恳。

    “不好意思,打扰了。”

    “我已经吃饱了。”

    “告辞。”

    而后转身,走人。

    一气呵成!

    烛九阴微微喝了口茶,风轻云淡道:“不必担心,我不会太在意的,毕竟你陪着唐玄奘走完了西行之路,至少也算是后世传说里面《西游记》齐天大圣诞生的原型之一,对吧?”

    卫渊脚步匆匆。

    突而,

    一只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

    哪怕是卫渊的力量居然无法在梦境里挣脱。

    卫渊面容僵硬,一点一点僵硬地转过头去,看到了高大的白猿无支祁,因为视角是从小往上看的缘故,无支祁的脸都蒙了一层黑影,双眼流露金光。

    不过今天这眼底金光怎么有点发红。

    而后无支祁脸上浮现出一种极为扭曲的微笑,一只手按着卫渊的肩膀,另外一只手缓缓抬起,带着微笑,右手化作拳头,啪嚓一声把游戏机捏碎掉。

    “哟,卫渊……走这么着急做什么………”

    贲起的青筋从手臂上一直蔓延到了额角,无支祁面容扭动。

    “这可是你的梦啊。”

    “哈哈哈,走什么的,太见外了。”

    “太见外了啊!”

    “给我过来……过来!”

    ‘爽朗’大笑着的无支祁把病重的卫渊拖回来,夸父看到梦中的地面上出现了两道深沟,而后淮涡水君抬手打了个招呼。

    “哟,烛九阴,麻烦关下灯。”

    烛九阴拈杯饮茶,神色从容。

    闭上了眼睛。

    …………………………

    “………卫馆主?”

    “你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早上起床之后,以洒扫为功课的大和尚圆觉古怪地注视着不断揉着眼睛的卫渊,还是忍不住开口发问,后者在今天新过来之后,就不断揉着自己的眼眶,左眼揉了揉,就揉右眼。

    卫渊抬了抬头,眼角抽了抽,道:“是,没怎么睡好。”

    “做了个想要醒,却怎么也醒不来的噩梦。”

    声音顿了顿,他叹息着道:“真是个噩梦。”

    不过早来晚来都得面对,卫渊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眼眶,嘴角抽了抽,他觉得昨天他点儿有点背,左眼被那位不知身份的昆仑神女给揍了,右眼又给无支祁给揍了,万万没想到,烛九阴居然这么腹黑。

    一边看着喝茶一边说出那种要老命的话。

    结果无支祁的怒火直接被燃起来。

    昨天晚上打了一晚的架,最终右眼的眼眶还是没能保住。

    南村猴子欺我病无力。

    逆子啊!

    卫渊揉着眼眶去吃粥了。

    淮水水底。

    无支祁揉着自己的左眼眼眶,龇牙咧嘴,连游戏都没兴趣玩。

    昨天祂当然是全胜了,但是那家伙最后也给祂眼眶来了一下狠的。

    虽然说是在卫渊的梦里。

    虽然说无支祁还在封印当中。

    但是这一拳让无支祁开始怀疑猴生,并且回忆起来当年的破事。

    以及那个被涂山神女女娇特殊加持过的陶罐。

    沉思之后。

    于是重新开了一局游戏。

    管他怎么回事,反正最后是我赢了。

    无支祁的脑回路瞬间寻找到了理所当然的路线。

    心情愉悦。

    既如此,今日必然能够大获全胜。

    无支祁打开游戏,用祂自己琢磨出来的法子连上网,而后神清气爽地进入了游戏界面,看到了匹配队友,是一个黑色猫猫头比耶的头像,名字叫做‘我驭龙虎已无敌,不屑超神的神,欧耶’

    无支祁冷笑。

    好啊,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超神。

    不过,这一局应该稳了。

    无支祁看了看那个比耶的猫猫头。

    带着愉悦的心情,进入了游戏。

    ………………

    而在这个时候,清醒之梦中的夸父,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这毕竟只是梦。

    他刚刚好像貌似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是不是看到了一场互殴?

    某博物馆主在被揍了几拳之后愤而怒起,直接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而后鼻青脸肿但是愉快狞笑着,拎起轮椅朝着猴子头顶哐哐哐砸,然后被猴子翻手拿手上铁链玩十字固。最后一边用手砸地砸出裂缝一边喊着要死要死要死的画面,对夸父同志的内心造成了剧烈的心理创伤。

    虽然没能打过,但是最后倔强着憋着一口气,非得给无支祁眼眶来一下狠的,而后两人彼此比了个友好的手势,一边揉眼眶一边喝完快乐水,并且放着狠话离去,毫无疑问这一场打闹的程度更高些。

    可是,打闹……有到这个程度的吗?

    夸父沉思,最后呢喃道:“……他不当文官,可惜了。”

    “他是文官。”

    烛九阴轻描淡写道:

    “而且是禹的文官。”

    夸父:“…………”

    一切突然合理了起来。

    我逐渐理解了一切。

    ……………………

    无论如何,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剑下有了山海大荒之神的血,卫渊也只好接受,思考着眼下的局势,对方的阵容现在至少多出了后土一脉的荒神,卫渊伸出手,指掌之间剑气流转。

    这一段时间,夸霖倒是没有过来,似乎是在认真接洽和人间结盟。

    卫渊也倒是调养了几日身子。

    小鱼儿难得从山上回来休息一段时间,只是可惜,道门修行,尤其是在她这样阶段的修行筑基极为严苛,所以经历了一段在家的休息日后,还是得回山上修行。

    凤祀羽就像她在桃花源的梦一样,相当喜欢和小家伙玩耍。

    最后很慷慨地把自己的零食库存给小鱼儿和林玲儿开放了。

    可惜是没有水鬼的特制饮料。

    卫渊卜算过他的位置,但是只能知道现在在山海界里算是好事,其他的就不清楚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在那里做些什么,山海界里也没有快乐水啊,怎么这么流连忘返的?

    这一次没有去坐高铁什么的,而是靠着御风之术直接送回微明宗山门。

    这一座山还是当年卫渊过来时候的样子。

    青山依旧,只是心态完全不同。

    就在两个小家伙被风送下去的时候。

    卫渊瞳孔收缩。

    一股紧迫感浮现心头。

    猛地抬头,恰好看到微明宗附近那一座山海裂隙突然变得暗沉幽深,而后,一只足足有小山丘那么巨大的凶兽直接从这山海裂隙里面冲飞出来,暴虐而疯狂,慌不择路一般直接朝着两个小家伙冲杀过去。

    “小心!!!”

    凤祀羽惊呼一声羽翅一扇,火焰流转,就要飞过去。

    先前始终不肯让章小鱼这样一个活尸来微明宗的道门长辈面色煞白,几乎本能怒吼一声,踏空而起,手中的剑纵横而出,身子去拦在章小鱼和林玲儿身前,但是那凶兽暴虐,这样根本无法阻拦。

    而就在这个时候,空气中一声剑鸣暴起。

    天地仿佛凝固。

    每个人都在瞬间隐隐有锋芒割面的错觉。

    那巨山一般的凶兽动作凝固,而后直接从中间断裂。

    章小鱼瞪大眼睛,看到前面身穿黑红二色衣服的青年,后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手臂抬起,牵引一片云气,遮住了章小鱼和林玲儿的眼睛,没有让他们看到这巨大凶兽被斩杀后那种鲜血淋漓的血腥画面。

    群山万壑之间,神色冷淡的青年并指为剑。

    身前巨大凶兽缓缓坠地。

    鲜血淋漓,血腥气浓郁。

    这一切都予人一种极富冲击力的画面感。

    让微明宗的众人说不出话,突而,卫渊面色煞白,闷哼一声,剑指居然微微颤抖了下,以现在这样的身体,运转天下第一等锋芒的锐气,剧烈的痛苦在剑气溢散之后紧接着浮现,嘴角渗出丝丝缕缕的鲜血。

    面色白地没有一丝丝血气,唯独那一双眸子更如寒星。

    五指微握,坠下妖兽之血腾起,凝聚为一柄收敛凝实的血剑,正要出手,后面的章小鱼伸手拉了拉卫渊的袖口,卫渊低下头,看到小女孩眼底的神色,一声道袍的章小鱼摇了摇头,眼底难得有恳求神色。

    她是活尸。

    早已经感觉到了卫渊身上的浓郁死意,所以不肯让卫渊再出手。

    卫渊沉默了会,叹息一声。

    似乎同意了章小鱼的要求,手中的血剑散去,化作一场血雨落入山林之中。

    章小鱼按着卫渊的手指,问道:“痛吗……”

    卫渊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道:

    “还好。”

    事情到了这一步的时候,卫渊也不能让章小鱼和林玲儿留在这里。

    送往龙虎山更好些。

    卫渊有种冥冥感觉,这凶兽的突然发狂,是冲着他来的,而不是真的是针对这两个小家伙,也是此刻,才让卫渊越发在意起来,这些山海裂隙,平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一旦有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存在出手。

    那么这些地方随时都可能化作凶兽突入人间的道路。

    但是,是谁要针对他?

    苦思冥想,卫渊却只能皱眉无解。

    因为好像,实在是太多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39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